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马克思主义理论

马克思主义,凯恩斯主义与资本主义危机

世界各地的政府正在向经济领域注入资金来维持其生命。这令主张政府刺激和需求侧管理的凯恩斯主义追随者们觉得自己好像是正确的。但只有马克思主义才提供了一个真正的解决方案。(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0年5月12日。本译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阶级与哲学」,经我方发现后再校并转载。译者:彼得潘)


新冠病毒大流行引发了可能是资本主义历史上最深刻的危机。随着世界经济的崩溃和各国失业率的飙升,人们正在将其与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进行全面比较。

在英国,下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预计至少下降15%,仅在两周内就有一百万人申请了通用福利金。摩根士丹利则预测美国(GDP)整年下降30%,已经有超过3000万人失去了工作。

绝望的时代召唤出绝望的措施。统治阶级正要倾其所有来应付这种情况。问题是,他们的「军火库」在对抗上一次经济衰退时已经空了。

随着利率达到0%,货币政策已经达到了极限。多年来的量化宽松政策已经引发了收益递减的情况。而在上一次全球危机期间,由于为了救助银行,公共债务已经高得离谱。简而言之,他们已经没有「弹药」来应对这场危机了。

因此,世界各地的政府别无选择,只能向经济领域注入资金,努力支撑这个系统。仅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就已经承诺了数万亿美元,包括2.2万亿美元的中央银行措施和4.3万亿美元的国家支出。这仅仅是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内避免市场完全崩溃所需的冰山一角。

在都是社者了?

许多观察家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崇尚自由放任市场的保守党政府一夜之间转变政策,对经济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国家干预——承诺提供3300亿英镑(占GDP的15%)来帮助小企业和房主,并提供无限的金额来补贴工人工资。

新冠病毒大流行引发了可能是资本主义历史上最深刻的危机。//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新冠病毒大流行引发了可能是资本主义历史上最深刻的危机。//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在美国,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似乎已经被说服实施「直升机投钱」——每个公民都有可能收到一张超过1000美元的邮寄支票。在20世纪70年代初类似的危机时期,据说美国共和党总统理查德·尼克森(Richard Nixon)说,「我们现在都是凯恩斯主义者了」,因为他的政府转向了扩张主义经济政策。同样,今天,许多人说,「我们现在都是社会主义者了」,因为各地的大企业政府为了拯救这个系统,把自由市场的正统观念统统抛弃。保守党喉舌《电讯报》的一位写手宣称:「首相强森(Boris Johnson)必须立即拥抱社会主义,以拯救自由主义的自由市场。」 保守党杂志《观察家》的另一篇文章则题为:新冠病毒危机正在「把保守党转变成社会主义者」。

那些多年来一直反对撙节紧缩政策、支持「全民基本收入」(UBI)等要求的左派人士认为,他们的时代已经到来,这是可以理解的。甚至即将卸任的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也宣称,保守党政府的紧急措施是对其经济计划的平反。毕竟,这是个著名的「摇钱树」,而保守党曾声称它并不存在!

特别是,凯恩斯主义政策(主张政府刺激、国家支出和自上而下的经济管理)的倡导者们认为,他们的想法终于被证实了。他们的当代信徒认同并提倡「现代货币理论」(MMT)。这些人包括:美国民主党中的活跃分子亚历山卓亚·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以及英国劳工运动中具有影响力的经济顾问。

右翼批评者问道,激进的政策将如何被支付。最近的事件似乎为「激进分子」们提供了完美的反驳。想要免费的医疗和教育?没问题,我们只管印钱。要对绿色能源进行大规模投资?别担心,我们可以打开政府的水龙头。给每个人一个UBI?很简单,只要把它加到账单上就可以了!

问题是,最终必须支付这笔账单。真正的问题应该是:由谁来支付?

什么是凯恩斯主义?

说实话,现代货币理论有点名不副实。在现实中,它既不特别现代,也不是什么理论。事实上,从根本上说,它只是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思想的翻版。凯恩斯认为政府可以通过「刺激需求」来管理和调节资本主义体制。

凯恩斯认为,政府可以通过“刺激需求”来管理和调节资本主义体制。//图片来源:公共领域凯恩斯认为,政府可以通过「刺激需求」来管理和调节资本主义体制。//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凯恩斯是一位英国经济学家,因其关于动荡的战时时期的著作而崭露头角。尽管今天被劳工运动和左派所拥护,但凯恩斯是一位虔诚的自由主义者。他积极反对社会主义、布尔什维克主义和俄国革命,他曾自豪地宣称:「阶级斗争到来时我会站在受过教育的资产阶级一边」。(发表于1925年《我是自由主义者吗?》)事实上,他的想法不是助工人阶级,而是试图为资本主政府提供一如何摆脱危机的。特别是,他最有名的作品《通论》是对大萧条以及当时在美国、英国和整个欧洲出现的大规模失业的直接回应。

虽然凯恩斯不是社会主义的粉丝,但他对所谓的「自由市场」持批评态度。他正确地指出:正如马克思在几十年前所做的那样,市场的「看不见的手」并不是万能的,供应和需求并不总是处在完美的「平衡」中。

相反,资本主义陷入了周期性的危机。比如在1930年代,经济就陷入了这样一个恶性循环:失业率上升导致需求下降→需求下降导致商业投资崩溃→投资崩溃导致失业率上升;如此循环反复。

凯恩斯断言,解决办法是由国家出面,弥补需求的不足。换句话说,政府应该在私人企业不愿意花钱的地方花钱,以确保工人的口袋里有钱花。

他关心的不是工人是否能温饱,而是他们能否购买和消费,从而提供一个有「有效需求”的市场。这样的市场可以让资本家们出售产品并赚取利润。这是他们所需要的。简而言之,凯恩斯的方案不是为了改善工人阶级的生活,而是为了把资本主义从其自身的矛盾中拯救出来。

我们今天在为应对新冠病毒引起的危机而实施的政策中看到了凯恩斯思想的回归。当局并不担心人们在短期内死亡,而是担心如果工人没有工作,没有钱,没有能力购买资本家在未来快速生产的商品,就会出现潜在的萧条。就是在大萧条时期,统治阶层和他们的顾问也并不在乎如何拯救普通人的生命;他们只关心可供他们获利的那个体系的寿命。

小罗斯福新政

值得注意的是,凯恩斯的思想对新政的形成有明显的影响:美国小罗斯福总统的公共工程计划,目的是在大萧条期间刺激美国经济增长。

凯恩斯的思想对塑造新政很有影响:罗斯福总统的公共工程计划,目的是在大萧条期间刺激美国经济增长。//图片来源:Minnesota Historical Society凯恩斯的思想对塑造新政很有影响:罗斯福总统的公共工程计划,目的是在大萧条期间刺激美国经济增长。//图片来源:Minnesota Historical Society

毕竟,在他的《通论》中,这位英国经济学家甚至建议,政府可以通过把钱埋在地下并让工人把它挖出来来促进需求。「这样就不会再有失业了,」凯恩斯说,但他紧接着说:「的确,建造房屋等会更明智,但如果建房子存在政治和实际困难,那这个做法将聊胜于无。」

今天,这些想法被由美国的AOC和英国的左翼工党活动家倡导提出并与绿色新政的建议有关,这已经成为左派的一个标志性要求。

然而,倡导新政的人没有提到的唯一问题是,原来的新政并没有发挥作用。在新政实施后,经济下滑持续了很长时间(事实上,随着「以邻为壑」的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情况变得更糟)。失业率甚至上升了。只有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以及工人被招入军队和军火部门,失业率才下降。

甚至凯恩斯本人也被迫承认失败。「对于一个资本主义民主国家来说,在政治上似乎不可能组织必要规模的开支,来证明我的观点的大实验——除非在战争条件下。」

近年来,在中国也可以看到同样的情况,在过去的十年里,为了逃避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的影响,中国进行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凯恩斯主义建设计划。但结果是,一方面公共债务大量增加,另一方面,鬼城与巨大的住房危机形成了可笑的矛盾。

这就是凯恩斯主义试图以官僚方式管理资本主义、利润驱动的经济的逻辑结论。我们没有理由相信新的新政今天在美国、英国或其他地方会有更好的表现。

同时,认识到过去这些(失败的)凯恩斯主义实验与今天决策者和世界领导人在类似的绝望情况下所颁布的措施之间的区别也很重要。

传统的凯恩斯主义步骤是通过政府支出来刺激需求,反过来刺激商业投资。然而,目前的目标并不是要刺激需求;毕竟,生产在很大程度上因新冠大流行病而瘫痪。

相反,主要的目标只是维持这个系统的生命力,直到目前的情况得到缓解;确保老板们在暂停按钮被解除后仍有劳动力可以利用。而且,最重要的是,为工人提供基本的生活手段,以防止在此期间发生社会性的暴乱。

没有免费的午餐

像他们凯恩斯主义的传统前辈一样,现代货币理论的支持者认为,永远不应该有任何衰退,也不需要紧缩和平衡预算,因为政府总是可以通过创造货币和支出来介入。

MMT的支持者认为,不应该有任何萧条,也不需要紧缩和平衡预算,因为政府总是可以通过创造货币和花费货币来介入。//图片来源:公共领域MMT的支持者认为,不应该有任何萧条,也不需要紧缩和平衡预算,因为政府总是可以通过创造货币和花费货币来介入。//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我们被告知,只要国家拥有自己的「货币主权」,政府就永远不会缺钱,因为国家总是可以选择通过「印刷」来支付任何债务。

是的,货币可以「凭空」创造出来。但价值和需求不能。国家可以创造货币,但国家不能创造价值。没有生产性经济的支持,货币是毫无意义的。货币只是价值的代表。而真正的价值是在生产中创造的,是应用社会必要的劳动时间的结果。

因此,一个国家创造的货币,只有伴随着商品的生产和交换并体现其在经济中流通的价值,才会有意义。如果实际情况不是这样,那么这就会导致通货膨胀和动荡。

例如,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如果政府印制了两张纸币,而曾经只有一张,这将使货币贬值一半,因此经济中的价格将翻倍。无休止的货币贬值会造成物价飞涨和通货膨胀的骤增。这是中世纪的君主以及他们的臣民就得到过的痛苦教训。

说到底,在资本主义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政府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钱。国家支出最终必须从税收或借贷中支付。两者都不能创造需求,而只是在经济中转移需求。

首先是税收。这些税款要么落在资产阶级身上,从而影响投资。要么它们必须落在工人阶级身上,而工人阶级则必须要消费。无论哪种情况,其效果都是限制需求,而不是创造需求。

政府借贷也是如此。今天从资本家那里借来的钱必须在明天偿还,而且是连本带利。换句话说,今天可以通过政府借款「刺激」需求,但只能通过削减未来的需求。

国家可以试图通过印钞来避免税收和借贷。但它不能印刷教师和学校,医生和医院,或工程师和工厂。如果政府支出将需求推到可以供应的水平之上,那么市场效力将全面推高价格。也就是说,它将产生通胀。

这是任何政府创造和花钱能力的最终限制——经济的生产能力:一个国家在工业、基础设施、教育、人口等方面可用的经济资源。

同时,虽然国家可以创造货币,但它不能确保这些货币被投入使用。创造货币需求的不是国家,而是资本主义生产的需要。而这种生产最终是由利润驱动的。企业投资、生产和销售是为了赚取利润。如果资本家不能赚取利润,他们就不会生产。就是这么简单。

资本主义与阶级

当然,如果社会的需求没有被私人部门提供和生产,那么政府可以介入,通过公共部门直接提供这些需求。但是,这样做的逻辑结论不是创造更多的钱,或为每个人提供「全民基本收入」,而是通过将经济的关键杠杆国有化,将生产从市场中剥离出来,作为合理、民主、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一部分。

归根结底,只要经济仍然由大企业和私人垄断企业主导,注入系统的任何资金都将用于支付资本家生产的商品。//图片来源:Latuff归根结底,只要经济仍然由大企业和私人垄断企业主导,注入系统的任何资金都将用于支付资本家生产的商品。//图片来源:Latuff

你无法计划你无法控制的东西。你也无法控制你不拥有的东西。凯恩斯主义则回避了经济所有权这一关键问题。

事实上,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分析完全没有考虑到阶级问题。似乎不知道我们生活在一个阶级社会里,由对立的经济利益组成,剥削者的利益,和被剥削者的利益。

最终,只要经济仍然由大企业和私人垄断企业主导,任何注入经济系统的资金都将用于支付由资本家生产的商品,食物和住所等。这些商品是由资本家生产的。

换句话说,所有这些钱最终都会落入牟求暴利的寄生虫手中。这就是像UBI这样的改革主义要求的真正问题,它对挑战资产阶级的权力毫无帮助。

归根结底,无论是凯恩斯主义者还是他们的MMT/UBI政策拥护者,都没有提议从根本上改变当前的经济关系以及由此产生的破坏力。对他们来说,私有财产仍然是不可动摇和神圣不可侵犯的。市场的无政府状态没有被触动。

总之,他们的战略是拯救和修补资本主义,而不是推翻它。

我们必须解决资本主义体制的根源问题:私有制和逐利性生产。只有通过引入对生产资料的共同所有权和实施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我们才能满足全社会的需求。我们不能纸上谈兵。

马克思主义vs凯恩斯主义

今天,即使在经济「繁荣」时期,发热的全球经济运作能力也远远低于其生产能力。这种 「产能过剩」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早已失去作用的系统的标志性症状。即使在其鼎盛时期,资本主义也只能成功地利用其生产能力的80-90%。在不景气的时候,这个数字下降到70%或更少。在过去的经济衰退中,这个数字下降到40-50%。

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体制、其关系和规律以及为什么这些会导致危机进行了科学的分析。//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体制、其关系和规律以及为什么这些会导致危机进行了科学的分析。//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但凯恩斯主义者(各种类型的凯恩斯主义者)从未问过的问题是,我们最初是如何陷入这种局面的?《卫报》的经济编辑拉里·埃利奥特(Larry Elliott)说:「使用MMT和一般的凯恩斯主义就像给一个瘪了的轮胎充气一样。「一旦它被完全充气,就没有必要再继续打气了。」但最初爆胎的原因是什么呢?

为什么我们的生产力未被充分利用?为什么经济会陷入低投资,高失业和需求停滞不前的漩涡?为什么政府必须干涉和拯救这样的体系?

对此,凯恩斯主义者没有答案。他们只是说「产能过剩」是缺乏有效需求的结果。企业不投资是因为对他们生产的商品没有足够的需求。但为什么呢?相比之下,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体制、它的关系和规律,以及为什么这些内在地导致危机,提供了一个清晰的、科学的分析。归根结底,这些危机是生产过剩的危机。经济崩溃不仅仅是因为需求(或信心)的下降,而是因为生产力与市场的狭隘限制发生了冲突。

资本主义下的生产是为了利润。但为了实现利润,资本家必须能够出售他们生产的商品。

然而,与此同时,利润被资本家从工人阶级的无偿劳动中占有。工人生产的价值比他们以工资形式得到的回报要多。差额就是剩余价值,资本家阶级以利润、租金和利息的形式在他们之间进行分配。

其结果是,在资本主义下,系统中存在着固有的生产过剩。这不是简单的「缺乏需求」。工人永远买不起资本主义生产的所有商品。生产的能力超过了市场的吸收能力。

当然,这个系统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克服这些限制,办法是将剩余物再投资于新的生产资料;或者通过使用信贷来人为地扩大市场。但这些只是暂时的措施,用马克思的话说,是为将来「更广泛和更具破坏性的危机」铺路。

2008年的崩溃标志着这样一个过程的高潮,这个高潮在凯恩斯主义政策和信贷繁荣的基础上被推迟了几十年。但现在,一场新的、甚至更深的危机已经袭来,无论是凯恩斯主义者、MMT主义者,还是马克思主义者以外的任何人,都无法提供一条出路。

凯恩斯主义和MMT(现代货币理论)至多只能为这一痼疾提供治标药物。但两者都不能真正地治愈这种疾病。

社会主义还是野蛮主义

如今资本家们穷尽一切方式苦苦维持着这一系统不崩溃。但他们今天给工人的工资补贴及政府开支,明天就会通过紧缩政策拿走。

那些在劳工运动中呼吁采取凯恩斯主义式的措施的人无疑充满了良好的愿望。但是,正如老话所说:「黄泉之路以善愿铺就」。

对凯恩斯主义政策、MMT、UBI和其他方面的要求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有害的,有害是因为它们播下了不切实际的幻想,这将成为日后灾难和失望的催化剂。

在这方面,我们必须像安徒生童话中的小男孩一样大声喊出:「皇帝没有穿衣服!」 我们有责任向工人和青年提出警告:不要相信那些把庸医之术强加给你们的人。现在不是听信那些巧言令色的江湖术士和卖狗皮膏药的人的时候。

然而,我们并不像「自由市场」的辩护人那样从相同的立场来批评凯恩斯主义和MMT。不,我们的批评来自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从对国际无产阶级有利的角度出发;从废除资本主义和解放全人类的必要性出发。

资本主义陷入了僵局,它只能为我们的社会提供野蛮的糟粕。只有一个明确的社会主义替代方案——即:集体所有权、工人控制和民主经济规划——才能为全人类提供一条继续前进的道路。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