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顧, 馬克思主義理論

紀念恩格斯兩百年誕辰

11月28日是弗裡德里希·恩格斯的200誕辰。羅布·蘇沃爾透過檢視恩格斯對馬克思主義理念發展的重要貢獻來紀念這個日子。


由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的國際出版社Wellred所編訂的恩格斯著作《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新版現已開放預購!

在慶祝與卡爾·馬克思共同創始科學社會主義思想的弗裡德里希·恩格斯的200歲生日之際,我們應該藉此機會,回顧這位偉人的一生,以及他所作出的卓越貢獻。

雖然馬克思主義以馬克思的名字命名,但我們永遠不應忘記恩格斯的重要貢獻,以及這兩個人的生涯之間的有機聯繫。毫無疑問,恩格斯擁有海量的知識,囊括了哲學、經濟學、歷史學、物理學、語言學和軍事學等不同領域。他對軍事科學方面的嫻熟讓他贏得了「將軍」的綽號。

恩格斯大多被看作是馬克思的附屬角色。雖然馬克思在各方面都是泰斗,但恩格斯在兩人的關係中也是關鍵。恩格斯總是極其謙虛,聽從馬克思的意見。但當我們閱讀兩人之間的大量通信時,恩格斯本人的傑出貢獻是不可忽視的。和馬克思一樣,他是一個政治巨人。

早年生活

市面上關於恩格斯生平的傳記不少,有好有壞。最近出版的一本是自命不凡的亨特(Tristram Hunt)的恩格斯傳記,題為《披著雞冠的共產黨人》The Frock-Coated Communist。這本是對恩格斯一生特別糟糕的描述。

但是,我們還能從這種人的著作裡得到什麼呢?資產階級歷史學家都別有用心,特別是在寫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時候。小資的亨特也不例外。 我們從這種偽知識份子的閒言碎語中沒有什麼可學的。

年輕的恩格斯出生於現今德國境內的萊茵蘭巴爾門地區紡織廠業主的家庭,但他擺脫了他的階級背景,站在勞工階級的立場上。從此,他致力於推翻資本主義,實現勞工階級的解放。他和同樣出身於資產階級家庭的馬克思一起,成為勞工階級最偉大的領袖之一。

20多歲時,恩格斯就已「公開支持」英國的革命憲章運動,並寫下了著名的《英國工人階級狀況》Condition of the Working Class in England。 他與英國的工人運動進行了直接的接觸,正是在這裡,恩格斯成為了一名堅定的共產主義者。

在他的早期著作中,雖然還沒有完全完善,但正如馬克思所寫的那樣,恩格斯此時「已經制定了科學社會主義的某些一般原則」。

馬克思

他與馬克思的相遇和友誼始於1844年8月。這導致了兩人畢生的政治和理論合作,並造就了世界的改變。正如恩格斯後來所回憶道

「當我們1845年春天在布魯塞爾再次會見時,馬克思已經從上述基本原理出發大致完成了發揮他的唯物主義歷史理論的工作,於是我們就著手在各個極為不同的方面詳細制定這些新觀點了。」

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合作在《德意志意識形態》等一系列理論著作中結出了碩果,並累積成幾年後發表的《共產黨宣言》。//圖片來源:Melkan
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合作在《德意志意識形態》等一系列理論著作中結出了碩果,並累積成幾年後發表的《共產黨宣言》。//圖片來源:Melkan

這份合作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並累積成幾年後發表的《共產黨宣言》。 在此過程中,兩人與其他持有各種混亂思想和觀念的人進行了鬥爭。 恩格斯寫道

「現在還必須認真地反對這種荒謬絕倫的廢話,真是可恥。但是要有耐心,我決不會把這些人丟開不管,直到我把格律恩[譯注-當時的一名德國空想社會主義者]逐出戰場並使他們發昏的頭腦清醒起來為止。」

兩人之間的深厚的聯繫和關係變得越來越密切。用列寧的話說

「古老傳說中有各種非常動人的友誼故事。歐洲無產階級可以說,它的科學是由這兩位學者和戰士創造的,他們的關系超過了古人關於人類友誼的一切最動人的傳說。」

研究了恩格斯生平和貢獻所有方面的托洛茨基,也對恩格斯做出了恰當的評價:

「恩格斯無疑是歷代偉人中最優秀、最綜合、最高尚的人物之一。要重塑他的形象,將是一項令人欣慰的任務。 這也是一種歷史責任…」

「他們[馬克思和恩格斯]是多麼的互補啊!或者說,恩格斯是多麼自覺地努力補充馬克思;他終其一生都在用自己的生命完成這項任務。他把它看作是自己的使命,並從中找到自己的滿足。而這其中沒有一點自我犧牲的影子——他總是在做自己,總是充滿了生命力,總是優於他的環境和他的時代,抱有著巨大的思想興趣,在理念的鍛造中總是燃燒著真正的天才之火。」

「在他們日常生活的背景下,恩格斯通過與馬克思的比較,在地位上獲得了巨大的提高——當然馬克思的地位絲毫沒有因此而降低。記得我在裝甲火車上讀完馬克思與恩格斯的通信後,曾向列寧談了我對恩格斯這個人物的敬佩之情。我的觀點只是這樣,當從他與巨人馬克思的關係來看,忠實的弗雷德在地位上得到了提升——而不是貶抑。」

「列寧對這個想法表示贊許,甚至是高興。他非常深愛恩格斯,特別是愛他的整體性格和全面的人性。我還記得我們是怎樣懷著激動的心情審視恩格斯年輕時的一幅畫像,從中發現了在他晚年生活中變得如此突出的特徵。」

「當你受夠了布魯姆、卡欽斯和梭倫茲[改良派和斯大林派人物]的言論時,當你咽飽了小氣和無禮、順從和無知的微生物時,沒有什麼比讀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書信更好的清肺方法了,無論是他們彼此之間的書信還是寄給別人的書信。在他們的書信典故和人物描寫中,有時會出現悖論,但總是深思熟慮,切中要害,有那麼多的指導,有那麼多的精神上的新鮮感和山野氣息!他們總是生活在高處。」

托洛茨基繼續說道:

「恩格斯的預言總是樂觀的。它們經常跑在事件的實際進程前面。但是,一般來說,作出歷史的預言是可能的,而這種預言——用法國人的說法——不會燒掉中間的一些階段?」

「根結底,恩格斯總是正確的。他在給維希紐茨基夫人的信中所說的關於英國和美國發展的情況,要在戰後四五十年後才得到充分證實。但它肯定是得到了證實!在偉大的資產階級政治家中,有誰對盎格魯-撒克遜列強的現狀有絲毫的瞭解呢?勞埃德·喬治夫、鮑德溫、羅斯福等人,更不用說麥克唐納之流了,即使在今天(事實上,今天比昨天更甚)看來,他們也像遠見的老恩格斯身邊的盲目小狗。而這些凱恩斯之流都是多麼武斷地宣稱馬克思主義的預言已被駁倒!」(摘自托洛茨基《流亡日記》英文版第27-29頁,譯者自譯)。

唯物主義

年少時的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偉大的德國哲學家黑格爾的追隨者。他的教誨無疑是革命性的。黑格爾的辯證法成了他們觀點的基石,但他們清除了唯心主義,把它放在腳下。通過費爾巴哈,他們成為了唯物主義者。唯物主義哲學解釋:物質是主要的,思想是物質世界的反映。

他們是第一個解釋社會主義不是夢想家的發明,而是植根於生產力的發展和階級鬥爭的人。社會主義終於成為一門科學。恩格斯解釋道:「如果不是先有德國哲學,特別是黑格爾哲學,那末德國科學社會主義,即過去從來沒有過的唯一的科學社會主義,就決不可能創立。」

恩格斯在特别是他晚年的著作,即《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反杜林論》和《自然辯證法》中對馬克思主義哲學作出了貢獻。

恩格斯和馬克思一樣,都明白勞工階級的重要性。在1845年發表的《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中,他解釋:無產階級不僅是受苦的階級,而且是為自己的解放而鬥爭的階級。他與馬克思共同撰寫的《共產黨宣言》將這些思想完整發展、呈現了。

辯證法

隨著1848年德國革命的失敗,馬克思和恩格斯移居到英國——馬克思在倫敦,恩格斯在曼徹斯特。在曼徹斯特,恩格斯到他父親的公司,後者由他所形容的「該死的行業」工作,以便為馬克思提供物質援助。

兩人之間幾乎每天都在通信。通過書信,他們豐富地交流了各自的想法、思想和發現。

1870年,恩格斯終於搬到了倫敦,這樣他和馬克思就可以直接進行他們共同的思想合作,並積極參加第一國際的工作。這項工作對於把各國先進工人團結在一個組織中,具有巨大的意義。

當時馬克思已經完成了《資本論》第一卷的寫作,並正在為另外兩卷題綱材料。1867年8月第一卷完成時,他給恩格斯寫了一封信

「這樣,這一卷就完成了。其所以能夠如此,我只有感謝你!沒有你為我作的犧牲,我是決不可能完成這三卷書的巨大工作的。」

當馬克思把大部分時間花在完成《資本論》上時,恩格斯則從事其他論戰,這使他能夠勾勒出馬克思主義的基本概念。這其中包括《反杜林論》它深入探討了哲學、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恩格斯還撰寫了《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其中他把唯物主義觀念應用於人類歷史的遙遠過去。他也撰寫了《費爾巴哈與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

當馬克思把大部分時間花在完成《資本論》上時,恩格斯則從事其他論戰,這使他能夠勾勒出馬克思主義的基本概念。//圖片來源:Wellred
當馬克思把大部分時間花在完成《資本論》上時,恩格斯則從事其他論戰,這使他能夠勾勒出馬克思主義的基本概念。//圖片來源:Wellred

恩格斯寫道

「馬克思和我,可以說是從德國唯心主義哲學中拯救了自覺的辯證法並且把它轉為唯物主義的自然觀和歷史觀的唯一的人。」

再者

「自然界是檢驗辯證法的試金石,而且我們必須說,現代自然科學為這種檢驗提供了極其豐富的、與日俱增的材料,並從而證明了,自然界的一切歸根到底是辯證地而不是形而上學地發生。」

恩格斯解釋道

「一個偉大的基本思想,即認為世界不是一成不變的事物的集合體,而是過程的集合體,其中各個似乎穩定的事物以及它們在我們頭腦中的思想映像即概念,都處在生成和滅亡的不斷變化中… 這個偉大的基本思想,特別是從黑格爾以來,已經如此深入一般人的意識,以致它在這種一般形式中未必會遭到反對了。但是,口頭上承認這個思想是一回事,把這個思想具體地實際運用於每一個研究領域,又是一回事…」

「對於辯證法哲學來說,沒有什麼是最終的、絕對的、神聖的。 它揭示了一切事物和一切事物的過渡性特徵;在它面前,除了發生和消滅、無止境地由低級上升到高級的不斷的過程,什麼都不存在。它本身也不過是這一過程在思維著的頭腦中的反映而已。」

因此,馬克思和恩格斯認為,辯證法是「關於外部世界和人類思維的運動的一般規律的科學」。

《資本論》

隨著社會主義運動的發展,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啟發越來越大。馬克思去世后,恩格斯繼續獨自擔任歐洲社會主義運動的參謀和領袖,歐洲社會主義運動已成為一支群眾性的力量。恩格斯在晚年時利用自己豐富的知識和經驗所做出的建議受到人們的熱切追捧。

和馬克思一樣,恩格斯也精通許多語言,並就一系列問題進行了大量的書信往來。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涵蓋了《馬恩全集》內13卷的書,共計3957封信。這些都揭示了他們之間迷人的密切聯繫和共同的工作。

馬克思還沒來得及對他的政治經濟學巨著進行最後的潤筆,就去世了。 恩格斯利用馬克思的遺稿,把自己的研究放在一邊,承擔起完成馬克思著作的巨大任務,編輯出版了《資本論》第二卷和第三卷。只有他能破譯馬克思沒有人看得懂的字跡。

正如他寫給拉甫羅夫的信中所說:「這使我特別擔心,因為現在活著的人中只有我才能辨認這種字跡、這些縮寫的字以及整個縮寫的句子。」

為了完成這項任務,他每天從上午10點到下午5點對進行口述工作。 他還必須對作品進行編輯和提供必要的補充。因此,他努力「設法完全根據作者的精神去解決這些困難。」來完成工作。

對於《資本論》第二卷和第三卷,列寧贊許地評論道:「的確,這兩卷《資本論》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兩人的著作。」

正如托洛茨基所解釋的

「恩格斯不僅是一個天才,而且是一個認真的靈魂。在文學工作和實際事務中,他不能忍受馬虎、不準確和不精確。他檢查了馬克思遺著的每一個逗號(從字面意義上講),並就二次正字錯誤問題進行了通信。」

領導者

恩格斯把在馬克思逝世一年後寫成的《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看作是對馬克思「遺囑」的「履行」。這部著作可以說是現代社會主義的基礎著作之一。

馬克思逝世後,恩格斯成為世界社會主義的直接的、無人能挑戰的領袖,直到他十二年後去世為止。

1884年6月,當伯恩施坦和考茨基向他抱怨黨內不同的自認「博學的」庸人的壓力時,恩格斯回答:「主要的是無論如何不要讓他們把你纏住,但同時又要十分沉著。」

在這段時間里,恩格斯一直為科學社會主義辯護,回答了那些扭曲和誤解。

他在1890年9月寫給約瑟夫-布洛赫的信中提到:「根據唯物史觀,歷史過程中的決定性因素歸根到底是現實生活的生產和再生產。無論馬克思或我都從來沒有肯定過比這更多的東西。」

「如果有人在這裡加以歪曲,說經濟因素是唯一決定性的因素,那末他就是把這個命題變成毫無內容的、抽像的、荒誕無稽的空話。經濟狀況是基礎,但是對歷史鬥爭的進程發生影響並且在許多情況下主要是決定著這一鬥爭的形式的,還有上層建築的各種因素:階級鬥爭的各種政治形式和這個鬥爭的成果——由勝利了的階級在獲勝以後建立的憲法等等,各種法權形式以及所有這些實際鬥爭在參加者頭腦中的反映,政治的、法律的和哲學的理論,宗教的觀點以及它們向教義體系的進一步發展。這裡表現出這一切因素間的交互作用,而在這種交互作用中歸根到底是經濟運動作為必然的東西通過無窮無盡的偶然事件(即這樣一些事物,它們的內部聯系是如此疏遠或者是如此難於確定,以致我們可以忘掉這種聯系,認為這種聯系並不存在)向前發展。」

謙虛

恩格斯對那些新出道的「馬克思主義者」感到憤慨,他們自以為瞭解馬克思主義,可以肆無忌憚地運用它,卻沒有掌握它的原理。

恩格斯在對約翰·菲力浦·貝克爾的致信中寫道:

「我一生所做的是我注定要做的事,就是拉第二小提琴,而且我想我還做得不錯。我高興我有像馬克思這樣出色的第一小提琴手。當現在突然要我在理論問題上代替馬克思的地位去拉第一小提琴時,就不免要出漏洞,這一點沒有人比我自己更強烈地感覺到。」

在曼徹斯特,恩格斯到他父親的公司,後者由他所形容的「該死的行業」工作,以便為馬克思提供物質援助。//圖片來源:Gerald England
在曼徹斯特,恩格斯到他父親的公司,後者由他所形容的「該死的行業」工作,以便為馬克思提供物質援助。//圖片來源:Gerald England

「而且只有在更猛烈的狂風暴雨時期來到時,我們才會真正感受到失去馬克思是失去了什麼。我們之中沒有一個人像馬克思那樣高瞻遠矚,在應當迅速行動的時刻,他總是作出正確的決定,並立即打中要害。誠然,在風平浪靜的時期,有時事件證實正確的是我,而不是馬克思,但是在革命的時期,他的判斷幾乎是沒有錯誤的。」

恩格斯以這種謙虛的態度表現了他對馬克思的熱愛和崇敬。他在給弗蘭茨·梅林的信中提及

「如果一個人有幸能和馬克思這樣的人一起工作四十年之久,那末他在後者在世時通常是得不到本來似乎應當得到的承認的。後來,偉大的人物逝世了,他的不大出色的戰友就很容易被給以過高的評價——而這種情況看來現在就正好落在我的身上。歷史最終會把一切都納入正軌,但到那時我已經幸福地長眠於地下,什麼也不知道了。」(1893年7月14日)

機會主義

恩格斯在幫助指導第二國際勢力方面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他出席了國際在蘇黎世召開的第三次代表大會。在閉幕式上,他首先用英語、然後用法語、而後用德語向代表們致詞。

他研究了各支部的報紙和各國的具體情況。他與各國支部通信,並在他在倫敦攝政公園路的家中接待了許多來訪者。他能用英語、法語、義大利語自由交談,能讀懂西班牙文和幾乎所有斯拉夫語和斯堪的納維亞文。

在他最後的歲月里,他並不畏懼挑戰德國和法國等較為強勢支部中浮現的機會主義思想。他在對馬克思的《法蘭西內戰》的新題序中,向機會主義者投下了一枚炸彈。他在其中強調,國家「國家無非是一個階級鎮壓另一個階級的機器,而且在這一點上民主共和國並不亞於君主國。 」

以美國為例,他寫道:

「兩大幫政治投機家,他們輪流執掌政權,以最肮髒的手段用之於最肮髒的目的,而國民卻無力對付這兩大政客集團,這些人表面上是替國民服務,實際上卻是對國民進行統治和掠奪。」

在介紹馬克思小冊子的最後,恩格斯對德國社會民主黨中的機會主義者說了如下的話:

「近來,社會民主黨的庸人又是一聽到無產階級專政這個詞就嚇出一身冷汗。好吧,先生們,你們想知道無產階級專政是什麼樣子嗎?請看巴黎公社。這就是無產階級專政。」

隨後,他又對黨內的改良主義和「議會主義白癡病」進行了抨擊。社會民主黨領導層的官僚們省略了這封信中的幾段話,以淡化對他的批評,使他變成和平主義的捍衛者。

恩格斯所反對的不是一般的革命行動,而是一小撮人的不合時宜的一哄而上的行動,以及不符合新技術條件的街頭戰鬥形式。當他發現德國社民黨人以他的名義所幹的勾當時,他非常憤怒。這些機會主義傾向後來產生了伯恩施坦主義和修正主義,最終導致了社會民主當在1914年8月對勞工階級做出的背叛。

共產主義

儘管年事已高,但恩格斯的心態很年輕,當然也很有幽默感,他說自己「還靈活著呢」。他在另一封信中寫道:

「我的狀況如下:七十四歲,我才開始感覺到它,而工作之多需要兩個四十歲的人來做。真的,如果我能夠把自己分成一個四十歲的弗·恩格斯和一個三十四歲的弗·恩格斯,兩人合在一起恰好七十四歲,那末一切都會很快就緒。但是在現有的條件下我所能做的,就是繼續我現在的工作,並盡可能做得多些好些。」(恩格斯致蘿拉·拉法格的信,1894年12月17日)

他在給拉甫羅夫的最後一封信中說:

「至於我本身,沒有什麼不好,但我開始覺察到,七十四歲畢竟不是四十七歲。然而事變應當幫助我們保持生命力;整個歐洲都沸騰了,危機到處趨於成熟,特別是俄國。那裡不會再這樣持續很久了。那就更好。」(1894年12月18日)

寄給倍倍爾的信中,他總結到:「在通過關於這個問題的決議時,請喝一瓶好酒來紀念我。」這就是典型的恩格斯,總是充實著活著。

恩格斯於1895年8月5日逝世。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革命共產主義者。他的骨灰被撒了伊斯特本海灘頭附近的海裡。毫無疑問,他的革命精神在捍衛他的遺產的馬克思主義趨勢和爭取世界社會主義的鬥爭中,會得到延續。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