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富豪病毒變種」:社會不平等導致全球四秒死一人

自新冠疫情流行以來,世界上最富有的那十人的財富已增長了一倍有餘了,與此同時,世界貧困人口的增長則超過了1.6億。根據樂施會2022年的報告《致命的不平等》(Inequality Kills)的發現:全球財富的社會不平等每四秒便能造成一人的死亡,而窮人死於新冠病毒的概率是富人的四倍。(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2月7日。譯者:白狗)


從醫療保健的缺失,到飢荒,再到氣候變化的影響,越來越多的人在被迫走向本可輕易預防的死亡。但同時,富豪們則歡樂地把自己送上太空,或是在豪華游艇上享受著所謂的「雅趣」,他們的財產正是源自於他們在疫情中發的災難財,源自於他們無情地牟取的沾血暴利

如新冠變種奧米克隆一般,這「富豪變種變種」已經失控,並威脅著人類的生存,除非這病態的資本主義體制能夠被徹底鏟除。

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就已經指出:「在一極是財富的積累,同時在另一極,即在把自己的產品作為資本來生產的階級方面,是貧困、勞役折磨、受奴役、無知、粗野與道德墮落的積累」在一百五十多年後的今天,樂施會的報告同樣顯示,他的這些話是前所未有的正確。

他們的報告表明,自新冠的大流行以來,世界上每天都有21000人因社會不平等而死。這些死亡中,相當一部分人是因為生活在缺乏醫療保健的環境內所導致的,有至少四分之一是飢餓致死的,而現在,氣候變化對貧困社區的不利影響又在造成越來越多的死亡。

受其影響最為嚴重的,是發展中國家的人、是婦女、是少數群體,是所有資本主義體系下的脆弱的人們,樂施會的報告同樣也指出了,由於收入不平等,新冠大流行在「被積極地轉變成更為致命的,持續時間更久的,對生計影響更大的」東西。

壓迫與帝國主義

報告指出,與2020年相比,2021年的就業女性減少了1300萬,由於新冠病毒給較貧困家庭所帶來的負擔,預計將有2000萬的女孩無法重返校園。

自新冠流行以來,針對女性的暴力行為也在急劇惡化,正如報告所說:

「貧困人口,婦女和女孩,以及少數族裔,他們比富人與特權人士更容易遭受不成比例的殺傷,在當今的資本主義主導的形勢下,這不是什麼能歸結給偶然性的錯誤,而是資本主義的核心,是它的一般規律造就的。」

窮人與受壓迫者正遭受著不成比例的痛苦,這絕非偶然,也不是什麼特定的資本主義「形式」的缺陷,是資本主義的本質帶來的。

收入的不平等成了衡量個人是否會死於新冠的指標。//圖片來源:Ninian Reid, Flickr收入的不平等成了衡量個人是否會死於新冠的指標。//圖片來源:Ninian Reid, Flickr

資本主義的本質就是把大量的財富集中到極少部分人的手中,並且,在其衰落時期,絕大部分人類都會因此陷入一種「野蠻」的生活環境,這樣的轉變是從最弱勢的群體開始的。

貧窮國家死亡人數居高不下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由於帝國主義國家囤積疫苗,導致窮國無法獲得必要的疫苗劑量。最富有的國家們爭先恐後地壟斷著全球疫苗的供應,給本國人口接種疫苗,以保證他們能在犧牲其他國家利益的前提下,重新運轉本國經濟以求盡快獲得利潤。

帝國主義國家對疫苗的囤積,是在唯利是圖的大型制藥公司的慫恿之下發生的。這些個公司為了把這災難財最大化,總在優先把疫苗的劑量「拍賣」給出價最高者。貧富差距對新冠患者雪上加霜的影響在樂施會的報告中得到了明確的反映:

「收入的不平等成了衡量個人是否會死於新冠的指標,比年齡更有力。若是有疫苗,數以百萬計的人們今天還能活著,但他們卻失去了生命。在大型制藥公司選擇繼續壟斷控制疫苗技術的時候,他們便被剝奪了生存的機會。」

該報告描述了統治階級的「戰略種族主義」,即「將種族主義的武器化為推進自由市場原教旨主義的工具,以獲得一個將權利從公有變為私有的經濟體系的支持。」

該報告聲稱,在英美等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這種將民族主義武器化的做法都在被用來維持對疫苗生產的壟斷與控制,盡管在亞洲和非洲都有許多可使用的疫苗生產設施。

帝國主義領導人這種散發惡臭的行為無疑表明了他們對受壓迫國家的冷酷態度。很明顯的,歐美國家的反動政客們在利用種族主義作為「文化戰」議程的一部分,例如,唐納德·川普就公開散布「中國病毒」的謠言。

但亞非國家被阻止開發更廉價疫苗卻與西方政客的種族主義宣傳沒有太大的關系,它更與野蠻的資本主義利益有關。

英美等國家代表著大型制藥企業的資本家們進行了游說,以「保護」他們在新冠疫苗方面的知識產權,以確保他們能夠撈取最大的利潤。

這也是2020年印度和南非在世貿組織提出的放棄這些知識產權保護的請求被忽視的原因,而這樣的忽視,又給整個世界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一如最新的奧米克隆變種造成的那般。

此外,放棄對疫苗的知識產權保護也會破壞私有制本身,進而威脅到整個資本主義的大廈。

與此同時,據樂施會的透露,「他們」為減輕新冠疫情所造成的經濟影響而做的行動,更大地加劇了疫情期間最富裕與最貧窮國家間的,業已擴大過的鴻溝。

在新冠大流行期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向世界上最貧窮的一些國家發放了107筆貸款,但這每一筆貸款都附帶有「結構調整」(即削減公共支出)的附加條件,以償還由此產生的債務。

樂施會表示,除了進一步削弱公共支出這些本就不發達的經濟體之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為債務而要求的緊縮政策將導致至少73個國家「各種不平等」的急劇惡化。因此,帝國主義國家將繼續把這些國家置於一種人為的落後狀態之中。

富豪病毒爆發

世界數百萬人的貧困與絕望的圖景,與世界超級富豪們的日常生活是無法分離的。盡管自新冠流行以來,99%的人的實際收入都在下降,但樂施會報告稱,億萬富翁的人數卻也「大爆發」,每26小時就有一個新的億萬富翁產生。

全球最富有的10人的財富總和翻了一倍有餘,在過去的兩年中增加了約莫7000億美元,平均每天增加12億美元。2020年3月至2021年的11月,全球億萬富翁的財富增長超過了此前14年的總和,這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財富積累速度。

在他們身上所浪費的潛力是不可想像的,要知道,僅這10人在新冠大流行期間獲得的利潤,就足以資助全球疫苗的推廣,還能為全球所有人提供免費而普遍的醫療保健與社會保護。僅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一人就可以用他自新冠爆發以來獲得的利潤為地球所有人接種疫苗。

自疫情爆發以來,世界上最富有的10個人的財富增加了一倍多——這種財富囤積的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自疫情爆發以來,世界上最富有的10個人的財富增加了一倍多——這種財富囤積的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但是,這些寄生蟲和吸血鬼們並沒有選擇這種花費他們「寶貴的」時間與金錢的方式,這些個超級富豪們沒有「浪費」他們的錢來幫助拯救數以百萬計人民的生命,而是在疫情期間享受著比以往更要奢華糜爛的生活。過去12個月裡,他們對魚子醬、超級游艇、私人飛機、香檳和名表等奢侈品的需求大幅增長。

豪車制造商勞斯萊斯報告稱,2021年是該公司建立117年以來最成功的時期,勞斯萊斯首席執行官Torsten Muller-Otvos對疫情受害者的侮辱是可恥到令人發指的,他是這麼說的:「很多人目睹他們社區內的人死於新冠病毒,這讓他們認識到人生苦短,所以,你最好要活在當下。」

對於工人階級而言,在目睹親朋好友慘死於惡疾後再去花費數百萬美元去買個豪車的想法是荒謬的,但這卻剛好是那些個超級富豪的心態,他們一生都在從他人的痛苦中獲益,到他們手上的每一筆鈔票上都沾滿了鮮血。

意大利最大的魚子醬農場Agriottica Lombarda的卡拉·索拉(Carla Sora)也發表了類似的脫離實際的聲明,他近期表示:「疫情封鎖下的人們都想享受生活,每個人都決定花錢購買魚子醬。」

看他描述的,「每個人」都躲在家裡,享受魚子醬,平靜地等待封鎖結束的景像,真是好生浪漫的情趣啊!若是看不見新冠流行期間的失業的人,受到家庭暴力虐待的人以及世界各地無數陷於各式深重苦難的人,恐怕真的能令人信以為真,受了感動。對於這些脫離實際生產的少數的寄生蟲和吸血鬼們來說,沒有什麼比他們的話語還好的宣言了!

資本主義下沒有解方

盡管樂施會的報告對全球社會不平等的影響進行了令人震驚的回顧,但它仍然沒有提出解決這個根本問題的方案。臭名昭著的剝削者沃爾特•迪士尼的侄孫女阿比蓋兒·迪士尼,同時也是這份報告的前言作者。她聲稱:「十分諷刺的是,這些復雜問題的答案其實很簡單:稅收。」

該報告也得出了類似的結論,即「一次性團結稅」與「累進支出和稅收」相結合。美國參議員伯尼·桑德斯也在推特上回應該報告,聲稱政府應該「向富人征稅」,「向工人階級投資」。

然而,歸根結底,認為資本主義政府應該通過征稅來以擺脫社會不平等現狀的想法是幼稚的。不平等就是資本主義體制的一部分,也是創造利潤的剝削過程的一個基本的部分,這才使得超級富豪和統治階級能夠保持他們對全局的控制。幻想資產階級能通過改革來剝奪他們自己的經濟上和社會上的特權,就和要求豹子自己改掉身上的斑點一般,是不切實際的對統治階層的幻想。

阻止數百萬人因社會不平等而無謂死亡的唯一方法就沒收億萬富翁的財產,並用他們的不義之財來根據社會需求發展計劃經濟。把腐朽的體系連帶它導致的貧困與不公連根拔除的進程,不可能交由資產階級政府和億萬富翁精英去完成,這是廣大工人階級的任務。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