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时事分析

美国中情局利用囚犯作为「道具」来教授酷刑方法

当美国及其盟友谴责俄罗斯在乌克兰暴行的同时,最近解密的一份报告则让西方帝国主义过去的罪行重见天日。报告显示,中情局花了三年时间将阿富汗的一名被拘留者作为「训练人偶」来训练新人审讯人员的酷刑手段。尽管这个被拘留者没有提供任何有用的情报,但他却仍遭受了毫无意义的酷刑。(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3月29日。译者:林佑存)

阿马尔-巴鲁奇(Ammar al-Baluchi)是一名巴基斯坦公民,他被指控与9/11袭击事件有关联,因而从2003年到2006年被关押在所谓的「盐坑」:一个「法外」拘留中心或「黑牢」。在那里,他面临着各种身体和心理上的折磨,然后被转移到臭名昭著的关塔那摩湾监狱,此后他一直被关押在那里,但没有被给予任何出庭受审的机会。阿马尔的磨难使他的大脑可能遭到严重损害。

酷刑训练营

美国特工对待阿马尔的方式令人发指。他常常被剥夺睡眠和食物,一次则持续数天。在睡眠不足的情况下,狱方仍然强迫阿马尔罚站,罚站长达82小时,然后被带去「审讯」。

在这里,恐怖的事情还在继续。中情局采用的「强化审讯技术」(Enhanced Interrogation Technique,讲白话就是折磨人的新招)包括但不限于反复抽打他的脸和胸部,强迫他的身体长时间保持相当不适且「充满压力的姿势」,把他赤身裸体地铐在地板上,命令12到13名特工向他泼洒冰水,以及「撞墙」(Walling)——用毛巾蒙住他的头,然后用木板敲击头部。

这些野蛮及极不人道的方法曾经是,而且可能现在仍然是美帝在世界各地的秘密拘留设施的常见手法。

最可恶的是,阿马尔被虐待不仅仅是为了从他身上获取情报。他的刑讯室是专门为打算升迁的中情局审讯员设计的教室。中情局的报告将在场的特工描述为「进行在职培训的学生」。

一位接受秘密采访的中情局特工指出,他「需要在工作中进行大量的学习,但他仍然感到『落后于其他学生一大截』,部分原因是他需要练习更多审讯技巧。」这种「练习」包括排队轮流殴打和让阿马尔「撞墙」。

令人作呕的是,当受训拷问者没有完全掌握酷刑方法时,他们将不得不继续殴打阿马尔,直到他们能够得到专家老师的「肯定」。一名受训者说「很难用正确地方式打脸颊,他『太投入了』,因此让他手臂的姿势不标准,伸展过长,也因此无法有效掴掌」。

这些无情的殴打并不是由几个特别阴险的探员实施的。这都是对追求升迁的审讯员进行「认证测验」过程的一个标准部分——不管它对阿马尔造成多大的伤害。

报告还指出,中情局特工「可能在被拘留者到达[黑牢]之前就决定对阿马尔使用『强化措施』」。也就是说,不管阿马尔愿不愿意配合分享情报,他都会遭到酷刑。很多为捍卫各国反动政府实施酷刑的人都认为这是撷取重要情资的必要之恶。但是对阿马尔来说,他很可能是在开始审讯之前就被随意挑选出来,成为中情局的「训练假人」。

掩盖在台面下的犯罪行为

我们可以看见,虽然解密报告对特工采用的一些极端手段提出了批评,但它认为,在大多数情况下,阿马尔的案件没有任何违规的地方。例如,「撞墙」被认为是完全合法的,而阿马尔的永久性脑损伤仅仅是由于少数特工「过度使用一些措施」的结果。

该报告为中情局进行了曲折的辩护,试图将所实施的极端暴力大事化小。一名接受采访的特工说:「阿马尔可能认为我们打他的脸跟肚子是在使用暴力伤害人,但是这些行为是被批准的强化审讯技术」。

同样地,报告指出:

「在审讯过程中,几名审讯员因为疲劳而不得不轮流撞墙身材矮小得多的被拘留者,这表明……阿马尔觉得他被围殴也是有其原因的。」

在这里,我们应该感到「欣慰」的是,虽然阿马尔可能觉得自己被打了,但这只是他的一个认知错误,因为这些方法是被美国认可的审讯技术。这是一种荒诞的文字游戏,就像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内的情节:「除非我们说它是酷刑,否则它就不是酷刑!」

但为酷刑辩护的人并没有就此罢休。一位中情局特工的经历被详细地阐述了:

「她在[黑牢]遇到的所有被拘留者都告诉她他们『受到了酷刑』。她说,她不认为阿马尔在抱怨酷刑方面与其他刁钻的被拘留者有什么不同;她每天都能听到囚犯在抱怨这、抱怨那。」

她后来将阿马尔描述为「有点疑病症的人[!]」

这些话显示了美帝对人道的无情漠视。这位中情局特工轻描淡写地否定了阿马尔遭受的野蛮待遇,因为所有非法的黑牢被拘留者都会提出这样的抱怨,他认为阿马尔感到受到严重的攻击,可能只是因为「有点疑病症』! 。

不为获取信息而做的「审问」

尽管阿马尔或许真的有罪并且与恐怖主义有关联,但他所面临的酷刑很明显完全没有让他提供任何有用的情资:

「中情局官员……更关注阿马尔是否『服从』,而不是他所提供信息的质量……阿马尔在接受[酷刑]时会为了开脱而编造了他所提供的信息……他很害怕,为了让中情局官员停止这些措施而撒谎。」

这与其他关于「高级审讯」的报告的结论一致:遭受酷刑的囚犯最终会说出任何话以停止他们的折磨,使他们提供的任何情报都没有价值。此外,该报告还对阿玛尔最初是否知道任何事情提出了怀疑:

「阿马尔并不知悉任何有关急迫恐怖攻击行动的情报,但中情局的审讯人员和分析人员确信他隐瞒了信息,这是基于他们对阿马尔与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Khalid Shaykh Muhammad)[9/11事件的关键人物]的关系分析,以及他们认为阿马尔可能知道9/11的情况与资讯。」

中情局特工不仅几乎没有尝试从阿马尔那里收集可靠的信息,甚至不清楚他是否知道任何真正关键的事情。中情局根据他们对阿马尔的「猜想」,进行了三年的残酷折磨。

层出不穷的酷刑

阿玛尔的案件只是美帝国主义在中东犯下的一连串罪行中最新曝光的一例。

另外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是发生在阿布格莱布的侵犯人权事件,这是美国在「反恐战争」期间在伊拉克设立的监狱。美国士兵被揭露让被拘留者赤身裸体的跟尸体铐在一起,使被拘留者长期处于令人作呕的环境中,以及其他一系列身体、性和心理虐待行为。至少有一名男子在酷刑下被杀害。

除了系统性和广泛地使用酷刑外,当时红十字会的一份报告发现,被关押在阿布格莱布的人中有70-90%是被错误地逮捕的。

美帝国主义的暴行由来已久,包括在最近的历史中使用酷刑的记录,例如在伊拉克的阿布格莱布,士兵们对囚犯进行身体、心理和性虐待,其中大部分是错误逮捕的冤枉受害者。//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美帝国主义的暴行由来已久,包括在最近的历史中使用酷刑的记录,例如在伊拉克的阿布格莱布,士兵们对囚犯进行身体、心理和性虐待,其中大部分是错误逮捕的冤枉受害者。//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类似的报告还出现了美国士兵将数以千计的囚犯转移到伊拉克的监狱中,据了解,这些设施中发生了殴打、鞭打甚至焚烧等酷刑手段。近年来,关于美国政府实施酷刑的指控不胜枚举。

这里出现了一个明显的行为模式。美帝国主义不分青红皂白地对其被拘留者——无论是否有罪——使用残酷和普遍的酷刑计划。

显而易见的是,任何调查和丑闻都无法阻止美帝国主义核心的残酷行为。同样,政府报告和资本主义政客建议的空洞改革也不会结束中情局和整个资本主义国家的野蛮行为。

美帝国主义是地球上最反动的力量,对可以想像的最令人发指的罪行负责。为了捍卫他们的利润和利益范围,资本家们没有什么深浅之分。我们必须将这种战争、酷刑和野蛮行为同人类昏暗和遥远的过去遗留下来的暴行结束于现在,我们必须推翻产生这些行为的社会体制。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