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英國:工黨大會之後,左派下一步該怎麼走?

今年的工黨大會以右翼的勝利而告終。左派必須從科爾賓運動的興衰中吸取教訓。唯一的出路是建立馬克思主義的力量。請加入我們來從事這份重要的任務。(按:本文原文於2021年10月1日發表)


稍早完結的工黨黨大會,可以被視為該黨歷史的一個決定性時刻。右翼顯然對結果感到狂喜。與此同時,左翼盡管贏得了一些選票,但卻在很大程度上退卻了。在許多方面,這次會議標志著科爾賓主義的結束。

工黨領袖基爾·斯塔默(Keir Starmer)與右翼一起來到會議現場。他們只有一個企圖:引入黨章規則變化,借以防止左派再次控制該黨。

科爾賓時代對統治階級和他們的右翼代理人來說是一個衝擊。就他們而言,這是一次決不能重復的經歷。

右翼在科爾賓的領導下挖了他5余年的牆角。工黨內部的這支第五縱隊故意將「反猶太主義」的指控作為武器來攻擊和壓制左派,然後最終讓傑里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遭到停權。這是一個代表大企業奪回工黨的真正陰謀。

快進到今天,保守黨政府正面臨著嚴重的危機,全國各地的汽油泵正在干涸,各大能源公司岌岌可危。但對斯塔默爵士來說,解決這一嚴峻形勢不如在黨內推行他的反革命來得重要。

這場反革命的背後是統治階級和大企業。斯塔默只是建制派的一個傀儡,而且更熱衷於聽從他們的吩咐。

工黨領袖最近發表的12000字的文章恰當地證明了這一點,他在文章中向大企業獻媚。斯塔默斷言:「企業是社會中的一股善的力量,提供就業、繁榮和財富。」

引人注目的是,該文件29次提到「商業」,但 「社會主義」、「社會主義者」、「國有化」或「公有制」這些關鍵詞甚至一次都沒有被提及。

防堵左派

在最近的工黨大會上,斯塔默的反革命任務在右翼工會領導人的幫助下基本完成了。

雖然他在選舉團提案上被迫退縮,但他的其他改變也是為了達到同樣的目的:防堵左派。

斯塔默無意營造“黨內團結沒有興趣,盡管他過去曾承諾過要達成這點。//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斯塔默無意營造「黨內團結沒有興趣,盡管他過去曾承諾過要達成這點。//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這些措施包括:將未來黨魁候選人的提名門檻從工黨議員的10%提高到20%;取消注冊黨員身份;以及讓新黨員在入黨6個月之後才享有投票權。

所有這些變化都是為了讓黨掌握在右翼手中。議員們再也不能「借出他們的選票」,讓一個左翼分子得到提名。右派大員彼得·曼德爾森(Peter Mandelson)勛爵明確表示,這些規則的改變是為了「阻止另一個科爾賓的出現」。

這是斯塔默的首要任務。當他被明確問及是要達成黨內團結還是要贏得選舉時,他說贏得選舉。他無意促成黨內團結,盡管他過去曾承諾過要達成它。這也意味著工黨右派針對左派的戰爭將繼續下去,目的是打擊基層活動家的士氣,把他們趕出黨。

回到布萊爾主義

工黨右派在會議上取得勝利的原因是使用了工業規模的開出黨籍,廣泛的選區劃分操作,以及對黨員和代表的「自動排斥」。黨的民主被斯塔默的附屬機構和他忠實的總書記大衛·埃文斯(David Evans)破壞了。目前,已經有大約15萬名黨員被趕走或因心生厭惡而退檔。

斯塔默的意圖是恢復布萊爾主義。《金融時報》相當滿意地評論道:「他進入工黨的年度會議,決心粉碎他的前任黨魁的遺產。斯塔默的親商立場、對財政紀律的強調和對愛國主義的擁護讓人想起了托尼·布萊爾。」

一名工黨影子內閣的成員則表示:「現在我們又有了控制權,是的,感覺很好」。這准確地概括了該黨右翼內部的歡欣鼓舞。

斯塔默在歡迎右翼前工黨議員路易絲·埃爾曼(Louise Ellman)歸隊時,掩飾不住他的歡欣鼓舞,後者曾作為攻擊科爾賓的一部分而辭職。毫無疑問,這將是一群右翼叛徒回歸的開始,他們在科爾賓領導下試圖從內部破壞工黨。

在布萊頓市,受仕途主義氣息的吸引,野心家們的回歸也很明顯。這些暴發戶在未來幾年會越來越多,希望能在事業上步步高升。

與此完全不同的是,英國面包師工會在成為工黨會員工會100多年後,其理事長居然遭到工黨開除。此後,整個工會決定脫離工黨。

破壞和安撫

7月,工黨右翼取締了《社會主義呼喚報》組織和工黨內其他三個團體。但這只是開場白。其他團體現在也將被禁止,包括動量派(Momentum)。

右翼的任務不是簡單地趕走永遠不被允許作為工黨議員參選的科爾賓,而是要摧毀科爾賓主義的所有殘余。

這將意味著取締動量派也會遭到取締,盡管他們希望如果低調行事就能生存。然而,他們不幸地錯了。

坦率地說,這種做法揭示了左派的整體破產。他們已經逃避了與右派的鬥爭。他們有能力在科爾賓的領導下徹底改變工黨,但他們卻寧願在所謂的「大教堂」中與右翼「團結」起來。

當右翼叛徒公開破壞黨的活動,包括工黨的大選活動時,左翼卻不失時機地試圖安撫他們。

2016年,當議會工黨這個糞坑裡的右翼對科爾賓進行不信任投票時,左派應該要求所有這些議員在他們的地方黨內面臨重新提名會議(譯注:類似於罷免)。但這並沒有做到。

2018年,當工黨大會上提出公開選拔(強制重選)議員時,科爾賓領導層強烈反對此舉,因為他們擔心這將導致人民黨的分裂。他們急於保持「團結」。與此同時,右翼卻在他們的背後捅刀子。

當右翼在他們的臉上吐口水時,左翼領導人只是簡單地擦掉了它。一般黨員們只能苦悶地看著右翼逍遙法外。

正是這種未能對右翼的破壞行為采取果斷行動——以及未能允許成員民主地選擇他們的議員——才注定了科爾賓的命運。正是這種失敗導致了我們今天的混亂局面,布萊爾派重新上台。

這樣說似乎很殘酷,但這是事實。

內戰

與左翼不同的是,右翼大膽地發動了攻勢。他們絕對清楚地表明,他們對團結不感興趣。相反,他們正在對左翼成員發動一場全面的內戰,目的是把他們趕出去。我們只想說:可惜左派在有機會時沒有以同樣的勇氣行事!

甚至在今年的工黨大會前,盡管發生了一切,左派也不敢正面挑戰斯塔默。當《社會主義呼喚報》和其他組織被禁止時,他們保持沉默。社會主義運動小組(Socialist Campaign Group,SCG)和動量派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斯塔默和布萊爾派已經絕對清楚地表明,他們對黨內團結不感興趣。//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斯塔默和布萊爾派已經絕對清楚地表明,他們對黨內團結不感興趣。//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他們沒有開展反對整個黨的領導層的大膽運動,而是將注意力集中在拒絕支持總書記埃文斯上。動量派沒有領導一場運動,迫使人們對斯塔默進行不信任投票,而是拒絕了這項提議,辯稱他們是在「做長期的工作」。他們完全誤解了右翼所追求的反革命的性質,他們的目的是要摧毀左翼。

當斯塔默提出建立一個選舉團以給予人民黨更多權力的建議時,動量的領導人警告他,如果繼續這樣做將「標志著黨內內戰的開始」。然而至今一場內戰已經持續了18個月之久。

這種弱點只是鼓勵了右翼。正如我們所知,軟弱會招致更多進犯。但即使是現在,左翼也在淡化局勢的嚴重性。

誠然,盡管右翼本周在布萊頓取得了勝利,但這是相當狹隘的。右翼在一些政策決議上被擊敗,包括巴勒斯坦、15英鎊最低工資、綠色新政和一些國際問題等問題。然而,這樣的決議只是紙上談兵,因為領導層會直接忽略它們。

空話

右派現在將在他們的成功基礎上繼續前進。他們意識到左派是多麼軟弱,並將加強對黨內社會主義者的清洗。他們已經准備好了各種手段,以加速對社會主義的迫害。

這些攻擊只會加劇黨內的普遍士氣低落。數以萬計的人將干脆撕掉他們的會員卡,厭惡地離開。甚至一些參加會議的代表也說他們正處於退黨的邊緣。

右翼意識到左派有多弱,將加強對黨內社會主義者的清洗。//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右翼意識到左派有多弱,將加強對黨內社會主義者的清洗。//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他們被要求留在黨內戰鬥,但戰鬥在哪裡呢?面包師工會會議上關於脫離工黨的投票,概括了目前活動家們的心情。

周一晚上的《論壇報》(Tribune)邊緣會議體現了工黨左派的困境。

會議有幾百名聽眾,來自科爾賓運動的一系列主要人物在會上發言。很明顯,每個發言者都是在走過場。所有人都宣誓效忠於過去的左派政策,這聽起來非常激進。但是沒有任何真正的反擊策略。

例如,有很多人在為「安迪」(Andy McDonald)歡呼,他在那天早些時候從影子內閣辭職了。但目的是什麼?沒有一個發言者提出任何前進的方向,因為他們沒有計劃或觀點。直截了當地說,這就是大量的空話。

最後的喘息

在周二晚上由改良派平台「世界轉型」(The World Transformed)主辦的社會主義運動小組集會上,也是同樣的情況,平台上有許多左翼工黨議員。

然而,在暗示某種指導的地方,它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為黨的團結而鬥爭的必要性。右派已經對左派打開內戰了,左派卻還在嚷嚷著要黨內團結?!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沒有一個左派在提供任何可行的前進道路,因為他們沒有計劃或觀點。//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沒有一個左派在提供任何可行的前進道路,因為他們沒有計劃或觀點。//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當然,他們懇求恢復科爾賓在國會內的工黨黨籍。但這只是一個懇求,他們知道這將被完全忽視。他們懇求領導層與保守黨鬥爭;做他們自己該做的工作,這就像要求魔鬼皈依基督教一般徒勞。

這些「左派」完全沒有意識到,右翼是資本主義的代理人,而不是黨的 「同志」。他們不斷地說,如果黨被分裂,就不會贏得大選。然而,右翼對贏得選舉不感興趣,而是要把左派從黨內清除出去。

一些人說,右派對左派的攻擊是「不公平的」;另一些人說,我們需要「吸引更多黨員」,鑒於數以萬計的人正在離開,這是不現實的。

一位發言者引用了前工黨首相哈羅德·威爾遜(Harold Wilson)的話,說左派需要成為「道德十字軍」,這反映了左派改良主義身處的死胡同。把持著這種觀點,左派將被徹底擊垮。

這次會議與其說是戰爭委員會,不如說是左派擠在一起取暖的情況。實際上,這是科爾賓左派在末期衰退中的最後一次喘息。

升級的攻擊

相信左派可以像往常一樣簡單地繼續下去,是天真的表現。會議結束後,右翼將加大攻擊力度,並將注意力轉向擺脫剩餘的左派議員,首先是科爾賓。他們已經將利物浦的工黨置於特別措施之下。

所有國會議員和議員都將接受面試,看他們是否是新管理層下的合適代表。那些被認為「不合適」的人將被毫不客氣地清除。

右翼在黨大會上贏得了許多重要的勝利。//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右翼在黨大會上贏得了許多重要的勝利。//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例如,在倫敦,帕梅拉·菲茨帕特里克(Pamela Fitzpatrick)——一位左翼工黨區議員和前國會候選人——已經接受了面試,並被告知她「不適合」做議員。她還受到了被開除的威脅。

這只是一個開始。《金融時報》稱:「對於斯塔默的所有功勞,只是一個良好的開端。隨著工黨尋求使其價值觀與選民保持一致,並努力解決艱難的財政選擇的後果,還有許多戰鬥。」

階級鬥爭

醉心於成功,右翼認為他們已經掌握了一切。但他們不幸地錯了。規則的改變不會除去階級鬥爭或社會上日益增長的憤怒情緒。

現在不是1950年代,甚至也不是1990年代這般資本主義得到世界性的上升和繁榮的時代。那時的環境為右翼的鞏固提供了物質基礎。

工黨的右翼將變得越來越不受歡迎,因為工人們會遠離該黨,並期待工會為他們的利益而鬥爭。//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工黨的右翼將變得越來越不受歡迎,因為工人們會遠離該黨,並期待工會為他們的利益而鬥爭。//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那時,他們在資本主義的基礎上運作時,能夠提供一些優惠。今天,世界形勢已經完全不同。存在著深刻的危機,沒有持久改革的基礎——只有反改革。

這些資本主義的使徒在資本主義極不受歡迎的時候來到了工黨的領導層。由媒體Survation在布萊頓市對參與工黨大會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69%的潛在工黨選民同意「經濟被操縱,不利於普通人」,而74%的人希望有更多的資產充公。對大企業及其體制的敵意從未如此強烈。

工黨的右翼將變得越來越不受歡迎,因為工人們會遠離該黨,並期待工會為他們的利益而戰。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在未來的幾個月裡,不滿情緒的冬天即將來臨。

工人們在疫情大流行中犧牲了這麼多之後,不會袖手旁觀,看到他們的生活水平被迫下降。這將意味著階級鬥爭的加劇。甚至統治階級也害怕回到1970年代的激進主義。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不會有像往常一樣的事情發生。這場鬥爭將把工會搞得天翻地覆。領導人將面臨巨大的壓力,需要兌現他們的承諾。UNITE工會和UNISON工會向左的轉變是早期的震蕩;表明巨大的地震仍將到來。

這將導致巨大的激進化,特別是在年輕人中。在某一階段,由於缺乏替代方案,這將蔓延到工黨。任何規則都無法阻止階級鬥爭的進行。

社會的分裂和分化將不可避免地打開。右翼的地位將被完全破壞。不能排除斯塔默可能被另一個右翼分子拋棄的可能性。

英國第一任首相羅伯特·沃波爾爵士曾警告說,「今天他們在敲鐘,明天他們就會搓手。」

馬克思主義的力量

因此,至關重要的是,我們不要垂頭喪氣,而是要吸取工黨左派失敗的教訓。用哲學家喬治·桑塔亞納(George Santayana)的話說「那些不從歷史中學習的人注定會重復它」。

最重要的是,這是左派改良主義的失敗。呼吁「黨內團結」,工黨左派掛在右翼的尾巴上。但是,反過來,右翼也在抓著統治階級的衣角。

馬克思主義從未像現在這樣有意義。因此,我們呼吁工人和青年與我們一起為社會主義而鬥爭。//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馬克思主義從未像現在這樣有意義。因此,我們呼吁工人和青年與我們一起為社會主義而鬥爭。//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左派沒能與右派鬥爭並掃除右派。這個弱點是一個政治弱點。盡管偶爾會在口頭上說說,但他們並不真正相信社會主義或革命性的社會變革。他們尋求改良資本主義;帶來一個更美好、更善良的資本主義,沒有戰爭和壞雇主。這只是一個烏托邦式的白日夢,僅此而已。

現在需要的是一個強大的馬克思主義趨勢,以提供一個真正的、大膽的戰略來打敗右派。只有馬克思主義的力量才能為左派提供必要的骨干力量。

不能與資本主義或其右翼代理人妥協。我們對修補資本主義沒有興趣。我們支持社會的革命變革;支持廢除階級社會。

資本主義正在經歷其史上最深刻的危機,而革命是英國和國際工人階級的唯一出路。馬克思主義從未像現在這樣有意義。因此,我們呼吁工人和青年加入我們,為社會主義而奮鬥。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