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國際, 時事分析

中國馬克思主義者在普京入侵烏克蘭問題上的任務

烏克蘭戰爭已引起全世界人民的關注。 在中國,官方的宣傳機器大聲疾呼並試圖說服、引誘中國民眾支援普京和他在烏克蘭的帝國主義冒險。 然而,中國革命派大多正確地理解了普京入侵的反動本質,並以社會主義和工人階級立場上反對它。

但中國的馬克思主義者不應忘記,中共對普京的支援是讓他大膽進軍的主要原因之一。

因此,中國馬克思主義者的首要任務是瞭解這場戰爭的性質。 為什麼會發生入侵,以及這一切是如何源於資本主義體制的危機的。 有了這些,我們就可以看到中國資本主義在持續的血腥衝突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看到在中國國內建立革命的馬克思主義力量的必要性。

這場戰爭的本質

任何馬克思主義的分析,都必須從瞭解當前戰爭的階級性質以及它如何源於資本主義體制的危機開始。

正如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一再解釋的那樣,世界資本主義體系正在進入一個末端衰退的階段。 私有財產、民族國家和生產的利潤動機正在阻礙而不是促進生產力的發展,並將最終導致不可避免的生產過剩危機。 在民族國家中,這種矛盾表現為不同國家統治階級對新市場和勢力範圍的爭奪以及不同大國之間的衝突。

這一過程在目前情況下是如何表現的? 一方面,自蘇聯解體后,北約迅速向東歐擴張,對俄羅斯資本主義統治階級的利益造成損失。 另一方面,當今的俄羅斯統治階級則認為美帝國主義在世界舞臺上的相對削弱(特別是在去年8月從阿富汗災難性地撤退之後)是俄國在其境外伸張自身帝國主義野心的機會。 確保烏克蘭永遠不會加入北約,是確保俄羅斯資本主義自身的安全和他們在該 地區取得帝國主義強國地位的關鍵目標。

普京的另一個考量則是通過煽動俄羅斯沙文主義來加強他在國內的地位。 如果俄羅斯迅速取得壓倒性的軍事勝利,那就可以達到羞辱美國和西方,並同時加強普京在國內的「強人」形象之效果。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蒙羞也符合中國的利益,因為後者可以反過來在亞洲採取更為強硬、果斷的行動來增強自己的勢力,並削弱美國在地的影響力。

在這場大國之間的博弈中,小國及其人民的命運不過是隨時可以被任何一方拋棄的棋子。 2014年,在當時受歐盟和美國支援的政變下,一個與新納粹民兵有密切聯繫的親西方政府被強加於烏克蘭人民之上。 而今年,面對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全面入侵,美國和北約背叛了烏克蘭,流著鱷魚的眼淚,但還是讓烏克蘭群眾自生自滅。頓巴斯兩共和國人民命運也是如此,正如我們的俄羅斯同志在這裡所解釋的那樣。 在普京看來,兩共和國是可被隨意玩弄和拋棄的。

馬克思主義和國際主義方法

共同製造了目前烏克蘭衝突的幾個大國,正在無所不用其能地導引工人階級支援各方統治階級的利益。 俄羅斯希望俄羅斯工人支援入侵,以加強普京和俄羅斯資本主義的統治。

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組織,則高呼他們「支持烏克蘭人民」。然而,他們之所以希望普京失敗,不是因為他們真的關心烏克蘭人民的自由和自決。 他們只是想要獲得一個更加依賴西方帝國主義,並持續被親西方寡頭勢力統治的烏克蘭。 只不過在這場戰爭中,他們則讓烏克蘭人承擔所有戰鬥風險。

中國的動機則更狡猾,犬儒。習近平在2月初和普京簽署了一系列廣泛的政治經濟協定。雙方就西方威脅表達了一致的反對態度,同時簽署了可以説明兩國緩衝西方經濟制裁影響的 合作協定。 習進平還提議大規模增加兩國貿易。中方為俄國提供的這些保證無疑為普京壯了膽,並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他以全面入侵烏克蘭來解決當前的爭端 。

一般來說,中國資本主義政權傾向於「悶聲發大財」:即以一種平靜而有序的方式剝削工人階級。普京的入侵並不平靜和有序,這在一定程度上惹惱了習政權。 然而事已至此,儘管中國外交部的措辭十分謹慎,但中方大致還是會期待俄羅斯的勝利。 因為普京的勝利意味著美國的受挫,並讓中國資本主義可以借力使力在許多地區進一步打擊美國並宣揚其影響力(比如南海)。 這就是中國可以從俄軍勝利上獲得的利益。 中共更可以繼續靠大中華沙文主義來模糊中國工人階級的階級觀點,藉此鞏固其資本主義專政統治。

與此同時,我們也不能武斷地認為中國對俄國的支持是堅定的。 中國資本主義出於自身目的,也希望拉近歐洲與中國的距離。 畢竟中國已經是歐盟最大的商品貿易夥伴。 而中國與歐盟之間的貿易關係(2021年貿易額為7090億美元)仍遠高於與俄羅斯的貿易關係(1460億美元)。 當前的戰爭暫時加劇了俄羅斯和歐洲之間的對立,而中國正在盡力維持與歐洲的關係。

目前,基於中俄2月初簽署的廣泛合作條約,中共政權將在很大程度上成為普京的後援,直到這個角色不再符合中方的整體利益為止。 從這個意義上說,以習近平為核心的犯罪集團是最老奸巨猾的「牆頭草」。

從長遠來看,這場衝突將促使俄羅斯與中國建立更為緊密的關係。中國作為更加強大的帝國主義大國,將反過來使俄羅斯更加依賴它。如此一來,中國的資本家也將有更多機會去剝削俄羅斯及其工人階級。讓俄國和中國的工人一同被中國資本剝削。

面對這些資本企圖,馬克思主義者和世界各地的勞工運動者的責任就是反對和擊敗從這一血腥事件中獲利的本國統治階級。主要敵人在國內,也就是我們所在國家的統治階級。在俄羅斯,我們IMT的同志們正在鼓動反對普京對烏克蘭的軍事干預和俄羅斯帝國主義。同時,俄國支部的同志們也解釋道:需要在俄羅斯和烏克蘭工人階級階級團結的基礎上阻止普京。

在西歐和美國,當地的IMT同志們也反對普京入侵。但他們強調的是揭露西方和資本主義體制在製造無盡戰爭和破壞中的作用,而不是重複西方大國的宣傳。 通過這種方式,同志們揭露了西方帝國主義的虛偽,以及這些國家工人的任務就是推翻西方的統治階級。

中國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是什麼? 我們也必須反對普京的反動入侵,因為普京的勝利也會給中國工人階級帶來反動的後果。 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把我們的矛頭指向中共政權,和為普京這次冒險行為壯膽的中國帝國主義。

革命失敗主義

在目前的戰爭形勢下,越來越多的《捍衛馬克思主義》中國讀者問:你們是否在烏克蘭問題上也採取「革命失敗主義」的立場。 一些人想知道,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是否支援普京擊敗烏克蘭政府(將其視為對烏克蘭工人階級來說相對「較小的惡」)? 是否不支持烏克蘭工人階級階級獨立下的反抗,並期待烏克蘭工人採取徹底的不抵抗政策? 我們是否與某些過去的中國托派一樣在抗日戰爭期間採取「革命失敗主義」的立場?

在解釋我們的立場前,我們必須知道列寧為何於一戰期間在俄國革命者內部提出革命失敗主義口號。 然後再看抗日戰爭中的部分中國托派為何錯誤地應用了這一口號。 這將澄清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的立場,更會澄清全球馬克思主義者在他們所在國內的任務

如果不瞭解列寧在提出革命失敗主義口號時(即宣稱俄國在一戰中的失敗,對俄國工人階級來說是一種較小的惡)的背景和目標,就無法理解這一口號的本質。 在一戰爆發時,第二國際的所有成員都倒向支援本國資產階級,而群眾則基本上被各方統治階級散佈的沙文主義情緒毒害。 階級鬥爭被消融,甚至連孤立的革命者力量也被這種情況所迷惑。 列寧當時的任務不是與群眾聯繫,而是去重新武裝俄國內部的革命馬克思主義者,讓他們重新認識到最基本的階級立場:主要敵人在國內! 而不會屈服於社會沙文主義。 正如艾倫· 伍茲在他的開創性作品《布爾什維克黨史:通往革命的道路》中所解釋的那樣:

「在一戰期間,列寧完全絕緣於群眾。 他當時提出的口號不是為群眾準備的,而是為革命幹部們寫的。 不明白這一點,就會產生最怪異的錯誤並陷入到宗派主義的立場。 此外,列寧提出失敗主義問題的方式也有很多不足之處。 正如我們所看到的,列寧不是第一次傾向於誇大一個公式,以強調一個未被掌握的觀點。 由於那些只讀了幾行列寧文章而沒有掌握列寧方法的人沒有把握住這一點,所以就產生了無盡的混亂與困惑。 因此,我們有必要瞭解列寧寫下這些文章的具體背景及目標。 當時列寧被鋪天蓋地的沙文主義浪潮嚇了一跳。 已經與俄國廣大群眾隔絕的列寧,更擔心自己的支援者們在戰爭和第二國際 的問題上可能會出現動搖。 於是,有必要為革命派重新確立基本原則。 這份工作的重要性非同小可,它涉及的不僅是俄國的命運,而且還有世界革命的命運。 」

「一部分問題在於,列寧的口號旨在以一種毫不妥協的革命鬥爭精神教育幹部來反對所有類型的沙文主義。 但他的支援者則經常胡亂地使用它。 季諾維也夫在《社會民主報》(Sotsial Demokrat,第38期)發表了一篇文章,他又一次以一種非常典型地、粗暴和簡單化的方式介紹了它:『是的,我們贊成俄國戰敗』。 因為這將有利於俄國革命的勝利,並將它從沙皇的桎梏中解放出來。 “(《列寧為革命國際的鬥爭》,第273頁)一如既往,列寧的觀點再次 被他的支援者錯誤地表達了出來。 列寧的口號實際上只是一種誇張性的論戰手法。 誠然,軍事上打敗沙皇政權會加速俄國的革命進程,這一觀點顯然是正確的,並被後來事件所證實。 但是,在俄國群眾面前赤裸裸地宣稱革命者會支援德國的勝利無異於自殺行為。 事實上,這將會是護國主義的翻版(只是保護的不是俄國皇室,而是德國皇室),並且讓布爾什維克有作為德國間諜的嫌疑,(而 後來被這也是臨時政府對他們所使用的抹黑)。 」

革命失敗主義在抗日戰爭的誤用

眾所周知,列寧再次成功地教育了布爾什維克主義幹部。 在這個基礎上,他們巧妙地使用不同的策略和口號來重新與群眾取得聯繫。 布爾什維克沒有提出「失敗主義」這個會立即使他們與群眾疏遠的口號,而是將與他們接觸到的的工人的注意力轉移到沙皇政權的虛偽性和推翻沙皇政權的必要性上。 不幸的是,在幾十年後發生的中國抗日戰爭內,一些中國托洛茨基主義者並沒有理解這一方法的本質。

當時,中國托派中的一些主要人物對蔣介石採取了失敗主義的立場與口號。 的確,蔣介石政權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屠夫,是100%反動的。 但由於中國這個被帝國主義壓迫的國家正遭受日本帝國主義殘酷入侵,而且後者對中國人民犯下了遺臭萬年 的戰爭罪行。 這時把革命失敗主義的口號帶到群眾中去是完全不正確的,這將立即使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力量喪失信譽。

托洛茨基這樣解釋了應在中日戰爭中保持的正確立場:

「我們從來未曾將一切戰爭置於同一平面之上,也不會這樣做,馬克思和恩格斯支持愛爾蘭人對英國的革命戰爭,支持波蘭人對俄皇的革命戰爭,雖然在這兩次民族戰爭裡面,大部份領袖都是資產階級人物,有時還是封建人物…… 在遠東,我們有個典型的例子。 中國是一個半殖民地的國家,現在日本正要將它變為殖民地的國家。 日本方面的鬥爭是帝國主義的和反動的,中國方面的鬥爭則是求解放的和進步的……」

「但是蔣介石呢? 對於蔣介石和他的黨,以及中國整個統治階級,我們無需要存絲毫的幻想,正如馬克思和恩格斯當初對於愛爾蘭和波蘭底統治階級不存幻想一般。 蔣介石是屠殺中國工農的劊子手,這一點,無需要別人提醒我們。 但是今天,違反他的意志,他已被人推向前去,為了中國殘餘的獨立地位,而對日本帝國主義作戰了。 明天,他又要背叛。 這是可能的,這是顯然的,這而且是必然的。 但今天他在作戰。 唯有懦夫,流氓或十足的蠢才,才能不參加這個戰爭。」

「但是蔣介石能夠保障勝利嗎? 我不信他能夠。 但是他開始戰爭,今天又是他指揮戰爭。 要能代替他,就必須在無產階級中和軍隊中獲得決定性的影響;要獲得這個影響,就不應當懸掛在空中,而應當置身於這個戰爭的基地上。 應當在抵抗外敵侵略的軍事鬥爭和反對國國內懦弱,衰頹及背叛的政治鬥爭中獲得影響和威望。 到了我們不能預先確定的某一階段上,這個政治的反對可以而且應當轉變為武裝的鬥爭,因為國內戰爭同一般戰爭一樣,不是別的,正是政治底延長。 但應當懂得何時轉變政治的反對為武裝的暴動,並怎樣轉變。 」(托洛茨基,論中日戰爭致里維拉的信

在這裡,托洛茨基的解釋正確運用了列寧主義的統一戰線方法。 這是聯繫最誠實的群眾並同時削弱資產階級在群眾中的影響,從而壯大馬克思主義力量的最好手段。 特別是在這種情況下,把革命失敗主義帶到群眾中去是完全不正確的。 遺憾的是,中國托洛茨基主義的一些領導人物沒有理解這一點。 曾將托洛茨基的許多作品從俄文翻譯成中文的托主義領袖人物鄭超麟,在1941年寫了一篇題為《在革命的失敗主義大旗之下! 》的文章。 這是在托洛茨基被暗殺幾個月後,也是在托洛茨基向中國同志提出建議的幾年後寫的。 他聲稱:

「首先我們不要為了向群眾的愛國主義幻想(無論在殖民地和非殖民地,愛國主義都是反動的)讓步,而隱瞞了我們的革命的失敗主義旗幟。 『失敗主義不能應用於殖民地』,——這個人為的限制必須除去的。 世界戰爭的發展一步步都迫著真實的革命家向這條路走,無論他們以前對於『民族解放運動力量』存了什麼幻想。 真實的革命家,至少從現在起,絕不能在日本帝國主義者和美帝國主義者之間分出優劣來,絕不能在『軍事上』贊助中國資產階級政府對日戰爭。 非分化和破壞中國正規軍隊,非徹底提出階級鬥爭口號,不能成功並不能爆發第三次革命。 保護祖國口號,群眾已經生厭了… 惟有赤裸裸的階級鬥爭! 惟有赤裸裸的階級鬥爭! 」(我們的強調)

這種抽象的表述在事實和理論上都是錯誤的。 首先,中國群眾確實發動了鬥爭,來抵抗犯下如南京大屠殺等戰爭罪行的日軍。 而在日本帝國主義被轟出中國之前,鬥爭的群眾怎麼可能會把矛頭對向國民黨? 此外,鄭式也完全沒有解釋「革命失敗主義的旗幟」怎麼可能會被群眾接受,讓中國托派在群眾中建立影響力。 這跟托洛茨基先前的建議,即可以讓他們在群眾之間獲得支援並在戰後領導群眾反對國民黨的策略,是完全相反的。 因此,鄭超麟對失敗主義的錯誤理解,導致了宗派主義的行為。

不幸的是,部分中國托派在抗日戰爭中仍然推行了這條錯誤使用革命失敗主義的路線。 這給他們的組織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 斯大林主義者則乘勢利用這一點,來論證中國托派是日本派過來的”間諜”和日本人的走狗。

總而言之:

  1. 「革命失敗主義」是列寧用來教育革命家的口號,借以再次澄清、闡明他們的任務是反對自己國家的統治階級,而不是尾隨 統治階級的沙文主義。 這就是該立場的全部實質。
  2. 這一口號不適用於群眾中的工作,更不是一成不變的。 它必須根據革命者所工作的國家內實況來進行調整,從而在不對沙文主義和統治階級利益作出任何讓步的情況下,與工人階級建立聯繫。

與當下烏克蘭情勢的關係,以及中國馬克思主義者的任務

讓我們回到當前針對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立場提出的問題和批評上來。 正如我們在上文所述的那樣,這實則代表了兩個不同的問題。 首先是烏克蘭馬克思主義者的立場,其次是中國馬克思主義者的立場。

這兩個問題是分開的,因為具體的任務和重心不會相同。 烏克蘭馬克思主義者應強調這樣一個事實:如果要抵抗普京,那麼烏克蘭民眾就不能依靠那些在大致上已經拋棄了他們的西方國家的説明,也不能依靠讓烏克蘭繼續依賴西方並形成當今態勢 的澤連斯基政府背後的寡頭。 他們應呼籲以俄羅斯和烏克蘭群眾之間的革命團結,來阻止普京的帝國主義冒險,並推翻這兩個國家的資本主義體制。 他們不該在當今態勢下在烏克蘭群眾間提出革命失敗主義的口號。

但是作為中國的馬克思主義者,聲援烏克蘭受難群眾的最具體的行動,就是去揭露中國資本主義在造就這些血腥後果的角色。 中國馬克思主義者,更要指出中國資本主義是世界資本主義反動體系的核心部分之一,而這個體制只會帶來像烏克蘭戰爭這樣更具破壞性的事件。 除了我們在上面概述的中國帝國主義在烏克蘭衝突中所扮演的特殊角色外,我們還需要清楚地認識到中國在世界資本主義體系中的作用。 以中共為首的中國資本主義是支撐垂死的世界資本主義體系的第二大支柱。 打倒這個支柱本身不僅會解放中國群眾,而且還會極大地促進、推動全人類的解放。 如果你是中國的革命馬克思主義者,希望生活在一個沒有無休止危機和戰爭的世界里(而不是我們所處的世界),那麼現在是時候努力在那裡建立一支布爾什維克幹部隊伍了。

3 thoughts on “中國馬克思主義者在普京入侵烏克蘭問題上的任務

  1. 現在的重點是要在落後國家中革命還是在先進國家中革命?一國社會主義是不可能的,而落後的生產力也無法建立真正的社會主義國家,如果革命後的社會主義國家在內部市場狹小的情況無法發展經濟分工,遭到全球資本主義國家經濟制裁和孤立,那麼下場就勢必是北韓和古巴的生活水平落後局面,而西方工人又不支援落後國家革命,如果落後國家是一個大國免強能支撐半個世紀,但是蘇聯和中國的一國社會主義教訓本質原因是革命沒有一開始就爆發在先進國家造成的,如果能在美國和歐洲一開始就革命就可以避免一國社會主義的孤立和落後狀態

  2. 這次衝突擴大化的反應鏈條和形成機制是這8年來一個奇怪的惡性迴圈造成的,這個惡性循環就像一個怪圈一樣形成一個正反饋的機制導致衝突自動擴大化
    1.西方和烏克蘭扶植亞速營、班德拉等新納粹去屠殺烏東的民眾因為自身不必付出代價而鼓勵他們變本加厲–>2.俄羅斯會譴責發生對平民的屠殺甚至萬人坑這類的事件違反明斯克協議->3.但是訊息傳播受到阻礙任何促進對事實真相的了解都不可能突破西方媒體英美的層層封鎖防禦圈(俄羅斯只有RT和俄羅斯衛星通訊社這兩家主要發聲管道),一旦烏東獨立出來的兩個共和國忍受不了持續不斷的施壓開火還擊就會形成衝突和擴大化的機制4.一旦烏東兩個共和國開火還擊國際社會就會認為是俄羅斯首先開火而經濟制裁俄羅斯(由於東西方人民訊息的不對稱)而挑起俄歐衝突就是美國的戰略目標,如果沒有達到預期目標通常烏克蘭或新納粹會在加大炮擊的力度,打到對方反擊為止
    美國在資訊戰、信息戰方面具有絕對的優勢是大面積的,這就類似戈培爾效應Goebbels effect形成對仇俄反俄的條件式反射,俄羅斯目前只有單點突破出RT這樣的少量國際媒體能發聲常常處於被動挨打的地位,而且只要影響力擴大RT這類官方媒體本身也會受到制裁
    因此形成一個雙重標準,美國和北約對南斯拉夫發動科索沃戰爭不受制裁甚至會得到西方人民的支持,烏東新納粹可以屠殺平民反正人民聽不到,但是俄羅斯不能開火還擊否則會形成西方大規模的民意譴責增加西方政客發動更大規模經濟制裁從而使美國達到目標(這根本是一個邪教一樣的傳播機制會自我強化),人性的固有缺陷被放大和利用是西方寡頭政治體制的缺陷,而能理性思考的是極少數

    在網路平台方面美國有壟斷全球主要社群平台方面的優勢,從而可以控制信息,雖然俄羅斯有Yandex和VK這樣的社群媒體,但是網路化和規模化的效應導致FB、YT這樣的媒體有20~30億人口觀看、而俄羅斯和前蘇聯地區使用的VK頂多就是2億人口

    我前幾天看到這消息 可見得這條反應機制8年來並沒有被消除
    https://big5.sputniknews.cn/20220302/1039669588.html
    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人民警察表示,烏克蘭民族主義者正準備在馬里烏波爾進行挑釁,將民眾帶到廠區內,並在四周部署上軍事武器。
    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人民警察在 Telegram 上通報稱:“根據收到的在馬里烏波爾市的行動信息,在亞速鋼鐵廠的廠區內,烏克蘭國民衛隊“亞速”特別用途獨立支隊的指揮官正在準備一場會造成平民死亡的大規模挑釁。”
    據表明,平民會被帶到亞速鋼鐵廠的廠區內,他們將被安置在布了雷的車間和辦公場所,而在廠院內部署有軍事武器。
    報告說:“一旦馬里烏波爾市的防禦被俄羅斯聯邦武裝部隊突破,民族主義者計畫對工廠建築物實施爆破,從而進一步指責俄羅斯方面用炮火消滅平民和摧毀民用基礎設施。”
    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還表示,民族主義者在馬里烏波爾的第 34 學校強行扣押了60 多名平民,其中一半以上是婦女和兒童,所有試圖沿著人道主義走廊逃離城市的平民都被強行帶到了那裡。
    報告稱,“亞速營”武裝分子正在馬里烏波爾的環亞速海國立科技大學佈雷,並使用了受控起爆裝置。

    補充:另一條聯合國的消息這無疑是擴大這條反映鏈條的正反饋機制,壓倒性票數通過 聯合國大會強力譴責俄羅斯侵略烏克蘭

  3. 很高兴看到关于失败主义的解释。但是对于乌克兰人民具体应该做什么我感到迷惑。最开始看到时,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似乎是迅捷、难以阻挡的;北约虽然没有参战,或许提供了装备、弹药,以及各种情报和指挥系统。如果乌克兰不要这些帮助,仅凭自己应该如何在“团结乌俄人民反对普京侵略”之前抵挡?虽然事后我们看到了一个逐渐僵持而对俄罗斯不利的局面,在事发之初,如果我们判断乌克兰的现状是无力抵抗的,是否应该尝试获取北约的援助;现实这个僵持情况,又是否应该继续获取援助?如果真的势如破竹,而在最后攻打基辅时普京用动用屠杀平民的手段来威胁投降,人们又该如何应对?
    我的意思是虽然可以预估,但却很难说战争中会发生什么更糟糕的事,俄乌的力量对比仍然不是现实各个潜在冲突中力量最悬殊的。我的意思是,和1917年俄国的情况完全不同,俄国虽然战败却可以避免被全境攻占,而只是让出一部分利益就能终战,但如今一个大国很容易碾压一个小国,(除去阿富汗、伊拉克这样本来就“光脚不怕穿鞋”的而且地形极为有利的,要打击一个工业国家使其丧失关键工业能力太简单了,)我反而是认为失败主义是不适用的,然而如果也不该寄希望于另一个帝国主义势力而光凭自己抵抗,小国的选择剩下要么投降,要么为资产阶级政府血战到底付出极大牺牲后还是免不了全境沦陷,是否还有什么办法?
    托洛茨基说不能在没播种的地方收获,乌克兰就像这样一个地方,即使抛开力量对比,乌克兰也是一个几乎没有任何先锋队党派力量基础的地区,即使有一些呼声,要怎么实现?会不会从一开始就没有足够的时间?
    如果苏俄也不得不签订布列斯特条约,那么乌克兰和之后类似的局面,或许也只能是尽力而不能强求结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