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運動, 台灣, 歷史回顧, 社會運動

社論:今年的勞動節,讓我們迎接新階級鬥爭時代的到來

今年的5月1日,台灣的勞工將會與全世界的工人階級在同一時間慶祝勞動節。在與世界無產階級一起把這項傳統傳承至其第136年之際,我們必須承認資本主義仍然統治著我們。而勞工和青年鬥士們該採納什麼樣的方法和路線,讓我們走向真正的解放?

勞動節從何而來?我們為什麼該紀念它?

生活在中華民國資本專政,藍綠霸權下的台灣群眾,通常都不會在學校或者其他公共資源上取得關於勞動節的完整訊息。在台灣的政治語境下,勞動節多半被默認矮化成某種無害的放假日(不過勞資雙方須協議補假),而出來遊行的積極運動人士也只不過是為了把勞工議題作為跟其他社會議題等同的倡議。勞動節的巨大國際傳統和政治意義被抹煞,而勞工階級被當成「弱勢族群」的一部分,而不是實際上運作社會,並且能夠真正改變社會的大多數人。

也因此,為工人和青年群眾還原勞動節政治意義的工作,就需要由社會主義者們來執行。

勞動節的全名是國際勞動節(International Worker’s Day)。「國際」的部分是相當重要的,因為雖然五一這天源自於在美國發生的事件,但是勞動節從一開始就是一個跨國的工人傳統。1886年,美國芝加哥的工人們以和總罷工在當地乾草市場和平示威來爭取八小時的合法工作日上限。然而,警方開始暴力驅逐示威者,而在此過程中某人投擲了一枚炸彈,而警方隨後也以此為由射殺和逮捕群眾。最後,八名無政府主義的工人組織者們被逮捕,並被美國當局在完全沒有證據顯示他們跟炸彈有關的情況下被判重刑,其中的七人被判處死刑。

這場抗爭揭露了統治階級在面對爭取合理權益的工人群眾時,是完全有能力放下一切「法治」、「理性」的面具,並借用國家這個列寧所謂的「武裝部隊」來以活生生的暴力來鎮壓。在台灣乃至在全世界歷年來的勞工抗爭經驗,都不斷地在印證這個不爭的階級事實。

也由於芝加哥的經驗反應了全世界無產階級的處境,國際間的工人組織和社會主義者都踴躍共同紀念芝加哥的事件以聲援遇害工人。1889年,社會主義國際(又名「第二國際」),也就是由當時橫跨多國的社會主義和勞工團體所組成的國際組織通過決議案,呼籲全球勞工在隔年5月1日組織抗議和罷工來聲援美國乾草場的烈士。隔年,這起呼聲被全球多國勞工響應。從歐洲到南美的秘魯和智利都有工人在五一當天發動聲援罷工。1891年,第二國際在其第二次世界大會上正式將勞動節列為年度活動。從此以後,勞動節就成為了世界工人運動的傳統。

不同於其他的節慶,勞動節不是一個放鬆休息、團聚享受的一天,而是倡議、戰鬥和抗爭的一天。啟發勞動節的乾草市場事件本身就跟爭取8小時工作日的抗爭密不可分,而在創立後勞動節就是各國工人一同走上街頭,集結階級力量並向統治資產階級施壓抗爭的一天。

因此,勞動節不僅是世界工人階級的共同記憶和傳統,更是提醒著無產階級:我們現在還是處於被奴役的狀態下,但我們也握有著改變社會的力量。

台灣的現況:資產階級專政

而台灣作為世界資本主義的一環,我們的工人階級當然面臨著同樣的情況。世界各國的統治階級可以有不同的方式維持自己的專政,而在台灣,資產階級的專政則是以名為「中華民國」的政府機器框架下,由國民黨和民進黨兩個資本政黨輪流為統治階級管理台灣的勞苦大眾,正如列寧在《國家與革命》中解釋道:

「每隔幾年決定一次究竟由統治階級中的什麼人在議會裡鎮壓人民、壓迫人民,——這就是資產階級議會制的真正本質,不僅在議會制的立憲君主國內是這樣,而且在最民主的共和國內也是這樣。」

自2016年以來,民進黨透過國民黨被群眾擊垮而造就的政治真空,在沒有任何政黨真正代表者台灣工人階級的利益之情況下,乘勢取得了全面執政。而近年來更是毫不臉紅地展示著過去的國民黨和當今中共一黨獨大,為我獨尊的傲慢,甚至承襲了「反共」的言詞來打壓、抹黑任何對綠營執政的批評。現在我們又眼睜睜地看著一個目中無人,拒絕答辯的行政院長。這些傲慢的人正是決定攸關我們重要人生利益的寡頭。

更重要的是,在對於勞工階級利益的態度和政策上,民進黨不僅和國民黨大同小異,更樂於承襲執行過去國民黨準備好的反勞工改惡。堂堂一介「民主進步黨」,既反民主,也反進步。因為,它根本的存在意義就是反對台灣勞工階級民主主宰和改變社會的抗爭。

在慶祝五一勞動節,在這個思考如何將工人運動帶進下一步的日子裡,我們必須務實地認識到台灣這些政治現實,理解藍綠兩營沒有任何的政黨和政客是工人階級的救世主。中華民國台灣的法治系統也不是什麼會為工人「主持公道」的中立工具。工人階級必須要有自己的政治力量和武器,而建構這個武器的第一步就是由全國工會和勞工組織共同成立,由基層工運、社運會員和參與者民主運作的工人階級群眾政黨。

中美帝國主義和戰爭

勞動節從誕生的第一天就是屬於國際工人階級的。國際主義顧名思義,就是認識到全世界的工人,不分文化、種族、語言和國境的各種隔閡,都是有著同樣的壓迫者和共同攜手推翻資本主義的利益。《共產黨宣言》指出:工人沒有祖國。但是統治階級不斷宣傳愛國主義的思想,要求工人階級要「相忍為國」,但是這個「國」正是資產階級所控制的國家,以及它們的利益。在勞動節這天,我們應該認識到,我們和其他國家工人之間的共通性,遠遠大於我們和我們本國統治階級的共通性!

當然,愛國主義,沙文主義的另一個作用就是在國與國之間的工人群眾之間製造仇恨、對立,以成全統治階級試圖轉移階級鬥爭到族群鬥爭的目的。現在,在全世界仍然被疫情肆虐下,我們卻又要面對戰爭的陰霾。

俄國的資本家為了自身的利益,致使他們的代表普丁以民族沙文主義之名入侵「屬於俄羅斯的」烏克蘭。歐洲和北約卻乘勢利用「屬於歐洲的」烏克蘭來打擊俄國,成全他們的地緣政治利益。兩方的政客權貴們都喊打喊殺,但是他們之中有哪些人真的會提起槍枝走向戰場來保家衛國呢?答案是沒有的。實際上,真正為他們的利益付出生命代價的人,是被推進戰爭前線的俄國士兵和烏克蘭的軍民。馬克思曾指出:沒有組織起來的工人只不過是被剝削的原料。而在資本主義之下,人民群眾不只是被剝削,更有時會被充當成炮灰。更重要的是,戰爭正是資本主義不可避免會製造出來的產物。

俄烏戰爭明顯地讓台灣的未來再度陷入變數。很多人在問:中國帝國主義是否會有樣學樣,乘勢「武統」台灣,藉此成全其在亞洲擴張勢力,並以強化中國境內沙文主義氣息來轉移中國群眾對中國資本主義的日益不滿和抗拒?在當今全球資本主義正在衰退的環境下,各個帝國主義之間為了瓜分市場和利潤而起的衝突變得越來越可能。雖然整體來說,中共以武力進犯台灣的難度仍然遠高於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但是我們最該問的是:如果真的發生戰爭,台灣到底要靠誰來保護?是靠著只想讓烏克蘭人充當自己戰爭代理人的美國,以及持續讓台灣越來越依靠美國的民進黨和台灣資產階級,還是要靠台灣自己的人民群眾,工人階級力量,並有辦法以階級的方式鼓動中國的無產階級來反對中共的侵略行為?

歸根就底,台灣工人群眾如果要真正有一個能夠決定自己的未來,那就必須了解:正是現有的世界資本主義體制和帝國主義之間的博弈讓台灣人民無法掌握自己的前途。而只有推動跨國際的工人階級革命運動,一同推翻我們各自的統治者,台灣才有取得這份自由的可能。在資本主義框架下,一切「統派」、「台派」的立場都不會解決工人階級生活上面對的問題,以及我們真實的被奴役社會地位。在台灣慶祝國際勞動節,我們更要認識到台灣的工人運動也是全世界工人運動的一部分,而世界工人運動正是台灣人民走去當下窘境的唯一出路。

抗爭和解放:為一個值得為之而活的世界奮鬥

最終,慶祝國際勞動節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提醒我們如何打碎一個需要階級分野和壓迫的社會,讓剝削、壓迫、霸權成為過去,讓每個人都可以充分享受生命帶給我們的幸福。

在當今的世界,我們有著飛快進步的科學科技,每個人的指尖上有著近乎無限的數據。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被網路大大地縮短。社會上累積著比以往更多的財富和資源。現代一般人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工具,是就連半世紀前的人們,更遑論古代人民都無法想像的。

但是在整個社會上充斥著如此進步和富足的同時,我們卻仍然面對著戰爭、不平等、飢餓、貧窮、失業經濟危機等等早就可以被解決的問題。就算一個沒有面臨巨大苦難的普通勞工和青年,也必須日復一日地為自己和家人的生存而掙扎。人生的大半生都奉獻給某個老闆賺錢,只有在越來越少的休息時間和假日,才有辦法真正享受著活著的快樂。人生真的只能是這樣嗎?

在宇宙無限的歷史內,各式各樣偶然進程的累積互相交錯,在我們的星球上產生了生命,而生命透過人類的出現而締造了意識,也就是意識著自身存在的物質。而秉持著意識,人類進一步的改變了自然,以我們的文明發展而改變了整個星球,產生了地質學家所謂的「人類世」,在這個星球上遺留了不可抹滅的痕跡。人類作為一個物種的出現本身就是如此的稀有,珍貴。而我們每個個人,又是在千萬個偶然,千萬條先人的人生累積下所出現的獨一無二個體。試問:有著如此彌足珍貴生命和意識的我們,真的只能接受一輩子上下班,遵循體制指定給我們的人生路線,在血汗和掙扎中邁向衰老和死亡嗎?

馬克思主義的分析指出,當下的資本主義體制既不是某種永恆,更不是無法被克服的。工人階級本身就已經握有著生產和運作社會的力量,而資產階級則是越發越不必要的寄生蟲階級。老闆需要我們,但我們不需要老闆。社會主義正是訴求由已經在運作社會的工人階級清楚意識到這點,透過政治革命推翻資產階級的專政,並以民主的計劃經濟將被少數人控制的財富和生產資料用於可以造福所有人的體制。讓大多數人不再需要為了最低的生活需要而日復一日地掙扎,讓大家都有充足的時間和資源去締造一個更好的自己和社會。

實際上,資本主義本身就會自曝其短,造就嚴重危機,並會驅動勞工們最終開始把自己組織起來,對抗老闆咄咄逼人的攻勢。在台灣,近年來如華航和長榮的前所未有抗爭規模,以及諸多新工會的成立以及新戰鬥力工會領導的出現,都顯示了這個進程。國際間相同的案例不勝枚舉。但是僅僅是計畫如何在既有體制下獲得較好的生活條件,最終是有如一個思考如何讓自己監獄的環境改善的囚犯一樣無助。

所以,在國際勞動節,我們要思考的不僅是如何抵禦老闆們的攻擊,而是如何用我們階級的力量實現一個更值得讓我們活著的社會。我們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全球的同志都會共襄盛舉,也會持續打造一個可以協助世界無產階級成功推行政治,經濟,和社會革命的幹部團隊。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One thought on “社論:今年的勞動節,讓我們迎接新階級鬥爭時代的到來

  1. 非常棒的文章,希望台灣的同志們可以寫更多的這樣的表示台灣無產階級觀點的文章,以供大家學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