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瑞士秘密:資本主義即腐敗

一份數據泄漏顯示,瑞士大型銀行瑞士信貸幾十年來一直在管理著全球寡頭、腐敗政客和毒梟的資產。其客戶包括埃及前暴君胡斯尼·穆巴拉克的兒子、被推翻的阿爾及利亞獨裁者阿卜杜拉齊茲·布特弗利卡,以及近年來德國最大的腐敗事件——西門子醜聞的主角愛德華·塞德爾。(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3月29日。譯者:KRY)

其中許多賬戶屬於阿拉伯世界的前任和現任官員,根據舉報人的說法,他們「在阿拉伯之春的民眾起義時從本國提取了大量資金」。也有一些賬戶的所有者正是那些被指控通過腐敗和洗錢掏空委內瑞拉石油公司PDVSA的人。

這些被稱為「瑞士秘密」的披露無疑有著重要意義。雖然這3萬個賬戶的數據泄露的只是瑞士信貸150萬賬戶的冰山一角,但僅這次泄漏就包括來自160多個不同國家的客戶。這使世人再次認識到,世界各地的富人和有權勢的人無不利用他們所掌握的一切手段來積累資金、避稅並使他們的利潤最大化。

瑞士信貸銀行是僅次於瑞士銀行的第二大瑞士銀行,是金融業的全球參與者。它是世界上第41大銀行,在資產管理銀行中排名第五。泄露醜聞發生後股票市場的反應體現出其對於整個瑞士銀行業的威脅。瑞士銀行因此下跌的股價甚至遠遠超過那些受烏克蘭危機影響的歐洲金融機構。

在瑞士,所謂的《審查法》也在掀起波瀾。這部法律起草於瑞士銀行保密制度被終止前不久的2014年。它規定,除其他事項外,如果記者違反銀行保密規定,公布任何個人的數據,就會被起訴,並面臨最高三年的監禁。正因為此,「瑞士秘密」的泄密雖然涉及40多個國家的記者網絡,但沒有一個瑞士人參與。這讓大家看到,議會和資產階級國家是銀行家犯罪利益的捍衛者。

就在「瑞士秘密」發布的同一周,普京將其軍隊開進了烏克蘭。瑞士受到壓力,支持歐盟對普京政權的制裁。但在入侵的第一周,瑞士政府援引了「瑞士的中立性」,並拼命試圖找到一個漏洞。
俄羅斯的寡頭們應該依然使用著他們在瑞士的銀行賬戶。俄羅斯大約80%的原材料貿易是通過日內瓦、楚格、盧加諾和蘇黎世等瑞士銀行中心進行的。瑞士資本家也一直在與美國、歐盟和烏克蘭做生意。他們當然受益於2014年以來反動的梅丹政府下有利的商業環境。

事實上,瑞士近年來已經成為烏克蘭的第四大投資者。這就是「中立」的真正含義。瑞士帝國主義在各大國集團之間進行平衡,盡可能地使其財富最大化。

一粒老鼠屎

可以確信的是,瑞士信貸並非只是整個金融業中的一粒老鼠屎。近幾個月和近幾年,所有的瑞士主要銀行都與非法活動有關:無論是法國大資本家的逃稅行為(瑞銀),還是全球範圍內的洗錢網絡(匯豐),就沒有瑞士的銀行不染指的地方。

pandora paper Image Public Domain
圖2配字:「瑞士秘密」只是近年來一系列重大腐敗和洗錢事件中的最新一起事件,此前揭露出來的還有巴拿馬文件、瑞士泄密事件和潘多拉文件等一眾醜聞。 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瑞士秘密」只是近年來一系列重大腐敗和洗錢事件中的最新一例,這些事件還包括比如巴拿馬文件、瑞士泄密事件和潘多拉文件。最後,所有這些醜聞只是證明了我們都知道的事實:全球1%的富人逃稅和欺騙世界其他地區。

「瑞士秘密」只揭示了瑞士銀行中心和整個瑞士帝國主義的極端寄生性。歷史上,瑞士的銀行保密制度——禁止披露銀行客戶資料——為這種情況提供了便利,這種制度於1934年被寫入法律,直到最近幾年才正式結束。

其目的是加強瑞士銀行在資產管理這一主要領域的實力。瑞士在近一個世紀的時間里,甚至有專門為整個世界的罪犯從事洗錢和逃稅活動提供便利而設計的法律。這清楚地揭示了瑞士這一資本主義國家作為銀行中心的守護者的角色——國家並非什麽中立的實體,而是與資產階級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今天,瑞士的銀行中心正處於深刻的危機之中。在過去的十年中,銀行業在瑞士GDP中的份額已經從13%下降到8.5%。自2008年以來,瑞士銀行和瑞士信貸這兩家大銀行的利潤以及股價也都遭遇了大幅下滑。

2008年的金融危機對瑞士銀行來說是一次瀕臨死亡的經歷。瑞銀不得不被瑞士國家政府用600億瑞郎進行拯救。除其他外,金融危機暴露了這樣一個事實:瑞士的大銀行並不局限於資產管理,而是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就深入到高風險的投資銀行領域。在這樣做的過程中,他們樹立了強大的敵人;畢竟,這是美國大銀行的地盤。

2008年危機後,美國銀行業粗暴地利用了瑞士銀行中心的弱點。美國以協助和教唆逃稅的刑事指控來威脅一蹶不振的瑞士銀行。對瑞士銀行中心的攻擊是大國(首先是美國和歐盟)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反對避稅地的全球運動的一部分,不是出於 「道德」,而是由於純粹的競爭原因。瑞士的銀行保密制度,即其銀行中心的核心,受到了正面的攻擊。

瑞士政府努力維護銀行保密制度。但最後,瑞士不得不向大國承認失敗。瑞士銀行被迫支付巨額罰款,並交出成千上萬的客戶數據。到2009年底,瑞銀失去了30%其管理的資產。

2014年,瑞士終於加入了經合組織關於稅收問題的自動信息交換(AEOI)的聲明。AEOI於2017年正式生效。從那時起,瑞士銀行必須收集其客戶的財務信息,並在必要時將其傳送給某些國家的稅務機關。

但銀行保密制度的正式結束並不意味著腐敗、洗錢和逃稅行為的結束。相反,由於瑞士銀行現在受國際競爭的擺布,它們被迫冒越來越大的風險。

這包括專注於拉丁美洲、中東和非洲的「新興市場」。這些國家存在嚴重的財富和收入不平等。這些大型新資產是有利可圖的,但客戶的風險更大:政治醜聞和洗錢正成為更大的問題。瑞士信貸的數據泄露中,有特別多的客戶來自新興市場。當民眾經常面臨災難性的生活條件時,瑞士銀行卻幫助當地的精英們從國內抽走錢財。

AEOI協議確實帶來了一定的困難。但與此同時,也存在許多規避信息交流的方法。全世界90多個國家沒有參與AEOI協議。「瑞士秘密」現在暴露了,例如,客戶在沒有AEOI協議的國家獲得居留確認書,或者瑞士銀行通過其在相應國家的某個分支機構進行操作。例如,瑞士信貸銀行在50多個國家設有分支機構,但沒有披露哪些國家。而這些僅僅是AEOI眾多漏洞中的一小部分。

「瑞士秘密」清楚地證明,犯罪陰謀仍然是今天瑞士銀行中心的一個組成部分。

瑞士銀行中心的衰落

随隨著銀行保密制度的正式衰落,瑞士銀行失去了在資產管理方面近乎壟斷的地位。國際競爭大大加劇。如今,瑞士銀行必須多管理20%的資產才能獲得2008年以前的利潤。我們正看到瑞士銀行中心在各個方面的衰落。自2009年以來,在瑞士的外國銀行數量從123家下降到71家。同期,該行業損失了近20%的員工。

Mont Cervin Palace Image Romy Biner Hauser Wikimedia Commons
三分之一的瑞士私人銀行可能在未來幾年退出市場。 圖片來源:Romy Biner Hauser, Wikimedia Commons

據瑞士主要的資產階級報紙NZZ報道,三分之一的瑞士私人銀行有可能在未來幾年退出市場。企業聲譽方面的主要專家伯恩哈德·布勞霍夫總結道:「你可以直接明了地看到,‘安全’和瑞士所象征的一切真的已經失去了。投資者和儲蓄者不僅在瑞士注意到這一點,在其他國家也是如此。」

瑞士信貸銀行的境況尤其糟糕。雖然瑞士兩大銀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旗鼓相當,但瑞銀的利潤現在是瑞信的兩倍多。

在過去的幾個月里,瑞信被接連沖擊。去年3月,其因風險過高的Archegos集團交易而損失了50億美元(即半年的利潤)。10月,它因卷入莫桑比克政府的腐敗醜聞而被罰款5億美元。12月,它受到了涉保加利亞毒販洗錢的指控。2022年1月,由於兩次違反檢疫規定被揭發,董事會主席奧爾塔·奧索里奧僅在就職8個月後就辭職了。2月初,該銀行陷入虧損,而且紅利被削減到10分。而現在,我們又有了這個破壞性的數據泄漏。

在「瑞士秘密」的泄漏中,裂隙已經出現在衰退的瑞士銀行中心最薄弱的環節上。

窮途末路的瑞士資本主義

瑞士在歷史上一直是最穩定的資本主義國家之一。但是,這種穩定的物質基礎正在大規模地衰落。隨著資本主義的全球危機,國際競爭在明顯升溫。

瑞士資本的優勢越來越少,從世界市場上「挑三揀四」的底氣也越來越小。從廢除銀行保密制度的決定就可見一斑。它衰落的趨勢同樣也適用於瑞士資本主義的其他所有基石。

protest and megaphone Image der Funke
看似永恒的瑞士穩定神話即將破滅——這是世界資本主義體系深度總體危機的明顯標志。 圖片來源: der Funke(IMT 奧地利)

瑞士的稅收優勢正受到國際社會的抨擊,最近的一次是來自經合組織的稅收改革。越來越少的大公司選擇把總部設在瑞士。其與所有重要的經濟夥伴的關系也處於危機之中,從與歐盟的框架協議談判失敗中就可以看出。因此,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工業產品貿易在未來幾年內可能面臨重大問題。

瑞士的資本主義正處於相對衰退期。1970年,瑞士的人均經濟產出比經合組織的平均水平高出110%,而今天這個數字降到了57%。自1990年以來,瑞士的勞動生產率增長比大多數經合組織國家都要慢,例如,比瑞典就低了22%之多。同時,瑞士的生活條件25年來也一直處於停滯狀態。

瑞士資產階級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國際形勢的擺布。在大國集團之間日益緊張的關系中,它幾乎無法維護自己的利益。因此,統治階級正越來越多地攻擊工人階級。瑞士資本家迫切需要改革,以改善他們的盈利條件,至少在他們自己的國界內。許多兇猛的攻擊已經在準備之中:通過稅收制度、工作時間和社會福利,對養老金進行剝奪。

最終,這只會激起工人階級的反抗。看似永恒的瑞士穩定神話正在走向末路。這清楚地表明了世界資本主義體系總體危機的深度。

暴露出來的虛偽和腐朽

「瑞士秘密」揭露了統治階級的巨大虛偽。與巴拿馬文件一樣,他們聲稱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或者,他們試圖把腐敗和洗錢稱為「必要之惡」。用NZZ的話來說:「賬款總是尋求阻力最小的道路。來源自犯罪的資金勢必會流向瑞士金融中心,而這永遠都不可能完全避免。」
從資本主義的角度來看,他們是對的。但在大眾的眼中,「瑞士秘密」簡直是令人作嘔的。很明顯,就像在「巴拿馬文件」事件中一樣,統治階級將再次不受懲罰。但由此激起的反抗遲早會讓精英們適得其反。

在資本主義下,工人階級創造了社會上的所有財富。但資本家將其集中在少數人手中,並將其藏在他們的私人銀行賬戶中。同時,他們告訴我們,沒有足夠的錢用於醫療保健或教育。
在這方面,「瑞士秘密」暴露了資本主義國家的本性。銀行保密制度明確是為犯罪的富人和銀行家制定的法律。盡管政客們總是大談什麽「規範金融市場」,但實際上,國家本身不過是維護整個資產階級利益的機關罷了。

der funke banners Image der Funke
瑞士馬克思主義者的職責是與銀行家和老板們的政權作鬥爭。 圖片來源: der Funke(IMT奧地利)

瑞士社會民主黨現在要求廢除《審查法》。當然,這部法律對工人階級是有害的。但是將此作為對「瑞士秘密」醜聞的唯一聲索,助長了資產階級國家可以依靠「清理」金融部門改良的幻想。改良派提出的“對富人征稅”的要求也是遠遠不夠的。資本家總是能夠想方設法盡可能少地為他們的不義之財納稅,不管這些方法是否合法。

瑞士馬克思主義者的責任是與銀行家和老板們的政權作鬥爭。首先,我們必須指出並揭露瑞士銀行的寄生性質:它們是世界各地腐敗政權的資產管理者。它們掠奪國際工人階級的勞動成果。
除此之外,我們瑞士馬克思主義者的目的是明確的——沒收銀行,把財產歸還給全世界勞動人民,並在工人的控制下對社會財富進行真正民主的分配!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