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縱觀, 時事分析

危機、保護主義和通膨:戰爭為革命鋪路

烏克蘭的危機制造了一起完美的通貨膨脹風暴。戰爭、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瘟疫、保護主義和氣候變化正在使數十年來的低商品價格瓦解在一場只能越來越深的危機中。(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5月17日。譯者:寧香)


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WTO)前總干事帕斯卡爾·拉米(Pascal Lamy)在一份引人深思的分析中總結道,這種前所未有的因素聯結正在醞釀一次災難:

「坦率地說,當我看到正在到來的事情時,我感到非常震驚,而且我在(處理)國際問題上已經有30年、40年的時間了。我想我從未見過一個風險如此之高的時期:新冠病毒對世界經濟、特別是對發展中國家的衝擊的積累,糧食危機,能源價格危機,在發展中國家的許多地方正迫在眉睫的債務危機以及它對金融系統的衝擊。我看到風險在堆積。當然,你知道,入侵烏克蘭就像一根真的可以壓倒駱駝的稻草,很不幸,我比過去幾十年任何時候都遠更擔憂。」 (「勒龐、愛國者和反全球化運動」,《金融時報》)

危機中的食品行業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給世界經濟帶來了一系列問題。首先,烏克蘭和俄羅斯占世界糧食供應的相當一部分。它們共同生產了全球12%的可交易卡路里,但它們僅占全球人口的2%。尤其是他們的谷物出口是中東國家的重要生命線,但這場危機現在正在影響全球谷物價格。

烏克蘭的收成受到戰爭的嚴重影響。去年的大部分作物仍被困在倉庫中,而今年的收成將從多方面受到戰爭的阻礙:部分國土被俄羅斯占領,基礎設施遭到重大破壞,無論是因為被炸毀還是因為被軍隊征用。由於許多男性被征召入伍,勞動力上也有短缺。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給世界經濟帶來了巨量的問題——首先,烏克蘭和俄羅斯占世界糧食供應的相當一部分。//圖片來源:meriç tuna,Wikimedia Commons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給世界經濟帶來了巨量的問題——首先,烏克蘭和俄羅斯占世界糧食供應的相當一部分。//圖片來源:meriç tuna,Wikimedia Commons

與此同時,俄羅斯已禁止出口食品以確保自己的供應。它的出口同時也受到西方制裁的限制。

結果,小麥價格上漲了三分之一——一個巨大的漲幅,並且預計在今年年底前還會再上漲幾個百分點。這將對那些依賴麵包作為主要能量來源的人口造成毀滅性的後果。但它不可避免地也會給其他食品帶去連鎖反應,因為人們轉而吃米、馬鈴薯等。

氣候變化問題也是這筆賬中的一個因素。例如,最近印度的熱浪對小麥產量造成了沉重打擊,導致今年小麥產量的預測下降了5%。這是對無法承受更多供應衝擊的世界小麥市場的又一次打擊。

批發市場上的食品價格自2020年以來總體上漲了55%,而自今年初以來上漲了17%。這對全世界的窮人產生了重大影響。例如,撒哈拉以南非洲85%的小麥靠進口,而食物消費占該地區消費者支出的40%。為了緩解壓力,世貿組織現任總干事恩戈齊•奧孔喬-伊韋阿拉(Ngozi Okonjo-Iweala)最近向巴西總統雅伊爾·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請求,請求他采取措施增加糧食產量。「我非常擔憂即將到來的糧食危機以及我們需要采取的措施。」她在華盛頓對記者說。(「糧食出口禁令推高全球價格」,《紐約時報》,5月2日)

更糟糕的是,自去年以來,化肥價格翻了一番。俄羅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化肥出口國,現在已經禁止其出口。最重要的是,天然氣是化肥生產的關鍵要素,然而眾所周知,天然氣價格已經飆升。

然而,戰爭只是加劇了已經存在的問題。去年3月至10月間,尿素價格上漲了50%,導致中國對化肥出口設置壁壘。他們正試圖將中國市場的價格控制在低於世界市場的水平。

據傳,能源和化肥成本的增加正在摧毀溫室中的糧食生產。生產者無法通過出售農作物賺錢,於是關閉生產以避免虧損運行。毫無疑問,這將進一步給本已緊張的食品市場增加壓力。

保護糧食供應

在糧食產業的危機壓力之下,幾個國家已經選擇保護本國消費者免遭世界市場價格的上漲。

戰爭使俄羅斯和烏克蘭的植物油停止供應世界市場。但這也推動了印度尼西亞政府依樣行事,以防止國內價格上漲。這意味著世界植物油供給有40%現在難以獲取。因此,價格增長了150%。

印度的收成問題導致對那裡的政府可能會決定限制出口的猜測,但政府迄今一直否認這一點。 商人們擔心,如果這變為一個更嚴重的前景,那麼它將在全球小麥市場引起恐慌。(「食品保護主義助長全球通脹和飢餓」,《金融時報》)

其它國家已采取措施禁止谷物出口,這統統促使世界市場的價格飛增。這給這些國家的國內生產者帶來了困難,因為他們不得不面對更高昂的柴油等能源的價格,卻無法出口產品,導致他們無法從世界市場的高價中為增長的生產成本獲得補償。

這還損害了對世界貿易體系的信心。如果各個國家不能靠世界市場來養活各自的人口,意味著它們將被迫設立關稅和其他的出口壁壘來支持本國的農業部門。這不可避免地意味著更昂貴的產品。對商人也是如此,他們將必須考慮種種額外風險才能決定從哪裡獲得供應。

英國資本主義的特殊危機

到處的形勢都很糟糕,但英國面臨著西歐中最糟的通貨膨脹。對一個有著自己的龐大石油和天然氣工業的國家來說,能源價格的飆升給它造成了嚴重的影響。

政府在2019年設立了一個能源價格上限,但它在開始的幾年裡僅造成了有限的影響,因為大多數家庭的合同的價格低於上限。然而現在變成了幾乎每個人都得支付這個上限價。而它在四月份上漲了54%,在十月份預計還要再上漲30%。

英國正面臨著西歐最嚴重的通貨膨脹。//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英國正面臨著西歐最嚴重的通貨膨脹。//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鑒於許多家庭已然身處貧困、為開支平衡掙扎著,基思·安德森,蘇格蘭電力公司首席執行官說到:「到十月時,(情況)會變得可怕,非常可怕。」法國能源巨頭法國電力公司(EDF)表示,英國的脆弱客戶今年將從每掙12英鎊有1英鎊花在能源上變為每掙6英鎊就要花1英鎊在能源上。英國工業聯合會(CBI)這個雇主協會發聲說,給掙扎中的人的錢包裡塞入英鎊「不能夠拖延」。

而困難不僅限於能源,盡管增長率在下跌,央行預計通脹率將在年底前達到10%。英格蘭銀行行長安德魯·貝利(Andrew Baily)表示,他們正在在阻止通脹惡化失敗、因經濟受到更高利率的打擊而引發大衰退的風險,以及消費者被通貨膨脹削弱了消費能力的三個危險之間如履薄冰。(「貝利警告英國勞動力市場強勁可能導致持續的通脹風險」,《金融時報》)

事實上,貝利只是預測英國的通脹將在年底前達到10%,但也表示英格蘭銀行對此無能為力。

滯脹迫在眉睫,央行無能為力

通脹壓力嚴重阻礙了新冠疫情後的復蘇。在整個瘟疫期間,中央銀行向經濟注入了數萬億美元以維持其運轉。這筆錢現在正在助長當前的通脹螺旋。為了控制通貨膨脹,中央銀行被迫提高利率並移除(逐漸減少)投入流通的貨幣。然而,這樣做同時,他們正在給經濟潑冷水。

令人擔憂的是,它們不僅無法抑制通脹,還會使經濟退回零增長甚至衰退。這無疑正是英格蘭銀行行長所暗示的。這就是他們所說的「滯脹」(經濟停滯和通貨膨脹同時存在)。

利率上升和生活成本上升,除非與工資上漲相結合,否則將削弱工人階級的購買力。因此,它將大大抑制消費。

更有遠見的經濟學家理解這些狀況所隱含的危險。來自G Squared Private Wealth的維多利亞·格林(Victoria Greene)於《紐約時報》投書表示:

「肯定有很多開放式的和未量化的風險迫在眉睫。……美國經濟為消費者而生,一旦消費者開始放緩,我認為這將對經濟造成沉重打擊。」 (「市場暴跌反映了對即將到來的痛苦的恐懼」,2022年5月2日)

與此同時,標准普爾全球(評級機構)的經濟學家喬·海耶斯(Joe Hayes)在《華爾街日報》上也提出了類似的觀點:

「鑒於目前通脹如此猖獗,很難看到大流行後持續的復蘇努力抵消了價格上漲帶來的負面影響。」(「面對烏克蘭戰爭,全球增長前景低迷」)

最嚴厲的警告來自前高盛首席執行官勞埃德·布蘭克芬(Lloyd Blankfein),他警告企業要為經濟衰退做准備。他在接受彭博社采訪時表示,經濟衰退的「風險非常高」,並引證了政府的刺激措施、供應鏈問題、中國的封禁措施以及烏克蘭的戰爭,這些給各國央行控制通脹創造了巨大的障礙。布蘭克芬認為,避免衰退的「窄路」非常狹窄。 (前高盛首席執行官表示,經濟衰退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風險因素」

現實情況是,中央銀行們陷入了兩難境地。它們不能讓通脹螺旋上升,但也不能真正遏制它,因為它們會導致經濟衰退。甚至連經濟衰退也可能不足以使通貨膨脹趨於平緩。

物流危機

比危機在消費價格上造成的影響或許更糟的是價格上漲蔓延到生產鏈的上游。這裡的成本增長遠高於消費市場領域,並且不可避免地會在整個系統中產生連鎖反應。

疫情期間開始出現嚴重的物流危機,航運和貨運成本急劇增加。不斷變化的消費模式,再加上市場的無政府狀態,造成了大量的供應阻塞,導致運輸價格大幅上漲。這些阻塞在過去一個月裡有所緩解,但同時,表面之下的成本一直在增加。

疫情期間開始出現嚴重的物流危機——雖然過去幾個月阻塞有所緩解,但成本卻在增加。//圖片來源:kees torn,Wikimedia Commons疫情期間開始出現嚴重的物流危機——雖然過去幾個月阻塞有所緩解,但成本卻在增加。//圖片來源:kees torn,Wikimedia Commons

與疫情前的水平相比,受到特別嚴重打擊的歐洲柴油價格上漲了約63%。這是石油價格上漲造成的,但同時也是因為歐洲高度依賴俄羅斯的柴油出口。

而且,輪胎和備用零件的成本據說經常翻倍。貨運板也遭受嚴重短缺。由於戰爭和制裁,歐洲大約25%的用於制造貨運板的軟木無法獲取供應。此外,每年來自烏克蘭和俄羅斯的2000萬個貨運板無法獲取,導致其成本幾乎長到了三倍,從9歐元上升到23歐元。(「烏克蘭戰爭正在損害歐洲的貨運板供給,俄羅斯軍隊可能也感受到了緊缺」,Euronews

烏克蘭的戰爭以幾種不同的方式嚴重影響了交通運輸。在過去一個月左右的時間裡,無論我們看到運輸價格出現什麼樣的減輕,隨著物流公司的成本上漲開始反饋於整個系統,可以輕易變為反方向。

原材料成本

工業面對著的困難不僅僅是運輸。生產的各類原材料價格都在上漲。俄羅斯是最重要的礦產來源之一,其中有許多被用於現代生產,而隨著俄羅斯的供應的大部分丟失,價格正在上漲。

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在4月份的股東財報電話會議上抱怨了這一點:「我認為官方數據實際上低估了通脹的真實幅度。」他說。他接著預測到,通脹至少會持續到今年結束,並補充說,供應商要求零部件價格增加20%至30%。

不僅僅是特斯拉。德國工業產品的生產者價格上漲了30.9%,這是自1949年以來的最高漲幅。德國工業面臨著能源價格飛增84%,其中天然氣價格飆升145%的問題。價格上漲導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對德國經濟增長的預測下調了1.7個百分點。

中國的危機

由於新冠封鎖政策,中國經濟已經在急劇放緩,估算有3億人受到影響。4月份工業產量下降2.9%,零售額下降11%。汽車產量下降了41%,新建築開工量下降了44%。(「中國:更糟」,《金融時報》)這將在整個世界經濟中引起反響。

中央銀行和政府正試圖通過增加信貸來促進消費者消費。但這些措施收效甚微。中國正處於房地產危機之中,從恆大開始。就在上周,另一家公司,融創,出現了債務違約。政府的措施與兩年前西方所采取的措施相似,不會有什麼成效,只能培養出未來的更深的危機。

中國正處於房地產危機之中,從恆大開始。就在上周,另一家公司,融創,出現了債務違約。政府的措施與兩年前西方所采取的措施相似,不會有什麼成效,只能培養出未來的更深的危機。//圖片來源:Windmemories,Wikimedia Commons中國正處於房地產危機之中,從恆大開始。就在上周,另一家公司,融創,出現了債務違約。政府的措施與兩年前西方所采取的措施相似,不會有什麼成效,只能培養出未來的更深的危機。//圖片來源:Windmemories,Wikimedia Commons

在過去的一個月裡,中國的大部分制造業的輸出都受到了世界最大港口上海嚴格的防疫措施的阻礙。這導致運輸成本降低,但其他一切的價格都升高。

中國的生產放緩將導致各種原材料和消費品供應減少,對世界市場價格構成更大壓力。當然,封鎖終究會被解除,但正如我們在過去幾年中了解到的那樣,解除封鎖時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堵塞。資本主義由於其無政府的性質,根本無法為此類事件進行計劃,因而政府干預對於解決這些問題而言是非常遲鈍的工具。

對世界貿易的威脅

隨著價格上所有這些不同的壓力出現,中央銀行將無法掌控狀況。更令人擔憂的是,隨著烏克蘭戰爭作為最後一根稻草出現,瘟疫和世界大國之間的日益緊張的局勢正在導致全球化進程的倒退。

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的首席執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最近給股東的一封信中警告了這一點:「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經終止了我們過去30年所經歷的全球化。」

自1970年代以來,通貨膨脹在一定程度上被全球化抑制住了,而其導致的國際分工不斷增加,降低了成本。列寧和托洛茨基解釋說,資本主義下經濟(生產力)的發展有兩個障礙:私有財產和民族國家。後者正好被全球化部分地克服。大型工廠,如在東亞建造的工廠,生產效率非常高,壓低了消費品價格。

全球化降低了機器的價格,使投資機械化和其他節省勞動力的設備更有利可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為,與消費品相比,機器成本的減少,60%要歸功於關稅和其他貿易壁壘的降低。

因此,即使勞動生產率沒有像過去增長得那麼多,如果沒有世界貿易的擴展,情況也許會更糟。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世界貿易的開放,被資產階級評論家稱為「全球化」,對於保持經濟增長和抑制通貨膨脹至關重要,但現在已經結束。

全球化的終結

隨著全球化的倒退,公司們意識到它們的供應鏈非常容易受到他們所謂的「地緣政治風險」的影響。這是指,涉及到主要帝國主義列強的衝突。

因此,我們發現例如德國汽車工業不得不關閉一些生產線,因為它缺少在烏克蘭生產的線束。這影響了大眾、寶馬和卡車制造商曼恩(MAN)。

歐盟和美國正在拼命尋找石油、柴油和天然氣的替代來源。但這很難,並意味著在未來一段時期內燃料將更加昂貴。

盡管當下所有的焦點都在俄羅斯,但美國資產階級真正的對手是中國。美國的統治階級已經意識到一些關鍵零部件幾乎只在中國及其周邊地區生產,並正在采取措施減少對這些供應的依賴。但與中國制造的材料「脫鉤」的過程既不容易也不便宜。

不可或缺的鋰

當每個人都在試圖轉向電動車時,如何獲得電池的組件是一個大問題,這是車輛中最難生產的部分。

目前,中國生產80%的電池級氫氧化鋰,這是電池的關鍵成分。盡管鋰經常在別的地方被開采,但精煉絕大多數是在中國完成的。

汽車公司和其他人在問自己:如果美國像現在對俄羅斯一樣對中國實施制裁,會發生什麼?所有依賴鋰電池的制造商將如何應對?//圖片來源:Dnn87,Wikimedia Commons汽車公司和其他人在問自己:如果美國像現在對俄羅斯一樣對中國實施制裁,會發生什麼?所有依賴鋰電池的制造商將如何應對?//圖片來源:Dnn87,Wikimedia Commons

汽車公司和其他人向自己提出的問題是:如果美國像現在對俄羅斯一樣對中國實施制裁,會發生什麼?所有依賴鋰電池的制造商將如何應對?

為了回應這種不確定性,西方公司正在發展自己的氫氧化鋰生產能力。其中一個新精煉廠在澳大利亞的奎那那(Kwinana)鋰礦區,正在建造。在澳大利亞進行精煉可以保護奎那那的生產免受地緣政治風險的影響。

Redpoint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一位交易員向英國《金融時報》評論道:

「其中一些材料將變得如此重要的事實意味著你需要多樣化的供應。你不能冒它來自一個地方的風險。」

他繼續道:

「他們必須在澳大利亞政府的統治下開展業務。(所以)如果它位於澳大利亞,你確實擺脫了地緣政治風險。」

就在本周,在英國建立另一家工廠的計劃被宣布了,作為對在歐洲建造新的電池工廠的補充。

誰控制微型芯片?

另一個例子是半導體的生產,其中75%目前在東亞生產,以台灣和南韓為首,但也包括越來越重要的中國。僅台灣就生產了90%的最先進的芯片。

隨著中國越來越多地宣稱對南海的控制,它也在宣稱對半導體最重要的貿易路線的控制。中美之間的任何嚴重制裁或貿易戰都可能切斷對所有大型家電、電子產品及汽車至關重要的半導體供應。

這導致西方政府試圖發展自己的微型芯片工業。美國去年頒布了「芯片法」,今年歐盟也紛紛效仿。正如英特爾首席執行官帕特里克·格爾辛格(Pat Gelsinger)最近的表述,「我們尋求在美國本土重建完整供應鏈。」(Cspan archive(超鏈接))

他的觀點得到了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的回應,他在1月21日的一次演講中說:「能夠說出俄亥俄制造、美國制造,這些我們在25至30年前總是能說的話。這就是它的意義所在。」(「拜登總統關於增加半導體供應和重建供應鏈的講話」)

這是純粹而簡單的保護主義,它將對世界市場造成嚴重破壞。其中一些部門當然無論如何都面臨短缺,但通過設置壁壘和向國內公司提供補貼,政府和公司正在提高生產成本。

從長遠來看,重塑供應鏈將不可避免地導致價格上漲。這是在特朗普領導下開始並一直持續到今天的美中貿易戰的後果之一。但它首先被疫情放大,現在被烏克蘭戰爭和由此產生的制裁放大。

通過將供應鏈轉移出俄羅斯和中國,公司正在使它們變得更加昂貴。然而,在日益動蕩無常的國際關系中,他們別無選擇。

戰爭的代價

在這所有一切中,統治階級鄭重地告訴工人,我們有責任做正確的事情並維持對俄羅斯的制裁。拜登和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Liz Truss)都暗示必須付出代價,但這是值得付出的代價。當然,他們是不會自己埋單的。

工人將被要求支付正在被送進烏克蘭的數百億美元的武器。他們將被要求為國內軍費的大幅增加買單。正如資本主義評論家總是熱衷於指出的那樣,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在這所有一切中,統治階級鄭重地告訴工人,我們有責任做正確的事情並維持對俄羅斯的制裁。拜登和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都暗示必須付出代價,但這是值得付出的代價——當然,他們自己不會付錢。//圖片來源:《捍衛馬克思主義》網站在這所有一切中,統治階級鄭重地告訴工人,我們有責任做正確的事情並維持對俄羅斯的制裁。拜登和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都暗示必須付出代價,但這是值得付出的代價——當然,他們自己不會付錢。//圖片來源:《捍衛馬克思主義》網站

但代價不止於此。軍費的大規模擴張只會讓通脹雪上加霜。政府不會使用資源來提高教育水平,也不會投資新機器、更好的公共交通甚至道路,而是會對緊張的原材料市場施加更大的壓力,以生產非常昂貴的武器。這些武器頂多只能算是非常昂貴的垃圾,而最壞的情況是它們將被用來殺死工人和農民,摧毀工廠和農場。它們遠遠沒有解決經濟問題,而僅僅使情況變得更糟。

在《金融時報》一篇引人注目的文章中,馬丁·桑德布(Martin Sandbu)闡述了統治階級的想法,但他的意識很好,沒有說得太大聲。他提到人們將無法為他們的孩子購買健康的飲食,將無法支付他們的能量,我們可能不得不限量配給一些必需品。他建議政客們應該解釋即將到來的痛苦以及它是來自於戰爭(而不是其他的事物),然後他說這是「自由的代價……首先是由烏克蘭人付出的,但也是你們許多人付出的」。(「西方領導人必須讓公眾為戰時經濟做好准備」)

如此鄭重的聲明,很多工人會懷疑,是否會有人詢問他們的意見?在北約帝國主義野心的祭壇上,他們孩子的健康真的應該被犧牲嗎?這些評論員和政客們再一次談論我們「同舟共濟」,「最寬闊的肩膀必須做出更多貢獻」,但實際上責任的負擔極度不公。十分明顯,帝國主義權力鬥爭的代價是工人和窮人付出的,而不是其他人,而且價格一天比一天高。

新常態

「傑伊·鮑威爾行長強調了『軟著陸』的重要性。費城聯儲的派崔克·哈克警告說,美聯儲不應通過對通脹「過於激進」來「破壞經濟」。舊金山聯儲行長瑪麗·戴利表示,美聯儲應該加息,使通脹率在五年後降至2%,暗示著她滿足於通脹率在五年內保持在央行的目標之上!」(「美聯儲改變了它的信息,但不是你想的那樣」,FT Alphaville

資產階級現在非常擔心他們無法控制的通貨膨脹的前景。現在的前景不是通脹率迅速恢復到2%左右,而是這種更高的通脹率將持續數年甚至數十年。

這對階級鬥爭有嚴重的影響。5%到10%的通脹率將迅速侵蝕工資,並壓低實際收入。這將非常快速地把錢從工資減少的工人那裡轉移到收費價格增加的公司那裡。

除了大型壟斷企業外,並非所有公司都會受益。他們可以控制供應商的價格,並可以給消費者設定價格,而不會遇到有其他公司降價競爭的風險。輸家將是工人階級,除非他們鬥爭來捍衛自己工資的購買力。因此,通貨膨脹是階級鬥爭的最終配方。

這是即將到來的時期的征兆:歐洲央行行長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不得不向歐洲央行的員工發送一封電子郵件,反對將工資增長與通貨膨脹(工資的變化尺度)聯系起來。她說,「將工資與通貨膨脹掛鉤是不可取的,也是不想要的。」顯然,代表這些工人的工會正是要求這樣的掛鉤。(「拉加德拒絕歐洲央行工作人員呼籲把工資和物價掛鉤」)

拉加德知道這是一個爆炸性的問題。她完全無意讓歐行樹立先例,因為這樣的要求是這種情況所固有的。如果通貨膨脹率為8%,那麼同意3%、4%或5%的工資增長又有什麼意義呢?工人們將不得不時刻保持警惕,否則他們工資的購買力就會消失。

這些通脹壓力將迫使反應產生,不僅來自發達國家的工人,而且來自前殖民國家周圍的數十億窮人,他們幾乎買不起食物。生活成本劇增誘發了斯裡蘭卡和哈薩克斯坦的運動。這些國家不會是最後一個能看到這種事態發展的國家。

持續的通貨膨脹是資本主義體制陷入深重危機、無法找到平衡的標志。現在,許多國家都面臨著高通脹和經濟衰退的慘淡前景。西方帝國主義者如此熱衷於讓俄羅斯在烏克蘭流血,將會後悔自己的行為。戰爭的繼續使局勢變得更糟。通貨膨脹將侵蝕全世界本已不穩定的政治體系基礎。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