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時事分析

陳柏惟被罷免…意味著什麼?

2021年10月23日,時任台中市第二選區的立法委員陳柏惟遭到罷免,成為中華民國歷史上第一位被罷免的立委。陳柏惟所隸屬的基進黨和下海捍衛他們的民進黨圈子內一片哭喊。發起罷免的國民黨和黑道勢力則趾高氣昂。但是這場「刪Q」罷免戲碼的結果,對台灣勞工階級和年輕人們真正意味著什麼?

中共得逞了嗎?台中失守了嗎?

藍綠兩陣營對這場罷免案的結果反應幾乎是彼此的鏡面反射。依靠顏家黑道勢力來動員這次罷免投票的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小人得志,高喊這個結果是「台灣民主的勝利」。當然對這個百餘年的威權暴力政黨來說,只有支持他們,民主才會勝利。

另一方面,民進黨高層人物則各自表態「惋惜」、「捨不得」陳柏惟被罷免。而台灣基進則嚴正警告:「我們擔憂,這場罷免案是推倒台灣民主的第一張骨牌…台灣將繼續捲入主權可能被侵門踏戶的『亡國感』之中。」因此,只有支持他們,民主才能守住。

但是,真的有這麼嚴重嗎?陳柏惟被罷免是否就代表顏家重新執掌台中二區。而國民黨大開清泉崗,讓「解放軍」登陸台灣的時日也不遠了?

然而,現有的選罷程序本身就駁斥了這種滑坡謬誤。陳柏惟被罷免並不代表國民黨籍的顏寬恆自動就會遞補他。《選罷法》第73條明文規定一場補選需要在3個月內舉行,而可以參選的也不只是藍營的人。況且,這次罷免成案也是依據民進黨團自己於2016年11月底修正的辦法,台中二選民不過是在這個法律下合法行使他們的民主權力。把這場罷免投票渲染成某種體制保衛戰,或是「民主的最後一哩路」,不只是荒天下之大謬,更是對台中二選民表達自己意願權利的藐視。

此外,這次投票的結果本身也無法顯示顏家或國民黨「重掌」了台中二。陳柏惟罷免投票率整體而言偏高。比較於近來被罷免的前高雄市長韓國瑜(投票率42.14%)和前桃園市議員王浩宇(投票率28.14%)各自的罷免投票,刪Q案的投票率則高達51.72%,明顯較於前兩者踴躍。但另一方面,不同於韓、王兩人的「同意罷免票」壓到性地高於「不同意」票,同意罷免陳柏惟的選票佔總票數51.48%,而不同意則佔48.52%,差距相當小

高投票率和勢均力敵的結果,本身就顯示投不同意票的選民規模相當可觀。我們也無從確定所有投同意票或者沒有投票的人都是藍營支持者。其中很可能有不少是想要陳柏惟下台卻也不會支持顏家或國民黨的人。這一切現實都無法表示台中二區業已成為「惡霸的從民」或是「中共同路人」的基地。

但是如此偏頗的恐慌氣氛,正是最能夠讓當權者們獲利的情緒。這裏,我們再度看到台灣資產階級民主兩黨制之下「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威權邏輯。

兩害相權取其輕

世界各地的資產階級民主體制下,雖然法律上明文開放多黨制,但是在現實情況下,選民也只被給予兩個主要政黨或兩股參選聯盟的「有意義」選擇,亦即同一個統治階級內不同派別所願意資助的兩股政治勢力。而當社會危機開始惡化,階級鬥爭開始加強的時候,在尤其是沒有工人階級政黨的國家內,選舉都會越發被渲染成某種全國生存的保衛戰。儘管他們每當執政時都同樣服務著資產階級的利益,參選的兩大陣營都可以試圖將對方渲染成某種叛國威脅。他們所競爭的不是提供給工人群眾更好的政策,而是讓說服選民對手如何是萬惡不赦的「大害」。

而當檯面上有某種「大害」的時候,那個把自己塑造成「不是大害」的政治勢力,就可以乘勢不需要提供任何積極承諾,並且鞭策所有質疑者服從他們。

這真的是民主嗎?民主真的只是鞭策選民選擇那個「比較不爛」的選項嗎?這種單一選項的邏輯,是不是也很威權呢?

這種邏輯在很多求取社會進步,有某種意識形態抱負的人士之間可能可以成立。但是在一般只是想要餬口飯吃的群眾之間,就不見得。當一個執政黨只會不斷執行讓勞苦大眾生活越來越爛的政策時,群眾自然會轉向他們看得見的某種另類選擇,哪怕只是想「教訓」一下。美國被歐巴馬親資執政了八年,只有讓基層人民越來越痛苦。「教訓」民主黨的動機也越來越強,這也就是川普破天荒當選的主因。而當時那些執迷不悟勸說選民要「相忍為國」的「進步派」,也當然的被很多基層選民視為為現狀服務的騙子。

這也就來到了當下台中的3Q保衛戰。所有保Q的口號,都是在某種「捍衛民主,對抗惡罷」的邏輯下進行。誠然,顏家勢力和國民黨代表的是台灣威權過去的逆襲。然而我們是不是應該質疑:在蔡英文全面執政這麼多年以後,為什麼還有讓這些反動派可以凝聚足夠勢力的土壤?是不是現在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根本沒有意願和能力真正締造讓這種陳腐黑道勢力無法翻身的社會條件?是不是當下的民進黨和向來以某種空洞「抗中保台」口號配合民進黨立院黨團的基進黨根本沒有在改變讓基層群眾越來越痛苦的現狀?

不隸屬民進黨的3Q哥形式上的黨籍本身沒有改變實質的力量對比。民進黨這次全面下海力挺反刪Q的事態本身就證明他們認定陳柏惟對他們來說不僅不是威脅,而是需要力保的盟友。也就是說:他們需要保障這個立委席次,來總體保障他們持續攻擊勞工階級權益和瘋狂為財團掠奪土地、破壞環境等等敵對於群眾利益的政綱。在這個情況下,結果刪不刪Q,根本不會達到什麼「停損」。損是會繼續下去的,因為藍綠兩營都是屬於資產階級的政治工具,一般人民的生活只會越來越無法忍受,不過是看哪個資本政黨當政而已。

但是社運人士在這個問題上的表態就不是什麼小問題了。一方面,在台灣訴求真正社會變革的人士對民進黨來說不過是某種輔助角色。反刪Q的風氣主要可以透過他們掌握的綠媒(對,就是不斷鋪天蓋地抹黑正當抗爭的那些媒體)以及親綠地方勢力炒作。

但是另一方面,跟著跳下海的社運者們則會賭上自身在群眾之間的獨立形象。就算陳柏惟真的保住了,並持續配合民進黨攻擊基層群眾利益,那被社運家辛苦說服保Q的一般選民,是否會拿你們社運家是問?他們是否會有理地問:平常在打抱不平,但是在關鍵時刻又為建制拉票的你們,跟捍衛資本家霸權的民進黨,真的不一樣嗎?

刪不刪Q的這場兩個反動勢力的惡鬥,卻沒有真正其他選擇的事態,本身就該被視為一種民主的挫敗,罷免公投結果則是次要的。我們應該大聲疾呼:「欸!這是什麼爛選擇題?!」而不是下海跟某個顏色的壓迫者站在一起。

基進黨和民進黨

至此,我們也要看看台灣基進的政治內涵是什麼?他們的路線能得到什麼成果?

台灣基進源自於2000年代末期一批具旅歐背景的獨派知識分子所運作的部落格《超克藍綠》。當時尚未有具體政治行動的這批人以「新一(Shinichi)」陳奕齊為首,認為當時無能反對國民黨馬英九執政的民進黨已經不再是台灣朝向獨立建國的載體,且不僅要放棄之,更要打倒之。在《吹響激進的號角--成為統治集團眼中的「暴民」吧!!》一文中,陳奕齊信誓旦旦地宣告:

「民進黨絕對是賣台的幫凶共犯,民進黨根本不配當媒體跟馬區長指控的『暴民』,我們才是『暴民』!事實上,民進黨的無力軟趴趴、背離群眾與墮落,乃是必然的結果,乃是台灣以『選舉萬歲』體制所僭稱掠美的『形式民主』下的必由之路!

如今,唯有揚棄民進黨,獨自扛起激進的側翼,在街頭、在工作現場、在社區、在學校…等等場域,向體制發出激進的怒吼跟砲轟,才可能奪回當前『國共合作、民進黨尾隨』的不堪實情下,被出賣的台灣,以及芸芸普羅眾生的未來與靈魂。」

除了立志於做比民進黨更勇武的台派外,《超克藍綠》部分寫手也嘗試生產了描述自己主張的「新」意識形態,亦即所謂的「獨左」或「左獨」。具體來說,他們對許多重要但不受充斥保守主義民進黨所推崇的民主權益抗爭,如廢死問題和同婚問題,保持支持和正面的態度,但仍然把所有重心擺在「抗中」上。

馬克思主義者和左派當然會全力支持這些民主抗爭,而我們會更進一步指出基於工人階級力量所發動的抗爭才能達到最全面並最完善的改革成果,也會指出資本主義體制和統治階級利益是如何維持著社會既有的體制性歧視、差別待遇和迫害,而這也是一般自由主義者不會指出也無法解決的弊端。《超克藍綠》以及後來的基進側翼和今天的台灣基進更不會講。

如今,只要看看台灣基進網站的「關於我們」頁面,「左」這個字也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五花八門的「抗中」口號。這當然是一種誠實的表現:他們從一開始就從來不是什麼「左派」,而是用各種冠冕堂皇的詞彙重新包裝極端福佬沙文主義的極右翼。他們為的不是鼓舞台灣的工人階級抗爭統治者,而是對他們認為任何代表「中華殖民」、「中共同路人」的人,無論真正階級地位,喊打喊殺。

但是言詞激進的基進,也沒有遵循陳奕齊自己宣告的路線:「在街頭、在工作現場、在社區、在學校…等等場域,向體制發出激進的怒吼跟砲轟」。取而代之的是完全服從既有的中華民國選舉政治。先從2016年進到日落西山的老右獨台聯的不分區立委名單(敗選),然後是和民進黨形成曖昧的合作關係。民進黨不再「該被揚棄」,而是基進黨該建立「政治分工」關係的對象。也就是讓民進黨專注內政,然後讓台灣基進專心「台獨/抗中」。

在中華民國府院和國軍指揮權都牢牢掌握在民進黨手中的情況下,沒有如此權力的小黨台灣基進在專心「抗中」和「推進台獨」的實踐也不過是在島內搜括、「舉報中共同路人」,上交給民進黨的糾察隊。

這種色違戰狼的角色,除了跟對岸小粉紅相去不遠之外,也更體現了一個具體事實:再怎麼大聲咆哮的「台派」,如果沒有階級觀點,也必然盲從當下台灣的具體政經現實。

台灣的現實

這個具體現實是什麼?就是台灣地位和未來的決定權並沒有掌握在台灣人民手中。作為世界資本主義體制下的一個小國,以及其在東亞的特殊地緣政治和歷史位置,台灣持續是中美帝國主義互相博弈的一隻棋子。在資本主義的框架下,任何一個小國家都會被大帝國主義嚴重影響,都不會有什麼「正常國家」的日子可以過。

這個現狀在台灣是由中華民國這個國家機器把持,同時服務於當下中美博弈棋局內佔上風的人,以及剝削台灣工人階級的資產階級。進到這個機器內的人就必然要扮演這個角色,這就是為什麼民進黨捍衛的是「中華民國現狀」。就算基進黨在未來取代了民進黨成為台派執政黨,也必然會如此。

從馬克思主義的角度來看,唯一能夠突破這個現狀的路線,就是台灣工人階級推翻中華民國體制,成立工人民主政府,並且積極的與中國的工人階級聯手打倒中共政權,同時與東亞各國的工人階級聯手推翻他們的統治階級,並將美國帝國主義驅逐出亞洲。只有在這些條件達成後,台灣的群眾才有真正能夠決定自己前途的空間。

任何試圖在維持中華民國和台海現狀的前提下達成某種「法理台獨」,都只不過是賣弄情緒來賺取選票而已,這也就是基進黨和各式各樣「台派」政客的仕途法寶。

創造屬於自己階級的選擇

有人可能問:可是10月23日那天,台中第二選區的無產階級沒有其他選項啊?對的。他們是沒有選項的,而沒有選項的現狀正是我們需要大力指出的社會症狀。

而社會症狀需要某種積極的策略來醫療。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一個真正立足於勞工階級群眾,真正不受任何資本勢力影響的群眾政黨。現在台灣沒有它,那真正訴求讓台灣工人階級社會多數主宰台灣前途的人,就有義務鼓吹它的催生。除此之外,不論這次陳柏惟還是以後的幾個報復性罷免案的結果如何,我們只會接受向下沈淪的現狀。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