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自殺,自殘和資本主義的異化

(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15年4月9日。譯者:Raya)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最近報道,英國因自殘而入院的兒童人數達到了過去五年來的最高值。根據英國健康與社會保健信息中心(Health and Social Care Information Centre)的一份研究顯示,在2009和2013之間,年齡在10 – 14歲的這類女孩已經從3090例增長到5953例,這類男孩則從454例增長至659例。女孩和男孩的因自殘而入院的概率分別增加了近93%和45%。

這些數據是許多年輕人對現狀感到絕望和疏遠的強烈寫照,但在資本主義腐朽的時代,自殘現像只是整個社會內更廣泛危機的冰山一角。

我們必須在資本主義危機、2008年世界經濟崩盤的影響以及隨之而來的工人階級生活的混亂和不穩定的大背景下看待這些數據。自殘現像是重要的出發點,但我們不能夠片面地看待它,我們必須更深入地研究這種現像的原因,以便更好地理解如何真正幫助那些需要支持的人。

自殘的原因

個人的自殘行為背後可能有很多原因可以解釋;但大多數關於這個問題的研究都提到了一個最常見的原因,那就是人們這樣做是為了讓自己感覺到獲得對自己生活和身體的控制感。

在精神狀態經歷巨大的緊張、壓力下,如對教育、工作、人際關系、家庭和健康的不安全感影響到心理健康問題時,無助感會變得更加嚴重。很多人會感到自己無法讓自己生活以及自己所生活的世界得到進步性的改變,有時一些人就覺得他們唯一能控制的就是自己的身體。為了逃避無力感,他們想要控制自己身體的衝動,會成為所有被壓抑的挫敗感的發泄口。通過切割、毆打、攝入有毒物質或其他方式傷害自己,因為這樣他們可以感覺到身體上的不同和進行種種逃避。盡管情緒緊張只是暫時的,但這種情緒緊張對他們的日常生活留下了極深的烙印。

從這個意義上說,自殘必須被理解為一種應對機制——一種通過獲得可關注的有形事物來克服壓力和情感痛苦的直接原因的方法。這不僅僅是一種呼救聲,或者是一個人想要自殺的信號,而社會對這一切的誤解是使當事人們難以尋求支持的最大因素之一。

在這種受傷的狀態下,人體會產生更多的內啡肽和其他化學物質被釋放為一種天然的止痛藥是來保護自己。這種反應也可以在其他狀況下看到:譬如受傷後的運動員,或在健身房進行劇烈鍛煉後的人。在一陣短暫的休息後,他們的身體會被限制在疲勞與虛弱的一段時間,這段時間會很快引導他們恢復平靜,釋放的修復性化學物質進入體內,幫助處於興奮狀態的身體開始自我修復的過程。

自殘還有一個心理因素,那就是當事人看得到和經歷得到的愈合過程。當身體開始愈合甚至比之前更好,這可以讓人感覺好像一個人可能面臨的任何問題也可以被克服和改善。

孤獨和絕望

不過孤獨的原因是什麼呢?為什麼人們,尤其是年輕人,會感到如此無助?為什麼他們的與周圍的世界割裂的感覺甚至到了覺得唯一能改變一切的方式就是通過進行自殘這樣的毀滅性行為?

這個社會給年輕人的希望太少,甚至沒有希望。稀缺的工作機會,糟糕工資和條件,也很明顯能感覺到主流社會的方方面面是由極少數站在頂端的人的意志所操控的,難怪人會感到如此孤獨。越來越多人轉向用像自殘這樣的行為去作為緩解壓力和應對抑郁和焦慮的手段。

世界衛生組織(WHO)將於2015年發布的一份報告如期顯示,在英國,青少年自殘的人數實際上在過去十年中增加了兩倍。沒有任何東西能證明類似的趨勢不存在於除英國之外的歐洲的以及所有的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在《學齡兒童健康行為報告》的抽樣研究中,22%的15歲兒童承認有自殘的目的,其中43%的人說他們至少一個月自殘一次。

無需多言,自殘作為一種應對方法對正在經歷痛苦的人來說並不是最健康的選擇,人們有更好的方式來處理他們正在經歷的事物。

談話治療和降低傷害技巧已被證明可以減少人們的對自殘的依賴。近年來,治療患有此類復雜行為患者的焦點已經從徹底停止自殘行為轉移到了通過采取事後行動和護理支持,來讓自殘的傷害最小化。自殘可以通過很多方法來完成,如在手腕上戴著緊繃的橡皮筋並在自己緊張的時候拉縮它,緊握填滿紅色食用色素的冰塊在手裡,這樣當它融化時你就會得到痛覺(緊握冰塊會傷害你的皮膚),與此同時留下提醒你你自殘過的標記。

這些方法確實會引起疼痛,因此提供了類似於更極端的方式自殘的效果,但它們不會帶來切割、撞牆或攝入有毒物質的傷害性。與此同時,對那些認為自己需要刀切的人,臨床醫生建議使用其他方法來減少切割的感染以及其它潛在風險。

在自殘的人周圍建立一個為他們提供援助的網絡,並制定一個護理計劃來幫助他們度過困難時期,是保持一個人的心理健康的關鍵。這樣的社會網絡的缺乏和形勢、行為、情緒等的不穩定狀態會會導致人被抑郁症擊潰和自殘的風險增加。一個安全網的創建很好地減少許多人的孤獨感,也降低為了從社會中逃脫而去做出危險舉動的可能性。

資本主義和異化

但是一個基於剝削的系統的範圍內創建一個援助網絡在本質上是錯誤的,它從來不能滿足我們社會中一些最脆弱成員的需要。

資本主義的危機,以及隨之而來增重的失業,工作保障的不穩定,降低到底了的工資、地位和條件,福利國家和護理服務的破損,和國家健保系統私有化所造成的混亂,這進一步讓問題更加惡化,使越來越多的人陷入困境。

只要看看20世紀80年代去工業化對英國的影響:從采礦業社區被摧毀到大量工業產品被廉價出售,許多依賴於這些工作和它們所提供的安全保障的社區實際上已經支離破碎。曾經在工人階級經濟地位較強時提供的朋友與家人間的援助網絡也不復存在。人與社會的疏離感越來越強,很多人開始漸漸的被社會遺忘。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隨著公共部門投資的增加和信貸的大規模擴張,在一段時間內,這一進程在某些領域的一些更壞的影響有可能得到遏制。盡管必須承認,在這一時期,我們仍然看到酗酒、吸毒和其他社會弊病的增加。

但自2008年危機開始以來,這一進程又進一步加快。在福利國家被大規模摧毀和工資持續下降的壓力的增大下,人們艱難度日著,其引發的社會後果是不證自明。在下一階段只會變得更糟糕。

統計數據的局限性

關於自殘的統計數字本身是令人震驚和痛苦的;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已知的情況也不能完全反映出問題的嚴重程度。大多數健康護理專業人士解釋說:唯一需要住院治療的自殘案例是那些極端的情況:一個人在極度痛苦的時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自殘到了需要治療的程度。大多數的自殘行為,作為一種私人行為且對身體的傷害程度相當低,以至於醫療本身變得沒有必要。

此外,隨著人們年齡的增長,雖然自殘可能會繼續,但它可能會以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隨著其他應對策略的發展,也減少了住院治療的可能性。

還有一個問題是如何定義傷害是由自殘引起的。正如BBC早些時候的報道所解釋的那樣:「專業人士補充到:男孩也比女孩更有可能用拳頭擊打自己和傷害自己,而醫院可能不會將這歸類為自殘。」

如果你還加上酗酒,吸毒,參與可能導致會對你造成傷害的高風險活動,不關心存在很大隱患的健康問題等所有會對自己造成傷害的行為。這些數據是否包括在數據中,往往取決於具體的報告機構如何將其視為自殘行為,或者是否會對其進行不同的分類。

出於這個原因,所有與自殘有關的統計數據只能表明這一群體的部分人的情況。

關於自殺和自殘的迷思

如上所述,自殘是在絕望時期試圖活下去的一種應對方法。這是有其局限性的試圖應對,有些人在沒有真實的援助和周圍不存在任何安全保障網的情況下,以終結自己生命來找到了對自我感到的異化的最終表達。

雖然自殘者和自殺者之間沒有必然的直接聯系,但是造就自殘者和自殺者的相同條件和心理情感也能產生另一者。如果我們看看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自殺率的相關數據,就會發現,這些數據與上面討論的自殘案例的增加有著令人不安的相似之處。

2013年,一組專家發表在《英國醫學雜志》(British Medical Journal)上的一份報告將許多發達資本主義國家自殺率的上升與2008年金融危機造成的不穩定及其持續影響直接聯系在一起。

BBC對這項研究的評論是:

「2008年經濟危機後,歐美國家的自殺率有所上升,尤其是在失業率較高的國家內的男性。」

再者:

「他們在《英國醫學雜志》上發表的分析分析了來自54個國家的數據,以評估2008年美國信貸和房地產市場崩潰引發的金融問題的全球影響。」

「在金融危機爆發後的一年中,男性自殺率總體上升了3.3%。」

根據以往的趨勢,僅在這些國家內,2009年就有4884人死於自殺,增幅驚人。

報告隨後指出,2009年「失業率上升了37%,人均GDP下降了3%,這反映了2008年經濟危機的開始。」

撒瑪利亞會發言人在評論這些數字時說:

「人們告訴我們,在經濟衰退期間自殺率會上升,這並不讓我們感到意外。」

「2008年,就在當前的經濟衰退期開始之前,一項對我們各分支機構的電話調查顯示,每10個來電者中就有1個談到財務困難。到去年年底(2009年),這一比例已經上升到六分之一。」

這並不是得出這種結論的唯一一份報告。此後,發表在《英國精神病學雜志》(Brit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上的進一步研究一直在進行,BBC報道稱:

「牛津大學和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的這項研究分析了來自24個歐盟國家、美國和加拿大的數據。」

「報告稱,2007年之前,歐洲的自殺率其實是持續下降的。但到了2009年,增長了6.5%,這一水平一直持續到2011年。」

「該研究小組表示,如果之前的自殺趨勢繼續下去,這相當於預期的自殺人數增加7950人。」

「加拿大的自殺死亡人數也在下降,但2008年經濟衰退開始後,自殺人數顯著上升,導致250多人自殺。」

「在美國,自殺人數本來就在增加,但隨著經濟危機的爆發,自殺率‘加速’,導致新增4750人死亡。」

「報告稱,失業、房屋被收回以及負債是主要的風險因素。」

(完整的報告可以在這裡閱讀。)

以上統計數據主要集中在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美國、加拿大和歐盟。但如果你看得更遠一點,情況也沒有什麼不同。世界衛生組織表示,叢10年的研究和數據可以得知世界各地平均每40秒就有一個人結束自己的生命。其結論是:

  • 每年大約有80萬人自殺。
  • 這是15至29歲年輕人的第二大死亡原因。
  • 70歲以上的人最有可能自殺。
  • 其中四分之三的死亡發生在中低收入國家。
  • 在富裕國家,男性自殺的人數是女性的三倍。

我們從這些數字中所看到的,無非是對現代資本主義的一種赤裸裸的描繪,這個社會體制正在使如此多人的潛力被惡耗。每年就有80萬人死於絕望之中。這80萬男人、女人和孩子所擁有心靈、頭腦、技能和創造力本來可以用於幫助創造一個真正美麗的世界,一個值得為之而活的社會。每年有80萬人被一台只追求利潤的冷漠機器的車輪碾死。

現代時代的希望與絕望

全球範圍的資本主義正處於危機之中。它已經達到了一個在現代世界創造奇跡的階段。與此同時,絕大多數努力創造這些奇跡的人卻與他們自己的勞動成果相剝離。他們被剝奪了參與政治進程的權利,並被孤立在其社區內,而這些社區受到去工業化的災難、失業、吸毒和酗酒以及其他社會弊病的蹂躪。

雖然看著上面的統計數據,很容易感到絕望和沮喪,但這樣的回應不會幫助任何人,尤其是那些承受著最惡劣條件的大多數的工人階級。與自殘和自殺相關的數字,更應該被視為一種憤怒的原因,人們對一個無法為處於極度脆弱環境中的人們提供所需援助的體制感到憤怒。

這些數字也應該被視為硬幣的一面。在許多人陷入絕望和絕望的同時,社會意識也有了更廣泛的發展,青年階層和工人階級在政治上激進化,他們正在尋找革命的出路。因此,自殘的統計數據絕不能表達我們在當前時期所看到正在發酵的所有現像。

導致個人屈服於異化和絕望的過程,也同樣推動越來越多的工人階級階層得出革命的結論,並在集體的基礎上尋求資本主義危機的解決辦法。從香港、美國弗格森和布基納法索最近的群眾運動,到希腊、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大罷工,我們正在看到世界範圍內激進運動的重生,因為群眾在尋求吞沒整個人類的解決辦法。

唯一的出路:革命!

通過工人階級的集體力量,受壓迫和受剝削的人可以站起來,奪取經濟的制高點- -銀行和大型工業- -並開始根據社會需要民主地規劃生產。這樣,我們就可以開始重建我們的社區。將每周工作時間減少到25小時且不減少工資,並將失業者納入勞動力大軍,這將為人們的生活提供保障和必需的時間去參與社會的民主化進程。人們第一次不會再被他們所生活的世界所孤立。人人都可以成為新社會進步和發展的活躍促進者。

從盈利動機中解放出來的工人階級所創造的財富將會被適當地投資於住房、教育、醫療與社會保障,將真正的包容性社會奠定基礎,新社會的援助體系將會幫助這個社會中最脆弱的那些人渡過生活中的困難時間。我們終將結束我們在資本主義下看到的抑郁、壓力、焦慮、自殘和自殺的惡性循環。

歸根就底,對個體乃至全人類來說,唯一的出路就是徹底摧毀現行的剝削體制和為社會主義的未來而奮鬥。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