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纵观, 时事分析

危机、保护主义和通膨:战争为革命铺路

乌克兰的危机制造了一起完美的通货膨胀风暴。战争、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瘟疫、保护主义和气候变化正在使数十年来的低商品价格瓦解在一场只能越来越深的危机中。(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5月17日。译者:宁香)


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WTO)前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在一份引人深思的分析中总结道,这种前所未有的因素联结正在酝酿一次灾难:

「坦率地说,当我看到正在到来的事情时,我感到非常震惊,而且我在(处理)国际问题上已经有30年、40年的时间了。我想我从未见过一个风险如此之高的时期:新冠病毒对世界经济、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的冲击的积累,粮食危机,能源价格危机,在发展中国家的许多地方正迫在眉睫的债务危机以及它对金融系统的冲击。我看到风险在堆积。当然,你知道,入侵乌克兰就像一根真的可以压倒骆驼的稻草,很不幸,我比过去几十年任何时候都远更担忧。」 (「勒庞、爱国者和反全球化运动」,《金融时报》)

危机中的食品行业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给世界经济带来了一系列问题。首先,乌克兰和俄罗斯占世界粮食供应的相当一部分。它们共同生产了全球12%的可交易卡路里,但它们仅占全球人口的2%。尤其是他们的谷物出口是中东国家的重要生命线,但这场危机现在正在影响全球谷物价格。

乌克兰的收成受到战争的严重影响。去年的大部分作物仍被困在仓库中,而今年的收成将从多方面受到战争的阻碍:部分国土被俄罗斯占领,基础设施遭到重大破坏,无论是因为被炸毁还是因为被军队征用。由于许多男性被征召入伍,劳动力上也有短缺。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给世界经济带来了巨量的问题——首先,乌克兰和俄罗斯占世界粮食供应的相当一部分。//图片来源:meriç tuna,Wikimedia Commons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给世界经济带来了巨量的问题——首先,乌克兰和俄罗斯占世界粮食供应的相当一部分。//图片来源:meriç tuna,Wikimedia Commons

与此同时,俄罗斯已禁止出口食品以确保自己的供应。它的出口同时也受到西方制裁的限制。

结果,小麦价格上涨了三分之一——一个巨大的涨幅,并且预计在今年年底前还会再上涨几个百分点。这将对那些依赖面包作为主要能量来源的人口造成毁灭性的后果。但它不可避免地也会给其他食品带去连锁反应,因为人们转而吃米、马铃薯等。

气候变化问题也是这笔账中的一个因素。例如,最近印度的热浪对小麦产量造成了沉重打击,导致今年小麦产量的预测下降了5%。这是对无法承受更多供应冲击的世界小麦市场的又一次打击。

批发市场上的食品价格自2020年以来总体上涨了55%,而自今年初以来上涨了17%。这对全世界的穷人产生了重大影响。例如,撒哈拉以南非洲85%的小麦靠进口,而食物消费占该地区消费者支出的40%。为了缓解压力,世贸组织现任总干事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Ngozi Okonjo-Iweala)最近向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请求,请求他采取措施增加粮食产量。「我非常担忧即将到来的粮食危机以及我们需要采取的措施。」她在华盛顿对记者说。(「粮食出口禁令推高全球价格」,《纽约时报》,5月2日)

更糟糕的是,自去年以来,化肥价格翻了一番。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化肥出口国,现在已经禁止其出口。最重要的是,天然气是化肥生产的关键要素,然而众所周知,天然气价格已经飙升。

然而,战争只是加剧了已经存在的问题。去年3月至10月间,尿素价格上涨了50%,导致中国对化肥出口设置壁垒。他们正试图将中国市场的价格控制在低于世界市场的水平。

据传,能源和化肥成本的增加正在摧毁温室中的粮食生产。生产者无法通过出售农作物赚钱,于是关闭生产以避免亏损运行。毫无疑问,这将进一步给本已紧张的食品市场增加压力。

保护粮食供应

在粮食产业的危机压力之下,几个国家已经选择保护本国消费者免遭世界市场价格的上涨。

战争使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植物油停止供应世界市场。但这也推动了印度尼西亚政府依样行事,以防止国内价格上涨。这意味着世界植物油供给有40%现在难以获取。因此,价格增长了150%。

印度的收成问题导致对那里的政府可能会决定限制出口的猜测,但政府迄今一直否认这一点。 商人们担心,如果这变为一个更严重的前景,那么它将在全球小麦市场引起恐慌。(「食品保护主义助长全球通胀和饥饿」,《金融时报》)

其它国家已采取措施禁止谷物出口,这统统促使世界市场的价格飞增。这给这些国家的国内生产者带来了困难,因为他们不得不面对更高昂的柴油等能源的价格,却无法出口产品,导致他们无法从世界市场的高价中为增长的生产成本获得补偿。

这还损害了对世界贸易体系的信心。如果各个国家不能靠世界市场来养活各自的人口,意味着它们将被迫设立关税和其他的出口壁垒来支持本国的农业部门。这不可避免地意味着更昂贵的产品。对商人也是如此,他们将必须考虑种种额外风险才能决定从哪里获得供应。

英国资本主义的特殊危机

到处的形势都很糟糕,但英国面临着西欧中最糟的通货膨胀。对一个有着自己的庞大石油和天然气工业的国家来说,能源价格的飙升给它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政府在2019年设立了一个能源价格上限,但它在开始的几年里仅造成了有限的影响,因为大多数家庭的合同的价格低于上限。然而现在变成了几乎每个人都得支付这个上限价。而它在四月份上涨了54%,在十月份预计还要再上涨30%。

英国正面临着西欧最严重的通货膨胀。//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英国正面临着西欧最严重的通货膨胀。//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鉴于许多家庭已然身处贫困、为开支平衡挣扎着,基思·安德森,苏格兰电力公司首席执行官说到:「到十月时,(情况)会变得可怕,非常可怕。」法国能源巨头法国电力公司(EDF)表示,英国的脆弱客户今年将从每挣12英镑有1英镑花在能源上变为每挣6英镑就要花1英镑在能源上。英国工业联合会(CBI)这个雇主协会发声说,给挣扎中的人的钱包里塞入英镑「不能够拖延」。

而困难不仅限于能源,尽管增长率在下跌,央行预计通胀率将在年底前达到10%。英格兰银行行长安德鲁·贝利(Andrew Baily)表示,他们正在在阻止通胀恶化失败、因经济受到更高利率的打击而引发大衰退的风险,以及消费者被通货膨胀削弱了消费能力的三个危险之间如履薄冰。(「贝利警告英国劳动力市场强劲可能导致持续的通胀风险」,《金融时报》)

事实上,贝利只是预测英国的通胀将在年底前达到10%,但也表示英格兰银行对此无能为力。

滞胀迫在眉睫,央行无能为力

通胀压力严重阻碍了新冠疫情后的复苏。在整个瘟疫期间,中央银行向经济注入了数万亿美元以维持其运转。这笔钱现在正在助长当前的通胀螺旋。为了控制通货膨胀,中央银行被迫提高利率并移除(逐渐减少)投入流通的货币。然而,这样做同时,他们正在给经济泼冷水。

令人担忧的是,它们不仅无法抑制通胀,还会使经济退回零增长甚至衰退。这无疑正是英格兰银行行长所暗示的。这就是他们所说的「滞胀」(经济停滞和通货膨胀同时存在)。

利率上升和生活成本上升,除非与工资上涨相结合,否则将削弱工人阶级的购买力。因此,它将大大抑制消费。

更有远见的经济学家理解这些状况所隐含的危险。来自G Squared Private Wealth的维多利亚·格林(Victoria Greene)于《纽约时报》投书表示:

「肯定有很多开放式的和未量化的风险迫在眉睫。……美国经济为消费者而生,一旦消费者开始放缓,我认为这将对经济造成沉重打击。」 (「市场暴跌反映了对即将到来的痛苦的恐惧」,2022年5月2日)

与此同时,标准普尔全球(评级机构)的经济学家乔·海耶斯(Joe Hayes)在《华尔街日报》上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

「鉴于目前通胀如此猖獗,很难看到大流行后持续的复苏努力抵消了价格上涨带来的负面影响。」(「面对乌克兰战争,全球增长前景低迷」)

最严厉的警告来自前高盛首席执行官劳埃德·布兰克芬(Lloyd Blankfein),他警告企业要为经济衰退做准备。他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经济衰退的「风险非常高」,并引证了政府的刺激措施、供应链问题、中国的封禁措施以及乌克兰的战争,这些给各国央行控制通胀创造了巨大的障碍。布兰克芬认为,避免衰退的「窄路」非常狭窄。 (前高盛首席执行官表示,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风险因素」

现实情况是,中央银行们陷入了两难境地。它们不能让通胀螺旋上升,但也不能真正遏制它,因为它们会导致经济衰退。甚至连经济衰退也可能不足以使通货膨胀趋于平缓。

物流危机

比危机在消费价格上造成的影响或许更糟的是价格上涨蔓延到生产链的上游。这里的成本增长远高于消费市场领域,并且不可避免地会在整个系统中产生连锁反应。

疫情期间开始出现严重的物流危机,航运和货运成本急剧增加。不断变化的消费模式,再加上市场的无政府状态,造成了大量的供应阻塞,导致运输价格大幅上涨。这些阻塞在过去一个月里有所缓解,但同时,表面之下的成本一直在增加。

疫情期间开始出现严重的物流危机——虽然过去几个月阻塞有所缓解,但成本却在增加。//图片来源:kees torn,Wikimedia Commons疫情期间开始出现严重的物流危机——虽然过去几个月阻塞有所缓解,但成本却在增加。//图片来源:kees torn,Wikimedia Commons

与疫情前的水平相比,受到特别严重打击的欧洲柴油价格上涨了约63%。这是石油价格上涨造成的,但同时也是因为欧洲高度依赖俄罗斯的柴油出口。

而且,轮胎和备用零件的成本据说经常翻倍。货运板也遭受严重短缺。由于战争和制裁,欧洲大约25%的用于制造货运板的软木无法获取供应。此外,每年来自乌克兰和俄罗斯的2000万个货运板无法获取,导致其成本几乎长到了三倍,从9欧元上升到23欧元。(「乌克兰战争正在损害欧洲的货运板供给,俄罗斯军队可能也感受到了紧缺」,Euronews

乌克兰的战争以几种不同的方式严重影响了交通运输。在过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无论我们看到运输价格出现什么样的减轻,随着物流公司的成本上涨开始反馈于整个系统,可以轻易变为反方向。

原材料成本

工业面对着的困难不仅仅是运输。生产的各类原材料价格都在上涨。俄罗斯是最重要的矿产来源之一,其中有许多被用于现代生产,而随着俄罗斯的供应的大部分丢失,价格正在上涨。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4月份的股东财报电话会议上抱怨了这一点:「我认为官方数据实际上低估了通胀的真实幅度。」他说。他接着预测到,通胀至少会持续到今年结束,并补充说,供应商要求零部件价格增加20%至30%。

不仅仅是特斯拉。德国工业产品的生产者价格上涨了30.9%,这是自1949年以来的最高涨幅。德国工业面临着能源价格飞增84%,其中天然气价格飙升145%的问题。价格上涨导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对德国经济增长的预测下调了1.7个百分点。

中国的危机

由于新冠封锁政策,中国经济已经在急剧放缓,估算有3亿人受到影响。4月份工业产量下降2.9%,零售额下降11%。汽车产量下降了41%,新建筑开工量下降了44%。(「中国:更糟」,《金融时报》)这将在整个世界经济中引起反响。

中央银行和政府正试图通过增加信贷来促进消费者消费。但这些措施收效甚微。中国正处于房地产危机之中,从恒大开始。就在上周,另一家公司,融创,出现了债务违约。政府的措施与两年前西方所采取的措施相似,不会有什么成效,只能培养出未来的更深的危机。

中国正处于房地产危机之中,从恒大开始。就在上周,另一家公司,融创,出现了债务违约。政府的措施与两年前西方所采取的措施相似,不会有什么成效,只能培养出未来的更深的危机。//图片来源:Windmemories,Wikimedia Commons中国正处于房地产危机之中,从恒大开始。就在上周,另一家公司,融创,出现了债务违约。政府的措施与两年前西方所采取的措施相似,不会有什么成效,只能培养出未来的更深的危机。//图片来源:Windmemories,Wikimedia Commons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中国的大部分制造业的输出都受到了世界最大港口上海严格的防疫措施的阻碍。这导致运输成本降低,但其他一切的价格都升高。

中国的生产放缓将导致各种原材料和消费品供应减少,对世界市场价格构成更大压力。当然,封锁终究会被解除,但正如我们在过去几年中了解到的那样,解除封锁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堵塞。资本主义由于其无政府的性质,根本无法为此类事件进行计划,因而政府干预对于解决这些问题而言是非常迟钝的工具。

对世界贸易的威胁

随着价格上所有这些不同的压力出现,中央银行将无法掌控状况。更令人担忧的是,随着乌克兰战争作为最后一根稻草出现,瘟疫和世界大国之间的日益紧张的局势正在导致全球化进程的倒退。

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的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最近给股东的一封信中警告了这一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已经终止了我们过去30年所经历的全球化。」

自1970年代以来,通货膨胀在一定程度上被全球化抑制住了,而其导致的国际分工不断增加,降低了成本。列宁和托洛茨基解释说,资本主义下经济(生产力)的发展有两个障碍:私有财产和民族国家。后者正好被全球化部分地克服。大型工厂,如在东亚建造的工厂,生产效率非常高,压低了消费品价格。

全球化降低了机器的价格,使投资机械化和其他节省劳动力的设备更有利可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与消费品相比,机器成本的减少,60%要归功于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的降低。

因此,即使劳动生产率没有像过去增长得那么多,如果没有世界贸易的扩展,情况也许会更糟。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世界贸易的开放,被资产阶级评论家称为「全球化」,对于保持经济增长和抑制通货膨胀至关重要,但现在已经结束。

全球化的终结

随着全球化的倒退,公司们意识到它们的供应链非常容易受到他们所谓的「地缘政治风险」的影响。这是指,涉及到主要帝国主义列强的冲突。

因此,我们发现例如德国汽车工业不得不关闭一些生产线,因为它缺少在乌克兰生产的线束。这影响了大众、宝马和卡车制造商曼恩(MAN)。

欧盟和美国正在拼命寻找石油、柴油和天然气的替代来源。但这很难,并意味着在未来一段时期内燃料将更加昂贵。

尽管当下所有的焦点都在俄罗斯,但美国资产阶级真正的对手是中国。美国的统治阶级已经意识到一些关键零部件几乎只在中国及其周边地区生产,并正在采取措施减少对这些供应的依赖。但与中国制造的材料「脱钩」的过程既不容易也不便宜。

不可或缺的锂

当每个人都在试图转向电动车时,如何获得电池的组件是一个大问题,这是车辆中最难生产的部分。

目前,中国生产80%的电池级氢氧化锂,这是电池的关键成分。尽管锂经常在别的地方被开采,但精炼绝大多数是在中国完成的。

汽车公司和其他人在问自己:如果美国像现在对俄罗斯一样对中国实施制裁,会发生什么?所有依赖锂电池的制造商将如何应对?//图片来源:Dnn87,Wikimedia Commons汽车公司和其他人在问自己:如果美国像现在对俄罗斯一样对中国实施制裁,会发生什么?所有依赖锂电池的制造商将如何应对?//图片来源:Dnn87,Wikimedia Commons

汽车公司和其他人向自己提出的问题是:如果美国像现在对俄罗斯一样对中国实施制裁,会发生什么?所有依赖锂电池的制造商将如何应对?

为了回应这种不确定性,西方公司正在发展自己的氢氧化锂生产能力。其中一个新精炼厂在澳大利亚的奎那那(Kwinana)锂矿区,正在建造。在澳大利亚进行精炼可以保护奎那那的生产免受地缘政治风险的影响。

Redpoint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一位交易员向英国《金融时报》评论道:

「其中一些材料将变得如此重要的事实意味着你需要多样化的供应。你不能冒它来自一个地方的风险。」

他继续道:

「他们必须在澳大利亚政府的统治下开展业务。(所以)如果它位于澳大利亚,你确实摆脱了地缘政治风险。」

就在本周,在英国建立另一家工厂的计划被宣布了,作为对在欧洲建造新的电池工厂的补充。

谁控制微型芯片?

另一个例子是半导体的生产,其中75%目前在东亚生产,以台湾和南韩为首,但也包括越来越重要的中国。仅台湾就生产了90%的最先进的芯片。

随着中国越来越多地宣称对南海的控制,它也在宣称对半导体最重要的贸易路线的控制。中美之间的任何严重制裁或贸易战都可能切断对所有大型家电、电子产品及汽车至关重要的半导体供应。

这导致西方政府试图发展自己的微型芯片工业。美国去年颁布了「芯片法」,今年欧盟也纷纷效仿。正如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格尔辛格(Pat Gelsinger)最近的表述,「我们寻求在美国本土重建完整供应链。」(Cspan archive(超链接))

他的观点得到了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回应,他在1月21日的一次演讲中说:「能够说出俄亥俄制造、美国制造,这些我们在25至30年前总是能说的话。这就是它的意义所在。」(「拜登总统关于增加半导体供应和重建供应链的讲话」)

这是纯粹而简单的保护主义,它将对世界市场造成严重破坏。其中一些部门当然无论如何都面临短缺,但通过设置壁垒和向国内公司提供补贴,政府和公司正在提高生产成本。

从长远来看,重塑供应链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价格上涨。这是在特朗普领导下开始并一直持续到今天的美中贸易战的后果之一。但它首先被疫情放大,现在被乌克兰战争和由此产生的制裁放大。

通过将供应链转移出俄罗斯和中国,公司正在使它们变得更加昂贵。然而,在日益动荡无常的国际关系中,他们别无选择。

战争的代价

在这所有一切中,统治阶级郑重地告诉工人,我们有责任做正确的事情并维持对俄罗斯的制裁。拜登和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Liz Truss)都暗示必须付出代价,但这是值得付出的代价。当然,他们是不会自己埋单的。

工人将被要求支付正在被送进乌克兰的数百亿美元的武器。他们将被要求为国内军费的大幅增加买单。正如资本主义评论家总是热衷于指出的那样,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在这所有一切中,统治阶级郑重地告诉工人,我们有责任做正确的事情并维持对俄罗斯的制裁。拜登和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都暗示必须付出代价,但这是值得付出的代价——当然,他们自己不会付钱。//图片来源:《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在这所有一切中,统治阶级郑重地告诉工人,我们有责任做正确的事情并维持对俄罗斯的制裁。拜登和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都暗示必须付出代价,但这是值得付出的代价——当然,他们自己不会付钱。//图片来源:《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

但代价不止于此。军费的大规模扩张只会让通胀雪上加霜。政府不会使用资源来提高教育水平,也不会投资新机器、更好的公共交通甚至道路,而是会对紧张的原材料市场施加更大的压力,以生产非常昂贵的武器。这些武器顶多只能算是非常昂贵的垃圾,而最坏的情况是它们将被用来杀死工人和农民,摧毁工厂和农场。它们远远没有解决经济问题,而仅仅使情况变得更糟。

在《金融时报》一篇引人注目的文章中,马丁·桑德布(Martin Sandbu)阐述了统治阶级的想法,但他的意识很好,没有说得太大声。他提到人们将无法为他们的孩子购买健康的饮食,将无法支付他们的能量,我们可能不得不限量配给一些必需品。他建议政客们应该解释即将到来的痛苦以及它是来自于战争(而不是其他的事物),然后他说这是「自由的代价……首先是由乌克兰人付出的,但也是你们许多人付出的」。(「西方领导人必须让公众为战时经济做好准备」)

如此郑重的声明,很多工人会怀疑,是否会有人询问他们的意见?在北约帝国主义野心的祭坛上,他们孩子的健康真的应该被牺牲吗?这些评论员和政客们再一次谈论我们「同舟共济」,「最宽阔的肩膀必须做出更多贡献」,但实际上责任的负担极度不公。十分明显,帝国主义权力斗争的代价是工人和穷人付出的,而不是其他人,而且价格一天比一天高。

新常态

「杰伊·鲍威尔行长强调了『软着陆』的重要性。费城联储的派崔克·哈克警告说,美联储不应通过对通胀「过于激进」来「破坏经济」。旧金山联储行长玛丽·戴利表示,美联储应该加息,使通胀率在五年后降至2%,暗示着她满足于通胀率在五年内保持在央行的目标之上!」(「美联储改变了它的信息,但不是你想的那样」,FT Alphaville

资产阶级现在非常担心他们无法控制的通货膨胀的前景。现在的前景不是通胀率迅速恢复到2%左右,而是这种更高的通胀率将持续数年甚至数十年。

这对阶级斗争有严重的影响。5%到10%的通胀率将迅速侵蚀工资,并压低实际收入。这将非常快速地把钱从工资减少的工人那里转移到收费价格增加的公司那里。

除了大型垄断企业外,并非所有公司都会受益。他们可以控制供应商的价格,并可以给消费者设定价格,而不会遇到有其他公司降价竞争的风险。输家将是工人阶级,除非他们斗争来捍卫自己工资的购买力。因此,通货膨胀是阶级斗争的最终配方。

这是即将到来的时期的征兆: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不得不向欧洲央行的员工发送一封电子邮件,反对将工资增长与通货膨胀(工资的变化尺度)联系起来。她说,「将工资与通货膨胀挂钩是不可取的,也是不想要的。」显然,代表这些工人的工会正是要求这样的挂钩。(「拉加德拒绝欧洲央行工作人员呼吁把工资和物价挂钩」)

拉加德知道这是一个爆炸性的问题。她完全无意让欧行树立先例,因为这样的要求是这种情况所固有的。如果通货膨胀率为8%,那么同意3%、4%或5%的工资增长又有什么意义呢?工人们将不得不时刻保持警惕,否则他们工资的购买力就会消失。

这些通胀压力将迫使反应产生,不仅来自发达国家的工人,而且来自前殖民国家周围的数十亿穷人,他们几乎买不起食物。生活成本剧增诱发了斯里兰卡和哈萨克斯坦的运动。这些国家不会是最后一个能看到这种事态发展的国家。

持续的通货膨胀是资本主义体制陷入深重危机、无法找到平衡的标志。现在,许多国家都面临着高通胀和经济衰退的惨淡前景。西方帝国主义者如此热衷于让俄罗斯在乌克兰流血,将会后悔自己的行为。战争的继续使局势变得更糟。通货膨胀将侵蚀全世界本已不稳定的政治体系基础。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