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土地正義, 時事分析, 社會運動

「建城四百年」下的地方傷痕:台南鐵路地下化與黃春香家

支離破碎:府城文化四百年下隱藏的地方傷痕

台南鐵路東移地下化案迄今已邁入第九個年頭,黃春香家自從2020年7月20日以來,也已經歷了五個多月的擋拆期。特別是自10月13日至16日之間,接連發生鐵道局驅逐聲援者、強拆樓梯、破壞黃春香家房屋結構等暴力行徑。特別是10月16日強拆當天,台北的關注組成員及聲援者緊急動員,火速前往交通部抗爭,在爆發激烈衝突之後,換得相對平靜的數個月,但黃春香家的建築後半部,已呈現支離破碎的狀態。

黃春香家夕陽即景,李亞橋攝影

2020年12月7日下午,鐵道局中部工程處副處長吳志仁前來成大博物館,舉行「台南鐵路地下化的規劃與施工」座談會。座談會中,吳志仁討論現今南鐵開發計畫、沿線施工狀況,以及施工過程中文化資產時的處理方式;然而,面對學生與民眾的質疑時,吳志仁一再強調他只參與現今施作工程的流程與內容,要和過去鐵道局的處理方式切割。此外,吳志仁也一再強調鐵道局和台南市文化局、文化資產管理處等單位協商後,已經「妥善地」維護文化資產,但立即被地方文史工作者打臉,像是極具歷史意義的張家古井、壽陸橋、蘇丁壽宅等,不斷遭到鐵道局惡意破壞;演講結束後,吳志仁準備離開時,因為不願回應學生與民眾的問題,和學生、民眾引發一場追逐與閃避的戲碼,最後趁學生不注意,駕車離開現場

2020年12月7日下午,鐵道局中工處副處長吳志仁於座談會結束後,在成大博物館前的南榕廣場,上演一場追逐戲碼,孫窮理攝影

南鐵東移案,突顯出「地方」不斷被官方扁平化為單一想像。。「地方」是一個具有潛力、充滿想像與流動的所在,但在政府部門的都市規劃過程中,地方的差異與多樣性不斷被消弭,發展中的空間並未納入地方人民的各種意見,淪為資本主義社會中炒地皮與炒作房價的交易對象。台南市鐵路地下化工程,主要由交通部鐵道局與台南市政府聯手,並將土地外包給各建設公司與工程單位作為建設安置宅。然而,在經濟低迷與不景氣的社會中,究竟誰買得起這些樓房?這些無視人民的橫行霸道行徑,都將在台灣現代化與都市發展的歷程中,留下不堪回首的一頁。

自荷蘭人殖民台灣以來,府城台南已經歷四百年的歷史,更早之前還有原住民族的活動。一方面消弭古老的文化資產,加上南市府大刀闊斧地都市開發,竟以迫遷來促成都市建設與發展,南鐵案為台灣廿一世紀留下一個鮮明的註腳。而開元路13號的黃春香家,或許在歷史洪流中,或許如同砂粒般微小,但黃春香與關注組成員的抗爭,更像是一枚鋒利細長的針頭,戳破資本主義城市發展下的光鮮亮麗謊言,以及謊言內裡充斥著暴力的惡臭與資產階級民主的腐敗。

交通部給予黃春香的三個方案

2020年11月12日,交通部派遣路政司科長魏瑜前來黃家,提出「原地新建」、「門面修復」、「就地整建」等三方案,單方面決黃春香「原梯保留」訴求。首先,「原地新建」指的是拆除建築物後,在剩下的土地上重新建造房屋。「就地整建」則是在剩下的建築物內進行改建。而「門面修復」是沿著拆除面,將剩下的建築物修復;然而,交通部這三個方案,並未考量到黃家空間不敷使用的問題,除了後方徵收區被拆除之外,以及鐵物地下化通車、陸橋拆除後的騎樓退縮,黃春香家一樓僅剩約5坪空間,交通部的方案是在此一樓空間中建立新樓梯,屆時一樓空間除了樓梯之外,幾乎沒有可使用的空間。交通部完全將黃春香及關注組成員的「原梯保留」方案排除在外,此方案包括「調整曲率半徑」與「設定地上權」,可以在最小侵害原則之下,將黃春香家的原梯保留下來。

黃春香家之所以要求「原梯保留」,是為了讓一百歲的母親繼續使用一樓空間,此訴求可透過「設定地上權」、「改變曲率半徑」來達成。以往鐵道局不斷透過製造「既成事實」來脅迫迫遷戶,換句話說,也就是工程「先做了再說」,在迫遷戶不知情的狀況下施作,等到開始施作、甚至完工之後,縱使居民發現問題,也已來不及阻擋;加上交通部、鐵道局偕同台南市政府,不斷對外宣稱一切均為「合法程序」,背後則是官方單方面擬定好工程計畫,再將「知會地方民眾」的程序補足。這也是在2016至2018年期間,市政府與鐵道局才開始在台南北區、東區、南區的各里活動中心舉辦公聽會,台灣所謂的「民主」,只不過是一場場表面作秀功夫,不斷透過「合法化」的體制暴力來掩蓋不民主的實質。

交通部、鐵道局與市政府互踢皮球的戲碼

在黃春香家關注組堅持下,要求魏瑜重新將「原梯保留」訴求帶回交通部。不幸的是,在2020年12月23日交通部發函給黃春香,仍是以上述三個方案樣板來回應,交通部仍不願意思考任何「原梯保留」的可能性,讓原本就不平等的協商與對話完全破局,談判重新回到原點。數個月下來,官方僅只以「工程不可行」為藉口,從未提供任何數據資料,使南鐵案仍不斷膠著;此外,官方從來沒有任何真正的民主協商過程。長期以來,政府部門均是單方面傳達施工與拆除期限、告知上級的指示、宣達政府部門的方案,最後拍個照片,便成為官方口中的「溝通」,這樣的「溝通」沒有任何民主與平等協商的實質,最終淪為一種因應公事、為了交差了事所做出來的行政程序,足見政府部門長期以來迂腐、敷衍的心態。

基於交通部、鐵道局與台南市政府不斷互踢皮球的狀況,黃春香家關注組成員於2021年1月8日,前往台南市政府(永華市政中心)抗議。此次抗議的內容,在於交通部、鐵道局與台南市政府三方,不斷以「南市府可能有意見」、「公園道上景觀突兀」等理由迴避「原梯保留」訴求。學生與抗爭者在台南市政府前方鋪上黃春香家被鐵道局破壞的碎磚破瓦,告訴南市府黃春香家現今面臨的處境,並以行動劇呈現官方不願意面對黃春香家「原梯保留」方案、互相卸責的情況;黃春香家關注組成員於南市府前面演講後,南市府交通局人員出面,一開始不願意接受攝影展的邀請函,其後的對話中又支吾其詞,甚至之後交通局長竟說不出交通部與南市府開過什麼會議,僅只私下討論數回,在在突顯出政府部門進行地方重大建設時的草率態度。南市府的回應,令人無法接受,也令人感到遺憾。

2021年1月8日,黃春香與關注組成員於台南市政府的抗爭,李亞橋攝影

「裂縫.微光——勢必與屋共亡的攝影展」

抗爭之外,黃春香家也透過攝影展,持續安排各種軟性的活動。2021年1月10日,黃春香家攝影展「裂縫.微光——勢必與屋共亡的攝影展」開幕,由攝影師孫窮理、楊子磊、宋小海,以及成大攝影社長陳謙睿同學所拍攝的照片,共同展出。此次攝影展顧名思義,將展覽到黃春香家後半部被拆除為止,大部分的照片均呈現在屋內後方。

一進黃春香家屋內,便可看到拆遷戶陳秌沛的母親,與其他迫遷戶手牽著手的景象,這幅照片拍攝於2020年9月20日黃春香家抗爭晚會中,象徵著「團結」。其他黃春香家的房間均轉化為展覽室,進入「裂縫.微光」的拆遷現場,搭配鐵道局人員施作工程的聲音,以及對學生與聲援者的傲慢回應,將攝影照片與現場融為一體。一、二樓的房間分別展出抗爭、擋拆的過程,迫遷戶房屋被拆除的狀況;三樓展場展出的內容,有迫遷戶房屋被拆除後,被迫選擇位於生產路的安置宅。這些居民原本日常生活樸素、簡單,在面臨鐵路東移與地下化工程施作後,面臨日常生活的鉅變;四樓展場則是突顯出整個城市發展過程中,房屋仲介廣告的美好願景下迫遷戶不堪的現實處境,以及政府部門都市計畫的弔詭與諷刺。所謂的都市規劃與發展,透過炒作地皮、犧牲在地居民的利益換來的,甚至在政黨與政府部門的輿論操作下,飽受攻擊與騷擾。

黃春香家一至二樓樓梯間,聲援者照片與鐵道局破壞的牆面,李亞橋攝影

此次展覽,展場與生活空間結合。如果再回到黃春香家位於開元路橋下的客廳,便可發現,這裡便是一個日常生活的絕佳展示空間。除了各地的學生與聲援者前來此處,鐵道局人員往來、巡邏,春香家人與親友不定時的來訪,甚至還有暗中監視黃春香家一舉一動的人員。不同人群的往來與流動,在此團結或鬥爭,黃春香家在日常生活中,匯聚了各種喜怒哀樂,也呈現出緊張、衝突與暴力的畫面。

黃春香家牆面上被鐵道局穿鑿的孔洞,李亞橋攝影
四樓展場孫窮理攝影作品「準備大賺三代」,李亞橋攝影

資本主義下的城市迫遷史:一個蘊蓄抗爭的新頁

一個城市宣稱的偉大背後,往往交織著地方勞動與血淚的集體記憶。現今巴黎所呈現的現代化都市樣貌,源自於十九世紀巴黎首長奧斯曼(Georges-Eugène Haussmann)的規劃藍圖,讓巴黎逐漸成為法國資本主義與金融業的中心,也是跨國觀光旅遊的重要選擇之一。然而在這背後,也是醞釀世界思潮與偉大革命的重要城市,城市中築起的街壘,地方人民與軍警展開的巷戰,在帝國橫行的年代中,成就一座城市偉大的歷史與記憶;或許府城「建城四百年」無法與之相比擬,但在古老城市進行大刀闊斧的現代化過程中,城市不斷醞釀的衝突氛圍,將不斷累積,促使人民向抗爭的方向前進。

開元路13號黃春香家,或許是南鐵案中微小的,最後的縮影,但南鐵案將會是府城建城四百年中的一頁慘痛歷史。一個民主城市的進步與發展,如果是塑造住戶之間的衝突與對立、塑造輿論攻擊少數迫遷戶下完成的,這將不斷積蓄未來地方人民反抗的動能。

黃春香家或許是南鐵案的尾聲,但絕非是台灣迫遷史的終點,它將開啟地方人民反抗資本主義的新頁,一方面匯聚不同年齡層、不同專業背景的反抗人士,一方面也見證資本主義社會中資產階級民主的腐敗。不僅如此,這十年當中,捍衛資產階級權統治的執政者,不斷透過土地徵收案,重新分配財富,但受益者並非地方百姓,而是使得貧富差距日益擴大,中產階級向底層滑動。至今,受迫遷案影響的居民已數以萬計,當下的台灣資產階級較為依靠土地所得來賺進財富,將會引發更大的反抗。

人民必須要有反抗的意識和準備,更巨大的抗爭即將到來。但是如果要勝利,就不能將抗爭侷限於個別迫遷戶和其支持者們,必須和不同被壓迫階級、不同職業領域的進步人士的串聯起來,整合成一個清楚的、獨立且對抗藍綠兩黨的人民主體,並且勇於挑戰資本主義體制,才有可能獲勝。

黃春香家「民主堡壘」布條,李亞橋攝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