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運動, 國際, 時事分析, 社會運動

亞馬遜工會和美國工人階級的覺醒

美國的工會組織浪潮正鼓舞著世界各地的工人——位於紐約史泰登島(Staten Islands)的亞馬遜倉庫終於透過獨立的亞馬遜工會取得工會組織和代表,是為全國首例;每周都有幾十家星巴克咖啡店加入星巴克工人聯盟;一家蘋果商店的工人第一批簽署了加入美國通信工人協會的會員卡。2022年迄今為止,已經有589份工會申請被提交給了美國國家勞工關系委員會。這與2021年的前四個月相比,數量翻了一番。(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4月28日。譯者:KRY)


這些爭取組織起來的鬥爭都是同一個過程的一部分。資本主義的危機正在壓垮工人,從而促使後者開始反擊。工人們越來越明白,他們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資本主義國家。沒有美國工人階級的成功,社會主義是無法取得最終勝利的。我們現在看到的鬥爭只是美國巨大工人階級覺醒的開端,而美國的階級鬥爭將改變歷史的進程。這讓人想起馬克思在1847年說過的話:

「經濟條件首先把大批的居民變成工人。資本的統治為這批人創造了同等的地位和共同的利害關系。所以,這批人對資本說來已經形成一個階級,但還不是自為的階級。在鬥爭中……這批人逐漸團結起來,形成一個自為的階級。他們所維護的利益變成階級的利益。而階級同階級的鬥爭就是政治鬥爭。」(《哲學的貧困》第二章)

無風不起浪

美國工人幾十年來不斷遭受挫折。雖然1979年至2019年期間生產力增長了70%,但同期工資只增長了12%。我們並不驚訝地看到,這與工會運動的衰退正相吻合。工會參加率已從1983年的20.1%下降到2018年的10.5%,數量少得可憐。工人們被剝削得越來越厲害,而他們賴以自保的主要組織卻衰落了。

青年人在這場危機中首當其衝。「千禧一代」和「Z世代」對資本主義的黃金時代一無所知。不穩定的工作成為常態;房子成為不可能買到的東西;房租金也不斷上漲。年輕人的工會組織率最低:25-34歲的人中有9.4%,而16-24歲的人中只有4.2%。

COVID-19衝擊著已經被榨干的工人階級。網購需求隨著疫情的爆發而暴增,這使亞馬遜工人面臨巨大的壓力——員工們不得不用塑膠瓶來如廁以維持工作進度(譯者注:亞馬遜的嚴苛工時控制和高工作量讓許多工人連去廁所的時間都沒有)。在疫情肆虐下,服務業的工人們突然被政府和主流媒體譽為 「英雄」,「關鍵工作者」(Essential workers)——但他們的工資仍然掙扎在溫飽線,生活品質也越來越差。美國是世界上工人壓力最大的國家之一:57%的工人們表示他們經歷工作壓力,高於全球平均水平的43%。

再加上目前的通貨膨脹率——美國的通貨膨脹率達到了驚人的8.5%,是幾十年來的歷史新高。因此,任何沒有得到8.5%加薪的人實質上都在經歷減薪。而與此同時,許多大企業的首席執行官們在2021年獲得了創紀錄的1420萬美元獎金

這一工資下降、條件惡化、通貨膨脹和不平等加劇的混合物遲早會導致爆炸。

意識的轉變

美國工人和年輕人意識在過去一段時間已經明顯發生轉變。近年來,我們曾多次點評了過許多顯示美國人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興趣越來越大的民意調查結果。

但一個相關的現像是工會的受歡迎程度在上升。盡管工會組織率仍然偏低,但對工會的支持率高達68%,是自60年代中期以來的最高水平。在18-34歲的人中,這個數字是77%。

因此最近群眾對工會組織運動的高漲熱情也就毫不奇怪了。在亞馬遜工會的案例中,多達75%的美國人都認同亞馬遜工人需要一個工會。這個數字在18-34歲的人中上升到83%,而在唐納德·川普的支持者中甚至達到了71%! 這種熱情跨越了工人階級的所有階層,超越了美國政治的通常黨派分歧。這也表明,如果美國存在一個真正的工人政黨來捍衛階級性的政策,許多川普的支持者可能會被這些政策所吸引。

盡管工會化率仍然偏低,但對工會的支持率高達68%,是自60年代中期以來的最高水平。在18-34歲的人中,這個數字是77%。//圖片來源:Ethan B盡管工會組織率仍然偏低,但對工會的支持率高達68%,是自60年代中期以來的最高水平。在18-34歲的人中,這個數字是77%。//圖片來源:Ethan B

最近的工會組織活動證明了馬克思主義者長期以來所解釋的道理。我們有多少次聽到階級政治已經死亡,因為 工人階級「已經變了」,或者更糟糕的是,它「已經不存在了」。是的,在馬克思的時代,有工廠工人、礦工,但今天 「情況不同了」。確實,我們不需要太多的洞察力就能意識到,工人階級在150年裡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特別是在過去數十年間膨脹起來的服務行業、零售業和娛樂業中。

然而,能激起階級鬥爭的因素也一直在進入這些部門——餐館工人、零售業工人、倉庫工人、技術工人,也都為了工資而出賣自己的勞動能力,而他們的剩余價值被用同樣的伎倆賺取著,於是他們開始意識到需要保護自己,抵御老闆的貪婪。這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情況。引用卡爾·馬克思的話說,這就是工人如何從一個 「自在」的階級轉變成一個「自為」的階級。

美國正在發生的事情打了所有拋棄工人階級的那些犬儒者的臉。例如,有些人說,快餐業的工人是不可能成立工會的。統計數據似乎證明這些悲觀主義者是正確的,因為食品服務業的工會組織率只有1.2%。同樣,美國各大主流工會也似乎已經放棄了這些工人,而主要尋求組織大型工作場所——因為這樣做可以帶來大量的工會會費。

然而,星巴克工人聯合會的運動卻風生水起。自紐約州水牛城(Buffalo)的第一次勝利以來,有200多個地點正在進行工會投票。所有這一切只需要一個好的先例就能促成燎原之勢!

亞馬遜的鬥爭尤其體現了21世紀版本的階級鬥爭。在這場鬥爭中,敵人是人類歷史上第二富有的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而我們擁有因發動罷工抗議缺乏對COVID-19的保護而被解雇的前亞馬遜員工克里斯·斯摩爾斯(Chris Smalls)領導的獨立工會運動。甚至有人透露,亞馬遜高管巴不得斯摩爾斯成為亞馬遜工會工作的代言人,因為他們覺得他「不聰明、不善言辭」。這些自以為是的家伙被狠狠地打了臉。

在這裡,我們也被引導去相信,在亞馬遜工作場所內成立工會是不可能的。《華盛頓郵報》去年在阿拉巴馬州貝塞麥(Bessemer)倉庫的工會組織運動失敗後斷言

「當今的工人可能得從其他地方乘一小時車趕來,因此他們彼此並不那麼容易接觸到。而讓亞馬遜得以賺進大筆利潤的高生產力使得工人們幾乎沒有時間停下來與同事交朋友,建立有利於工會組織的社會網絡。

這些都是工會在亞馬遜的任何一家工廠都可能面臨的結構性不利因素。因此,盡管在未來的組織活動中,組織活動的所在地盡管會有所不同,但結果可能會大體相同。」

而亞馬遜工會已經證明所有的悲觀主義者和懷疑論者都錯了。結果是,自從史泰登島的勝利以來,有50多個倉庫與亞馬遜工會聯系!

這些偉大的事件正在美國邊境之外產生影響。加拿大卡爾加里市的一家星巴克目前正試圖加入聯合鋼鐵工人組織。加拿大Unifor工會的成員已經分發了傳單,以組織卑詩省、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的亞馬遜倉庫,並明確提到了史泰登島的勝利。加拿大目前落後於美國工人階級向左的激進化。但不要搞錯了:通貨膨脹和工資侵蝕、租金上漲和不平等現像也正在向這裡發展。工人階級遲早也會在這裡開始行動。

教訓

馬克思主義者感興趣的不僅僅是在亞馬遜、星巴克等公司成立工會的事實本身。更重要的是,勞工活動家應該學習這些成果的實現方式。

去年,亞馬遜工人在阿拉巴馬州的貝塞麥遭遇失敗。但這次組織活動並沒有提出任何具體的改變訴求。在這種情況下,數百名工人持懷疑態度也就不足為奇了。

同樣的動態似乎在去年加拿大阿爾伯塔省的亞馬遜組織活動中被卡車司機地方362號工會(Teamsters Local 362)復制了。工人們報告說,很難找到工會組織者來回答他們的問題。當地的副主席甚至坦誠:「我們在這裡不是為了爭取(工人們想要的)30加幣時薪。我們是來幫助改善工作場所的,看看我們是否能通過談判獲得更高的工資增長……我們不能向他們保證什麼。」這種消極的態度,當然無法激勵工人們。

史泰登島的運動與這種做法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亞馬遜工會公開提出了大膽的要求:准確地說,是每小時30美元的工資,以及兩次30分鐘的帶薪休息和一次帶薪午餐時間。因此,該運動提供了實際結果的承諾,而不是簡單地專注於獲得一個工會。與一個常見的誤解相反,要求小的、「合理的」變化並不是更「務實」的。現實恰恰相反,因為:工人們不會冒著風險,花時間和精力為小的、無意義的改變而戰鬥。但他們會為值得他們去做的大膽要求而奮鬥。

亞馬遜工會組織運動的與眾不同之處還在於其草根性。工會主席斯摩爾斯,這位曾因以前試圖組織工會而被解雇的工人,在史泰登島的JFK8倉庫附近扎營了10個月。他和倉庫員工德里克·帕爾默(Derek Palmer)拿出所有個人時間與工人交談,讓他們參與進來工會組織運動,並回答他們的問題。該活動通過GoFundme籌集了12萬美元的資金,而亞馬遜用於對抗亞馬遜工會的資金是400萬美元。《The City》的一篇文章中肯地解釋了這兩位領導人是如何建立這個運動的:

「當斯摩爾斯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在JFK8以外的地方或在公交車站工作時,帕爾默繼續在這棟四層樓的大樓裡工作,與工人交談,並在空閑時間駐扎在休息室,當他不在包裝部門工作時,他就會衡量其他工人對組織運動的支持度……

這兩個人,以及其他一些組織者,最近幾周持續在給每一個有資格在即將到來的工會選舉中投票的JFK8工人打電話——大約有8300名員工。

一些通過電話聯系到的工人要求與組織者見面,討論成立工會的進度。斯摩爾斯表示,保持懷疑態度的工人們提出的問題通常圍繞著工會會費和工會是如何運作的。

『一旦我們回答了他們的問題,他們很容易就會轉變態度了,因為他們明白亞馬遜在給他們提供虛假信息。』」

工人們並沒有簡單地接受亞馬遜的反工會策略。在資方舉辦的強制性反工會會議上,工人們打斷了資方的破壞工會顧問,駁斥他們的謊言論點。工人們甚至收集了關於顧問的信息,並分發了傳單,用照片表明他們的身份,這樣工人們就不會和他們交談了!工人們拒絕被擺布,並以創意的方法反擊每一次打擊,使雇主和其高薪聘請的反工會代理人措手不及

斯莫爾斯本人說,他們的運動與通常的工會運動非常不同。「他們(傳統工會)喜歡以不同的方式組織,而不是我們所做的。我們更多的是在外面。你不會找到另一個在外面露營10個月的工會主席。」

很多時候,工會組織活動是以官僚的方式進行的,沒有讓基層員工參與,也沒有正面對抗雇主的肮髒手段。這幾乎讓人覺得工會領導人不信任工人。而且正如我們所看到的,他們往往只關注工會本身,而不把它與能夠激勵工人的實際訴求聯系起來。

亞馬遜運動所顯示的是,勞工運動迫切需要恢復工人民主的方法。在罷工中,在糾察隊中,在勞工運動內部的運動中,需要為工人提供最大的空間,把事情掌握在他們自己手中。亞馬遜工會運動表明,當你讓普通人參與進來,讓工人發揮他們的創意,當你不害怕提出大膽的訴求時,可以取得怎樣的成就。

「革命來了」

「革命來了!」這是克里斯·斯摩爾斯在亞馬遜工會組織勝利後所做的結論。我們馬克思主義者也同這些工運家們共襄盛舉,他們完成了許多人認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各大工會的領導人可以從亞馬遜的這場首次勝利中使用的鬥爭方法中學到很多。

 “革命來了!”這是克裡斯·斯摩爾斯在亞馬遜工會化勝利後所做的結論。//圖片來源:Legoktm 「革命來了!」這是克里斯·斯摩爾斯在亞馬遜工會組織勝利後所做的結論。//圖片來源:Legoktm

緊接著2018年和2019年的教師罷工,2020年5-6月的美國歷史上最大的群眾運動,以及去年秋天罷工的興起(罷工十月,「Striketober」),震撼人心的工會組織浪潮是美國工人階級卷土重來的延續。類似的事件也將在魁北克和加拿大發生。

這無疑將是一條曲折的道路,但對資本主義體制的體驗本身終將把工人推向鬥爭。通貨膨脹不會消失,並將使成千上萬的工人越來越難以負擔他們的生活開支。

毋庸多言,老闆們不會讓工人們一帆風順地組織和鬥爭。然而史詩般規模的階級鬥爭正在醞釀著,而我們只是身處這股浪潮的序章。這個過程將導致越來越多的人得出這樣的結論:資本主義本身必須消失,並以一個社會主義的社會取代它。在這個社會中,工人將取代少數富人成為新掌舵者。

讓我們把最後的文字留給美國《新聞周刊》(Newsweek)的一篇文章吧,它得出了與馬克思主義者相同的結論:

「工資、買房或租房的價格、食品成本、與雇主之間的力量鬥爭以及小型企業對抗寡頭壟斷的命運將是決定性的問題。長期以來主宰歐洲的階級政治現在美國這裡異軍突起,而且它們將一直存在,直到得到解決。

在他位於漢普斯特德希斯(Hampstead Heath)的墓碑下,卡爾·馬克思應該在微笑。」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