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时事分析, 经济

世界经济内的短缺和混乱暴露了资本主义无政府市场的基础弊端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世界经济正逐渐走向混乱状态。货物售罄,汽油告急,能源价格飙升,西方主要港口挤满了排队等待的船只,有时不得不等待数周才能卸货。新冠肺炎疫情危机已经结束,生活正在恢复,世界市场的复苏却遭受一系列危机的拖累。(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0月13日。译者:Xinsuo)


从劳动力市场、供应链,到能源行业、交通运输部门,全球经济的短板层出不穷,这些让战略资本家们忧心忡忡,茫然失措。过去,某一产品何时投产、何时交付都有据可依,现在生产和交付都得不到保障。

尽管去问问所谓的专家吧,他们根本解释现在正在发生的乱像。对他们而言,这些不过是特殊时期的一连串特殊情况罢了。如果你不了解事物背后的本质规律,积累再多的事实材料都毫无助益。世界经济是个纠缠不清的繁杂体系,我们目睹到的混乱,暴露出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无法满足人类的需求。

供应链捉襟见肘

去年,在芯片短缺中我们预感到危机正在酝酿。居家办公、新游戏机发布、电动汽车销量增加,共同将芯片生产产能推向极限,导致了芯片短缺,这种现像在PlayStation和 Xbox 的发售中尤为明显。当时,芯片短缺只被当作经济复苏中的小插曲。

世界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丰田公司表示,将减产40%。7月份,法国的新车销量下降了35%,而英国、西班牙、德国和意大利的销量分别下降了30%、29%、25%和19%,这些都是由于芯片短缺所造成。//图片来源:Brian Snelson世界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丰田公司表示,将减产40%。7月份,法国的新车销量下降了35%,而英国、西班牙、德国和意大利的销量分别下降了30%、29%、25%和19%,这些都是由于芯片短缺所造成。//图片来源:Brian Snelson

但正是这种蓬勃发展的经济加剧了芯片短缺,因为没有多余的产能来弥补日益增长的生产积压。因此,所有依赖芯片的行业例如手机、家电、汽车、机床和零配件,都深受影响,世界市场陷入僵局。

全球最大的汽车生产商丰田(Toyota)表示将减产40%。7月份,法国新车销量下降了35%,英国、西班牙、德国和意大利的新车销量分别下降了30%、29%、25%和19%,均因芯片短缺导致。在英国、美国等地甚至出现,二手车价格高于新车的荒谬情况。

其他行业也面临类似的短缺危机。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全球产能跟不上需求的高涨,例如,世界上最重要的石化产品——乙烯,价格上涨了43%,聚氯乙烯(PVC)、环氧树脂等重要塑料的价格上涨了70%到170%。这也导致油漆供不应求,食品和其他商品的塑料包装价格则不断攀升。正因大型企业急于保障自己的供应,囤积商品、提前订货,招致危机愈演愈烈,供应链堵塞加剧,物价飙升。

航运和物流危机

即使企业设法确保了生产顺利进行,但货物交付完全是另一回事。所有从中国开往欧洲的货船(世界上最重要的航线)都提前数周和数月预订一空,几乎没有备用运力。这些航线的航运需求如此之高,港口不堪重负。

规模空前的大型集装箱船(近500艘)正等待停靠在亚洲、欧洲和北美的港口,其中一些集装箱船不得不等待漫长的两周才能卸货。这些状况都推高了运费,运输成本是一年前的四到五倍。一个月前,为确保圣诞节货物供应,运费涨至去年的十倍。

在过去的一年半里,新冠大流行、长赐号堵塞苏伊士运河,严重破坏了航运运力。与此同时,西方消费繁盛,需求爆炸式增长。见到了这些物流瓶颈开始在整个市场上蔓延,大型垄断企业试图确保尽可能多的商品和尽可能多的运力,使得小公司生存更加艰难。

航运公司下调了往返非洲和拉丁美洲之间航线的价格以及从西方回中国航线的价格,把重心放到最赚钱的中欧、中美航线。因此,市场上的集装箱总量进一步减少,加剧了供需失衡和通货膨胀的压力。

劳动力匮乏危机

不只航运,其他运输的部门也在努力跟上市场步伐。出现前所未有的用工荒。例如,在欧盟和英国,分别有50万和10万卡车司机岗位呈空缺状态。

新冠肺炎带来了网络购物的巨大转变,增加了对卡车司机等交通运输行业劳动者的需求。然而,由于长年工资下降和工作条件恶化,许多人不愿意从事这些工作。受脱欧的影响,占英国劳动力很大部分的欧洲工人大量流失。

新冠疫情期间,运输工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加之长时间休假和国家补贴远高于微薄的工资,都导致许多人不再从事运输业。现在,一些老板正试图用高工资来吸引工人,但由于缺乏执照司机,这还需要一些时间来筛选。疫情期间没能有效进行重型车辆的驾考,使情况进一步恶化。在零售、农业等其他领域,低收入工人也面临类似的困境。

就在酒店业失业率不断上升的时候,其他部门需求旺盛和人才缺乏,数百万白领职位仍有空缺,劳动力短缺给整个经济带来了严重的风险。仅在美国,就有500万个工作岗位空缺,英国为100万个。劳动力短缺反过来又与供应链堵塞和航运产生连锁反应。

能源危机

经济从疫情高峰期的衰退中反弹,也对能源部门产生了重大影响。随着工厂、船舶和商店的全速运转,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价格一直在上涨。自1月份以来,布伦特(Brent)原油价格已上涨逾一倍,达到每桶83.67美元的三年最高点。煤炭价格也大幅上涨,导致中国一半以上的生产设施停产

在供应中断的同时,蓬勃发展的经济导致了需求激增。进一步招致价格飙升,特别是能源价格,通胀率在逐步增加。//图片来源:金融时报在供应中断的同时,蓬勃发展的经济导致了需求激增。进一步招致价格飙升,特别是能源价格,通胀率在逐步增加。//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到了现在,这种模式应该不会陌生:煤炭供应受到外部因素的限制或中断,如煤矿因疫情采取的措施、中澳贸易战,以及各国政府试图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需求激增,推高了价格。

这个过程一旦开始,新的因素就会发挥作用。中国政府宣布,将不遗余力地确保煤炭生产,导致生产商和投机者争相囤积煤炭。

亚洲急切寻找更廉价的煤炭发电替代品,加之天然气储量极低的欧洲,在为即将到来的寒冬做准备,天然气价格不断上涨。上周大宗天然气价格几乎达到每兆瓦时116欧元,而1月初仅为16欧元。大量石油、煤炭和天然气滞留在大洋之上,这又加剧了价格上涨和短缺的趋势。

通货膨胀

以上所有因素都会波及商品价格,价格在全面上涨。英国的通货膨胀率从今年早些时候的1%以下涨至8月份的3.2%,达到10年来的最高水平。在美国,除去食品和能源的PCE(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通胀指标较上年同期上升了3.62%。这是自199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欧盟通货膨胀率已经达到3.4%,为13年来的最高水平。尽管这些数字在历史上相对较低,但情况很可能会每下愈况。在欧洲,今年的能源通胀率高达17%,到冬天天然气价格上涨30%。在其他行业,价格上涨呼之或出,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显现。这将会对阶级斗争运动产生深远的影响。

近两年的时间里,工人阶级默默承受着压迫,统治阶级对疫情无能为力,现在他们的权威正处历史低位,现在社会正在开放,劳动力需求旺盛,通货膨胀迅速侵蚀工资和腐蚀生活质量。这是阶级斗争的基础。

有迹像表明罢工运动方兴未艾。在美国,华盛顿州的木匠、医疗卫生员工、教育员工、家乐氏(Kellog’s)和约翰迪尔(John Deere)等公司数以万计的工人有的发动罢工运动,有的投票支持罢工,在英国,联合工会(Unite)和英国总工会(GMB)以压倒性多数否决了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议会工作人员1.75%卑微加薪提案,目前正在投票支持工人罢工运动。在通货膨胀率达到4.1%的德国,几个行业正在大胆地提出工资要求和威胁罢工行动,包括威胁举行建筑工人全国大罢工。

随着局势的恶化,其他阶层将加入捍卫他们生活的斗争。统治阶级显然对这种发展的可能性感到担忧。保守党议员大卫·莫里斯警告说,像70年代那样,出现新的「不满之冬」(Winter of Discontent),出现大规模的野猫罢工和社会动荡。我们应该记住,英国的不满之冬正是在石油危机引发通胀之后发生的,油价飙升导致了全面通胀。

意外还是必然?

无论怎么辩解,一场危机已是密云不雨,每次危机都相互叠加,最终可能演变成一场可能带来巨大后果的完美风暴。在大多数情况下,资产阶级辩护者对正在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们只看到一系列不幸的事件:这是一种巨大的蝴蝶效应,接二连三的事故导致了短缺和瓶颈,撼动了世界市场。然而他们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么多事故同时发生在如此不同的领域。

但一连串危机后有一个明显的趋势。新冠肺炎疫情使整个社会混乱,习惯改变、消费改变、生产改变。例如,旅游和交通消费大幅下降,而电脑、家居装饰和冰箱等产品的需求更高。网上购物兴盛,实体服务停滞不前。这意味着世界经济某些环节的压力增加。

与此同时,由于疫情,生产普遍受到严重限制。工厂、矿山和港口暂时关闭,或低负荷运行。在世界许多地方,仍然保持这样的状态。

面对这样的局面,统治阶级为了避免危机的加深和可能引发的反抗,推出了一系列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仅在美国,就向经济注入了价值9.5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直接落入普通工人阶级手中,其中大部分用于购买普通消费品。其他政府大多数也采取了类似的路线。但正如我们当时所强调的,印钞票是摆脱不了危机的。

在生产受限、资金被投入市场时,必然会造成需求大于供给,造成巨大的通胀压力。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对消费品的需求,尽管是统治阶级人为创造的需求,但从未像今天这样高涨。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随着抢手产品的产能达到最高点,任何事故都可能造成严重的短缺,潜在的矛盾随之浮出水面。

这是一场即将发生的危机。由于绝大多数公司现在都在按照「准时制」生产,任何类似的冲击都会立即波及整个全球经济。几十年来,几十年来,资产阶级一直在通过最小化存货和最大化资本流通来大量榨取剩余价值:现在的情况正好相反。因此,囤积突然成为新的趋势。沃尔玛、苹果和塔吉特等大公司为了确保未来存货安全,纷纷下大订单,预留运力,从而加剧了整体危机。

经济民族主义

经济民族主义的兴起使情况更加错综复杂。去年,中国对澳大利亚煤炭实施了进口禁令,推高了全球煤炭价格。美国现在向欧盟施加巨大压力,要求欧盟不要完成有助于缓解欧洲天然气价格上涨压力的北溪2号(Nord Stream 2)天然气管道。与此相反,普京正利用目前的危机,加快批准北溪2号输油管道的法律程序,尽管他完全可以通过替代管道迅速缓解欧洲的问题。同样,脱欧也使当前危机对英国的影响急剧恶化——这场危机有可能将英国推入衰退的深渊。

去年以来,政治局势紧张和经济民族主义加剧了危机。普京利用欧洲的能源危机,推动北溪2号管道开通。//图片来源:Philfaebuckie去年以来,政治局势紧张和经济民族主义加剧了危机。普京利用欧洲的能源危机,推动北溪2号管道开通。//图片来源:Philfaebuckie

随着不安全感的普遍上升,越来越多依赖国际贸易的公司,开始三思而后行。许多欧洲公司考虑将生产线转移到土耳其或东欧,因为土耳其离本国更近,受突然冲击、运输危机和贸易战的影响较小。由于过度依赖亚洲芯片制造商,中国、欧盟和美国都在建设芯片生产工厂。

在韩国,芯片短缺对韩国汽车制造商的影响似乎不如美国汽车制造商,这意味着韩国芯片制造商正在给予国内公司的优惠待遇。在中国,国家正在全力以赴,为发电厂确保煤炭安全。短缺持续的时间越长,囤积和确保生产的问题就越将成为国家事务,每个国家的统治阶级都争先恐后地捍卫自己的立场。在世界各地,这一体系的普遍危机正在导致国家间紧张局势加剧。这正在威胁整个脆弱的世界贸易网络,而世界贸易网是过去整个时期增长的根本动力。

在韩国,芯片短缺对国内企业的影响并不像对美国企业的影响那么严重,这意味着韩国芯片制造商为国内企业提供了优待。在中国,政府正竭尽全力为发电厂保障煤炭供应。短缺持续的时间越长,囤积和保障生产的问题就越会成为一个国家的问题,每个国家的统治阶级都会争先恐后地捍卫自己的地位。在世界各地,资本主义危机危机正导致国家之间局势紧张。而这威胁著作为经济增长动力本就脆弱的世界贸易网络。

混乱的市场

随着危机的发展,股市因刺激政策带来的利好而充满欢欣鼓舞的情绪,会慢慢让位于一种更为谨慎的态度。基于市场短缺和瓶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将下调世界经济增长预期。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社论,警告各国央行「警惕滞胀」(经济衰退与持续通胀的危险组合)。

这种观点还不确定,但是很有可能的。世界经济中充斥着有大量的有毒成分。例如巨额公共债务(仅就美国一国就高达28万亿美元)、私人债务以及股市和房地产市场的泡沫,任何重大冲击或违约都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招致整个经济体系螺旋式下行。

在过去的一年里,为了防止社会崩溃,政府向市场注入了数万亿美元。但是,资金在没有任何扩大生产的条件下涌入流通领域,那结果只能是通货膨胀。//图片来源:美国国会就职典礼委员会
在过去的一年里,为了防止社会崩溃,政府向市场注入了数万亿美元。但是,资金在没有任何扩大生产的条件下涌入流通领域,那结果只能是通货膨胀。//图片来源:美国国会就职典礼委员会

但是,资本主义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呢?通胀上升必然会带来利率上升。提高利率可能会将世界经济推向经济萧条。西方拥有价值数万亿美元的 「僵尸」公司,它们完全依靠低息信贷来维持生存。这同样适用于数以亿计的家庭,尤其是在西方,他们只能在接近零利率的条件下包住自己的房子。每次加息都使这些阶层更接近破产。

但是,保持低息信贷和经济刺激政策,会带来更高的通货膨胀,迅速恶化我们今天的情况;人类被盲目的市场控制,而市场机制则完全不关注整个社会的福祉。在现行体制的内,没有解决办法。无论如何,资本主义都会以衰退告终。

但是,市场难道不应该自我调节,创造最好的世界吗?恰恰相反,资本主义无法对重大冲击做出调整和快速反应。在今天这样的情况下,市场力量正在加剧事态发展,激化矛盾。集装箱船公司商船三井 (Mitsui OSK Lines)总裁桥本武史(Takeshi Hashimoto)认识到了这一点,他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

「如果完全听任市场经济的摆布,个别企业和个人都要竭尽全力为自己寻找最佳的解决办法,这将导致越来越多的混乱和失控的局面……」

和往常一样,当情况变得严重时,资本家们被迫承认其制度的局限性。事实上,在英国,统治阶级不得不引入规划要素,暂停,向加油站提供燃料也是如此,现在各大公司甚至军队之间集体组织起来,必须征召他们到加油站加油。

和过去一样,当情况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时,资本家被迫承认资本主义的局限性。事实上,英国统治阶级不得不引入经济规划,暂停施行竞争法,允许大型零售商合作缓解商品短缺。加油站的补给也是如此,现在主要的公司甚至军队都被组织起来到加油站。

资本主义生产是一种无政府的经济体制。它建立在财产私有制和利润优先的基础上。无论个人资本家多么想解决社会问题,他的首要目的都是追求自己的个人利益。这样的制度无法解决全体人类面临的问题。正是这时候,资本主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楚地表明,它与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是对立的;要让社会能够真正重新繁荣,我们必须推翻资本主义。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