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論中國革命》(The Chinese Revolution)

(按:本文原名為《斯大林主義中共的土地計劃贏得農民支持,蔣介石嚴防士兵逃跑》(Stalinist Land Programme Wins Peasants—Chiang’s Conscripts Roped to Prevent Escape),是格蘭特於1949年1月在《社會主義呼喚報》第66刊上發表的文章,清楚地預測到了中共奪權後,將會建立的極權官僚計劃經濟體制,以及日後中蘇交惡的社會基礎。本文收錄於由Wellred出版社發行的泰德.格蘭特選集《不間斷的傳承》內。)

馬克思主義者為何反對移民管制?

自2008年危機開始以來,反對移民的政黨和運動在歐洲和美國越來越具影響力。它們甚至說服了工人階級的某些成員來支持其政綱。這導致勞工運動的一部分人和這種理念妥協,要求更嚴格的邊境管制,並從馬克思引用了一些支字片語為自己辯護。我們將要闡述的立場是:這種目光短淺的政策與馬克思以及第一、第二、或第三國際的傳統完全無關。

法國:五個星期過去了,「黃背心」運動有在退潮嗎?

黃背心抗議民眾於12月15日在法國的街道上發動了第五次週末示威行動,被稱為運動的「第五幕」。這是繼馬克宏於12月10日公佈「退讓」之後所發動的示威。而過去一週我們也看到了多起學生動員,以及法國全國總工會(CGT,以下簡稱全總)所發動的「全國行動日」。爆發了五週之後,黃背心這個運動達到了什麼階段,它的前景是什麼?

台灣九合一選舉和公投:階級反抗勢力開始萌芽

在台灣執政的民主進步黨在近期的九合一大選中慘敗。民進黨的大敗立即導致了總統蔡英文請辭民進黨黨主席一職,而行政院長賴清德和總統府秘書長陳菊也照樣請辭。在選舉同時舉辦的公投中,社會保守勢力得以大舉進擊。然而,雖然表面上選票回到了現在在野的中國國民黨,台灣的資本主義危機也正在準備將階級鬥爭推向新一個階段。

法國:「黃背心」運動、列寧,以及全國總工會的「領導」

「黃背心」運動的動員,象徵著法國階級鬥爭的發展進入了一個重要階段。這場運動沒有政黨、沒有工會、更沒有事先存在的組織,數十萬人民加入了反對燃油稅調漲,一把掃除政府當局假惺惺的讓步和威脅。這場運動得到了廣大人民的支持。他們的決心和他們的義憤和苦難一樣深沈。面對一個不斷對工人、退休者和中產階級提高財政壓力,而讓最有錢的人享受各種「減負」( allègements de charges)、補貼和其他退稅政策的政府,他們表達了憤怒。「黃背心」們清楚地明白,所謂「生態轉型」不過是掠奪人民、服務一小撮有錢寄生蟲利益的又一全新藉口。

中國向何處去:重返計劃經濟或是鞏固資本主義?

(譯者按:本文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在中國共產黨召開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後,於2017年11月30日發表的評論。文中討論了關於中國經濟性質從斯大林主義計劃經濟轉變為朝向帝國主義發展的資本主義系統,並在這個基礎上解釋了習近平的強權。編譯團隊決定不更動發表時的原文,以便讀者們比較我們當時的預測和後來的發展。)

中國:政府加重打壓工人和學生!

近幾個月來,一場工人和學生對抗中國資本主義政權的持久戰正在展開。中國政府對支援工人的學生們施加的殘暴鎮壓,也凸顯了這場抗爭的火爆性。雖然這整起事件的導火索是佳士公司廠工們發動的工會組織行動,其起點是地方性的,而政府也主要把矛頭指向參與運動的工人和「佳士聲援團」學生們,但這場抗爭反映的是更廣汎的社會矛盾。

佳士工人的行動顯示了階級鬥爭的升溫!請參與連署!

今年六月初,焊接工具製造商佳士科技的深圳廠方員工開始嘗試著以合法管道組織工會,藉以保護自己於資方長期製造的惡劣工作環境和待遇。工人們指稱,他們經常遭資方非法罰款,或是故意延遲、削減社會保險金。這些行徑,在佳士公司身為一個大型上市公司,並被政府指定為2008北京奧運鳥巢賽場建構的獨家供應商的情況下,顯得更加無恥。佳士董事長潘磊也正好是深圳市「選出來」的人大代表。

我們為什麼是馬克思主義者(Why we are Marxists)

資本主義正在經歷其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危機。這是一起社會、經濟和政治制度的危機,並且在開始爆發在世界各地的政治動蕩中表現出來。儘管統治階級不遺餘力地試圖埋葬馬克思主義,卻沒有比今天更需要應用它的時刻了。在這篇文章中,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及《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的主編艾倫.伍茲(Alan Woods)介紹了馬克思主義的意涵以及其能在今日世界中能夠扮演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