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時事分析

太平洋上的中美的競爭——這對人類意味著什麼?

雖然烏克蘭戰爭引起了很多關注,但一場同樣重要的衝突正在太平洋地區發展,且關係到在未來誰將會統治這個關鍵地區:是美國還是中國?事實上,美國外交政策的主要支點就是反制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6月10日。譯者:Affroins)


1989年,當世界經濟發展壯大,並容得下多個主要競爭勢力時,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成立了,該組織有21個成員國——其中包括美國、日本、加拿大和澳洲,以及後來的俄羅斯和中國。實際上,它包括了幾乎所有毗鄰太平洋海岸線的國家。

當時,蘇聯正處於重大危機的邊緣,其勢力範圍內的所有東歐國家都經歷了政權更迭,伴隨著舊制度的崩潰與資本主義的回歸,緊跟著的就是兩年後蘇聯本身的崩潰。而中國則在發展,但距離如今舉足輕重的地位還很遠。那時,中國提供了非常便宜的勞動力成本和有賺頭的投資領域,許多跨國公司都利用了這一形勢紛紛湧入中國市場。

美國的相對衰落和中國的崛起

現在的世界形勢已經大不相同了。美國仍然是地球上最強大的帝國主義國家。然而,它經歷了一個重要的長期相對式微。自二戰以來,它在世界經濟中的比重便有所減少。1945年,它占世界GDP的50%以上。1960年為40%,但到1980年的時候,其已降至25%左右,2000年又升至30%左右,此後又回落到了24%。而另一方面,中國在世界GDP中的份額則從1980年的1.28% 上升到了2013年的10%,直到今天的15%以上。

隨著經濟實力的逐漸增強,中國已成為了世界範圍內主要的資本主義參與者,現在它正展示著自己的力量並抵制美國在世界不同地區的影響力,特別是在東南亞和太平洋地區。這一點很明顯,比如,中國正在試圖與太平洋上的一些島國達成安全和貿易協議——占據新聞頭條的中國與所羅門群島協議則是最近一例。

而在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同時,中國同樣也在全球150多個國家中投入了鉅資。據《中國全球投資追蹤(the China Global Investment Tracker)》報道:「自2005年以來,中國對外投資和建設的總價值為2.2萬億美元。」這大約是2020年底美國6.15萬億美元總額的三分之一。

然而,根據全球的統計數據庫statista.com的數據:「2020年,美國擁有全球最大的對外直接投資(FDI)存量,約為8.1萬億美元。而中國則以大約2.4萬億美元的規模位居第二。」

這些數據表明:中國對外投資總額已經達到了美國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水平,也就是相當於義大利全年的GDP總量。而義大利則是世界第八大經濟體以及七國集團的一部分。

然而,上述數字也並未給出完整的畫面。香港是全球第七大投資者,接近2萬億美元,而其現在已被中國完全接管。這些投資中有1.2萬億美元在中國,其余0.8萬億美元則在其他國家,這就使得中國全部的投資總額很輕松地就超過了3萬億美元的標准。無論我們怎麼看,在美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帝國主義國家的同時,中國也已隨著其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成為了第二大外國投資者。

中國也大量實施對外貸款。據《哈佛商業評論(the Harvard Business Review)》報道,「在過去的二十年裡,中國已經成為了全球主要的貸款方,未償債權目前已超全球GDP的5%。」其又繼續道:「中國政府及其旗下的關係機構總共向全球150多個國家提供了約1.5萬億美元的直接貸款和貿易信貸。這使得中國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官方債權國——其超過了不論是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還是所有經合組織債權國政府等傳統官方債權國的總和。」

也難怪《中國全球投資追蹤》增添了一條評論,「美國和其他一些國家依舊繼續對中國的活動持懷疑態度。」而憑借著這種全球影響力,中國政府則希望以典型的帝國主義方式來加強中國對貿易路線、原料的來源和安全的控制。

中國在太平洋

這在全球許多地方都非常清楚。中國的投資,除了北美和歐洲的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外,還從拉丁美洲延伸到非洲,再到亞洲和太平洋地區。而本文主要針對太平洋地區。

中國在整個太平洋地區的資源開采行業占據了主導地位。2019年,在該地區所出口的海鮮、木材和礦產超過了一半,總價值達33億美元。而與此相照應的則是,太平洋地區有超過四分之一的商船船隊是中國的。中國有290艘商船,超過了太平洋地區所有國家的總和。

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超過90%以上的木材都出口到了中國,就像是所羅門群島90%的采掘資源一樣。巴布亞新幾內亞還向中國提供了來自其拉姆(Ramu)鎳礦的鎳。萬那杜、東加和伯勞群島也有類似的情形。總體而言,在過去20年中,中國公司在太平洋地區的礦業投資超過20億美元。

顯然,該地區對中國至關重要。這也解釋了它最近與多個國家達成交易的舉措。其始於4月中國與所羅門群島所簽署的為期五年的安全協議。而這筆交易背後的根本原因則是中國想要成為該地區主導力量的長期目標。

目前,該協議將使中國在所羅門群島的內部政權穩定中發揮重要作用。中國警察已經在島上訓練了當地警察的防暴方法。所羅門群島政府正面臨著巨大的民眾騷亂的局面,且其不得不鎮壓了大規模的抗議活動,並且可能在近期再次這樣做。然而,中國所期許的遠不只是對所羅門群島一個國家的擴大影響。

所羅門群島實際上是在澳洲的後院,因此被認為是在美國的勢力範圍內。如果中國在這些島嶼上建立自己的海軍基地(盡管中方矢口否認這是他們的意圖),這將對美國和澳洲之間的航線構成直接威脅。而如果中國威脅要入侵台灣的話,這也將是一個非常有用的陣地,因為這顯然會使中國和美國直接或間接地接近軍事衝突。而所羅門群島現政府早在2019年就將其外交認可轉向中國而不是台灣,這一事實也表明了事情的發展方向。

然而,中國在太平洋的利益並沒有止步於所羅門群島。它現在正在尋求促成一項涉及太平洋十幾個島國的交易,其涉及警察、安全和數據通信。如果中國能夠達成這項涉及貿易和安全問題的協議,那麼它將極大地增加其在整個地區的影響力。

作為達成協議嘗試的一部分,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於5月底在斐濟主持了一場會議。其已經在該地區及其他地區敲響了警鐘。密克羅尼西亞聯邦(FSM)總統戴維·帕努埃洛(David Panuelo)曾公開表示,這筆交易可能會引發一場新的「冷戰」, 尤其是關於中國與西方、澳洲、日本、美國和紐西蘭之間的關係。密克羅尼西亞聯邦與美國達成防務協議並非偶然,這反映了其在該地區所擔任的棋子之一的位置。

中國也在尋求與吉里巴斯達成單獨的協議——吉里巴斯也在2019年與中國而非台灣建立了外交關係。與吉里巴斯的協議將類似於與所羅門群島簽署的協議。與此同時,中國還與萬那杜簽署了建設新機場跑道的合同,以擴大桑托島佩克阿(Pekoa)機場的能力。薩摩亞還與中國簽署了一項雙邊協議,其中涉及到了「和平與安全」等內容,中國將為這個小國提供更大的基礎設施的發展。中國代表團已經做了許多逐島旅游,其已訪問了斐濟、東加、萬那杜、巴布亞新幾內亞及東帝汶等國。

在中國正在努力加強其在太平洋地區的經濟和安全地位的同時,它與東南亞國家的貿易則已經超過了美國,並且其正在尋求通過增加在該地區的外商直接投資的方式來加強這一地位。

而針對這一切,美國最近向所羅門群島派遣了一個外交代表團,美國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國務卿丹尼爾·克里滕布林克(Daniel Kritenbrink)甚至威脅到,如果中國有任何在這些島嶼上建立軍事行動的舉動出現的話,那麼美國未來就可能會進行軍事干預。澳洲新任外交部長黃佩妮最近也訪問了斐濟,表達了對中國在該地區的舉動的擔憂。

而在最後,中國所組織的十國會議決定推遲作出任何決定,王毅發表聲明稱,其需要進一步談判以達成必要的共識。很明顯,這些小國感受到了兩個相互競爭的帝國主義列強的壓力,並小心翼翼地避免冒犯到其中任何一方。但正如我們在其中一些國家(例如所羅門群島)中所看到的那樣,中國現在已經成為了主要的貿易大國,隨之而來的就是要建立更為緊密的外交和安全工作聯系的動力。

拜登試圖取得平衡

美國總統喬·拜登對中國在該地區取得的進展感到震驚,其也試圖與一些印太國家達成經濟協議,但這卻反過來激怒了中國政府。與此同時,美國也在努力加強其軍事地位,從去年簽署的 AUKUS協議(澳洲、英國和美國)就可以看出,這是一項與英國和澳洲簽訂的新的一份安全協議,美國將在該協議中為澳洲提供核動力潛艇,而這顯然是針對著中國的。

5月23日,美方在東京舉辦活動,發起了「印太經濟繁榮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拜登試圖通過召集該地區的十幾個國家來對抗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亞、泰國、文萊和菲律賓已同意參加談判,並加入日本、韓國、澳洲、紐西蘭、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行列。美國尋求的交易涉及數字貿易、貿易便利化、清潔能源和碳排減、供應鏈以及(據說至少)反腐敗和稅收。

諷刺的是,拜登試圖爭取達成協議的大多數國家也都與中國簽署了貿易協議,這是其所謂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的一部分。實際上,我們在這裡看到的是世界關係中的一條主要的斷層線,其涉及到地球上最強大的帝國主義大國美國與崛起中的中國之間的戰鬥。

中國日益壯大的軍事實力

不可避免的是,任何資本主義勢力在某個階段隨著經濟實力的增長,軍事實力也隨之提升。美國每年的軍費開支為7780億美元,超過了其後九個軍事大國的總開支。這些數字分別是:中國2520億美元,印度729億美元,俄羅斯617億美元,英國592億美元,沙烏地阿拉伯575億美元,德國528億美元,以及法國527億美元。

這裡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是世界第二大軍備消費國,比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其他四個大國的總和還要多。盡管它在軍備上的支出仍僅占其GDP的2%(與美國的3.7%相比),但其絕對值一直在大幅增長,從2000年的剛剛超過200億美元的水平如今增長到了該數字的十倍以上,正如我們在上面所看到的那樣。

根據中國政府的數據,中國現在擁有世界上最大的海軍,並且擁有可以發射核武器導彈的潛艇。《華爾街日報》警告道,「首先通過隱蔽的方法,然後又是以漸進的形式,而現在則是大的躍進了,中國正在建設一支藍水海軍和一個基地網絡,以擴大其軍事和政治影響力。在柬埔寨建立一個新的中國秘密軍事基地應該會喚醒美國的政治階層——包括美國海軍的高層——中國的全球性的挑戰究竟以多麼快的速度建立起來了。」

而同一篇文章又解釋說,「中國想要一個全球基地網絡,這將會使其更容易去部署力量。」其還補充說,「解放軍基地的激增是與不斷壯大的中國海軍相匹配的。而美國則正朝著相反的方向前進,其擁有297艘艦船,卻計劃到2027年時降至280艘。而中國有355艘,並且在2030年將達到460艘。北京依賴著較小的船只,但其很快將會推出先進的航空母艦,這可以使它能夠做到向國外部署空中力量。」

半島電視台的一份報道指出了中國軍隊的以下內容:

「根據最新的五角大樓的《中國軍力報告》,中國現役軍人超過915,000人,令擁有約486,000名現役軍人的美國相形見絀。」

「軍隊也一直在為其武器庫儲備越來越多的高科技武器。在2019的年國慶閱兵期間,專家稱可以擊中全球任何角落的DF-41洲際彈道導彈亮相。但引起大多數人注意的卻是DF-17高超音速導彈。」

而於今年,報道稱,中國實際上測試了高超音速武器兩次——一次在7月,一次在8月——美國高級將領將這一突破描述為幾乎是「人造衛星時刻」,其所指的是1957年蘇聯發射的衛星標志著它在太空競賽中的領先地位。」

中國的空軍也得到了大規模的擴充,其已成為亞太地區最大和世界第三大的空軍。它擁有著2500多架的飛機和約2000架的戰鬥機。這些是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室在2020年發布的年度報告中所公布的數據。

新的力量平衡

這些都顯著地解釋了美國統治階級為何在擔心——確實非常擔心——並試圖采取行動收復失地。美國仍然是地球上最大、最全副武裝的帝國主義大國,但中國——至少在印太地區——已然成為其利益的主要威脅。

亞洲最高安全峰會將於本周(6月10日至12日)在新加坡舉行——被稱為香格里拉對話(Shangri-La Dialogue)——美國和中國都將派代表團出席。鑒於中國對台灣的強硬立場、其在南海的軍事行動,以及最近擴大其在太平洋地區影響力的舉措——如上所述——以及拜登試圖建立聯盟以對抗中國在該地區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峰會中可能會看到世界第一大國和第二大國之間的公開衝突。

台灣顯然將成為衝突的主要來源,中國對烏克蘭戰爭的立場也是如此。多年來,美國一直堅持所謂「戰略模糊」的立場,即如果台灣被中國入侵,美方是否會進行軍事干預。然而,拜登最近的聲明似乎將美國的政策轉向了直接軍事干預的前景。隨後,美國官員試圖淡化此事,但這一威脅依然存在,並激怒了中國官員。

今年5月21日,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在與1989年首次成立時截然不同的情況下舉行了會議。現在,世界經濟陷入了嚴重危機,所有主要大國都在爭相捍衛自己的勢力範圍和市場。病毒大流行打亂了供應鏈。烏克蘭的戰爭則進一步加劇了這種情況。全球化正在瓦解,伴隨著區域權力集團的興起。

在那次會議上,在俄羅斯經濟部長馬克西姆·雷舍尼科夫(Maxim Reshetnikov)講話的同時,加拿大、紐西蘭、日本和澳洲的代表與美國人一起退場以示抗議。顯然,他們想要對「俄羅斯發動的戰爭做出更強而有力的抗議」。而這可能會在本周末的峰會上重演。

這一切都突顯了我們所處的新的時代。在世界被美國和蘇聯兩個超級大國統治的時期,其已經建立了某種程度上的平衡。那個時期相對穩定的基礎是強大的戰後繁榮,幾十年來經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增長。而這最終則以蘇聯解體和美國成為唯一的超級大國而告終。

美國的統治階級那時充滿著信心,正如時任美國總統喬治·布希在1991年所表達的那樣:「人類文明曾有一百代先人艱難地尋找著通往和平的道路,而在這個路途上則爆發了上千場戰爭。今天,這個新和平的世界正在艱難地誕生,一個與我們所知的截然不同的世界。」

但當時形成的新世界並不是老布希當時所描繪的。事實證明,美國並不像他們想像的那麼強大,和平的希望已經化為泡影。世界正孕育著戰爭,目前烏克蘭的戰爭顯然是俄羅斯與北約——由美國領導——之間的代理人戰爭,而印度-太平洋地區則正在醞釀著一場更大、可能是更危險的衝突。

正如隨著烏克蘭戰爭的爆發而引發的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威脅一樣,一些人也在關注中國和美國未來在台灣問題上的衝突引發的世界大戰的前景。而美國是否真的會直接用自己的軍隊進行干預是另一回事。我們已經看到,即使在烏克蘭,北約也系統地拒絕在烏克蘭領土上設置「禁飛區」,因為這將意味著與俄羅斯軍隊發生直接衝突。

事實上,在拜登在美國對台政策上出現失誤後,現任美國國防部長的美國上將勞埃德·奧斯汀(Lloyd Austin)堅稱,拜登的言論「突出了我們根據《台灣關係法》承諾幫助台灣提供自衛手段的保證。」《台灣關係法》規定,美國將提供「能使台灣保持足夠的自衛能力所需數量的國防用品和國防服務」。

主要核武大國之間的直接軍事對抗增加了雙方相互毀滅的風險,雙方都不會是贏家。而這當然不符合統治階級的利益。出於這個原因,美國在未來的任何台灣衝突中都有可能尋求通過大規模制裁而不是直接軍事干預來讓中國屈服,就像它今天試圖對俄羅斯所做的那樣。

然而,這種情況將導致一場規模空前的貿易戰,對地球上的每一個經濟體都將是毀滅性的。這將給數百萬人帶來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痛苦。我們已經看到對俄羅斯的制裁正在取得什麼成果:發達國家的貧困加劇,而較貧窮的國家正在面臨著大規模的飢餓。

這就是在1990年代後誕生的「新世界」。這是對所有統治階級、對世界所有資本家、北美的、歐洲的、中國的和俄羅斯的以及所有其他次要大國的確鑿罪證。他們都只能看到自己自私的階級利益,他們自己狹隘的國家利益。這表明資本主義很久以前就不再具有推動社會前進的任何進步作用。它現在正把我們拖入野蠻的深處。

工人階級的力量

然而,世界上有一股力量可以結束這種噩夢般的場景——那就是:世界工人階級。全球有超過30億工人。他們和他們的家人,連同世界上的窮人和受壓迫者,有能力改變這一切。各國工人必須團結成一股力量,共同推翻本國的統治階級。美國的、歐洲的、中國的工人,以及各大洲的工人,都沒有興趣進行大規模的毀滅和死亡的自相殘殺的戰爭。

在戰爭和民族沙文主義的時期中,馬克思主義者必須以國際主義者的身份脫穎而出,以各國工人的共同利益反對其民族統治階級。我們需要說明的是,中美工人在兩國未來的任何戰爭或衝突中都沒有任何好處,更不用說在這個過程中台灣會被摧毀,就像烏克蘭今天在我們眼前被摧毀一樣.

然而,這種場景還有另外一面,那就是影響所有國家的經濟危機的加深,其也是在對各自國家的每個民族統治階級產生越來越大的質疑。工人和年輕人正受到生活成本危機的影響,伴隨著飆升的通貨膨脹。這為愈演愈烈的階級鬥爭奠定了基礎——其已經反映在一個又一個國家的罷工活動中。這伴隨著使還沒有組織的工人加入工會的推動力,以及工會內部的情緒向更激進的轉變。

從哈薩克到斯里蘭卡,從土耳其到伊朗,從黎巴嫩到蘇丹,以及在帝國主義的核心,美國,我們都看到了巨大的示威抗議活動。在其中一些國家,這些運動已經達到了起義的程度。正是通過這些運動,我們才能開始看到國家之間的戰爭的一種替代方案:階級之間的戰爭。

我們在世界範圍內擁有數十年和數百年所創造的巨大生產力。如果這些資源被用於各國人民兄弟般的合作,那我們就可以開始解決我們所面臨的所有重大問題,從氣候變化到戰爭,從泛濫的通貨膨脹到食物短缺。

這也是我們必須傳達給世界工人的信息。這也是卡爾·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的最後一句話:「無產階級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