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馬克思主義理論

馬克思主義,凱恩斯主義與資本主義危機

世界各地的政府正在向經濟領域注入資金來維持其生命。這令主張政府刺激和需求側管理的凱恩斯主義追隨者們覺得自己好像是正確的。但只有馬克思主義才提供了一個真正的解決方案。(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5月12日。本譯文原載於微信公眾號「階級與哲學」,經我方發現後再校並轉載。譯者:彼得潘)


新冠病毒大流行引發了可能是資本主義歷史上最深刻的危機。隨著世界經濟的崩潰和各國失業率的飆升,人們正在將其與20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進行全面比較。

在英國,下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預計至少下降15%,僅在兩周內就有一百萬人申請了通用福利金。摩根士丹利則預測美國(GDP)整年下降30%,已經有超過3000萬人失去了工作。

絕望的時代召喚出絕望的措施。統治階級正要傾其所有來應付這種情況。問題是,他們的「軍火庫」在對抗上一次經濟衰退時已經空了。

隨著利率達到0%,貨幣政策已經達到了極限。多年來的量化寬松政策已經引發了收益遞減的情況。而在上一次全球危機期間,由於為了救助銀行,公共債務已經高得離譜。簡而言之,他們已經沒有「彈藥」來應對這場危機了。

因此,世界各地的政府別無選擇,只能向經濟領域注入資金,努力支撐這個系統。僅先進的資本主義國家就已經承諾了數萬億美元,包括2.2萬億美元的中央銀行措施和4.3萬億美元的國家支出。這僅僅是在未來幾周和幾個月內避免市場完全崩潰所需的冰山一角。

在都是社者了?

許多觀察家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崇尚自由放任市場的保守黨政府一夜之間轉變政策,對經濟進行了前所未有的國家干預——承諾提供3300億英鎊(占GDP的15%)來幫助小企業和房主,並提供無限的金額來補貼工人工資。

新冠病毒大流行引發了可能是資本主義歷史上最深刻的危機。//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新冠病毒大流行引發了可能是資本主義歷史上最深刻的危機。//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在美國,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似乎已經被說服實施「直升機投錢」——每個公民都有可能收到一張超過1000美元的郵寄支票。在20世紀70年代初類似的危機時期,據說美國共和黨總統理查德·尼克森(Richard Nixon)說,「我們現在都是凱恩斯主義者了」,因為他的政府轉向了擴張主義經濟政策。同樣,今天,許多人說,「我們現在都是社會主義者了」,因為各地的大企業政府為了拯救這個系統,把自由市場的正統觀念統統拋棄。保守黨喉舌《電訊報》的一位寫手宣稱:「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必須立即擁抱社會主義,以拯救自由主義的自由市場。」 保守黨雜志《觀察家》的另一篇文章則題為:新冠病毒危機正在「把保守黨轉變成社會主義者」。

那些多年來一直反對撙節緊縮政策、支持「全民基本收入」(UBI)等要求的左派人士認為,他們的時代已經到來,這是可以理解的。甚至即將卸任的工黨領袖傑裡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也宣稱,保守黨政府的緊急措施是對其經濟計劃的平反。畢竟,這是個著名的「搖錢樹」,而保守黨曾聲稱它並不存在!

特別是,凱恩斯主義政策(主張政府刺激、國家支出和自上而下的經濟管理)的倡導者們認為,他們的想法終於被證實了。他們的當代信徒認同並提倡「現代貨幣理論」(MMT)。這些人包括:美國民主黨中的活躍分子亞歷山卓亞·奧卡西奧·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以及英國勞工運動中具有影響力的經濟顧問。

右翼批評者問道,激進的政策將如何被支付。最近的事件似乎為「激進分子」們提供了完美的反駁。想要免費的醫療和教育?沒問題,我們只管印錢。要對綠色能源進行大規模投資?別擔心,我們可以打開政府的水龍頭。給每個人一個UBI?很簡單,只要把它加到賬單上就可以了!

問題是,最終必須支付這筆賬單。真正的問題應該是:由誰來支付?

什麼是凱恩斯主義?

說實話,現代貨幣理論有點名不副實。在現實中,它既不特別現代,也不是什麼理論。事實上,從根本上說,它只是約翰·梅納德·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思想的翻版。凱恩斯認為政府可以通過「刺激需求」來管理和調節資本主義體制。

凱恩斯認為,政府可以通過“刺激需求”來管理和調節資本主義體制。//圖片來源:公共領域凱恩斯認為,政府可以通過「刺激需求」來管理和調節資本主義體制。//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凱恩斯是一位英國經濟學家,因其關於動蕩的戰時時期的著作而嶄露頭角。盡管今天被勞工運動和左派所擁護,但凱恩斯是一位虔誠的自由主義者。他積極反對社會主義、布爾什維克主義和俄國革命,他曾自豪地宣稱:「階級鬥爭到來時我會站在受過教育的資產階級一邊」。(發表於1925年《我是自由主義者嗎?》)事實上,他的想法不是助工人階級,而是試圖為資本主政府提供一如何擺脫危機的。特別是,他最有名的作品《通論》是對大蕭條以及當時在美國、英國和整個歐洲出現的大規模失業的直接回應。

雖然凱恩斯不是社會主義的粉絲,但他對所謂的「自由市場」持批評態度。他正確地指出:正如馬克思在幾十年前所做的那樣,市場的「看不見的手」並不是萬能的,供應和需求並不總是處在完美的「平衡」中。

相反,資本主義陷入了周期性的危機。比如在1930年代,經濟就陷入了這樣一個惡性循環:失業率上升導致需求下降→需求下降導致商業投資崩潰→投資崩潰導致失業率上升;如此循環反復。

凱恩斯斷言,解決辦法是由國家出面,彌補需求的不足。換句話說,政府應該在私人企業不願意花錢的地方花錢,以確保工人的口袋裡有錢花。

他關心的不是工人是否能溫飽,而是他們能否購買和消費,從而提供一個有「有效需求”的市場。這樣的市場可以讓資本家們出售產品並賺取利潤。這是他們所需要的。簡而言之,凱恩斯的方案不是為了改善工人階級的生活,而是為了把資本主義從其自身的矛盾中拯救出來。

我們今天在為應對新冠病毒引起的危機而實施的政策中看到了凱恩斯思想的回歸。當局並不擔心人們在短期內死亡,而是擔心如果工人沒有工作,沒有錢,沒有能力購買資本家在未來快速生產的商品,就會出現潛在的蕭條。就是在大蕭條時期,統治階層和他們的顧問也並不在乎如何拯救普通人的生命;他們只關心可供他們獲利的那個體系的壽命。

小羅斯福新政

值得注意的是,凱恩斯的思想對新政的形成有明顯的影響:美國小羅斯福總統的公共工程計劃,目的是在大蕭條期間刺激美國經濟增長。

凱恩斯的思想對塑造新政很有影響:羅斯福總統的公共工程計劃,目的是在大蕭條期間刺激美國經濟增長。//圖片來源:Minnesota Historical Society凱恩斯的思想對塑造新政很有影響:羅斯福總統的公共工程計劃,目的是在大蕭條期間刺激美國經濟增長。//圖片來源:Minnesota Historical Society

畢竟,在他的《通論》中,這位英國經濟學家甚至建議,政府可以通過把錢埋在地下並讓工人把它挖出來來促進需求。「這樣就不會再有失業了,」凱恩斯說,但他緊接著說:「的確,建造房屋等會更明智,但如果建房子存在政治和實際困難,那這個做法將聊勝於無。」

今天,這些想法被由美國的AOC和英國的左翼工黨活動家倡導提出並與綠色新政的建議有關,這已經成為左派的一個標志性要求。

然而,倡導新政的人沒有提到的唯一問題是,原來的新政並沒有發揮作用。在新政實施後,經濟下滑持續了很長時間(事實上,隨著「以鄰為壑」的貿易保護主義的興起,情況變得更糟)。失業率甚至上升了。只有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以及工人被招入軍隊和軍火部門,失業率才下降。

甚至凱恩斯本人也被迫承認失敗。「對於一個資本主義民主國家來說,在政治上似乎不可能組織必要規模的開支,來證明我的觀點的大實驗——除非在戰爭條件下。」

近年來,在中國也可以看到同樣的情況,在過去的十年裡,為了逃避全球資本主義危機的影響,中國進行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凱恩斯主義建設計劃。但結果是,一方面公共債務大量增加,另一方面,鬼城與巨大的住房危機形成了可笑的矛盾。

這就是凱恩斯主義試圖以官僚方式管理資本主義、利潤驅動的經濟的邏輯結論。我們沒有理由相信新的新政今天在美國、英國或其他地方會有更好的表現。

同時,認識到過去這些(失敗的)凱恩斯主義實驗與今天決策者和世界領導人在類似的絕望情況下所頒布的措施之間的區別也很重要。

傳統的凱恩斯主義步驟是通過政府支出來刺激需求,反過來刺激商業投資。然而,目前的目標並不是要刺激需求;畢竟,生產在很大程度上因新冠大流行病而癱瘓。

相反,主要的目標只是維持這個系統的生命力,直到目前的情況得到緩解;確保老板們在暫停按鈕被解除後仍有勞動力可以利用。而且,最重要的是,為工人提供基本的生活手段,以防止在此期間發生社會性的暴亂。

沒有免費的午餐

像他們凱恩斯主義的傳統前輩一樣,現代貨幣理論的支持者認為,永遠不應該有任何衰退,也不需要緊縮和平衡預算,因為政府總是可以通過創造貨幣和支出來介入。

MMT的支持者認為,不應該有任何蕭條,也不需要緊縮和平衡預算,因為政府總是可以通過創造貨幣和花費貨幣來介入。//圖片來源:公共領域MMT的支持者認為,不應該有任何蕭條,也不需要緊縮和平衡預算,因為政府總是可以通過創造貨幣和花費貨幣來介入。//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我們被告知,只要國家擁有自己的「貨幣主權」,政府就永遠不會缺錢,因為國家總是可以選擇通過「印刷」來支付任何債務。

是的,貨幣可以「憑空」創造出來。但價值和需求不能。國家可以創造貨幣,但國家不能創造價值。沒有生產性經濟的支持,貨幣是毫無意義的。貨幣只是價值的代表。而真正的價值是在生產中創造的,是應用社會必要的勞動時間的結果。

因此,一個國家創造的貨幣,只有伴隨著商品的生產和交換並體現其在經濟中流通的價值,才會有意義。如果實際情況不是這樣,那麼這就會導致通貨膨脹和動蕩。

例如,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如果政府印制了兩張紙幣,而曾經只有一張,這將使貨幣貶值一半,因此經濟中的價格將翻倍。無休止的貨幣貶值會造成物價飛漲和通貨膨脹的驟增。這是中世紀的君主以及他們的臣民就得到過的痛苦教訓。

說到底,在資本主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政府沒有任何屬於自己的錢。國家支出最終必須從稅收或借貸中支付。兩者都不能創造需求,而只是在經濟中轉移需求。

首先是稅收。這些稅款要麼落在資產階級身上,從而影響投資。要麼它們必須落在工人階級身上,而工人階級則必須要消費。無論哪種情況,其效果都是限制需求,而不是創造需求。

政府借貸也是如此。今天從資本家那裡借來的錢必須在明天償還,而且是連本帶利。換句話說,今天可以通過政府借款「刺激」需求,但只能通過削減未來的需求。

國家可以試圖通過印鈔來避免稅收和借貸。但它不能印刷教師和學校,醫生和醫院,或工程師和工廠。如果政府支出將需求推到可以供應的水平之上,那麼市場效力將全面推高價格。也就是說,它將產生通脹。

這是任何政府創造和花錢能力的最終限制——經濟的生產能力:一個國家在工業、基礎設施、教育、人口等方面可用的經濟資源。

同時,雖然國家可以創造貨幣,但它不能確保這些貨幣被投入使用。創造貨幣需求的不是國家,而是資本主義生產的需要。而這種生產最終是由利潤驅動的。企業投資、生產和銷售是為了賺取利潤。如果資本家不能賺取利潤,他們就不會生產。就是這麼簡單。

資本主義與階級

當然,如果社會的需求沒有被私人部門提供和生產,那麼政府可以介入,通過公共部門直接提供這些需求。但是,這樣做的邏輯結論不是創造更多的錢,或為每個人提供「全民基本收入」,而是通過將經濟的關鍵杠杆國有化,將生產從市場中剝離出來,作為合理、民主、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一部分。

歸根結底,只要經濟仍然由大企業和私人壟斷企業主導,注入系統的任何資金都將用於支付資本家生產的商品。//圖片來源:Latuff歸根結底,只要經濟仍然由大企業和私人壟斷企業主導,注入系統的任何資金都將用於支付資本家生產的商品。//圖片來源:Latuff

你無法計劃你無法控制的東西。你也無法控制你不擁有的東西。凱恩斯主義則回避了經濟所有權這一關鍵問題。

事實上,凱恩斯主義的經濟分析完全沒有考慮到階級問題。似乎不知道我們生活在一個階級社會裡,由對立的經濟利益組成,剝削者的利益,和被剝削者的利益。

最終,只要經濟仍然由大企業和私人壟斷企業主導,任何注入經濟系統的資金都將用於支付由資本家生產的商品,食物和住所等。這些商品是由資本家生產的。

換句話說,所有這些錢最終都會落入牟求暴利的寄生蟲手中。這就是像UBI這樣的改革主義要求的真正問題,它對挑戰資產階級的權力毫無幫助。

歸根結底,無論是凱恩斯主義者還是他們的MMT/UBI政策擁護者,都沒有提議從根本上改變當前的經濟關系以及由此產生的破壞力。對他們來說,私有財產仍然是不可動搖和神聖不可侵犯的。市場的無政府狀態沒有被觸動。

總之,他們的戰略是拯救和修補資本主義,而不是推翻它。

我們必須解決資本主義體制的根源問題:私有制和逐利性生產。只有通過引入對生產資料的共同所有權和實施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我們才能滿足全社會的需求。我們不能紙上談兵。

馬克思主義vs凱恩斯主義

今天,即使在經濟「繁榮」時期,發熱的全球經濟運作能力也遠遠低於其生產能力。這種 「產能過剩」問題已經成為一個早已失去作用的系統的標志性症狀。即使在其鼎盛時期,資本主義也只能成功地利用其生產能力的80-90%。在不景氣的時候,這個數字下降到70%或更少。在過去的經濟衰退中,這個數字下降到40-50%。

馬克思主義對資本主義體制、其關系和規律以及為什麼這些會導致危機進行了科學的分析。//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馬克思主義對資本主義體制、其關系和規律以及為什麼這些會導致危機進行了科學的分析。//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但凱恩斯主義者(各種類型的凱恩斯主義者)從未問過的問題是,我們最初是如何陷入這種局面的?《衛報》的經濟編輯拉裡·埃利奧特(Larry Elliott)說:「使用MMT和一般的凱恩斯主義就像給一個癟了的輪胎充氣一樣。「一旦它被完全充氣,就沒有必要再繼續打氣了。」但最初爆胎的原因是什麼呢?

為什麼我們的生產力未被充分利用?為什麼經濟會陷入低投資,高失業和需求停滯不前的漩渦?為什麼政府必須干涉和拯救這樣的體系?

對此,凱恩斯主義者沒有答案。他們只是說「產能過剩」是缺乏有效需求的結果。企業不投資是因為對他們生產的商品沒有足夠的需求。但為什麼呢?相比之下,馬克思主義對資本主義體制、它的關系和規律,以及為什麼這些內在地導致危機,提供了一個清晰的、科學的分析。歸根結底,這些危機是生產過剩的危機。經濟崩潰不僅僅是因為需求(或信心)的下降,而是因為生產力與市場的狹隘限制發生了衝突。

資本主義下的生產是為了利潤。但為了實現利潤,資本家必須能夠出售他們生產的商品。

然而,與此同時,利潤被資本家從工人階級的無償勞動中占有。工人生產的價值比他們以工資形式得到的回報要多。差額就是剩餘價值,資本家階級以利潤、租金和利息的形式在他們之間進行分配。

其結果是,在資本主義下,系統中存在著固有的生產過剩。這不是簡單的「缺乏需求」。工人永遠買不起資本主義生產的所有商品。生產的能力超過了市場的吸收能力。

當然,這個系統可以在一段時間內克服這些限制,辦法是將剩餘物再投資於新的生產資料;或者通過使用信貸來人為地擴大市場。但這些只是暫時的措施,用馬克思的話說,是為將來「更廣泛和更具破壞性的危機」鋪路。

2008年的崩潰標志著這樣一個過程的高潮,這個高潮在凱恩斯主義政策和信貸繁榮的基礎上被推遲了幾十年。但現在,一場新的、甚至更深的危機已經襲來,無論是凱恩斯主義者、MMT主義者,還是馬克思主義者以外的任何人,都無法提供一條出路。

凱恩斯主義和MMT(現代貨幣理論)至多只能為這一痼疾提供治標藥物。但兩者都不能真正地治愈這種疾病。

社會主義還是野蠻主義

如今資本家們窮盡一切方式苦苦維持著這一系統不崩潰。但他們今天給工人的工資補貼及政府開支,明天就會通過緊縮政策拿走。

那些在勞工運動中呼吁采取凱恩斯主義式的措施的人無疑充滿了良好的願望。但是,正如老話所說:「黃泉之路以善願鋪就」。

對凱恩斯主義政策、MMT、UBI和其他方面的要求不僅是錯誤的,而且是有害的,有害是因為它們播下了不切實際的幻想,這將成為日後災難和失望的催化劑。

在這方面,我們必須像安徒生童話中的小男孩一樣大聲喊出:「皇帝沒有穿衣服!」 我們有責任向工人和青年提出警告:不要相信那些把庸醫之術強加給你們的人。現在不是聽信那些巧言令色的江湖術士和賣狗皮膏藥的人的時候。

然而,我們並不像「自由市場」的辯護人那樣從相同的立場來批評凱恩斯主義和MMT。不,我們的批評來自於馬克思主義的觀點:從對國際無產階級有利的角度出發;從廢除資本主義和解放全人類的必要性出發。

資本主義陷入了僵局,它只能為我們的社會提供野蠻的糟粕。只有一個明確的社會主義替代方案——即:集體所有權、工人控制和民主經濟規劃——才能為全人類提供一條繼續前進的道路。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