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香港

香港政治組織頻頻被迫解散,未來何在?

近日雖然受到奧運會影響,香港的社會運動漸漸淡出檯面,但是就在前幾個禮拜,運行了將近半個世紀的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宣布解散,教協遭到中共官媒批評為「毒瘤」:新華社與人民日報此前發文,指教協偏離教育,與民陣、支聯會互相勾結,為反中亂港惡行推波助瀾,影響香港治安,特區政府必須徹查。香港教育局之後大力斥責教協,將政治帶入校園,實際上與政治團體沒有任何差別,宣布終止斷結與教協一切關係。隨後,民間人權陣線也於八月十三日自行宣布解散。中共也明顯暗示之後的「整治」的目標將會放在香港職工會聯盟。

教協創立之初對於香港的貢獻

教協於1973年由司徒華創立,旨在推動教育改革,教協是一個教師工會,以維護和爭取教協會員的合理權益。教協會的創立階段,適逢文憑教師薪酬運動在1971年8月,薪委會向外界發表報告書,但由於公務員團體方面仍與政府商討文憑教師與護士的薪級架構,故報告未有對文憑教師和護士提出建議,惹來輿論批評。未幾,消息傳出護士方面與政府達成共識,而文憑教師起薪點雖獲調升至1,175港元,但頂薪點卻被調低,加上政府有意取消過往文憑教師薪酬與護士掛勾的造法、以及將他們的薪級獨立於公務員的總薪級表,導致在職文憑教師也起而加入反對的行列。

1972年,港英政府降低了文憑教師入職薪點(行業新人能領取的最低薪資,類似台灣的24K),並企圖將教師薪級脫離公務員總薪級表(公務員的薪水表單,能簡單計算薪資總量)。當時,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正是在申請註冊等待批准的階段。協會的臨時執行委員會與其他12個教育團體組成了「香港教育團體聯合秘書處」並領導了「文憑教師薪酬事件」,為非學位教師爭取合理薪酬而舉行大罷課,奠定了教協的地位,此後,1973年,文憑教師在4月4日和4月13日發動首兩輪罷工,在第二輪罷工當中,全港更有超過八成的小學響應,港府承受的輿論壓力也越來越重。承受不了海量的輿論批評,港府應要求將文憑教師起薪點增至1,250港元,而且時間縮短至七年內逐步跳升至頂薪點的1,750港元。就業領取頂薪滿三年後,文憑教師可立即跳至特別增薪點的1,850港元、兩年後再提升到1,950港元、再多兩年後可直接跳至最終頂薪點的2,050港元。新的方案比港府之前所有方案都要優厚,因而獲得絕大部份文憑教師的正面回應,社會運動遂逐漸平息。

中共高層眼裡的毒瘤

有近95000名教育專業會員的教協,約有半數會員為香港中小學教師,是香港最大的教育界專業團體,亦是全港赫赫有名的工會。教協每年平均處理超過3000宗教師求助個案;現任會長馮偉華及教育研究部主任張往,亦曾分別獲政府委任為教育統籌委員會和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成員,教協於教育界具廣泛代表性,可以說是教職員乃至全香港最大的單一職業工會。2019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教協也曾經召集一群教育界的份子進行集會,對於教育局的打壓表示抗議,也邀請了一些退休校長、教育工作者、立法議員發表意見抒發自己對於政治的看法,這次的幾會只有短短一天,但是也有將近兩萬人的參與。

教協也是因為此事被中共所盯上2021年7月30號突然被中國官媒點名批評,香港教育局同時宣布四大決定,包括不會與教協舉行任何正式或非正式會議,也不會再就教育議題諮詢其意見、暫不處理教協轉介個案、全面檢視轄下的諮詢組織和相關教育團體成員資格、不再承認教協為教師舉辦的培訓課程,在來自高層壓力之下,經過了風雨的教協宣布解散。教協的公開聲明說:「作為全港最大單一行業工會,深受廣大老師們的支持,肩負歷代教協人的託付,教協一直努力尋找可能的方法延續會務運作。可是,幾經努力,並沒有找到可以化解危機的方案。理事會經過慎重的考慮和深入研判後,昨晚常務會中理事一致通過、監事一致支持決議,決定解散教協,並立即啟動相關程序。」

於是在窮極一切維持現狀的方法之後,香港教協正式解散。

雷厲風行的清洗:民陣遭殃

在教協宣布解散之後,過沒幾天8月13日,香港警務處處長蕭澤頤接受建制派媒體《大公報》專訪說,民陣自成立以來,一直未有註冊為公司,亦未有按法例向警務處牌照科註冊為合法社團,近年組織一系列大型非法遊行集會,可能涉嫌違反《國安法》,警方已搜集證據,隨時對違法組織採取行動,又不排除繼續調查檢控主要骨幹。大公報前些時間也以民陣作為非法組織登在頭條之上,13號當天,民陣開會決定解散,並於15日正式對外公布。民陣表示,已於8月13日召開周年大會,出席成員團體一致議決由即日起解散。民陣約160萬港元的資產,會指示民陣資產託管團體捐給合適的團體。

作為由數十個民間團體組成的平台,民陣早就從2003年起舉辦七一、五一及元旦等示威大遊行,到2020年七一遊行申請遭到拒絕、國安法實施後已暫停舉辦社會運動。據報導,民陣日前曾召開會議,跟進有關解散的決定,解散前僅剩下寥寥無幾的成員。

七一遊行與民陣的興衰

民陣一直以來作為香港七一遊行主辦方為人所知,民陣從2002年創辦至今從來沒有註冊做為公司或者政治性質的社團,而是作為一個公益性質的平台為了香港民主權益而發聲香港七一遊行是香港自1997年回歸以來最為持續的大型活動之一,自1997年至2002年,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每年7月1日舉行遊行,但是2002年之後直到2020停止活動之後,都是由民陣主辦,由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簡稱維園)遊行到中環中區政府合署。1997年7月1日下午,支聯會以「愛國愛港民主大遊行」的名義冒雨遊行,遊行隊伍最後抵達政府總部門外,由支聯會主席代表遞交意見書給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代表之後和平散去。2003年7月1日的「七一遊行」,是八九民運以來最浩瀚澎湃的遊行示威,受到國際輿論重視,由於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立法程序,加上SARS事件導致香港社會不景氣,引起大量香港市民的不滿。遊行主題為「反對廿三,還政於民」,雖然當日香港天氣炎熱,但有大量人士參與遊行。主辦團體民間人權陣線(2003)估計遊行人數超過50萬,而警方則公布當日截至下午六時,由起點到終點之間共有整整35萬人。遊行所引發的「七一效應」,並使建制派在同年的香港區議會選舉大敗,另一個代表性的遊行是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期間舉辦的七一遊行,同樣也是由民陣舉辦,主題為「撤回惡法林鄭下台」,旨在延續該團體對修訂逃犯條例的訴求與目標,也將香港民眾對於反送中參與程度達到新高峰,雖然反送中運動是香港回歸史上具代表性之一的社會運動,但是對於運動整體來說,民眾的熱情並沒有衰退,由於缺乏一個有能力的領導層;甚至那些自由派也沒有任何能力統籌全局,整個運動方向沒有任何計畫,自然而然的運動就這麼在毫無取得任何成果下戛然而止,甚者還有與會者支持英國重新殖民香港!。

運動後期,民陣舉辦的活動越來越少,約略統計1個月1次,但是香港每天舉辦的公眾活動就有31個,及至2020年,港區國安法實施,加上疫情,香港警方首次抵制與拒絕民陣的七一遊行申請。此後,民陣再未主辦任何活動,通常只作為協辦方串串場子,2021年也沒有入紙申請遊行。臨時召集人鍾松輝認為,自2002年成立的民陣已經完成歷史任務,連續申請了十七年遊行。當時他表示「現在的情況不是叫做解散,但不會再搞任何活動」、「出年都不會再搞」。2021年3月前任召集人岑子杰因為與民主派一案有關所以被港警抓住被捕鋃鐺入獄繼任召集人陳皓桓則身負多宗其他控罪。同時間,有消息稱警方正在調查民陣是否曾獲外國資助,若屬實將違反國安法並被取締。不久後,多個團體成員陸續退出民陣,包括民主黨、街工、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公民黨、新民主同盟,以及8月10號剛解散的教協。不久,陳皓桓亦被判囚18個月,令平台領導人再次群龍無首。不過,他在斷言「民陣不會解散,直到最後一刻」。

我們都生活在陰溝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腐敗的中共官僚最近的獨裁高壓作為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們可以清楚的認識到中共黨國絕對沒有任何可能容忍反對的聲音。一方面,這是因為中國資本主義的危機促使著中共單方面快速地將香港納入其整個體制內,成為中國幾個國際金融流通出入口之一。同時,在中國大陸境內的民怨和階級鬥爭情緒與日俱增的情況下,他們不可能繼續容忍香港有爆發群眾運動的空間,並製造出將抗爭擴散至中國各省份的可能。撕毀「一國兩制」也是勢在必得的。

只要我們選擇不反抗,他們的力量只會一天比一天更加強大,所以民眾必須要強烈反對中共的暴行。但是,過去幾年的經驗的沉痛經驗也告訴我們:以自由主義法理論據來說服港府促成某種民主改良而沒有提到重要的社會訴求,並且主動將運動範圍限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管轄的範圍以內,是完全無法帶來一丁點的勝利的。香港的抗爭必須要主動提出清楚的社會訴求,揭發香港所有資產階級政客和中共西方資本治下所造成的深刻階級剝削,才能夠有效地將香港的勞苦大眾組織起來。更關鍵的是:任何在香港爆發的抗爭,如果無法擴散至中國大陸境內並且與其連結起來一同對抗北京,就不可避免地會慘遭挫敗。

現在,中共正在趁著香港抗爭遭挫後,以及新冠疫情在社會內造成的低迷情緒,一股腦地試圖剷除任何能夠將群眾組織起來的組織或是人物。教協和民陣是第一步,但是中共勢必會逼近目前香港最大的反建制工人組織:職工盟。這是因為任何有反建制意識的工人群眾組織都是對於中共的巨大潛在威脅。一旦以一個階級被動員起來,香港的工人階級會在抗爭中走上比自由派的政治人物們更勇敢,更強大的鬥爭路線。這是中共無法允許的,因此他們拿職工盟開刀是遲早的事。

馬克思主義者會全力反對任何統治階級破壞工人組織和維權抗爭團體的行為。我們呼籲香港近來不少自發形成的新基層工會加盟職工盟,與在職工盟內部的其他工會成員並肩抵抗中共和香港買辦們即將對所有自主工人運動的攻擊。我們也呼籲職工盟領導們必須要準備採取更戰鬥性的方式,如認真組織真正的大罷工,而不是尋求法理途徑,來捍衛職工盟的生存。

此外,職工盟的領導們也可以透過向被親北京的工聯會所支配的工會內所有基層會員喊話,讓他們理解到工聯會只是老闆們的工具,是永遠不會為工人們的權益著想的。如果職工盟領導們願意戰鬥,那他們大可以吸納新的基層工人們來到他們的陣營內準備抗爭。

香港的民主抗爭背後是一般香港人民為了掌握自己命運,並且獲得更好生活的熱忱。唯有工人實實在在掌握政權,並且積極擴散抗爭至中國大陸各地,我們才能夠推倒香港和中國大陸工人階級的共同壓迫者:中共黨國資本政權。這樣,才能創造一個更加民主不再受到資產階級還有官僚寄生蟲擺布的新世界!

「人類的不幸,係在於少數野心家借諸民眾之名,以逞其野心。史上多少英雄,在此意義下,多的是民眾的敵人。而能夠制止者,唯獨依靠民眾的自主運動以期擴大民權,別無他途。民權不是如同歷史所告訴我們的那樣,而是經由鬥爭,經由犧牲,經由流血,始能獲得的。」—王白淵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