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美國中情局利用囚犯作为「道具」来教授酷刑方法

當美國及其盟友譴責俄羅斯在烏克蘭暴行的同時,最近解密的一份報告則讓西方帝國主義過去的罪行重見天日。報告顯示,中情局花了三年時間將阿富汗的一名被拘留者作為「訓練人偶」來訓練新人審訊人員的酷刑手段。儘管這個被拘留者沒有提供任何有用的情報,但他卻仍遭受了毫無意義的酷刑。(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3月29日。譯者:林佑存)

阿馬爾-巴魯奇(Ammar al-Baluchi)是一名巴基斯坦公民,他被指控與9/11襲擊事件有關聯,因而從2003年到2006年被關押在所謂的「鹽坑」:一個「法外」拘留中心或「黑牢」。在那裡,他面臨著各種身體和心理上的折磨,然後被轉移到臭名昭著的關塔那摩灣監獄,此後他一直被關押在那裡,但沒有被給予任何出庭受審的機會。阿馬爾的磨難使他的大腦可能遭到嚴重損害。

酷刑訓練營

美國特工對待阿馬爾的方式令人髮指。他常常被剝奪睡眠和食物,一次則持續數天。在睡眠不足的情況下,獄方仍然強迫阿馬爾罰站,罰站長達82小時,然後被帶去「審訊」。

在這裡,恐怖的事情還在繼續。中情局採用的「強化審訊技術」(Enhanced Interrogation Technique,講白話就是折磨人的新招)包括但不限於反覆抽打他的臉和胸部,強迫他的身體長時間保持相當不適且「充滿壓力的姿勢」,把他赤身裸體地銬在地板上,命令12到13名特工向他潑灑冰水,以及「撞牆」(Walling)——用毛巾蒙住他的頭,然後用木板敲擊頭部。

這些野蠻及極不人道的方法曾經是,而且可能現在仍然是美帝在世界各地的秘密拘留設施的常見手法。

最可惡的是,阿馬爾被虐待不僅僅是為了從他身上獲取情報。他的刑訊室是專門為打算升遷的中情局審訊員設計的教室。中情局的報告將在場的特工描述為「進行在職培訓的學生」。

一位接受秘密採訪的中情局特工指出,他「需要在工作中進行大量的學習,但他仍然感到『落後於其他學生一大截』,部分原因是他需要練習更多審訊技巧。」這種「練習」包括排隊輪流毆打和讓阿馬爾「撞牆」。

令人作嘔的是,當受訓拷問者沒有完全掌握酷刑方法時,他們將不得不繼續毆打阿馬爾,直到他們能夠得到專家老師的「肯定」。一名受訓者說「很難用正確地方式打臉頰,他『太投入了』,因此讓他手臂的姿勢不標準,伸展過長,也因此無法有效摑掌」。

這些無情的毆打並不是由幾個特別陰險的探員實施的。這都是對追求升遷的審訊員進行「認證測驗」過程的一個標準部分——不管它對阿馬爾造成多大的傷害。

報告還指出,中情局特工「可能在被拘留者到達[黑牢]之前就決定對阿馬爾使用『強化措施』」。也就是說,不管阿馬爾願不願意配合分享情報,他都會遭到酷刑。很多為捍衛各國反動政府實施酷刑的人都認為這是擷取重要情資的必要之惡。但是對阿馬爾來說,他很可能是在開始審訊之前就被隨意挑選出來,成為中情局的「訓練假人」。

掩蓋在檯面下的犯罪行為

我們可以看見,雖然解密報告對特工採用的一些極端手段提出了批評,但它認為,在大多數情況下,阿馬爾的案件沒有任何違規的地方。例如,「撞牆」被認為是完全合法的,而阿馬爾的永久性腦損傷僅僅是由於少數特工「過度使用一些措施」的結果。

該報告為中情局進行了曲折的辯護,試圖將所實施的極端暴力大事化小。一名接受采訪的特工說:「阿馬爾可能認為我們打他的臉跟肚子是在使用暴力傷害人,但是這些行為是被批准的強化審訊技術」。

同樣地,報告指出:

「在審訊過程中,幾名審訊員因為疲勞而不得不輪流撞牆身材矮小得多的被拘留者,這表明……阿馬爾覺得他被圍毆也是有其原因的。」

在這裡,我們應該感到「欣慰」的是,雖然阿馬爾可能覺得自己被打了,但這只是他的一個認知錯誤,因為這些方法是被美國認可的審訊技術。這是一種荒誕的文字遊戲,就像喬治·奧威爾的小說《1984》內的情節:「除非我們說它是酷刑,否則它就不是酷刑!」

但為酷刑辯護的人並沒有就此罷休。一位中情局特工的經歷被詳細地闡述了:

「她在[黑牢]遇到的所有被拘留者都告訴她他們『受到了酷刑』。她說,她不認為阿馬爾在抱怨酷刑方面與其他刁鑽的被拘留者有什麼不同;她每天都能聽到囚犯在抱怨這、抱怨那。」

她後來將阿馬爾描述為「有點疑病症的人[!]」

這些話顯示了美帝對人道的無情漠視。這位中情局特工輕描淡寫地否定了阿馬爾遭受的野蠻待遇,因為所有非法的黑牢被拘留者都會提出這樣的抱怨,他認為阿馬爾感到受到嚴重的攻擊,可能只是因為「有點疑病症』! 。

不為獲取信息而做的「審問」

儘管阿馬爾或許真的有罪並且與恐怖主義有關聯,但他所面臨的酷刑很明顯完全沒有讓他提供任何有用的情資:

「中情局官員……更關注阿馬爾是否『服從』,而不是他所提供信息的質量……阿馬爾在接受[酷刑]時會為了開脫而編造了他所提供的信息……他很害怕,為了讓中情局官員停止這些措施而撒謊。」

這與其他關於「高級審訊」的報告的結論一致:遭受酷刑的囚犯最終會說出任何話以停止他們的折磨,使他們提供的任何情報都沒有價值。此外,該報告還對阿瑪爾最初是否知道任何事情提出了懷疑:

「阿馬爾並不知悉任何有關急迫恐怖攻擊行動的情報,但中情局的審訊人員和分析人員確信他隱瞞了信息,這是基於他們對阿馬爾與哈立德-謝赫-穆罕默德(Khalid Shaykh Muhammad)[9/11事件的關鍵人物]的關係分析,以及他們認為阿馬爾可能知道9/11的情況與資訊。」

中情局特工不僅幾乎沒有嘗試從阿馬爾那裡收集可靠的信息,甚至不清楚他是否知道任何真正關鍵的事情。中情局根據他們對阿馬爾的「猜想」,進行了三年的殘酷折磨。

層出不窮的酷刑

阿瑪爾的案件只是美帝國主義在中東犯下的一連串罪行中最新曝光的一例。

另外一個眾所周知的例子是發生在阿布格萊布的侵犯人權事件,這是美國在「反恐戰爭」期間在伊拉克設立的監獄。美國士兵被揭露讓被拘留者赤身裸體的跟屍體銬在一起,使被拘留者長期處於令人作嘔的環境中,以及其他一系列身體、性和心理虐待行為。至少有一名男子在酷刑下被殺害。

除了系統性和廣泛地使用酷刑外,當時紅十字會的一份報告發現,被關押在阿布格萊布的人中有70-90%是被錯誤地逮捕的。

美帝國主義的暴行由來已久,包括在最近的歷史中使用酷刑的記錄,例如在伊拉克的阿布格萊布,士兵們對囚犯進行身體、心理和性虐待,其中大部分是錯誤逮捕的冤枉受害者。//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美帝國主義的暴行由來已久,包括在最近的歷史中使用酷刑的記錄,例如在伊拉克的阿布格萊布,士兵們對囚犯進行身體、心理和性虐待,其中大部分是錯誤逮捕的冤枉受害者。//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類似的報告還出現了美國士兵將數以千計的囚犯轉移到伊拉克的監獄中,據了解,這些設施中發生了毆打、鞭打甚至焚燒等酷刑手段。近年來,關於美國政府實施酷刑的指控不勝枚舉。

這裡出現了一個明顯的行為模式。美帝國主義不分青紅皂白地對其被拘留者——無論是否有罪——使用殘酷和普遍的酷刑計劃。

顯而易見的是,任何調查和醜聞都無法阻止美帝國主義核心的殘酷行為。同樣,政府報告和資本主義政客建議的空洞改革也不會結束中情局和整個資本主義國家的野蠻行為。

美帝國主義是地球上最反動的力量,對可以想像的最令人髮指的罪行負責。為了捍衛他們的利潤和利益範圍,資本家們沒有什麼深淺之分。我們必須將這種戰爭、酷刑和野蠻行為同人類昏暗和遙遠的過去遺留下來的暴行結束於現在,我們必須推翻產生這些行為的社會體制。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