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 劳工运动, 时事分析, 社会运动

韩国:激进的全国罢工凸显工人对资本建制的愤怒

10月20日,南韩的全国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民主劳总,KCTU)的8万多名成员响应领导层的号召,在全国14个地区走上街头。更有5万名工人于当日下午2点停止工作,离开岗位。(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0月20日。译者:李小宝家的狗)


参加罢工的工人来自民主劳总旗下的所有行业工会。金属工人、建筑工人、非正规学校工人,以及服务和医疗工作者和其他人在他们的工作场所和街道上并肩作战。

韩国工运的激进化

民主劳总召集了这次全国性的罢工,以显示韩国工人对整个资本主义建制和所有政党的深深愤怒。虽然南韩政府对的疫情处理在国际上受到赞扬,但韩国工人们仍被迫继续在惨不忍睹的环境下劳动。

有组织的工人中积累的愤怒导致了民主劳总自下而上的激进化。2020年12月,民主劳总基层以选票否决了试图与政府和资本家合作的前任主席,并以承诺通过组织总罢工来为工人争取权益的梁京洙取而代之。值得注意的是,梁京洙是民主劳总首位身为临时工的主席,而临时工在韩国劳动人口中占41%左右。各界普便认为梁式代表着更年轻、更激进世代的韩国工人。

自从担任领导以来,梁京洙对政府采取了更加激进的态度,组织了工人的抗议和集会,不顾政府以控制疫情为名,对公众集会所实施的朝令夕改的和极度反民主的限制。当局随后以直接镇压作为回应。今年9月2日,政府突袭了民主劳总的总部,并以违反《集会和示威法》和《传染病控制和预防法》以及破坏交通的罪名逮捕了梁主席

其他的工会领导层随后呼吁今天举行总罢工以示回应。简而言之,大罢工反映了资本主义阶级和工人阶级之间越来越直接的对抗。

动员

民主劳总通过其在全国的14个总部为罢工进行动员。会员被指示从下午2点开始离开他们的工作岗位。而在首都首尔附近,如仁川或京畿道附近工作的会员,则需在首都会师,以显示出巨大的力量。最后,全国各地将近有8万名工人参加了抗议集会。

在较小的城市,参与者数以千计。在1980年光州起义的发源地光州,3000人聚集在市政厅前。在重要交通枢纽天安市,2000名工人走上街头。在全国第三大城市大邱,有5000人参加了集会,而在第二大城市釜山,估计有10000人参加了罢工。

来自全国各地的约8万名工人参加了集会。//图片来源: pptec, Twitter
来自全国各地的约8万名工人参加了集会。//图片来源: pptec, Twitter

然而,这次总罢工的重心显然在首尔。超过27,000名工人来到了西大门地铁站前的繁忙的市中心十字路口。为了避免让警察占得先机布置防线,工会只在集会时间前几个小时才宣布实际的集会地点。数以万计的工人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动员起来,证明了参与工人的热情和自律。

虽然总罢工给韩国社会带来了可感的冲击波,但我们必须认识到:民主劳总实际上有潜力进行更大规模的动员。民主劳总拥有超过一百万名会员,是韩国最大的工会。尽管涉及8万人的全国性罢工远远大于近年来东亚地区的任何其他劳工斗争,但它仍然只代表了民主劳总所能动员的真正潜力的一小部分。

当局的严厉镇压和可憎话语

面对这些聚集了数千人的罢工集会,韩国警方争先恐后地「执行防疫」,对工人的民主权利进行打击。

在首尔,估计有16,000名警察被派去阻止民主劳总的集会。由于不知道集会将在哪里举行,警方只能凭猜测行事。大约500辆警用巴士被部署在从首尔广场前的广场酒店到光华门广场的南北方向,以及从法定洞到救世军中心的东西方向,安装了十字形的汽车墙。警方还在光化门周围建造了一道汽车墙,并在那里部署了170个单位,尽管最后那里离集会的实际地点相当远。

在釜山,警方在主要地点部署了五个营的警力。一位警官表示:「在釜山,现在实施的社交距离第三阶段禁止50人以上的集会,」并补充说,「我们将执行防疫措施,并严厉应对非法活动。」

现在,在大统领文在寅和韩国共同民主党的「进步派」施政下,政府试图将这次罢工描绘成一种非理性的行为,而不是工人捍卫自身利益的合理行动。荒谬的是,行政安全部长全海澈甚至试图将工会描绘成阻止疫情结束的障碍:

「民主劳总的全国性罢工计划可能会威胁到(全国)最近在艰难困苦之后一直在改善的疫情状况,同时破坏在这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恢复正常的期望。」

而我们必须要问:谁应该对创造迫使工人疫情期间发动大规模抗议的环境负责?韩国工人有什么「正常」可以期待恢复?为什么会有人想回到多年来韩国的长工时、低工资和可怕的私有化住房和医疗环境中去?

但是,空话并不是韩国政府对工人全部对策。首尔地方警察厅已经立案调查集会的组织者和主要参与者。南韩政府对激进的工人进行无情镇压的历史悠久。民主劳总必须准备好反击。

阶级独立

这次全国性的动员是由工会召集的,是韩国工人阶级对韩国资本主义造成的残酷现实的愤怒的和自身阶级力量的展示。这次总罢工主要的口号是:「粉碎不平等!」(불평등타파)和 「不平等,滚蛋!」(불평등OUT)。民主劳总领导层还提出了15项要求,总体上旨在实现以下三个目标。

  • 废除「非正常工作」(即福利很少或完全缺乏的兼职、临时或合同工作),并将劳动保护扩大到所有工人。
  • 在危机时期,给予工人权力决策经济结构调整。
  • 将关键行业国有化,将教育和住房等基本服务社会化。

马克思主义者完全支持这些改革诉求,这些改革是韩国工人迫切需要的。另一方面,整个统治阶级已经表明,他们对执行这些措施没有兴趣。无论是执政的自由派共同民主党、还是在野的保守派的国民力量或其他任何一个小党,全部都牢牢扎根于韩国资产阶级的利益之中,试图维持现有的体制。除非他们的权力面临政治挑战,否则他们都不能被依赖,甚至不能被施压,以执行有利于工人的政策。

因此,虽然民主劳总通过这次总罢工迈出了正确的第一步,作为阶级力量和愤怒的展示,但他们需要通过他们在工会运动中的根基积极建立一个政党。这个政党不应该只是试图改良韩国现有的资本主义体制,而应该以推翻它为目标,用一个工人政府来取代它,以便贯彻社会主义政纲。韩国工人和青年如果摆脱这个每天都在把他们的生活变成一场无休止的《鱿鱼游戏》的社会体制,那这就是唯一的办法。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3 thoughts on “韩国:激进的全国罢工凸显工人对资本建制的愤怒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