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時事分析

日本:安倍晉三遇刺身亡——資產階級反動生涯的戲劇性終末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於2022年7月8日下午五點左右被宣告不治。安倍不僅是日本、而且是東亞過去十年里最具有影響力的資產階級政客之一,卻在為其所支持的自民黨同僚的競選進行造勢演講時被刺殺了。(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7月14日。譯者:寧香)


全世界的統治階級代表們的悼詞和眼淚紛至沓來、傾瀉而下。從唐納德·川普到喬·拜登、希拉蕊·柯林頓、鮑里斯·強森、凱爾·斯塔默、普京、澤連斯基和其他許多人都把他們的「分歧」暫時放到一邊,團結起來表達他們的震驚,譴責殺害,並贊揚安倍的事跡。

但安倍的真正遺產是導致日本工人階級生活水平的大幅下降,並同時確保統治階級更加富裕。他非常注重培養他所繼承的自民黨的統治,把它打造成世界上最穩定的資產階級政權之一。與此同時,他與極端民族主義者、極端傳統主義者、極右翼、甚至自稱的法西斯主義者保持著密切的聯系。

我們對這個資產階級流氓沒有一滴眼淚。但他為什麼被殺?而他的戲劇性事件將對日本政局產生怎樣的影響?

「某個宗教團體」

被認定為執行這次暗殺的嫌犯是41歲的山上徹也,曾是日本海上自衛隊(JMSDF,相當於海軍)的前隊員。雖然細節一直是粗略的,但媒體上一直流傳著一種說法,刺客聲稱他暗殺安倍的動機「與他的政策無關」,但「與和他有聯系的某個宗教團體有關」。

在當天的混亂中,當局對媒體的消息控管被證明是特別嚴密的。直到晚上,該國大多數媒體都在大力宣傳刺客曾是日本海上自衛隊隊員的事實,而只是順便提及了他對自己動機的解釋。周六早些時候,一些報道完全省略了對「宗教」團體的提及。此外,有一個非常奇怪的事實,揭露了日本新聞的自由和獨立性:五家最大的報紙,《朝日新聞》《每日新聞》《讀賣新聞》《產經新聞》和《日經新聞》的周五特別版,有著完全一樣的頭條標題

伴隨這些揭露,社交媒體上大量的右翼分子開始就刺客的身份提出更多問題。關於刺客「不可能是真正的日本人」的暗示立即導致了毫無根據的聲稱,說他一定是在日韓國人。這種明顯的民族主義抹黑導致韓國駐福岡領事館就可能的仇恨犯罪發出警告。

但消息已經傳出去了。「某個宗教團體」是日本推特上最熱門的搜索之一。早在周五,許多人就已經預料到這是指統一教會,通常被稱為「Moonies」(以其創始人文鮮明(Sun Myung Moon)的名字命名),或者現在被正式稱為「世界和平統一家庭聯合會」。周六晚上,《現代財經》證實了這一疑慮。

政治世交

自民黨和統一教會之間的聯系早在1960年代就開始了。統一教從創辦之初就是一個狂熱的反共實體,而自民黨之存在意義就在於摧毀左翼並把日本維持為美帝國主義在亞洲的堡壘,這是一種非常自然的關系。

教會從創辦之初就是一個狂熱的反共實體。//圖片來源:公共領域教會從創辦之初就是一個狂熱的反共實體。//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1950年代,當文鮮明在韓國創辦教會時,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在日本促成了所謂的「1955年體制」,本質上是自民黨的一黨統治。這次行動成功的關鍵是前戰犯和極道黑幫的參與,他們於1948年被美國占領軍從巢鴨監獄中釋放出來。

其中一人是一名主要戰犯,他是對滿洲的殘暴剝削的締造者,也是對美國和英帝國宣戰的簽署者:岸信介。岸與他的同事兒玉譽士夫和笹川良一一起成為了美帝國主義最可靠的棋子之一。自民黨成立後,他持續擔任黨的書記,直到他本人在1957年成為首相。1960年因安保抗爭而被迫下台後,他繼續作為自民黨有影響力的大人物發號施令。

岸信介創立了今天最大的黨內派系,清和政策研究會。它延續了其創始人極端民族主義的和反動的傳統。在1960年代,岸式還建立了自民黨與統一教會的第一個緊密關系,給了後者東京的一塊土地來設立他們的日本總部。從此,黨與教會互利互惠,教會在選舉中支持自民黨,並換取他們的保護和支持。

岸信介也是安倍晉三的祖父。在安倍接過傳遞給他的黨的領導人和首相的衣缽後,他繼續推行清和政策研究會的反動政策,特別是推動修改1947年憲法和其中的第9條:禁止日本擁有正規常備軍。他還參拜靖國神社,那裡供奉著沒有其祖父那麼幸運的戰犯;同所屬的另一個大型反動團體:日本會議的歷史修正主義一道,他始終否認日本在中國和韓國犯下的戰爭罪行。

自不用說,在他的任期內,與統一教會的聯系也一直保持著。據報道,刺客山上徹也的母親是統一教會成員,將其畢生積蓄都交給了教會後傾家蕩產,導致她的兒子產生了針對教會的殺意。原本他打算殺死一名教會高層,但在認識到更有機會暗殺安倍後決定就此行事。

安倍晉三真正的遺產

在他死後,安倍晉三這個暴徒和黑幫的王朝的子孫被歌頌為穿著閃亮盔甲的民主騎士。刺殺被描述為「反民主的恐怖行徑」。贊頌安倍的人中不乏有極右翼和威權主義傾向的巴西總統博索納羅、俄國總統普京、美國前總統唐納德·川普和印度首相莫迪等「民主鬥士們」同類。後兩人與安倍特別親密。

過度勞累和無家可歸是安倍晉三遺產的一部分。//圖片來源:神酒 九龍過度勞累和無家可歸是安倍晉三遺產的一部分。//圖片來源:神酒 九龍

與他的前任一樣,安倍的統治確保了老闆們的自由和對工人階級實施的暴政。他通過他的「安倍經濟學」享譽全球:一項給財閥(大型企業集團)送錢並填滿董事會的董事和股東們腰包的計劃。理論上,財閥們賺取的暴利應該會「涓滴」到社會基層。

而這種資產階級政策造就了羅納德·雷根治下的美國一樣的後果:整個社會並沒有變得更加富裕,日本的普通工人階級反而遭受了生存狀況被嚴重壓榨和臭名昭著的殘酷工作條件。在安倍晉三治下的日本,從2012年到2020年間就有20,9901人自殺,其中1,9035人出於工作原因。當然,這些只是官方統計數據。

政府每年賠償大約200例因過度勞動導致的過勞死:心力衰竭或腦出血。但這與日本政府持有的許多其他統計數據一樣,是一個篡改過的數字。它不包含「非正式工人」,即日本工人階級中最受壓迫的階層:兼職者、中介工人、個體承包商等。這些人在總共約6860萬的勞動力中占2077萬。這意味著30%的實際勞動力未包含在這些國家統計數據中。反對過度勞動的活動人士估計,與工作相關的死亡人數每年接近1,0000人。

另一個篡改數字的例子是日本無家可歸的人數。官方稱,全國的流浪漢不到4000人。但此類數據收集的獲取方法確實很有意思。這個數字是以調查的形式收集的,職員會得到一個筆記板和一支鉛筆,然後被派往流浪漢聚集的公園和過道,並數出他們能目擊的人數。

在一個乞討被視為犯罪、對其的社會污名化持續至今的國家,相當數量的流浪漢是「隱秘的」。在日本有成千上萬的人沒有永久地址,其中許多人是所謂的「網吧流浪漢」,他們無力支付普通公寓的月租,只能在網吧租用隔間。這種現像的規模遠遠超過了官方關於流浪漢的數字。據估計,僅東京就有4000名網吧流浪漢。

這是安倍晉三的真正遺產。數十萬脆弱、處在崩潰邊緣的工人,不知道明天是否會被叫去上班,躲在遠離社會視線的兩平方米小隔間裡。每天晚上坐在電腦屏幕前,為了睡覺,他們用酒精鎮靜自己,直到有一天他們再也無法忍受。這場噩夢甚至延伸到了更富裕的階層,他們一樣無法擺脫過量工作的壓力,如果他們不想最終失去家和固定的工作,他們就必須忍受。

一直以來,富豪們在他們的豪宅裡大笑,用水晶玻璃杯啜飲冰香檳,一時興起在百達翡麗手表或百家樂上揮霍數百萬日元,開著他們的阿爾法羅密歐、法拉利、捷豹和瑪莎拉蒂。

2014-2019年,所有家庭的平均財富下降了3.5%,僅僅126,7000個家庭擁有299萬億日元的淨金融資產。也就說日本所有家庭中的2.36%占據了所有家庭財富的19.42%。其中,8,4000戶家庭持有84萬億日元,即總家庭財富的5.45%被0.15%的家庭占有。與此同時,平均家庭淨財富和調整後人均淨可支配收低於經合組織的平均水平。對於這樣一個富裕而發達的社會來說,這更是罪大惡極。

群眾有投下同情票嗎?

雖然刺客聲稱他的個人動機不是政治性的,但像他這樣的人被迫做出如此絕望的行為這一事實是安倍社會政策的間接結果。這一歷史突發事件是巨大矛盾的表現,自民黨、經連會(日本最大的公司關系網)和國家官僚機構這個鐵三角都以這種矛盾為基礎。

伊藤一長墳墓圖片。長崎市長伊藤一長於2007年被槍殺,表明政治暴力在日本並不像一些西方媒體聲稱的那樣罕見。//圖片來源:Marine Blue伊藤一長墳墓圖片。長崎市長伊藤一長於2007年被槍殺,表明政治暴力在日本並不像一些西方媒體聲稱的那樣罕見。//圖片來源:Marine Blue

總體而言,政治刺殺和政治暴力在日本並不像一些西方媒體所暗示的那樣罕見。例如,長崎市市長伊藤一長於2007年被槍殺,財務省官員赤木俊夫在安倍的一起腐敗醜聞中被迫自殺。但毋庸置疑,這樣一位知名公眾人物的遇刺將意味著日本政治的「地殼漂移」。

所有人都在期待的最直接的結果,是上周日的上議院選舉中自民黨的支持率激增,類似於1980年競選期間大平正佳死於心髒病發作的情況。雖然有一些證據表明正在發生這種事,但根據下列數據,它遠遠沒有自民黨在1980年收到的「同情票」那麼大。

投票率僅為52.05%,雖然比2019年的48.8%有所提升,但仍顯示出資產階級政治與群眾之間的巨大脫節。根據共同社的投票後民意調查,21.9%的無黨派選民投票給了自民黨,雖然還算不少,但這個比例比你想像的要少得多,畢竟就在兩天前,人們記憶中最重要的自民黨人物戲劇性地離開人世。

在共同社周二公布的另一項調查中,62.5%的選民表示他們的投票沒有受到安倍遇刺的影響,而只有15.1%的選民表示受到影響。雖然58.4%的人表示他們認為修改憲法不應成為優先事項,但37.5%的人表示應該優先考慮,這表明這兩個群體之間的兩極分化可能加劇。不出所料,選民關心的主要問題是應對經濟形勢和生活成本上升,占42.6%。

自民黨的下一步是什麼?

盡管如此,自民黨在參議院獲得了一些席位,並與他們的長期聯盟伙伴公明黨一起獲得了健康的簡單多數。此外,與另外兩個支持修憲的黨(人民民主黨和日本維新會)一起,他們總共擁有占三分之二的多數,已經准備好開始對第9條進行修憲。這為該國的重新軍事化開辟了道路。

安倍的死是送給公開反對他的現任首相岸田文雄的禮物。//圖片來源:外務省 Wikimedia Commons安倍的死是送給公開反對他的現任首相岸田文雄的禮物。//圖片來源:外務省 Wikimedia Commons

反對黨幾乎不值一提。主要反對黨日本立憲民主黨再次失去席位。它沒有提供任何與自民黨不同的東西,唯一的不同是憲法修改的問題。日本共產黨也失去了席位,他們陳腐的官僚主義旗幟再次無法引起群眾的注意。

盡管自民黨的政權穩當,但這並不意味著接下來會有一段和平與安寧的時期。甚至在安倍遇刺之前,現任首相岸田文雄和安倍之間就已經出現了嚴重的緊張關系。雖然安倍在黨內仍然擁有巨大的影響力,但岸田來自作為對手的宏池會派系。

傳統上代表小官僚和小資產階級的宏池會可能是自民黨中最溫和的派系。岸田和安倍之間的主要分歧點之一是修憲問題。宏池會在傳統上贊成憲法中的和平條款,同時試圖更多地依賴美帝國主義。當今年俄羅斯開始入侵烏克蘭時,安倍兜售在日本部署美國核武器的想法,實際上和該國嚴格的非核政策決裂,岸田在國會內公開反對他,稱這個想法完全不可接受。

安倍的死是給岸田的禮物。清和政策研究會現在如無頭蒼蠅一樣亂竄,似乎沒有人可以取代那個經驗豐富的名義首領,岸田現在有了一個幾周前他無法想像的機會。話雖如此,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可以自由地為所欲為。安倍的派系仍然是黨內最大的勢力,岸田仍然隸屬於極端反動的日本會議,在安倍的統治下它令人作嘔的影響得到了擴張。岸信介的主流右翼王朝並沒有和安倍一起死去。安倍的弟弟岸信夫目前仍然擔任防衛大臣一職。

岸田需要緩慢、耐心地布局,他需要公開支持修憲等一些極右翼政策,即使他並不完全支持這些政策。他可能會試圖拖延或放慢引入這些變化的過程,但如果他采取任何更突然的舉措,他可能會在政治上和字面意義上面臨生命危險,因為右翼為了實現他們的目標而不擇手段。

他也將受到美帝國主義的壓力。在紙面上,宏池會的政策似乎對華盛頓極為有利,因為維護和平憲法伴隨著其國防安全更加依賴美國。然而,美帝國主義正處於相對衰落的狀態,而需要與正在崛起的力量,尤其是中國抗衡。盡管仍然是地球上最強大的力量,但隨著全球和東亞的緊張局勢加劇,華盛頓希望日本部署自己的軍隊,以確保美國軍隊可以在需要時用於其他地方。

打倒無論「新」「舊」資本主義,為社會主義而戰!

岸田的旗艦政策之一是「新資本主義」。據稱它旨在在整個社會中更平等地重新分配財富,是對安倍經濟學的徹底拒絕。但岸田預計如何實現這一目標仍是一個謎,因為他在5月份公布的計劃遭到了金融資本的強烈反對,而金融資本對任何增稅都很敏感。這些計劃也遭到了黨內右翼的批評,導致6月初發布的最終計劃只不過是一堆關於創造「增長和分配的良性循環」的空話,沒有具體的提案。

盡管如此,岸田還是會嘗試用這個口號來爭取一些民眾支持其政府。考慮到日本工人目前在「舊資本主義」下的處境多麼糟糕透頂,他們最初可能會對這一主意表示有限的支持。但這是一個完全空洞的口號,連最微弱的改革都沒有提出,完全無能應對破壞著世界資本主義的歷史性危機。岸田的統治只會導致希望幻滅和不滿的進一步增長。

歸根結底,日本工人階級的唯一出路與世界各國工人階級的唯一出路是一樣的:與資本主義決裂,粉碎國家的結構,建立工人階級控制之下真正民主的社會主義社會。日本目前沒有人提出這個解決方案。

然而,過去一周的事件表明該國局勢變得日益不穩定。在暴露於資本主義控制的大眾媒體的有害作用、所謂的民主的王朝騙局以及當局與法西斯主義者和狂熱的反共者令人厭惡的聯系之後,許多日本人的意識將發生變化。

日本工人階級需要一個能夠拿起共產主義革命旗幟並取得最終勝利的組織。日共老早就遺棄了這個角色,轉而支持改良主義和官僚主義。在出現革命情形的事件中,他們充其量只會使運動癱瘓,扼殺它,並幫助確保它被驅散。因此,最先進的工人迫切需要將這些老仕途主義者們推到一旁,並指明前進之路。這需要一個組織,它不能在一夜之間建立起來,但建立它的任務必須從現在開始。

如果您同意我們的觀點、分析和綱領,我們邀請您加入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的行列。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2 thoughts on “日本:安倍晉三遇刺身亡——資產階級反動生涯的戲劇性終末

  1. 中华民国司法部法学资料检索系统保存了《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 99年度聲判字第235號》,欢迎同志们传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