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經濟

世界經濟內的短缺和混亂暴露了資本主義無政府市場的基礎弊端

在過去的幾個月裡,世界經濟正逐漸走向混亂狀態。貨物售罄,汽油告急,能源價格飆升,西方主要港口擠滿了排隊等待的船只,有時不得不等待數周才能卸貨。新冠肺炎疫情危機已經結束,生活正在恢復,世界市場的復蘇卻遭受一系列危機的拖累。(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10月13日。譯者:Xinsuo)


從勞動力市場、供應鏈,到能源行業、交通運輸部門,全球經濟的短板層出不窮,這些讓戰略資本家們憂心忡忡,茫然失措。過去,某一產品何時投產、何時交付都有據可依,現在生產和交付都得不到保障。

盡管去問問所謂的專家吧,他們根本解釋現在正在發生的亂像。對他們而言,這些不過是特殊時期的一連串特殊情況罷了。如果你不了解事物背後的本質規律,積累再多的事實材料都毫無助益。世界經濟是個糾纏不清的繁雜體系,我們目睹到的混亂,暴露出資本主義經濟體系無法滿足人類的需求。

供應鏈捉襟見肘

去年,在芯片短缺中我們預感到危機正在醞釀。居家辦公、新游戲機發布、電動汽車銷量增加,共同將芯片生產產能推向極限,導致了芯片短缺,這種現像在PlayStation和 Xbox 的發售中尤為明顯。當時,芯片短缺只被當作經濟復蘇中的小插曲。

世界最大的汽車制造商豐田公司表示,將減產40%。7月份,法國的新車銷量下降了35%,而英國、西班牙、德國和意大利的銷量分別下降了30%、29%、25%和19%,這些都是由於芯片短缺所造成。//圖片來源:Brian Snelson世界最大的汽車制造商豐田公司表示,將減產40%。7月份,法國的新車銷量下降了35%,而英國、西班牙、德國和意大利的銷量分別下降了30%、29%、25%和19%,這些都是由於芯片短缺所造成。//圖片來源:Brian Snelson

但正是這種蓬勃發展的經濟加劇了芯片短缺,因為沒有多余的產能來彌補日益增長的生產積壓。因此,所有依賴芯片的行業例如手機、家電、汽車、機床和零配件,都深受影響,世界市場陷入僵局。

全球最大的汽車生產商豐田(Toyota)表示將減產40%。7月份,法國新車銷量下降了35%,英國、西班牙、德國和意大利的新車銷量分別下降了30%、29%、25%和19%,均因芯片短缺導致。在英國、美國等地甚至出現,二手車價格高於新車的荒謬情況。

其他行業也面臨類似的短缺危機。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全球產能跟不上需求的高漲,例如,世界上最重要的石化產品——乙烯,價格上漲了43%,聚氯乙烯(PVC)、環氧樹脂等重要塑料的價格上漲了70%到170%。這也導致油漆供不應求,食品和其他商品的塑料包裝價格則不斷攀升。正因大型企業急於保障自己的供應,囤積商品、提前訂貨,招致危機愈演愈烈,供應鏈堵塞加劇,物價飆升。

航運和物流危機

即使企業設法確保了生產順利進行,但貨物交付完全是另一回事。所有從中國開往歐洲的貨船(世界上最重要的航線)都提前數周和數月預訂一空,幾乎沒有備用運力。這些航線的航運需求如此之高,港口不堪重負。

規模空前的大型集裝箱船(近500艘)正等待停靠在亞洲、歐洲和北美的港口,其中一些集裝箱船不得不等待漫長的兩周才能卸貨。這些狀況都推高了運費,運輸成本是一年前的四到五倍。一個月前,為確保聖誕節貨物供應,運費漲至去年的十倍。

在過去的一年半裡,新冠大流行、長賜號堵塞蘇伊士運河,嚴重破壞了航運運力。與此同時,西方消費繁盛,需求爆炸式增長。見到了這些物流瓶頸開始在整個市場上蔓延,大型壟斷企業試圖確保盡可能多的商品和盡可能多的運力,使得小公司生存更加艱難。

航運公司下調了往返非洲和拉丁美洲之間航線的價格以及從西方回中國航線的價格,把重心放到最賺錢的中歐、中美航線。因此,市場上的集裝箱總量進一步減少,加劇了供需失衡和通貨膨脹的壓力。

勞動力匱乏危機

不只航運,其他運輸的部門也在努力跟上市場步伐。出現前所未有的用工荒。例如,在歐盟和英國,分別有50萬和10萬卡車司機崗位呈空缺狀態。

新冠肺炎帶來了網絡購物的巨大轉變,增加了對卡車司機等交通運輸行業勞動者的需求。然而,由於長年工資下降和工作條件惡化,許多人不願意從事這些工作。受脫歐的影響,占英國勞動力很大部分的歐洲工人大量流失。

新冠疫情期間,運輸工人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加之長時間休假和國家補貼遠高於微薄的工資,都導致許多人不再從事運輸業。現在,一些老板正試圖用高工資來吸引工人,但由於缺乏執照司機,這還需要一些時間來篩選。疫情期間沒能有效進行重型車輛的駕考,使情況進一步惡化。在零售、農業等其他領域,低收入工人也面臨類似的困境。

就在酒店業失業率不斷上升的時候,其他部門需求旺盛和人才缺乏,數百萬白領職位仍有空缺,勞動力短缺給整個經濟帶來了嚴重的風險。僅在美國,就有500萬個工作崗位空缺,英國為100萬個。勞動力短缺反過來又與供應鏈堵塞和航運產生連鎖反應。

能源危機

經濟從疫情高峰期的衰退中反彈,也對能源部門產生了重大影響。隨著工廠、船舶和商店的全速運轉,石油、天然氣和煤炭價格一直在上漲。自1月份以來,布倫特(Brent)原油價格已上漲逾一倍,達到每桶83.67美元的三年最高點。煤炭價格也大幅上漲,導致中國一半以上的生產設施停產

在供應中斷的同時,蓬勃發展的經濟導致了需求激增。進一步招致價格飆升,特別是能源價格,通脹率在逐步增加。//圖片來源:金融時報在供應中斷的同時,蓬勃發展的經濟導致了需求激增。進一步招致價格飆升,特別是能源價格,通脹率在逐步增加。//圖片來源:金融時報

到了現在,這種模式應該不會陌生:煤炭供應受到外部因素的限制或中斷,如煤礦因疫情采取的措施、中澳貿易戰,以及各國政府試圖減少對化石燃料的依賴。需求激增,推高了價格。

這個過程一旦開始,新的因素就會發揮作用。中國政府宣布,將不遺余力地確保煤炭生產,導致生產商和投機者爭相囤積煤炭。

亞洲急切尋找更廉價的煤炭發電替代品,加之天然氣儲量極低的歐洲,在為即將到來的寒冬做准備,天然氣價格不斷上漲。上周大宗天然氣價格幾乎達到每兆瓦時116歐元,而1月初僅為16歐元。大量石油、煤炭和天然氣滯留在大洋之上,這又加劇了價格上漲和短缺的趨勢。

通貨膨脹

以上所有因素都會波及商品價格,價格在全面上漲。英國的通貨膨脹率從今年早些時候的1%以下漲至8月份的3.2%,達到10年來的最高水平。在美國,除去食品和能源的PCE(個人消費支出物價指數)通脹指標較上年同期上升了3.62%。這是自1991年以來的最高水平。歐盟通貨膨脹率已經達到3.4%,為13年來的最高水平。盡管這些數字在歷史上相對較低,但情況很可能會每下愈況。在歐洲,今年的能源通脹率高達17%,到冬天天然氣價格上漲30%。在其他行業,價格上漲呼之或出,只是需要更多的時間來顯現。這將會對階級鬥爭運動產生深遠的影響。

近兩年的時間裡,工人階級默默承受著壓迫,統治階級對疫情無能為力,現在他們的權威正處歷史低位,現在社會正在開放,勞動力需求旺盛,通貨膨脹迅速侵蝕工資和腐蝕生活質量。這是階級鬥爭的基礎。

有跡像表明罷工運動方興未艾。在美國,華盛頓州的木匠、醫療衛生員工、教育員工、家樂氏(Kellog’s)和約翰迪爾(John Deere)等公司數以萬計的工人有的發動罷工運動,有的投票支持罷工,在英國,聯合工會(Unite)和英國總工會(GMB)以壓倒性多數否決了英格蘭、威爾士和北愛爾蘭議會工作人員1.75%卑微加薪提案,目前正在投票支持工人罷工運動。在通貨膨脹率達到4.1%的德國,幾個行業正在大膽地提出工資要求和威脅罷工行動,包括威脅舉行建築工人全國大罷工。

隨著局勢的惡化,其他階層將加入捍衛他們生活的鬥爭。統治階級顯然對這種發展的可能性感到擔憂。保守黨議員大衛·莫裡斯警告說,像70年代那樣,出現新的「不滿之冬」(Winter of Discontent),出現大規模的野貓罷工和社會動蕩。我們應該記住,英國的不滿之冬正是在石油危機引發通脹之後發生的,油價飆升導致了全面通脹。

意外還是必然?

無論怎麼辯解,一場危機已是密雲不雨,每次危機都相互疊加,最終可能演變成一場可能帶來巨大後果的完美風暴。在大多數情況下,資產階級辯護者對正在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他們只看到一系列不幸的事件:這是一種巨大的蝴蝶效應,接二連三的事故導致了短缺和瓶頸,撼動了世界市場。然而他們無法解釋,為什麼這麼多事故同時發生在如此不同的領域。

但一連串危機後有一個明顯的趨勢。新冠肺炎疫情使整個社會混亂,習慣改變、消費改變、生產改變。例如,旅游和交通消費大幅下降,而電腦、家居裝飾和冰箱等產品的需求更高。網上購物興盛,實體服務停滯不前。這意味著世界經濟某些環節的壓力增加。

與此同時,由於疫情,生產普遍受到嚴重限制。工廠、礦山和港口暫時關閉,或低負荷運行。在世界許多地方,仍然保持這樣的狀態。

面對這樣的局面,統治階級為了避免危機的加深和可能引發的反抗,推出了一系列大規模的經濟刺激計劃。僅在美國,就向經濟注入了價值9.5萬億美元,其中大部分直接落入普通工人階級手中,其中大部分用於購買普通消費品。其他政府大多數也采取了類似的路線。但正如我們當時所強調的,印鈔票是擺脫不了危機的。

在生產受限、資金被投入市場時,必然會造成需求大於供給,造成巨大的通脹壓力。這是正在發生的事情。對消費品的需求,盡管是統治階級人為創造的需求,但從未像今天這樣高漲。在這種緊張的情況下,隨著搶手產品的產能達到最高點,任何事故都可能造成嚴重的短缺,潛在的矛盾隨之浮出水面。

這是一場即將發生的危機。由於絕大多數公司現在都在按照「准時制」生產,任何類似的衝擊都會立即波及整個全球經濟。幾十年來,幾十年來,資產階級一直在通過最小化存貨和最大化資本流通來大量榨取剩余價值:現在的情況正好相反。因此,囤積突然成為新的趨勢。沃爾瑪、蘋果和塔吉特等大公司為了確保未來存貨安全,紛紛下大訂單,預留運力,從而加劇了整體危機。

經濟民族主義

經濟民族主義的興起使情況更加錯綜復雜。去年,中國對澳大利亞煤炭實施了進口禁令,推高了全球煤炭價格。美國現在向歐盟施加巨大壓力,要求歐盟不要完成有助於緩解歐洲天然氣價格上漲壓力的北溪2號(Nord Stream 2)天然氣管道。與此相反,普京正利用目前的危機,加快批准北溪2號輸油管道的法律程序,盡管他完全可以通過替代管道迅速緩解歐洲的問題。同樣,脫歐也使當前危機對英國的影響急劇惡化——這場危機有可能將英國推入衰退的深淵。

去年以來,政治局勢緊張和經濟民族主義加劇了危機。普京利用歐洲的能源危機,推動北溪2號管道開通。//圖片來源:Philfaebuckie去年以來,政治局勢緊張和經濟民族主義加劇了危機。普京利用歐洲的能源危機,推動北溪2號管道開通。//圖片來源:Philfaebuckie

隨著不安全感的普遍上升,越來越多依賴國際貿易的公司,開始三思而後行。許多歐洲公司考慮將生產線轉移到土耳其或東歐,因為土耳其離本國更近,受突然衝擊、運輸危機和貿易戰的影響較小。由於過度依賴亞洲芯片制造商,中國、歐盟和美國都在建設芯片生產工廠。

在韓國,芯片短缺對韓國汽車制造商的影響似乎不如美國汽車制造商,這意味著韓國芯片制造商正在給予國內公司的優惠待遇。在中國,國家正在全力以赴,為發電廠確保煤炭安全。短缺持續的時間越長,囤積和確保生產的問題就越將成為國家事務,每個國家的統治階級都爭先恐後地捍衛自己的立場。在世界各地,這一體系的普遍危機正在導致國家間緊張局勢加劇。這正在威脅整個脆弱的世界貿易網絡,而世界貿易網是過去整個時期增長的根本動力。

在韓國,芯片短缺對國內企業的影響並不像對美國企業的影響那麼嚴重,這意味著韓國芯片制造商為國內企業提供了優待。在中國,政府正竭盡全力為發電廠保障煤炭供應。短缺持續的時間越長,囤積和保障生產的問題就越會成為一個國家的問題,每個國家的統治階級都會爭先恐後地捍衛自己的地位。在世界各地,資本主義危機危機正導致國家之間局勢緊張。而這威脅著作為經濟增長動力本就脆弱的世界貿易網絡。

混亂的市場

隨著危機的發展,股市因刺激政策帶來的利好而充滿歡欣鼓舞的情緒,會慢慢讓位於一種更為謹慎的態度。基於市場短缺和瓶頸,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示將下調世界經濟增長預期。英國《金融時報》發表社論,警告各國央行「警惕滯脹」(經濟衰退與持續通脹的危險組合)。

這種觀點還不確定,但是很有可能的。世界經濟中充斥著有大量的有毒成分。例如巨額公共債務(僅就美國一國就高達28萬億美元)、私人債務以及股市和房地產市場的泡沫,任何重大衝擊或違約都可能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招致整個經濟體系螺旋式下行。

在過去的一年裡,為了防止社會崩潰,政府向市場注入了數萬億美元。但是,資金在沒有任何擴大生產的條件下湧入流通領域,那結果只能是通貨膨脹。//圖片來源:美國國會就職典禮委員會
在過去的一年裡,為了防止社會崩潰,政府向市場注入了數萬億美元。但是,資金在沒有任何擴大生產的條件下湧入流通領域,那結果只能是通貨膨脹。//圖片來源:美國國會就職典禮委員會

但是,資本主義的解決方案是什麼呢?通脹上升必然會帶來利率上升。提高利率可能會將世界經濟推向經濟蕭條。西方擁有價值數萬億美元的 「僵屍」公司,它們完全依靠低息信貸來維持生存。這同樣適用於數以億計的家庭,尤其是在西方,他們只能在接近零利率的條件下包住自己的房子。每次加息都使這些階層更接近破產。

但是,保持低息信貸和經濟刺激政策,會帶來更高的通貨膨脹,迅速惡化我們今天的情況;人類被盲目的市場控制,而市場機制則完全不關注整個社會的福祉。在現行體制的內,沒有解決辦法。無論如何,資本主義都會以衰退告終。

但是,市場難道不應該自我調節,創造最好的世界嗎?恰恰相反,資本主義無法對重大衝擊做出調整和快速反應。在今天這樣的情況下,市場力量正在加劇事態發展,激化矛盾。集裝箱船公司商船三井 (Mitsui OSK Lines)總裁橋本武史(Takeshi Hashimoto)認識到了這一點,他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

「如果完全聽任市場經濟的擺布,個別企業和個人都要竭盡全力為自己尋找最佳的解決辦法,這將導致越來越多的混亂和失控的局面……」

和往常一樣,當情況變得嚴重時,資本家們被迫承認其制度的局限性。事實上,在英國,統治階級不得不引入規劃要素,暫停,向加油站提供燃料也是如此,現在各大公司甚至軍隊之間集體組織起來,必須征召他們到加油站加油。

和過去一樣,當情況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時,資本家被迫承認資本主義的局限性。事實上,英國統治階級不得不引入經濟規劃,暫停施行競爭法,允許大型零售商合作緩解商品短缺。加油站的補給也是如此,現在主要的公司甚至軍隊都被組織起來到加油站。

資本主義生產是一種無政府的經濟體制。它建立在財產私有制和利潤優先的基礎上。無論個人資本家多麼想解決社會問題,他的首要目的都是追求自己的個人利益。這樣的制度無法解決全體人類面臨的問題。正是這時候,資本主義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清楚地表明,它與廣大勞動人民的利益是對立的;要讓社會能夠真正重新繁榮,我們必須推翻資本主義。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