国际, 时事分析

古巴:上周末的抗议运动对古巴革命的意义

(译者按:2021年7月11日,古巴全国各地爆发了群众抗议,其中的确有人借此表达对当下严峻经济情况和官僚倾向资本主义的政策所造成的管理不当的不满,但也有证据显示有亲美国和反共势力透过网路大力介入。以下报道首先刊登于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墨西哥支部「左翼社会主义者」(Izquierda Socialista)的网站上


我们组织认为:1953年的古巴革命是人类史上的一次巨大进步,让这个一度被美国帝国主义支配的嫉妒贫穷国家摆脱了帝国束缚,并透过国有化计划经济成就了巨大的社会进步和成就,尤其是在医疗科技、公共服务和教育方面。这些成就是任何社会主义者都必须捍卫的,也是必会被任何复辟资本主义的政策给摧毁的。然而古巴革命从一开始就缺乏了重要的工人民主机制,主要事务都是古巴共产党高层独揽决策权,而其因为靠拢斯大林主义苏联的政策也让他们得出了「一国社会主义」的错误结论,将革命局限在古巴以内而不是积极扩散至加勒比和拉美其他国家。对于当时古巴革命本质的分析,请参见这篇文章的相关部分。

时至今日,古巴革命在仍然被孤立于古巴而持续被美国进行贸易封锁的环境下,其经济持续进入严重危机。古巴共产党官僚也正试着模仿中国和越南的路线,在维持党政治独裁的前提下复辟资本主义。对于这些尝试读者可参考我们关于古巴「货币重组」政策和古巴今年党代表大会的评论。然而这个进程在古巴境内尚未完成,群众之间也有重要部分仍然忠于捍卫古巴于反革命威胁。在这些重要前提下,我们做出了以下分析。译者:Iwata)

古巴目前局势严峻。7月11号周日,国际媒体也如期地广泛报导了古巴多个城镇爆发抗议活动。这些抗议活动从何而来?它们的性质是什么?我们作为革命者该如何应对?

抗议开始于首都哈瓦那西南26公里处阿尔特米萨省的圣安东尼奥·德·洛斯·巴尼奥斯市(San Antonio de los Baños)。长期又连续的停电是导致数百人上街抗议的直接原因。但这个诱因只是自新冠疫情爆发16个月以来积累的一系列愈加严重的问题中的一个:基本产品短缺,医疗物资短缺,工资购买力下降,等等。最近几天更具传染性的新病毒变种的出现导致疫情严重恶化,而古巴只有15~20%的人口接种了疫苗。几个省的医疗系统因此承受了巨大压力。

很明显,人民面临的现实困难是圣安东尼奥抗议的一个真实部分(古巴总统迪亚斯-卡内尔(Miguel Diaz-Canel)后来也承认了这一点)。数百人走上街头喊出的口号是「我们需要疫苗」以及解决眼前的问题,这是他们向地方政府提出的要求。

但如果不能看到抗议的另一部分,我们就是盲目的。几天来,一批反革命分子在#SOSCuba的口号下精心策划了一起激烈的运动[1]。该运动有两个目标。一,试图通过传播虚假信息或添油加醋过的信息(例如受新冠大流行影响最严重的马坦萨斯地区的疫情)和抽像地呼吁街头抗议以制造社会起义或街头抗议。二,以严峻的卫生状况为借口(半真半假),宣扬需要境外势力「人道主义援助」来「帮助古巴」的思想。

该运动的宣传者(艺术家、音乐家等)的虚伪令人难以置信。巴西、秘鲁以及厄瓜多尔的疫情都比比古巴糟糕10、20甚至50倍。为什么这些人没有呼吁对这些国家进行「国际干预」呢?

这场虚伪的运动显然企图为帝国主义以人道主义援助为名而行使反革命干预辩护。美国以人道为名来颠覆政府的例子我们以前在利比亚,委内瑞拉和伊拉克都见过。我们都知道所谓「人道主义援助」背后的真正原因:帝国主义。我们无法想像比这更犬儒主义的行为:对古巴封锁,阻止古巴在世界市场上进行交易以购买药品及其原材料的同一伙列强现在要求古巴政府开辟一条「人道主义通道」。

严峻的形势

在圣安东尼奥的抗议中,一些人提出了汇集近几个月反革命思想的口号:「祖国与活着(Patria y Vida)」(与古巴革命口号「誓死护国——我们将获胜(Patria o Muerte – Venceremos)」相对)。但据当地的同志报导,这些人并不是大多数:

「从昨天开始,一个以Ariguanabense(当地人)为主的FB群组呼吁抗议当地长达6小时的停电。一开始抗议规模很小,但随着抗议者穿过城镇的主干道,声势越来越大。这是个非常异质的群体,包括了各种思想和意识形态。我看到有人提出「祖国与活着」的口号,但我相信大部分人只是随波逐流。」

很快,圣安东尼奥的抗议的消息通过网络媒体传播开来,并被呼吁在其他地区开展类似抗议活动的反革命分子歪曲和放大。有很多关于抗议的谣言(通常大部分是虚假的)在传播,似乎全岛到处都在抗议。反革命成分(口号以及怂恿他人)在传播中比在圣安东尼奥取得了更多主导权。除了「祖国与活着」,他们还高呼「打倒独裁」、「自由」等。

在卡马圭省(Camaguey),抗议者在与警方的斗争中掀翻了一辆警车。一位曼萨尼约市的同志报导说,连很小的青少年都在马西奥街上抗议,这是曼萨尼约市(Manzanillo)上城区的主干道并且已经断水7天了。市政府主席到那里试图建立对话。但到处都是侮辱和谩骂,甚至当地拥护政府的革命派和其他抗议者也互相丢石头。

另一位同志描述了圣克拉拉市(Santa Clara)发生的事,有两支不到200人的团体包围了警察局并试图占领共产党党部。又有另一伙组织起来的约400人的团体来击退他们。据报道,抗议者主要是由年轻人和相当多的边缘群体组成。口号包括「推翻共产主义」、反对迪亚斯-卡内尔等,但在场的多数人只是露面并没有喊口号。

就这部分人而言,岛上最有名反革命分子之一——路易斯·曼努埃尔·奥特罗·阿尔坎塔拉(Luis Manuel Otero Alcantara)呼吁在哈瓦那的Malecon(海滨)集会。这一呼吁得到了(古巴流亡右翼势力聚集的)美国迈阿密市内所有反动媒体和他在古巴广泛的社交媒体网络的响应。下午,不到100人聚集在Malecon。随后有更多人加入,形成了数百人的团体,但很难区分其中的抗议者和看客。抗议活动转移到城市的各个地方,如国会大厦、革命广场等,并发展为大约有一千人的大群体。一位同志形容抗议群体的构成「非常多样化」:「有的出身民间,也有资产阶级,更多边缘化分子,城市流氓和年轻人」。

迪亚斯-卡内尔总统出现在圣安东尼奥,他在那里和后来的电视讲话中向全国发表声明,呼吁革命派走上街头捍卫革命。全国各地,包括哈瓦那,都响应了这一呼吁。国际媒体显然不愿意展示这一点,因为这与他们想要传达的观点不符。

举一些例子,这里是在贝拉斯科因的游行场景:

一群革命派聚集在革命博物馆前:

晚些时候,这是在「10月10日(古巴独立日)纪念区」的景观:

类似的例子层出不穷。

反革命分子也搞活动、对抗和扔石头。一位参加了保卫革命集会的同志说:「我被袭击了。现在我也知道了看着愤怒的群众向你走来是什么感觉。那时我害怕了。他们差点用私刑杀了我。他们向我泼水、扔朗姆酒瓶,还向我丢了两块石头,但(所幸)没有打到我。我在附近经历了几次暴力场面。」 警方对抗议者进行了干预,并选择性地逮捕了一些人。

显然,即使在异常艰苦的情况下,古巴革命仍然有广泛的社会支持,人民看到革命受到威胁,准备走上街头捍卫它。那些站出来为革命辩护的人与抗议者也遭受了相同的困难,许多人也对政府的管理、某些决策和官僚作风提出了批评。但他们知道必须在关键时刻站出来捍卫革命。

这些事件代表了什么?

必须承认11日的抗议活动意义重大。除了帝国主义媒体的夸大其词外,这是自 1994 年Maleconazo起义以来古巴最大的抗议行为,它们都发生在严重的经济危机时期,但今天革命的领导层没有与当时相同的权威。

什么是古巴正在经历的经济和社会危机的原因?一系列历史问题与近期的问题相结合。首先是在封锁、孤立的落后国家的革命和官僚主义。

近期问题包括:特朗普为进一步扼杀革命而采取的经济措施(拜登并未扭转这些政策),更严重的大流行对收入的影响(特别是对旅游业的影响,旅游业是古巴硬通货的主要来源之一)。我们在去年十月的文章中讨论了这两个因素。

除此之外,古巴政府在1月为应对严重的经济危机而采取的措施,以及最近几天因新变种导致新冠病例大幅增加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问题很严重——相当严重。为了提出解决方案,我们先要了解问题产生的原因。原因其一是美国部署的经济封锁。其二是古巴计划经济与世界经济的不平等关系。其三是疫情对经济和公共卫生的影响。最后是官僚管理的浪费、低效、懒惰等对经济的影响。

我们作为革命者面对这种情况应该采取什么立场?首先必须明确,尽管被阿尔坎塔拉和其他相关人士试图利用的艰苦客观条件的确引发可以谅解的群众不满,但这些势力所发起的抗议活动是公开的反革命。问题和困难是真实存在的,但是打着「祖国与活着」和「打倒独裁统治」口号的抗议活动是反革命的。他们有组织、有动力、有目标。因此必须反对他们以保卫革命。如果推动这些抗议活动的人(以及他们在华盛顿的导师)实现了他们的目标——推翻革命——古巴工人阶级面临的经济和健康问题不仅不会得到解决,反而会加剧。你只需看看博尔索纳罗的巴西或邻国海地就可以说服自己。

在古巴展开的斗争中,我们无条件地站在保卫古巴革命的立场。所有佛罗里达州的古巴流亡者已经要求对古巴进行军事干预。迈阿密市长、迈阿密戴德县市长和专员乔卡罗洛(Joe Carollo,迈阿密前市长)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共同要求拜登「在门罗主义的框架内」干预古巴。

但是无条件地捍卫古巴革命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加批判。我们在什么是捍卫古巴革命最有效的方式的辩论中明确捍卫基于阶级和国际主义的观点,并支持工人民主。

其次,还必须明确指出,官僚应对革命所面对的问题的手段是无力的,而且经常适得其反(例如,参见经济重组)。亲资本主义措施削弱了计划经济和国家所有制,并助长了社会分化和岛上的资本主义因素。这些为抗议活动创造了社会基础。 工人民主的缺失,除扰乱经济外,还会助长懒惰、冷漠和低效。

官僚集团应对反革命挑衅的手段也经常适得其反。当需要政治讨论、重塑革命意识形态、问责制和开放工人民主时,言论审查、官僚作风和专制手段是完全无助于捍卫革命的。

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们的口号必须是:

  • 捍卫古巴革命!
  • 反对帝国主义封锁和干预——放手古巴!
  • 反对资本主义复辟——诉求更多社会主义政策
  • 反对官僚主义——建立工人民主和工人管理社会经济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注释

[1]译者注:「#SOS」是相当值得左翼读者警惕的社交软体口号。先前委内瑞拉右翼反对派就不断挥舞#SOSVenezuela来向世界社会「求救」言下之意就是希望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势力直接介入。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