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香港

香港政治组织频频被迫解散,未来何在?

近日虽然受到奥运会影响,香港的社会运动渐渐淡出台面,但是就在前几个礼拜,运行了将近半个世纪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宣布解散,教协遭到中共官媒批评为「毒瘤」:新华社与人民日报此前发文,指教协偏离教育,与民阵、支联会互相勾结,为反中乱港恶行推波助澜,影响香港治安,特区政府必须彻查。香港教育局之后大力斥责教协,将政治带入校园,实际上与政治团体没有任何差别,宣布终止断结与教协一切关系。随后,民间人权阵线也于八月十三日自行宣布解散。中共也明显暗示之后的「整治」的目标将会放在香港职工会联盟。

教协创立之初对于香港的贡献

教协于1973年由司徒华创立,旨在推动教育改革,教协是一个教师工会,以维护和争取教协会员的合理权益。教协会的创立阶段,适逢文凭教师薪酬运动在1971年8月,薪委会向外界发表报告书,但由于公务员团体方面仍与政府商讨文凭教师与护士的薪级架构,故报告未有对文凭教师和护士提出建议,惹来舆论批评。未几,消息传出护士方面与政府达成共识,而文凭教师起薪点虽获调升至1,175港元,但顶薪点却被调低,加上政府有意取消过往文凭教师薪酬与护士挂勾的造法、以及将他们的薪级独立于公务员的总薪级表,导致在职文凭教师也起而加入反对的行列。

1972年,港英政府降低了文凭教师入职薪点(行业新人能领取的最低薪资,类似台湾的24K),并企图将教师薪级脱离公务员总薪级表(公务员的薪水表单,能简单计算薪资总量)。当时,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正是在申请注册等待批准的阶段。协会的临时执行委员会与其他12个教育团体组成了「香港教育团体联合秘书处」并领导了「文凭教师薪酬事件」,为非学位教师争取合理薪酬而举行大罢课,奠定了教协的地位,此后,1973年,文凭教师在4月4日和4月13日发动首两轮罢工,在第二轮罢工当中,全港更有超过八成的小学响应,港府承受的舆论压力也越来越重。承受不了海量的舆论批评,港府应要求将文凭教师起薪点增至1,250港元,而且时间缩短至七年内逐步跳升至顶薪点的1,750港元。就业领取顶薪满三年后,文凭教师可立即跳至特别增薪点的1,850港元、两年后再提升到1,950港元、再多两年后可直接跳至最终顶薪点的2,050港元。新的方案比港府之前所有方案都要优厚,因而获得绝大部份文凭教师的正面回应,社会运动遂逐渐平息。

中共高层眼里的毒瘤

有近95000名教育专业会员的教协,约有半数会员为香港中小学教师,是香港最大的教育界专业团体,亦是全港赫赫有名的工会。教协每年平均处理超过3000宗教师求助个案;现任会长冯伟华及教育研究部主任张往,亦曾分别获政府委任为教育统筹委员会和教育人员专业操守议会成员,教协于教育界具广泛代表性,可以说是教职员乃至全香港最大的单一职业工会。2019年反送中运动期间,教协也曾经召集一群教育界的份子进行集会,对于教育局的打压表示抗议,也邀请了一些退休校长、教育工作者、立法议员发表意见抒发自己对于政治的看法,这次的几会只有短短一天,但是也有将近两万人的参与。

教协也是因为此事被中共所盯上2021年7月30号突然被中国官媒点名批评,香港教育局同时宣布四大决定,包括不会与教协举行任何正式或非正式会议,也不会再就教育议题咨询其意见、暂不处理教协转介个案、全面检视辖下的咨询组织和相关教育团体成员资格、不再承认教协为教师举办的培训课程,在来自高层压力之下,经过了风雨的教协宣布解散。教协的公开声明说:「作为全港最大单一行业工会,深受广大老师们的支持,肩负历代教协人的托付,教协一直努力寻找可能的方法延续会务运作。可是,几经努力,并没有找到可以化解危机的方案。理事会经过慎重的考虑和深入研判后,昨晚常务会中理事一致通过、监事一致支持决议,决定解散教协,并立即启动相关程序。」

于是在穷极一切维持现状的方法之后,香港教协正式解散。

雷厉风行的清洗:民阵遭殃

在教协宣布解散之后,过没几天8月13日,香港警务处处长萧泽颐接受建制派媒体《大公报》专访说,民阵自成立以来,一直未有注册为公司,亦未有按法例向警务处牌照科注册为合法社团,近年组织一系列大型非法游行集会,可能涉嫌违反《国安法》,警方已搜集证据,随时对违法组织采取行动,又不排除继续调查检控主要骨干。大公报前些时间也以民阵作为非法组织登在头条之上,13号当天,民阵开会决定解散,并于15日正式对外公布。民阵表示,已于8月13日召开周年大会,出席成员团体一致议决由即日起解散。民阵约160万港元的资产,会指示民阵资产托管团体捐给合适的团体。

作为由数十个民间团体组成的平台,民阵早就从2003年起举办七一、五一及元旦等示威大游行,到2020年七一游行申请遭到拒绝、国安法实施后已暂停举办社会运动。据报导,民阵日前曾召开会议,跟进有关解散的决定,解散前仅剩下寥寥无几的成员。

七一游行与民阵的兴衰

民阵一直以来作为香港七一游行主办方为人所知,民阵从2002年创办至今从来没有注册做为公司或者政治性质的社团,而是作为一个公益性质的平台为了香港民主权益而发声香港七一游行是香港自1997年回归以来最为持续的大型活动之一,自1997年至2002年,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每年7月1日举行游行,但是2002年之后直到2020停止活动之后,都是由民阵主办,由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简称维园)游行到中环中区政府合署。1997年7月1日下午,支联会以「爱国爱港民主大游行」的名义冒雨游行,游行队伍最后抵达政府总部门外,由支联会主席代表递交意见书给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代表之后和平散去。2003年7月1日的「七一游行」,是八九民运以来最浩瀚澎湃的游行示威,受到国际舆论重视,由于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立法程序,加上SARS事件导致香港社会不景气,引起大量香港市民的不满。游行主题为「反对廿三,还政于民」,虽然当日香港天气炎热,但有大量人士参与游行。主办团体民间人权阵线(2003)估计游行人数超过50万,而警方则公布当日截至下午六时,由起点到终点之间共有整整35万人。游行所引发的「七一效应」,并使建制派在同年的香港区议会选举大败,另一个代表性的游行是在2019年反送中运动期间举办的七一游行,同样也是由民阵举办,主题为「撤回恶法林郑下台」,旨在延续该团体对修订逃犯条例的诉求与目标,也将香港民众对于反送中参与程度达到新高峰,虽然反送中运动是香港回归史上具代表性之一的社会运动,但是对于运动整体来说,民众的热情并没有衰退,由于缺乏一个有能力的领导层;甚至那些自由派也没有任何能力统筹全局,整个运动方向没有任何计画,自然而然的运动就这么在毫无取得任何成果下戛然而止,甚者还有与会者支持英国重新殖民香港!。

运动后期,民阵举办的活动越来越少,约略统计1个月1次,但是香港每天举办的公众活动就有31个,及至2020年,港区国安法实施,加上疫情,香港警方首次抵制与拒绝民阵的七一游行申请。此后,民阵再未主办任何活动,通常只作为协办方串串场子,2021年也没有入纸申请游行。临时召集人钟松辉认为,自2002年成立的民阵已经完成历史任务,连续申请了十七年游行。当时他表示「现在的情况不是叫做解散,但不会再搞任何活动」、「出年都不会再搞」。2021年3月前任召集人岑子杰因为与民主派一案有关所以被港警抓住被捕锒铛入狱继任召集人陈皓桓则身负多宗其他控罪。同时间,有消息称警方正在调查民阵是否曾获外国资助,若属实将违反国安法并被取缔。不久后,多个团体成员陆续退出民阵,包括民主党、街工、香港民主民生协进会、公民党、新民主同盟,以及8月10号刚解散的教协。不久,陈皓桓亦被判囚18个月,令平台领导人再次群龙无首。不过,他在断言「民阵不会解散,直到最后一刻」。

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腐败的中共官僚最近的独裁高压作为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们可以清楚的认识到中共党国绝对没有任何可能容忍反对的声音。一方面,这是因为中国资本主义的危机促使著中共单方面快速地将香港纳入其整个体制内,成为中国几个国际金融流通出入口之一。同时,在中国大陆境内的民怨和阶级斗争情绪与日俱增的情况下,他们不可能继续容忍香港有爆发群众运动的空间,并制造出将抗争扩散至中国各省份的可能。撕毁「一国两制」也是势在必得的。

只要我们选择不反抗,他们的力量只会一天比一天更加强大,所以民众必须要强烈反对中共的暴行。但是,过去几年的经验的沉痛经验也告诉我们:以自由主义法理论据来说服港府促成某种民主改良而没有提到重要的社会诉求,并且主动将运动范围限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管辖的范围以内,是完全无法带来一丁点的胜利的。香港的抗争必须要主动提出清楚的社会诉求,揭发香港所有资产阶级政客和中共西方资本治下所造成的深刻阶级剥削,才能够有效地将香港的劳苦大众组织起来。更关键的是:任何在香港爆发的抗争,如果无法扩散至中国大陆境内并且与其连结起来一同对抗北京,就不可避免地会惨遭挫败。

现在,中共正在趁著香港抗争遭挫后,以及新冠疫情在社会内造成的低迷情绪,一股脑地试图铲除任何能够将群众组织起来的组织或是人物。教协和民阵是第一步,但是中共势必会逼近目前香港最大的反建制工人组织:职工盟。这是因为任何有反建制意识的工人群众组织都是对于中共的巨大潜在威胁。一旦以一个阶级被动员起来,香港的工人阶级会在抗争中走上比自由派的政治人物们更勇敢,更强大的斗争路线。这是中共无法允许的,因此他们拿职工盟开刀是迟早的事。

马克思主义者会全力反对任何统治阶级破坏工人组织和维权抗争团体的行为。我们呼吁香港近来不少自发形成的新基层工会加盟职工盟,与在职工盟内部的其他工会成员并肩抵抗中共和香港买办们即将对所有自主工人运动的攻击。我们也呼吁职工盟领导们必须要准备采取更战斗性的方式,如认真组织真正的大罢工,而不是寻求法理途径,来捍卫职工盟的生存。

此外,职工盟的领导们也可以透过向被亲北京的工联会所支配的工会内所有基层会员喊话,让他们理解到工联会只是老板们的工具,是永远不会为工人们的权益着想的。如果职工盟领导们愿意战斗,那他们大可以吸纳新的基层工人们来到他们的阵营内准备抗争。

香港的民主抗争背后是一般香港人民为了掌握自己命运,并且获得更好生活的热忱。唯有工人实实在在掌握政权,并且积极扩散抗争至中国大陆各地,我们才能够推倒香港和中国大陆工人阶级的共同压迫者:中共党国资本政权。这样,才能创造一个更加民主不再受到资产阶级还有官僚寄生虫摆布的新世界!

「人类的不幸,系在于少数野心家借诸民众之名,以逞其野心。史上多少英雄,在此意义下,多的是民众的敌人。而能够制止者,唯独依靠民众的自主运动以期扩大民权,别无他途。民权不是如同历史所告诉我们的那样,而是经由斗争,经由牺牲,经由流血,始能获得的。」—王白渊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