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縱觀, 時事分析

Omicron變種病毒威脅:資本主義陰影下的恐慌

一株令人擔憂的新冠病毒COVID-19的新變種已讓出現,被命名為B.1.1.529或Omicron。這一變種是不顧一切地追求短期資本利益的必然產物,並拖延者這個似乎無休止的大流行病噩夢。


Omicron變種首先在南非被檢測到。在該國豪登省,它已經迅速超越了以前在占主導地位的Delta變種,全國官方的七天平均病例從大約300例躍升到11月底的4000多例。Omicron已經開始在全世界蔓延,在意大利、德國、英國、以色列、香港和丹麥都發現了病例。

正如整個COVID-19大流行的情況相同:這一切的失控都是不必要的。在一個合理的全球經濟計劃的基礎上,我們可能早已根除COVID-19。現在市面上已經生產了90億劑疫苗,預計到今年年底將生產120億劑:足以為地球上的每個人提供接種。

但是,在大多數西方國家,超過60%的人已經接受了完整的疫苗接種,而在低收入國家,這一數字卻下降到3%。這一令人沮喪的數字完全是由於大藥廠對利潤的追求超過了對人類生命的關注;以及富裕國家的疫苗保護主義。這為更具傳染性和適應性的新病毒株的發展創造了理想條件。正如我們於今年3月份發表的評論指出

「通過囤積和爭奪疫苗,爭先為自己的人口提供免疫,最富有的國家正將無數生命至於危險之中….。同時,病毒繼續在較貧窮的國家流通和變異,有可能出現新的、更具傳播性和更致命的病毒株。」

制藥業資本家和帝國主義國家拋棄了最貧窮的國家,讓他們自生自滅。數十億人在帝國主義施加了數十年的經濟扼殺之後,他們國家的衛生和社會基礎設施也變得破敗不堪,從而毫無抵抗疫情的能力。現在,全世界可能要為帝國主義在最需要國際合作的時候卻選擇冷酷無情、有意識地優先考慮各自經濟復蘇的政策付出慘痛的代價。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Omicron對全球抗疫構成了「非常高的風險」,並可能導致「嚴重的後果」,產生新確診數的暴增。多達1500萬人已經直接或間接地死於疫情。進一步的病例浪潮將使這一死亡人數進一步上升。

雖然關於Omicron的真實世界數據仍然有限,但它包含了用於進入人體細胞的尖峰蛋白的32個創紀錄的變異。根據南非的現有數據,它的傳播性可能比Delta變種高出100%到500%。科學家們更憂心它可能會逃避疫苗接種所帶來的免疫力。

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Omicron對全球抗疫構成了“非常高的風險”,並可能導致“嚴重的後果”,產生新確診數的暴增。//圖片來源:公共領域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Omicron對全球抗疫構成了「非常高的風險」,並可能導致「嚴重的後果」,產生新確診數的暴增。//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這導致世界衛生組織(WHO)將Omicron確定為「急需關注的變種」——他們最嚴重的評級。作為回應,幾十個國家已經對來自南部非洲的遊客實施禁令。這是一個在馬匹離開後關閉谷倉門的案例。Omicron已經到達。我們還不知道的是,就其導致嚴重疾病的能力而言,它的毒性有多強,以及目前的疫苗對它的抵抗力如何。但是我們可以有理由相信,在主要依賴「自然」免疫的貧窮國家,它將造成巨大的破壞。

該病毒株在南非出現並非偶然,該國的官方國家疫苗接種率僅為27%,而農村人口的接種率則更低。所有先前占主導地位的冠狀病毒毒株都出現在那些允許大量未接種疫苗的人口長期混雜的國家(如英國、印度、巴西)——不是由於右翼政客為避免關閉經濟而推行的「群體免疫」戰略,就是由於疫苗獲取率低,或者兩者都是。

實際上,南非屬於非洲大陸較高的疫苗接種率的國家,而且南非政府聲稱它有足夠的疫苗供未來五個月使用。問題是,這些疫苗中有許多是捐贈的劑量,接近到期日,這意味著有一個狹小的窗口來管理它們;再加上缺乏冷藏庫,基礎設施不足,以及供應鏈中的缺失環節(特別是注射器),這使得擴大推廣規模變得困難。如果南非不是從一開始就缺乏疫苗,它就不會處於這種境地。

鑒於世界上大部分地區的疫苗接種率持續低迷,像Omicron這樣病毒株的出現是完全可以預測的。正如我們之前解釋的那樣,允許「老」病毒株自由流通會鼓勵它適應並克服通過以前的感染和疫苗接種所賦予的免疫力,這兩者都是訓練身體發現冠狀病毒的尖峰蛋白並做出反應的機制:

「阻止發生新的變異體,進而殺死更多的人的方法是阻止病毒的自然選擇。阻止進化的最簡單方法是保持低感染人口規模……。在政治上,這意味著將減少病毒的傳播置於企業利潤之上。這是資本主義政治家們不願意做出的選擇」。

雖然Omicron對人類來說是個壞消息,但對大藥廠的資本家來說卻是個非常好的消息,他們樂於繼續乘坐疫情這列財源滾滾的列車,只要他們能做到,不管由此造成的混亂和生命損失:

「在給投資者的報告中,這些公司預測,開發應對新變種的加強針會帶來豐厚的利潤。根除該病毒不符合他們的經濟利益。在現代的進化論中,人們可以將SARS-CoV-2和生物技術投資者之間的共生關系概念化,兩者都聯合起來寄生在工人階級的身體裡。」

輝瑞公司、BioNTech公司和Moderna公司目前每秒鐘都能賺取1000美元的利潤,前者目前將在2021年底前從疫苗銷售中賺取了360億美元。這些超級利潤是向最富有的國家直接銷售的結果,這些國家有能力大量購買疫苗,而且目前正在爭相購買最新的疫苗和加強針。隨著Omicron變種的消息傳開,制藥公司的股票在世界各地的證券交易所中反彈。很難想像有什麼能更雄辯地表達資本主義的病態。

與此同時,大藥廠資本家繼續堅決反對從他們手中撬出COVID-19疫苗知識產權的任何嘗試。盡管這些疫苗背後的大部分實際研究都是由國家政府用公共資金進行的,但這是事實。這些海盜只是利用他們的經濟影響力和對醫療生產手段的控制來獲得這些救命藥品的專利,並從中獲取利潤。

隨著Omicron變種的消息傳開,制藥公司的股票在世界各地的證券交易所中反彈。很難想像有什麼能更雄辯地表達資本主義的病態。//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隨著Omicron變種的消息傳開,制藥公司的股票在世界各地的證券交易所中反彈。很難想像有什麼能更雄辯地表達資本主義的病態。//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一年前,來自南非和印度的代表呼吁世界貿易組織放棄對COVID-19疫苗的專利保護,以便貧窮國家能夠在當地生產廉價的衍生產品。這立即被包括美國、歐盟和英國在內的一些帝國主義世貿組織成員否決了,他們在各自的醫藥資本家的要求下,每年花費數百萬元進行游說。

雖然美國總統拜登此後名義上贊成放棄知識產權(一旦美國的疫苗供應得到保證),但帝國主義者恰恰沒有采取任何行動來實現這項承諾。相反,特別是德國仍然堅決反對放棄對疫苗的知識產權保護,認為「知識產權是創新的源泉,在未來也必須如此」。簡而言之,即使在最嚴峻的危機中,也不能破壞私產制。

疫苗囤積導致富裕國家壟斷了全球87%的供應。西方資產階級都爭先恐後地囤積疫苗——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之間爭吵不休——爭先恐後地重新開放經濟,使利潤比他們的競爭對手更快地流動起來。

我們可能會以為,對整個資本主義體制構成生存威脅的COVID-19疫情會說服所謂的世界領導人們把他們眼前的國家利益放在一邊,形成一個聯合陣線來對付一個共同的敵人。相反,他們卻相互爭先恐後地囤積藥品,以至於擁有比其全部人口所需多四到五倍的藥品。

盡管科學界權威人士一再警告,疫苗保護主義將使他們自己的人口和經濟復蘇長期處於危險之中,但他們除了空洞的陳詞濫調和鱷魚的眼淚之外,幾乎沒有向較貧窮的國家提供什麼。

在英國等國家,加強型疫苗接種正在向所有成年人推廣。與此同時,在津巴布韋,只有25%的人和納米比亞的14%的人注射了第一針疫苗。由於之前的高疫苗接種率導致需求下滑,富國一直在傾銷數以百萬計的接近使用期限的劑量。

《英國醫學雜志》(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發現,截至3月底,僅美國就已經扔掉了超過18萬劑的疫苗。在全球範圍內,2.41億劑疫苗可能被倒入水溝,因為在它們過期之前,沒有立即將它們運往海外的動力。只有市場的無政府狀態才能產生這樣一個令人發指的矛盾。

拜登在9月主持的G7集團峰會上制定了一個目標,即幫助92個最貧窮的國家在今年年底前達到40%的疫苗接種率。這些承諾幾乎立即蒸發成了熱空氣。G7集團將遠遠達不到其目標,而這個目標無論如何都是太有限了。美國只交付了其承諾配額的25%,歐盟為19%,英國為11%。所有這些都意味著,世衛組織為向貧困國家輸送疫苗而設立的COVAX計劃,只達到了2021年20億支疫苗目標的三分之二。

雖然美國總統拜登此後名義上贊成放棄知識產權(一旦美國的疫苗供應得到保證),但帝國主義者恰恰沒有采取任何行動來實現這項承諾。//圖片來源:Gage Skidmore, Flickr雖然美國總統拜登此後名義上贊成放棄知識產權(一旦美國的疫苗供應得到保證),但帝國主義者恰恰沒有采取任何行動來實現這項承諾。//圖片來源:Gage Skidmore, Flickr

雪上加霜的是,大量疫苗從最需要它們的國家手中流失。例如去年,在南非生產的數百萬劑量的單抗強生疫苗——在阿斯利康公司停產後對該國的疫苗接種活動至關重要——被運走以滿足歐洲富國的訂單。因此,不僅帝國主義的騙子們拒絕提供甚至他們不需要的疫苗,大藥廠的資本家們還在繼續剝削非洲國家,以膨脹西方的庫存。

這些犯罪政策的後果在國內已經開始顯現。就在幾周前,西方的許多國家還在自豪地宣布大流行病即將結束,回歸「正常」。但是現在,隨著病例、住院和死亡人數在冬季開始攀升,Omicron已經把新的封鎖的前景重新植入每個人的腦海中。

一些歐洲國家爆發了重大的抗議活動,反對突然引入新的社會疏遠措施和封鎖,以及強制接種疫苗。盡管領導這些示威的是法西斯分子和陰謀論者,但他們揭示了公眾對政府機構的信任在兩年後已經崩潰的程度,在這兩年裡,他們顯然未能處理好疫情。

怎麼辦?

資本主義帝國主義對窮國的近視和吸血鬼式的剝削是Omicron出現的直接原因。這個新的變種是這個系統制造的怪物,每個人都看到了它的到來,但沒有人采取行動來避免。托洛茨基曾經寫道,當時的統治階級是閉著眼睛一直跌向經濟的與軍事的災難裡去。現在,他們正睜著眼睛做這件事。

我們在2月份指出,「在全球人口都接種疫苗之前,這場疫情不會真正結束。」事實上,現在可能已經為時已晚。該病毒現在可能已經成為流行病,就像季節性流感一樣:一個籠罩在我們生活中的永久幽靈,我們將不得不與之共存。這不是不可避免的,而是資本主義管理不善的後果,強加給了後代。

資本主義已經一次又一次地證明,它沒有能力處理如此嚴重的全球危機。所有的技術和專業知識都可以結束疫情。但是,私有財產和民族國家是有效打擊COVID-19的巨大障礙;這將需要全球合作,並為需求而不是利潤公開分享資源。

確保恢復正常的唯一途徑是將抗疫與推翻腐朽的資本主義體制的鬥爭結合起來,以免它將人類進一步拖向野蠻毀滅的未來。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