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时事分析

陈柏惟被罢免…意味着什么?

2021年10月23日,时任台中市第二选区的立法委员陈柏惟遭到罢免,成为中华民国历史上第一位被罢免的立委。陈柏惟所隶属的基进党和下海捍卫他们的民进党圈子内一片哭喊。发起罢免的国民党和黑道势力则趾高气昂。但是这场「删Q」罢免戏码的结果,对台湾劳工阶级和年轻人们真正意味着什么?

中共得逞了吗?台中失守了吗?

蓝绿两阵营对这场罢免案的结果反应几乎是彼此的镜面反射。依靠颜家黑道势力来动员这次罢免投票的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小人得志,高喊这个结果是「台湾民主的胜利」。当然对这个百余年的威权暴力政党来说,只有支持他们,民主才会胜利。

另一方面,民进党高层人物则各自表态「惋惜」、「舍不得」陈柏惟被罢免。而台湾基进则严正警告:「我们担忧,这场罢免案是推倒台湾民主的第一张骨牌…台湾将继续卷入主权可能被侵门踏户的『亡国感』之中。」因此,只有支持他们,民主才能守住。

但是,真的有这么严重吗?陈柏惟被罢免是否就代表颜家重新执掌台中二区。而国民党大开清泉岗,让「解放军」登陆台湾的时日也不远了?

然而,现有的选罢程序本身就驳斥了这种滑坡谬误。陈柏惟被罢免并不代表国民党籍的颜宽恒自动就会递补他。《选罢法》第73条明文规定一场补选需要在3个月内举行,而可以参选的也不只是蓝营的人。况且,这次罢免成案也是依据民进党团自己于2016年11月底修正的办法,台中二选民不过是在这个法律下合法行使他们的民主权力。把这场罢免投票渲染成某种体制保卫战,或是「民主的最后一哩路」,不只是荒天下之大谬,更是对台中二选民表达自己意愿权利的藐视。

此外,这次投票的结果本身也无法显示颜家或国民党「重掌」了台中二。陈柏惟罢免投票率整体而言偏高。比较于近来被罢免的前高雄市长韩国瑜(投票率42.14%)和前桃园市议员王浩宇(投票率28.14%)各自的罢免投票,删Q案的投票率则高达51.72%,明显较于前两者踊跃。但另一方面,不同于韩、王两人的「同意罢免票」压到性地高于「不同意」票,同意罢免陈柏惟的选票占总票数51.48%,而不同意则占48.52%,差距相当小

高投票率和势均力敌的结果,本身就显示投不同意票的选民规模相当可观。我们也无从确定所有投同意票或者没有投票的人都是蓝营支持者。其中很可能有不少是想要陈柏惟下台却也不会支持颜家或国民党的人。这一切现实都无法表示台中二区业已成为「恶霸的从民」或是「中共同路人」的基地。

但是如此偏颇的恐慌气氛,正是最能够让当权者们获利的情绪。这里,我们再度看到台湾资产阶级民主两党制之下「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威权逻辑。

两害相权取其轻

世界各地的资产阶级民主体制下,虽然法律上明文开放多党制,但是在现实情况下,选民也只被给予两个主要政党或两股参选联盟的「有意义」选择,亦即同一个统治阶级内不同派别所愿意资助的两股政治势力。而当社会危机开始恶化,阶级斗争开始加强的时候,在尤其是没有工人阶级政党的国家内,选举都会越发被渲染成某种全国生存的保卫战。尽管他们每当执政时都同样服务著资产阶级的利益,参选的两大阵营都可以试图将对方渲染成某种叛国威胁。他们所竞争的不是提供给工人群众更好的政策,而是让说服选民对手如何是万恶不赦的「大害」。

而当台面上有某种「大害」的时候,那个把自己塑造成「不是大害」的政治势力,就可以乘势不需要提供任何积极承诺,并且鞭策所有质疑者服从他们。

这真的是民主吗?民主真的只是鞭策选民选择那个「比较不烂」的选项吗?这种单一选项的逻辑,是不是也很威权呢?

这种逻辑在很多求取社会进步,有某种意识形态抱负的人士之间可能可以成立。但是在一般只是想要餬口饭吃的群众之间,就不见得。当一个执政党只会不断执行让劳苦大众生活越来越烂的政策时,群众自然会转向他们看得见的某种另类选择,哪怕只是想「教训」一下。美国被欧巴马亲资执政了八年,只有让基层人民越来越痛苦。「教训」民主党的动机也越来越强,这也就是川普破天荒当选的主因。而当时那些执迷不悟劝说选民要「相忍为国」的「进步派」,也当然的被很多基层选民视为为现状服务的骗子。

这也就来到了当下台中的3Q保卫战。所有保Q的口号,都是在某种「捍卫民主,对抗恶罢」的逻辑下进行。诚然,颜家势力和国民党代表的是台湾威权过去的逆袭。然而我们是不是应该质疑:在蔡英文全面执政这么多年以后,为什么还有让这些反动派可以凝聚足够势力的土壤?是不是现在全面执政的民进党根本没有意愿和能力真正缔造让这种陈腐黑道势力无法翻身的社会条件?是不是当下的民进党和向来以某种空洞「抗中保台」口号配合民进党立院党团的基进党根本没有在改变让基层群众越来越痛苦的现状?

不隶属民进党的3Q哥形式上的党籍本身没有改变实质的力量对比。民进党这次全面下海力挺反删Q的事态本身就证明他们认定陈柏惟对他们来说不仅不是威胁,而是需要力保的盟友。也就是说:他们需要保障这个立委席次,来总体保障他们持续攻击劳工阶级权益和疯狂为财团掠夺土地、破坏环境等等敌对于群众利益的政纲。在这个情况下,结果删不删Q,根本不会达到什么「停损」。损是会继续下去的,因为蓝绿两营都是属于资产阶级的政治工具,一般人民的生活只会越来越无法忍受,不过是看哪个资本政党当政而已。

但是社运人士在这个问题上的表态就不是什么小问题了。一方面,在台湾诉求真正社会变革的人士对民进党来说不过是某种辅助角色。反删Q的风气主要可以透过他们掌握的绿媒(对,就是不断铺天盖地抹黑正当抗争的那些媒体)以及亲绿地方势力炒作。

但是另一方面,跟着跳下海的社运者们则会赌上自身在群众之间的独立形象。就算陈柏惟真的保住了,并持续配合民进党攻击基层群众利益,那被社运家辛苦说服保Q的一般选民,是否会拿你们社运家是问?他们是否会有理地问:平常在打抱不平,但是在关键时刻又为建制拉票的你们,跟捍卫资本家霸权的民进党,真的不一样吗?

删不删Q的这场两个反动势力的恶斗,却没有真正其他选择的事态,本身就该被视为一种民主的挫败,罢免公投结果则是次要的。我们应该大声疾呼:「欸!这是什么烂选择题?!」而不是下海跟某个颜色的压迫者站在一起。

基进党和民进党

至此,我们也要看看台湾基进的政治内涵是什么?他们的路线能得到什么成果?

台湾基进源自于2000年代末期一批具旅欧背景的独派知识分子所运作的部落格《超克蓝绿》。当时尚未有具体政治行动的这批人以「新一(Shinichi)」陈奕齐为首,认为当时无能反对国民党马英九执政的民进党已经不再是台湾朝向独立建国的载体,且不仅要放弃之,更要打倒之。在《吹响激进的号角--成为统治集团眼中的「暴民」吧!!》一文中,陈奕齐信誓旦旦地宣告:

「民进党绝对是卖台的帮凶共犯,民进党根本不配当媒体跟马区长指控的『暴民』,我们才是『暴民』!事实上,民进党的无力软趴趴、背离群众与堕落,乃是必然的结果,乃是台湾以『选举万岁』体制所僭称掠美的『形式民主』下的必由之路!

如今,唯有扬弃民进党,独自扛起激进的侧翼,在街头、在工作现场、在社区、在学校…等等场域,向体制发出激进的怒吼跟砲轰,才可能夺回当前『国共合作、民进党尾随』的不堪实情下,被出卖的台湾,以及芸芸普罗众生的未来与灵魂。」

除了立志于做比民进党更勇武的台派外,《超克蓝绿》部分写手也尝试生产了描述自己主张的「新」意识形态,亦即所谓的「独左」或「左独」。具体来说,他们对许多重要但不受充斥保守主义民进党所推崇的民主权益抗争,如废死问题和同婚问题,保持支持和正面的态度,但仍然把所有重心摆在「抗中」上。

马克思主义者和左派当然会全力支持这些民主抗争,而我们会更进一步指出基于工人阶级力量所发动的抗争才能达到最全面并最完善的改革成果,也会指出资本主义体制和统治阶级利益是如何维持着社会既有的体制性歧视、差别待遇和迫害,而这也是一般自由主义者不会指出也无法解决的弊端。《超克蓝绿》以及后来的基进侧翼和今天的台湾基进更不会讲。

如今,只要看看台湾基进网站的「关于我们」页面,「左」这个字也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五花八门的「抗中」口号。这当然是一种诚实的表现:他们从一开始就从来不是什么「左派」,而是用各种冠冕堂皇的词汇重新包装极端福佬沙文主义的极右翼。他们为的不是鼓舞台湾的工人阶级抗争统治者,而是对他们认为任何代表「中华殖民」、「中共同路人」的人,无论真正阶级地位,喊打喊杀。

但是言词激进的基进,也没有遵循陈奕齐自己宣告的路线:「在街头、在工作现场、在社区、在学校…等等场域,向体制发出激进的怒吼跟砲轰」。取而代之的是完全服从既有的中华民国选举政治。先从2016年进到日落西山的老右独台联的不分区立委名单(败选),然后是和民进党形成暧昧的合作关系。民进党不再「该被扬弃」,而是基进党该建立「政治分工」关系的对象。也就是让民进党专注内政,然后让台湾基进专心「台独/抗中」。

在中华民国府院和国军指挥权都牢牢掌握在民进党手中的情况下,没有如此权力的小党台湾基进在专心「抗中」和「推进台独」的实践也不过是在岛内搜括、「举报中共同路人」,上交给民进党的纠察队。

这种色违战狼的角色,除了跟对岸小粉红相去不远之外,也更体现了一个具体事实:再怎么大声咆哮的「台派」,如果没有阶级观点,也必然盲从当下台湾的具体政经现实。

台湾的现实

这个具体现实是什么?就是台湾地位和未来的决定权并没有掌握在台湾人民手中。作为世界资本主义体制下的一个小国,以及其在东亚的特殊地缘政治和历史位置,台湾持续是中美帝国主义互相博弈的一只棋子。在资本主义的框架下,任何一个小国家都会被大帝国主义严重影响,都不会有什么「正常国家」的日子可以过。

这个现状在台湾是由中华民国这个国家机器把持,同时服务于当下中美博弈棋局内占上风的人,以及剥削台湾工人阶级的资产阶级。进到这个机器内的人就必然要扮演这个角色,这就是为什么民进党捍卫的是「中华民国现状」。就算基进党在未来取代了民进党成为台派执政党,也必然会如此。

从马克思主义的角度来看,唯一能够突破这个现状的路线,就是台湾工人阶级推翻中华民国体制,成立工人民主政府,并且积极的与中国的工人阶级联手打倒中共政权,同时与东亚各国的工人阶级联手推翻他们的统治阶级,并将美国帝国主义驱逐出亚洲。只有在这些条件达成后,台湾的群众才有真正能够决定自己前途的空间。

任何试图在维持中华民国和台海现状的前提下达成某种「法理台独」,都只不过是卖弄情绪来赚取选票而已,这也就是基进党和各式各样「台派」政客的仕途法宝。

创造属于自己阶级的选择

有人可能问:可是10月23日那天,台中第二选区的无产阶级没有其他选项啊?对的。他们是没有选项的,而没有选项的现状正是我们需要大力指出的社会症状。

而社会症状需要某种积极的策略来医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真正立足于劳工阶级群众,真正不受任何资本势力影响的群众政党。现在台湾没有它,那真正诉求让台湾工人阶级社会多数主宰台湾前途的人,就有义务鼓吹它的催生。除此之外,不论这次陈柏惟还是以后的几个报复性罢免案的结果如何,我们只会接受向下沈沦的现状。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