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時事分析

斯里蘭卡:忍無可忍的群眾們,團結起來推翻這個邪惡和傲慢的政權!

(按:以下文章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在斯里蘭卡的同情組織「前進社」(Forward)目前在參與群眾抗爭時散發的傳單。英語版發表於2022年4月2日)


在過去的兩年裡,絕對多數的斯里蘭卡人民已經忍受了足夠的痛苦。

政府以COVID-19疫情為借口,允許大多數勞動人民的工資下降。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研究,在此期間,城市家庭平均收入下降了37%,農村家庭收入下降了30%,種植業家庭收入下降了23%。

在疫情期間,政府未能讓兒童繼續接受教育。盡管政府聲稱他們有部署在線教育,但到2020年1月,只有47%的斯里蘭卡人口能夠使用網路。根據斯里蘭卡政策研究所的一份報告,在斯里蘭卡所有的學童中,只有45%有辦法上線。在學生人數少於100人的小型學校就讀的學生中,這一比例僅為8%。因而,政府在大約兩年的時間裡未能為大多數兒童提供任何教育。

在過去的兩年裡,生活成本急劇上升。公交車票價上漲了35%。建築成本增加了30-40%。幾乎所有商品的價格控制都被取消。結果,商人以任意的價格出售商品。根據全國消費者價格指數,年度通貨膨脹率已從2021年1月的3%上升到2021年9月的6.2%。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它在2021年10月上升到8.3%,11月上升到11.1%,12月上升到14%,2022年1月上升到16.8%。這種通貨膨脹對人民來說是不可容忍的。

有機肥料進口政策的鬧劇[1]將農民拖入了一場巨大的危機。煤氣罐爆炸危及全國人民——尤其是家庭主婦——因為煤氣公司官員隨意改變煤氣成分。沒有一個對犯罪負責的官員被繩之以法。目前,貨物的短缺使人民陷入了巨大的困境。人們被迫把寶貴的時間花在排隊購買煤氣、奶粉、煤油、汽油、柴油等方面。

對於疫情,無能的政府實際上無法控制。2022年1月5日報告的COVID-19患者數量為487人。然而,在2月份,每一天都有超過1000個新病例的報告。2月23日報告的新病例數量為1252例。雖然病人的數量與日俱增,但政府沒有采取任何措施來遏制它。公共交通在高峰期的擁堵極大地促進了病毒的傳播。目前,沒有進行主動檢測,除非病人願意按照自己的意願進行檢測。但由於醫院缺乏抗原試劑盒,主動檢測也很困難。即使工作場所沒有提供控制病毒傳染所需的設施,但受感染者的密切接觸者如果已經完全接種了疫苗,仍然必須上工。

盡管如此,統治精英們的欺詐、腐敗和浪費仍在繼續全速進行。就算政府聲稱它沒有錢來滿足人民的教育、衛生和交通需求,但他們還是花了37億盧比為部長和議員們進口高端豪華車輛。在過去的兩年裡,發生了大量的腐敗和欺詐行為。薩托薩大蒜詐騙案、糖稅詐騙案、抗原詐騙案等只是其中幾個例子。在國家陷入如此危機的時候,緬甸的一家報紙報道,斯里蘭卡以每公噸445美元的價格從緬甸購買大米,而其實際價格在340-350美元之間。根據潘多拉文件,與拉賈帕克薩家族有關的尼魯帕瑪·拉賈帕克薩的丈夫據說截至2011年積累了1.6億美元的財富,而政府對此保持死一般的沉默。最近,一個網站報道,拉賈帕克薩家族在烏干達的投資超過100億美元。從上述所有情況來看,很明顯——雖然人們不斷受苦,但統治精英和他們的盟友繼續掠奪國家的財富。

自1948年以來,這個國家的任何政府都沒有讓人民遭受如此之多的痛苦,也沒有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招致如此多的公眾仇恨。現在是推翻這個對人民產生如此災難性影響的政權的時候了,這個政權在浪費民脂民膏的同時,還讓自己和它的親信發財。但我們必須采取措施,防止他們被另一群明目張膽的資產階級代表所取代,這些代表可能渴望通過欺騙人民重新上台。事實一再證明,資本主義體制沒有能力解決這個國家普遍存在的任何問題。反對黨的破產行為表明,它也沒有計劃將這個國家從危機中拯救出來。讓另一個資本主義政治勢力上台是無濟於事的。

現在,人民必須奪取權力和控制社會的力量。現在是人民通過建立工作場所委員會和地區委員會來控制他們的工作場所和地區的時候了。只有當人民開始通過建立工人民主制度來干預行政管理時,這個國家的資源才能被有效利用來滿足人民的需求。這樣一個政權就是我們所說的社會主義政權。為這種社會主義變革而奮鬥是我們所有人迫在眉急的責任。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注釋

[1] 譯者注:2021年4月,拉賈帕克薩政府以保衛食物安全為由禁止斯里蘭卡進口化學肥料,並造成嚴重農業危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