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 时事分析

斯里兰卡:忍无可忍的群众们,团结起来推翻这个邪恶和傲慢的政权!

(按:以下文章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在斯里兰卡的同情组织「前进社」(Forward)目前在参与群众抗争时散发的传单。英语版发表于2022年4月2日)


在过去的两年里,绝对多数的斯里兰卡人民已经忍受了足够的痛苦。

政府以COVID-19疫情为借口,允许大多数劳动人民的工资下降。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研究,在此期间,城市家庭平均收入下降了37%,农村家庭收入下降了30%,种植业家庭收入下降了23%。

在疫情期间,政府未能让儿童继续接受教育。尽管政府声称他们有部署在线教育,但到2020年1月,只有47%的斯里兰卡人口能够使用网路。根据斯里兰卡政策研究所的一份报告,在斯里兰卡所有的学童中,只有45%有办法上线。在学生人数少于100人的小型学校就读的学生中,这一比例仅为8%。因而,政府在大约两年的时间里未能为大多数儿童提供任何教育。

在过去的两年里,生活成本急剧上升。公交车票价上涨了35%。建筑成本增加了30-40%。几乎所有商品的价格控制都被取消。结果,商人以任意的价格出售商品。根据全国消费者价格指数,年度通货膨胀率已从2021年1月的3%上升到2021年9月的6.2%。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它在2021年10月上升到8.3%,11月上升到11.1%,12月上升到14%,2022年1月上升到16.8%。这种通货膨胀对人民来说是不可容忍的。

有机肥料进口政策的闹剧[1]将农民拖入了一场巨大的危机。煤气罐爆炸危及全国人民——尤其是家庭主妇——因为煤气公司官员随意改变煤气成分。没有一个对犯罪负责的官员被绳之以法。目前,货物的短缺使人民陷入了巨大的困境。人们被迫把宝贵的时间花在排队购买煤气、奶粉、煤油、汽油、柴油等方面。

对于疫情,无能的政府实际上无法控制。2022年1月5日报告的COVID-19患者数量为487人。然而,在2月份,每一天都有超过1000个新病例的报告。2月23日报告的新病例数量为1252例。虽然病人的数量与日俱增,但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遏制它。公共交通在高峰期的拥堵极大地促进了病毒的传播。目前,没有进行主动检测,除非病人愿意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检测。但由于医院缺乏抗原试剂盒,主动检测也很困难。即使工作场所没有提供控制病毒传染所需的设施,但受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如果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仍然必须上工。

尽管如此,统治精英们的欺诈、腐败和浪费仍在继续全速进行。就算政府声称它没有钱来满足人民的教育、卫生和交通需求,但他们还是花了37亿卢比为部长和议员们进口高端豪华车辆。在过去的两年里,发生了大量的腐败和欺诈行为。萨托萨大蒜诈骗案、糖税诈骗案、抗原诈骗案等只是其中几个例子。在国家陷入如此危机的时候,缅甸的一家报纸报道,斯里兰卡以每公吨445美元的价格从缅甸购买大米,而其实际价格在340-350美元之间。根据潘多拉文件,与拉贾帕克萨家族有关的尼鲁帕玛·拉贾帕克萨的丈夫据说截至2011年积累了1.6亿美元的财富,而政府对此保持死一般的沉默。最近,一个网站报道,拉贾帕克萨家族在乌干达的投资超过100亿美元。从上述所有情况来看,很明显——虽然人们不断受苦,但统治精英和他们的盟友继续掠夺国家的财富。

自1948年以来,这个国家的任何政府都没有让人民遭受如此之多的痛苦,也没有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招致如此多的公众仇恨。现在是推翻这个对人民产生如此灾难性影响的政权的时候了,这个政权在浪费民脂民膏的同时,还让自己和它的亲信发财。但我们必须采取措施,防止他们被另一群明目张胆的资产阶级代表所取代,这些代表可能渴望通过欺骗人民重新上台。事实一再证明,资本主义体制没有能力解决这个国家普遍存在的任何问题。反对党的破产行为表明,它也没有计划将这个国家从危机中拯救出来。让另一个资本主义政治势力上台是无济于事的。

现在,人民必须夺取权力和控制社会的力量。现在是人民通过建立工作场所委员会和地区委员会来控制他们的工作场所和地区的时候了。只有当人民开始通过建立工人民主制度来干预行政管理时,这个国家的资源才能被有效利用来满足人民的需求。这样一个政权就是我们所说的社会主义政权。为这种社会主义变革而奋斗是我们所有人迫在眉急的责任。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注释

[1] 译者注:2021年4月,拉贾帕克萨政府以保卫食物安全为由禁止斯里兰卡进口化学肥料,并造成严重农业危机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