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运动, 台湾, 历史回顾, 社会运动

社论:今年的劳动节,让我们迎接新阶级斗争时代的到来

今年的5月1日,台湾的劳工将会与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在同一时间庆祝劳动节。在与世界无产阶级一起把这项传统传承至其第136年之际,我们必须承认资本主义仍然统治着我们。而劳工和青年斗士们该采纳什么样的方法和路线,让我们走向真正的解放?

劳动节从何而来?我们为什么该纪念它?

生活在中华民国资本专政,蓝绿霸权下的台湾群众,通常都不会在学校或者其他公共资源上取得关于劳动节的完整讯息。在台湾的政治语境下,劳动节多半被默认矮化成某种无害的放假日(不过劳资双方须协议补假),而出来游行的积极运动人士也只不过是为了把劳工议题作为跟其他社会议题等同的倡议。劳动节的巨大国际传统和政治意义被抹煞,而劳工阶级被当成「弱势族群」的一部分,而不是实际上运作社会,并且能够真正改变社会的大多数人。

也因此,为工人和青年群众还原劳动节政治意义的工作,就需要由社会主义者们来执行。

劳动节的全名是国际劳动节(International Worker’s Day)。「国际」的部分是相当重要的,因为虽然五一这天源自于在美国发生的事件,但是劳动节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跨国的工人传统。1886年,美国芝加哥的工人们以和总罢工在当地干草市场和平示威来争取八小时的合法工作日上限。然而,警方开始暴力驱逐示威者,而在此过程中某人投掷了一枚炸弹,而警方随后也以此为由射杀和逮捕群众。最后,八名无政府主义的工人组织者们被逮捕,并被美国当局在完全没有证据显示他们跟炸弹有关的情况下被判重刑,其中的七人被判处死刑。

这场抗争揭露了统治阶级在面对争取合理权益的工人群众时,是完全有能力放下一切「法治」、「理性」的面具,并借用国家这个列宁所谓的「武装部队」来以活生生的暴力来镇压。在台湾乃至在全世界历年来的劳工抗争经验,都不断地在印证这个不争的阶级事实。

也由于芝加哥的经验反应了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处境,国际间的工人组织和社会主义者都踊跃共同纪念芝加哥的事件以声援遇害工人。1889年,社会主义国际(又名「第二国际」),也就是由当时横跨多国的社会主义和劳工团体所组成的国际组织通过决议案,呼吁全球劳工在隔年5月1日组织抗议和罢工来声援美国干草场的烈士。隔年,这起呼声被全球多国劳工响应。从欧洲到南美的秘鲁和智利都有工人在五一当天发动声援罢工。1891年,第二国际在其第二次世界大会上正式将劳动节列为年度活动。从此以后,劳动节就成为了世界工人运动的传统。

不同于其他的节庆,劳动节不是一个放松休息、团聚享受的一天,而是倡议、战斗和抗争的一天。启发劳动节的干草市场事件本身就跟争取8小时工作日的抗争密不可分,而在创立后劳动节就是各国工人一同走上街头,集结阶级力量并向统治资产阶级施压抗争的一天。

因此,劳动节不仅是世界工人阶级的共同记忆和传统,更是提醒著无产阶级:我们现在还是处于被奴役的状态下,但我们也握有着改变社会的力量。

台湾的现况:资产阶级专政

而台湾作为世界资本主义的一环,我们的工人阶级当然面临着同样的情况。世界各国的统治阶级可以有不同的方式维持自己的专政,而在台湾,资产阶级的专政则是以名为「中华民国」的政府机器框架下,由国民党和民进党两个资本政党轮流为统治阶级管理台湾的劳苦大众,正如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解释道:

「每隔几年决定一次究竟由统治阶级中的什么人在议会里镇压人民、压迫人民,——这就是资产阶级议会制的真正本质,不仅在议会制的立宪君主国内是这样,而且在最民主的共和国内也是这样。」

自2016年以来,民进党透过国民党被群众击垮而造就的政治真空,在没有任何政党真正代表者台湾工人阶级的利益之情况下,乘势取得了全面执政。而近年来更是毫不脸红地展示著过去的国民党和当今中共一党独大,为我独尊的傲慢,甚至承袭了「反共」的言词来打压、抹黑任何对绿营执政的批评。现在我们又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目中无人,拒绝答辩的行政院长。这些傲慢的人正是决定攸关我们重要人生利益的寡头。

更重要的是,在对于劳工阶级利益的态度和政策上,民进党不仅和国民党大同小异,更乐于承袭执行过去国民党准备好的反劳工改恶。堂堂一介「民主进步党」,既反民主,也反进步。因为,它根本的存在意义就是反对台湾劳工阶级民主主宰和改变社会的抗争。

在庆祝五一劳动节,在这个思考如何将工人运动带进下一步的日子里,我们必须务实地认识到台湾这些政治现实,理解蓝绿两营没有任何的政党和政客是工人阶级的救世主。中华民国台湾的法治系统也不是什么会为工人「主持公道」的中立工具。工人阶级必须要有自己的政治力量和武器,而建构这个武器的第一步就是由全国工会和劳工组织共同成立,由基层工运、社运会员和参与者民主运作的工人阶级群众政党。

中美帝国主义和战争

劳动节从诞生的第一天就是属于国际工人阶级的。国际主义顾名思义,就是认识到全世界的工人,不分文化、种族、语言和国境的各种隔阂,都是有着同样的压迫者和共同携手推翻资本主义的利益。《共产党宣言》指出:工人没有祖国。但是统治阶级不断宣传爱国主义的思想,要求工人阶级要「相忍为国」,但是这个「国」正是资产阶级所控制的国家,以及它们的利益。在劳动节这天,我们应该认识到,我们和其他国家工人之间的共通性,远远大于我们和我们本国统治阶级的共通性!

当然,爱国主义,沙文主义的另一个作用就是在国与国之间的工人群众之间制造仇恨、对立,以成全统治阶级试图转移阶级斗争到族群斗争的目的。现在,在全世界仍然被疫情肆虐下,我们却又要面对战争的阴霾。

俄国的资本家为了自身的利益,致使他们的代表普丁以民族沙文主义之名入侵「属于俄罗斯的」乌克兰。欧洲和北约却乘势利用「属于欧洲的」乌克兰来打击俄国,成全他们的地缘政治利益。两方的政客权贵们都喊打喊杀,但是他们之中有哪些人真的会提起枪枝走向战场来保家卫国呢?答案是没有的。实际上,真正为他们的利益付出生命代价的人,是被推进战争前线的俄国士兵和乌克兰的军民。马克思曾指出:没有组织起来的工人只不过是被剥削的原料。而在资本主义之下,人民群众不只是被剥削,更有时会被充当成炮灰。更重要的是,战争正是资本主义不可避免会制造出来的产物。

俄乌战争明显地让台湾的未来再度陷入变数。很多人在问:中国帝国主义是否会有样学样,乘势「武统」台湾,借此成全其在亚洲扩张势力,并以强化中国境内沙文主义气息来转移中国群众对中国资本主义的日益不满和抗拒?在当今全球资本主义正在衰退的环境下,各个帝国主义之间为了瓜分市场和利润而起的冲突变得越来越可能。虽然整体来说,中共以武力进犯台湾的难度仍然远高于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但是我们最该问的是:如果真的发生战争,台湾到底要靠谁来保护?是靠着只想让乌克兰人充当自己战争代理人的美国,以及持续让台湾越来越依靠美国的民进党和台湾资产阶级,还是要靠台湾自己的人民群众,工人阶级力量,并有办法以阶级的方式鼓动中国的无产阶级来反对中共的侵略行为?

归根就底,台湾工人群众如果要真正有一个能够决定自己的未来,那就必须了解:正是现有的世界资本主义体制和帝国主义之间的博弈让台湾人民无法掌握自己的前途。而只有推动跨国际的工人阶级革命运动,一同推翻我们各自的统治者,台湾才有取得这份自由的可能。在资本主义框架下,一切「统派」、「台派」的立场都不会解决工人阶级生活上面对的问题,以及我们真实的被奴役社会地位。在台湾庆祝国际劳动节,我们更要认识到台湾的工人运动也是全世界工人运动的一部分,而世界工人运动正是台湾人民走去当下窘境的唯一出路。

抗争和解放:为一个值得为之而活的世界奋斗

最终,庆祝国际劳动节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提醒我们如何打碎一个需要阶级分野和压迫的社会,让剥削、压迫、霸权成为过去,让每个人都可以充分享受生命带给我们的幸福。

在当今的世界,我们有着飞快进步的科学科技,每个人的指尖上有着近乎无限的数据。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被网路大大地缩短。社会上累积著比以往更多的财富和资源。现代一般人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工具,是就连半世纪前的人们,更遑论古代人民都无法想像的。

但是在整个社会上充斥着如此进步和富足的同时,我们却仍然面对着战争、不平等、饥饿、贫穷、失业经济危机等等早就可以被解决的问题。就算一个没有面临巨大苦难的普通劳工和青年,也必须日复一日地为自己和家人的生存而挣扎。人生的大半生都奉献给某个老板赚钱,只有在越来越少的休息时间和假日,才有办法真正享受着活着的快乐。人生真的只能是这样吗?

在宇宙无限的历史内,各式各样偶然进程的累积互相交错,在我们的星球上产生了生命,而生命透过人类的出现而缔造了意识,也就是意识著自身存在的物质。而秉持着意识,人类进一步的改变了自然,以我们的文明发展而改变了整个星球,产生了地质学家所谓的「人类世」,在这个星球上遗留了不可抹灭的痕迹。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出现本身就是如此的稀有,珍贵。而我们每个个人,又是在千万个偶然,千万条先人的人生累积下所出现的独一无二个体。试问:有着如此弥足珍贵生命和意识的我们,真的只能接受一辈子上下班,遵循体制指定给我们的人生路线,在血汗和挣扎中迈向衰老和死亡吗?

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指出,当下的资本主义体制既不是某种永恒,更不是无法被克服的。工人阶级本身就已经握有着生产和运作社会的力量,而资产阶级则是越发越不必要的寄生虫阶级。老板需要我们,但我们不需要老板。社会主义正是诉求由已经在运作社会的工人阶级清楚意识到这点,透过政治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的专政,并以民主的计划经济将被少数人控制的财富和生产资料用于可以造福所有人的体制。让大多数人不再需要为了最低的生活需要而日复一日地挣扎,让大家都有充足的时间和资源去缔造一个更好的自己和社会。

实际上,资本主义本身就会自曝其短,造就严重危机,并会驱动劳工们最终开始把自己组织起来,对抗老板咄咄逼人的攻势。在台湾,近年来如华航和长荣的前所未有抗争规模,以及诸多新工会的成立以及新战斗力工会领导的出现,都显示了这个进程。国际间相同的案例不胜枚举。但是仅仅是计画如何在既有体制下获得较好的生活条件,最终是有如一个思考如何让自己监狱的环境改善的囚犯一样无助。

所以,在国际劳动节,我们要思考的不仅是如何抵御老板们的攻击,而是如何用我们阶级的力量实现一个更值得让我们活着的社会。我们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全球的同志都会共襄盛举,也会持续打造一个可以协助世界无产阶级成功推行政治,经济,和社会革命的干部团队。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One thought on “社论:今年的劳动节,让我们迎接新阶级斗争时代的到来

  1. 非常棒的文章,希望台湾的同志们可以写更多的这样的表示台湾无产阶级观点的文章,以供大家学习!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