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John Peterson

美国:反动的鞭笞无法威吓群众,但抗争的下一步该怎么办?

在过去两年内,遭警察杀害的美国人,比过去十八年内死于阿富汗战争的美国人还多。而过去三年,遭警察杀害的美国人,也比死于911恐怖攻击的人还多。这样的情况加上毁灭性的经济危机与新冠病毒的严重疫情,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社会的情绪已经到达了临界点,因为几世纪以来所积累的愤怒和屈辱已经蔓延到了街头上。(按:原文发表于 2020年6月4日,原文作者为约翰.彼得逊、荷黑.马丁)

美国:席卷全美的起义式愤怒

乔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警方杀害案(一名手无寸铁的黑人,在明尼亚波尼斯遭到四名警察扣上手铐后,被压制颈部而身亡),已经引发了横跨全美的抗议浪潮,并且在几个城市中,抗议的浪潮已经逐渐升级为失控层级。在艾哈迈德.阿贝里(Ahmaud Arbery)与布伦娜.泰勒(Breonna Taylor)遭杀害后,一连串无止境的警察执法杀害案件,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引发了一波对美国社会中所有不公不义,压抑已久如海啸一般的愤怒。必然性已借由偶然表达出来——尽管佛洛伊德的遇害绝非偶然。(按:原文写于2020年5月30日,由荷黑.马丁与约翰.彼得逊共同执笔)

《泰德.格兰特选集第一卷》序言

世界大众对马克思主义最常见的疑问,莫过于如何理解世界各地曾经存在的斯大林主义极权官僚政体。对此,英国托派理论家泰德.格兰特(Ted Grant)以托洛茨基生前对斯大林苏联的分析以及不断革命论为基础,发展出「无产阶级波拿巴主义」(Proletarian Bonapartism)理论,来理解这些政权在二战后的形成。格兰特曾在1949年1月准确预测到中共的夺政以及其必然会把持的执政型态,对世界其他类似现象也做出深入分析,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发展作出贡献。本文为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IMT)美国支部成员约翰.彼德逊(John Peterson)为在美国出版的泰德.格兰特选集第一卷(Ted Grant Selected Works Vol I)所写的序言,整体地综观了他与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和格兰特的邂逅以及格兰特「无产阶级波拿巴主义」理论的要点。

《泰德.格兰特选集第二卷》序言

在世界各地工人阶级都在开始寻找脱离资本主义危机的解决方案之下,实力仍然渺小的马克思主义者们该如何耕耘他们与广大群众之间的联系,如何在日后革命浪潮中得以说服群众采取社会主义革命的纲领来改变社会?来自南非,立足英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战斗趋势」组织(Militant Tendency)创立人泰德.格兰特(Ted Grant)对此的精辟马克思主义分析和几十年建立英国最大规模托派组织的经验,是值得当今任何想要改变世界,建立社会主义有志之士参考的重要文献。本文为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IMT)美国支部成员约翰.彼德逊(John Peterson)为在美国出版的泰德.格兰特选集第二卷(Ted Grant Selected Works Vol II)所写的序言,整体地综观了格兰特和当今IMT对于如何与群众组织互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