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時事分析

中國:民如草芥,限電狂潮之下的中國民眾

東北三省人民的限電生活已持續半月有餘(還將持續),限電狂潮也逐漸席卷了中國大部分地區。這些省份從前是中國的工業中心,但在資本主義復辟後受到了大量失業的蹂躪。現在,限電危機讓這些地方的百姓面對公共服務和家庭所遭受的嚴重破壞。


中國相對迅速地從新冠病毒大流行造成的經濟危機中恢復過來,中共政權也誇誇其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消除貧困」。在這些情況下,這些停電該如何得到解釋?

為何停電

實際上,這輪限電狂潮的出現早有預兆。早在今年夏天,中國部分地區就出現了電力供應不足的緊張局面。起初,民眾沒有得到官方的任何解釋。幾天後,人們才發現,這是國家將他們的電力改道供應其他地地區工業使用的結果。

而近來電力供應短缺的壓力則是中國內部各種發展的產物。

首先是為火力發電站提供燃料的煤炭價格暴漲。造成這種情況的一個主因,是中國和澳洲之間目前正在發生的衝突。近來,由莫里森(Scott Morrison)領導的澳洲右翼政府在與中國持續的經濟和政治鬥爭中,越來越站在美帝國主義一邊。

2020年,莫里森進一步挑釁中國,與美國總統川普一起呼吁在中國境內對新冠病毒的來源進行「武器檢查員」式的調查。中國遂於2020年12月宣布將在禁止從澳洲進口煤炭,一筆勾銷了價值超過140億美元的貿易關系。

此舉可能在經濟上懲罰了澳洲,但它也導致了嚴重影響中國的後果。截至2020年,中國70%以上的電力供應仍然來自以煤炭為燃料的火力發電廠。突然禁止澳洲煤炭進口推動了其他類型煤炭的價格上漲,煉焦煤價格在一個月內每噸上漲了1000多元人民幣(約155美元)。

這一事態發展產生了連鎖反應。首先,盡管許多發電廠在理論上仍然是國有的,但國家對煤炭市場沒有控制權,許多發電廠受到一系列措施的影響,在國家「能源市場化」的施政下,電廠需要對自己的財務承擔更多責任。換句話說,電廠和電力公司必須通過從市場上創造利潤而不是從國家獲得必要的資源分配來維持生存。

隨著煤炭價格的飛漲,在市場機制下,發電廠發電就等於虧錢,收益遠不如倒賣煤炭。顯然,這揭穿了以利潤為基礎的生產方式是多麼不合理。在這種體制下,基本商品只不過是可供開采的資源,以填滿老板們的荷包。

與煤炭價格造成的復雜情況同時,中國經濟從全球大流行病中相對強勁的復蘇,也促使其他行業的資本家大量增加生產,以使他們的利潤最大化。這些資本家對電力的需求增加,導致能源部門的老板們將電力從東北三省轉移到更有利可圖的地區。

最後,中共官僚盲目推進新能源發電並網的舉措,更是導致部分電網電能不足、供給不穩定。引用《能源》雜志刊登的一位發電專家的觀點:

「從全年發電情況來看,在不限電的情況下, 煤電可用容量為銘牌標記裝機容量的80%以上,而風電、光伏的出力大約只有銘牌容量的1/5。」在十三五期間,我國風電、光伏裝機容量進入飛速發展時期,此消彼長的是火電建設速度的大幅放緩,火電在新增裝機中的比例從2015年的50.65%下降至2020年的29.18%。風電與光伏擠占了火電在新增裝機容量裡的比例,但卻沒有提供相應足夠多的可用裝機容量。」

當然,馬克思主義者們贊成更加綠色的能源生產,以避免氣候危機。在一個健康的工人政權和民主計劃經濟的基礎上,對可再生能源基礎設施進行必要的投資將是一個優先事項,並且可以在不損害能源部門雇用的工人或目前依賴污染性能源的工人的生活和生計的情況下進行。

然而,中共政府粗暴和片面的政策導致新建的可再生能源電網還沒有准備好使用,而舊的工廠已經開始關閉。這使得成千上萬的人沒有足夠的電力可以使用。

歸根結底,一系列的問題導致了這些電力限制,所有這些問題都來自於支撐市場化能源部門的利益動機,以及中共狹隘的管理不善。

一些地方政府甚至懶得等待中央政府的命令,直接帶頭停止居民用電,優先讓關鍵(和最有利可圖)的工業部門獲得有限的電力供應。

一個真正的社會主義社會在面臨電力短缺時,能夠在必要時限制不必要的工業生產,以供應關鍵部門,而不損失工人的工資或工作,同時確保人們的日常生活盡可能不受干擾。

但中國不是一個社會主義社會,也不是工人民主。中共政權將人民的生計視為可有可無,而資本家的利益則優先考慮。

誰食苦果

在停電之前,政府並沒有做出什麼大規模的通知與解釋。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它們被這一突如其來的舉措弄的手足無措,並讓東三省基層人民的生活瞬間陷入混亂。

很多醫院也沒有得到什麼停電的通知,在停電後,只得使用發電機發電來強撐運行,讓病人們的性命危在旦夕。

停電狀態下的沈陽。部分地區下的紅綠燈甚至的都是沒有電的。//圖片來源:互聯網停電狀態下的沈陽。部分地區下的紅綠燈甚至的都是沒有電的。//圖片來源:互聯網

工廠也遭遇了類似的情況,遼陽澎輝鑄業公司旗下的鋼鐵工廠在生產之時,遭遇了突然停電,這導致了一場23人煤氣中毒的嚴重生產事故的發生。

更為普遍的,則是千千萬萬普通民眾的停電遭遇。有因電梯突然停電導致自己被困在電梯裡的,有因基站突然停電而整個人突然失聯的,有因停電而吃不上一口熱飯菜的。

據報道,有一個家庭因為失去暖氣而不得不在室內燒煤取暖,但由於他們大樓的通風系統的換氣扇也被關閉,因此全家遭到一氧化碳中毒。所幸他們的鄰居救了他們一命…

沒人能預測停電後會遭遇什麼,但基本都遇到了非常糟糕的事。//圖片來源:微博
沒人能預測停電後會遭遇什麼,但基本都遇到了非常糟糕的事。//圖片來源:微博

實際上,這些停電使許多家庭在一夜之間淪為工業化前的狀態!這就是中共所謂的「偉大民族復興」。一位憤怒的居民在微博上發泄他們的挫折感,並將責任歸咎於國家:

「…限電停電,都應該是有計劃有步揍的,特別是涉及到工礦企業生產安全的,突然停電會釀成重大事故的,遼陽的停電就造成了工人煤氣中毒事故,這純粹是人禍啊!…如果都這麼亂搞突然停電,老百姓的生產生活一定會被搞亂套的,希望供電部門不要耍小孩子脾氣!」

氣憤的民眾

從這場亂局中可以看出,中共政權對東北三省工人階級和貧困人口的生活漠不關心。國家甚至還出現了抽調部分地區的發電,去優先保障「重要」地區用電的情況。

例如,而與東北的漆黑寒冷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燈火通明的深圳地區。深圳是中國一些最大企業的所在地,其中包括華為、騰訊和恆大。在這裡,我們將見證資本家階級和他們的利益與工人階級在短缺時期的利益之間的不同待遇。

在電力短缺蹂躪中國數百萬人的同時,中共正忙於慶祝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獲釋。在中方與美帝國主義達成協議後,孟大公主在溫哥華豪宅的軟禁結束,政府在她回國時更營造了「舉國歡騰」的氛圍。對此,一位網民總結了中共國家對富人和窮人的不同態度:

「…東北老百姓停電都比不上一個有錢人回國還真的挺迷的。」

這起事件揭示了這個所謂的「共產主義」政權的完全虛偽,它為它所寵愛的一個資本家的回歸感到民族主義的驕傲而昂首闊步,而同時卻讓數百萬工人階級的平民陷入黑暗之中。

老百姓沒水沒電,央視卻在用這種毫無邏輯的頭條大肆渲染孟晚舟回國。//圖片來源,推特
老百姓沒水沒電,央視卻在用這種毫無邏輯的頭條大肆渲染孟晚舟回國。//圖片來源,推特

偉大復興,還是巨大矛盾?

正如我們在他文反覆解釋的那樣,由於資本主義生產中固有的矛盾,中國正處於巨大動蕩的邊緣。

以習近平為核心的犯罪集團,正試圖通過從上而下的訓令來解決這些矛盾。然而,在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和利潤主導的生產基礎上,這些官僚法令不僅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造成更大的危機。

這就是今天在中國發生的能源危機的根本原因。在資本主義下,私人利潤高於一切,包括人類的基本需求。唯一的解決辦法是建立一個民主的經濟計劃,在工人民主制度下自下而上地生產。

這就是如何有效地推進一個足以應對氣候變化影響的能源轉型計劃。阻礙這種工人民主形成的主要障礙不是別的,正是中國共產黨政權和他們所代表的資產階級。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3 thoughts on “中國:民如草芥,限電狂潮之下的中國民眾

  1. 我想起1年多前前任房東把我水電拆掉8個月,我洗澡吃飯電腦都不能用,洗澡只能去游泳池洗,每天提水桶去接水 大小便都無法沖洗 只因為繳不起房租 房東更可惡

    停電幾個小時幾天或幾個星期我都能忍耐,但是長達8個月我都經歷過

    我從小都是這樣的生活 我們無產階級沒有任何一時刻不遭受資本剝奪的

    中共停電,能停3天以精算奇蹟了 美國報峰學得周停電能停幾個星期民眾已經叫苦連天了

    但是房東一停就是8個月,我和我媽因為付不起房租還是繼續住 直到被法院強制執行

  2. 我想起1年多前前任房東把我水電拆掉8個月,我洗澡吃飯電腦都不能用,洗澡只能去游泳池洗,每天提水桶去接水 大小便都無法沖洗 只因為繳不起房租 房東更可惡

    停電幾個小時幾天或幾個星期我都能忍耐,但是長達8個月我都經歷過

    我從小都是這樣的生活 我們無產階級沒有任何一時刻不遭受資本剝奪的

    中共停電,能停3天已經算奇蹟了 美國暴風雪德州停電 和加州森林火災停電能停幾個星期民眾已經叫苦連天了

    但是房東一停就是8個月,我和我媽因為付不起房租還是繼續住 直到被法院強制執行

  3. 我在大陸,我稍微指出我認爲社評不實的地方
    大陸年煤炭消耗量在40億噸級,進口澳大利亞煤炭只有2300萬噸,對大陸整體基本不成影響。
    更何況大陸用煤分爲冶煉用煤與發電用煤,澳大利亞進口的基本全是優質冶煉用煤,停止進口並不會影響電力供應。
    大陸整體缺電有多方面原因,最大的原因是covid以來大陸外貿高企,工業用電居高不下。其次就是缺煤,全球煤價都不斷上升,並非大陸之過。
    大陸近壹年以來都在全國範圍內限電,不過是有序限電,限制的是工業用電,優先限制那些高能耗低收益的低端制造業,並沒有影響居民用電。本次東北災難性拉閘限電之所以影響巨大是因爲連居民用電和基礎設施用電都斷了。當時東北電網的運行系統頻率已經低于49.8赫茲,而標准是50赫茲,如果再跌整個電網系統有可能崩潰,當局無奈緊急通知遼甯、吉林、黑龍江三省限容100萬千瓦,才出現了如此災難性狀況。現在供電已經恢複正常
    東北災難性拉閘限電與其說是缺電,不如是說腐爛的東北官僚體制應對不力導致的,東北當局並沒有做好缺電的准備,並沒有落實有序限電計劃,事到臨頭也只有全部拉閘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