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時事分析

AUKUS協議危機,美帝再度顯現重返亞太的野心

澳洲、英國和美國之間最近達成的協議,引發了一場國際關系危機。法國暫時從華盛頓召回了大使,中國也發出了抗議。新協議已引起各方不滿。然而,這項協議只不過是帝國主義列強之間更廣泛重組的又一步驟。(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10月06日。譯者:張大戶家的羊)


於9月15日宣布的交易,其內容包括向澳洲提供核動力潛艇(不帶核武器)和遠程導彈。美國和英國已經在使用這些技術,並且已經在這方面合作了幾十年。現在他們已經開始與澳洲分享。該協議還包括加強三方的情報和網絡技術合作。

難怪中國政府強烈譴責這項交易。很顯然,這是試圖在印太地區對抗遏制中國軍事力量的一種嘗試。俄羅斯政府也表示反對,理由是該協議違法了核不擴散協議,因為澳洲現在可以獲得武器級鈾。此外,這一協議也讓歐盟大國(主要是被排除在談判之外的法國)感到不安。法國現在將失去價值數百億美元的潛艇合同。

歐盟的強烈反應,似乎讓美國政府感到意外。很明顯,這不僅僅是失去一份潛艇合同的問題(雖然這確實是一份相當大的合同)。但雙方摩擦的真正根源在於:美國認為沒有必要把他們納入討論。

在拜登當選後,歐洲各國政府都都松了一口氣。之後,他們認為,美國的新總統將致力於擴大西洋合作和北約(NATO)。西方帝國主義將重新團結起來。拜登總統最近的行動表明,川普時期的外交政策並不是一個暫時的小插曲,而是美國統治階級政策更廣泛轉變的一部分。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帝國主義專注於對付蘇聯。在其戰略規劃中,戰場位於歐洲(特別是德國)。在蘇聯解體後,邊境向東移動,但戰略重點仍然不變。因此,軍隊和外交仍努力留在歐洲。

另一方面,為確保全球經濟(特別是美國經濟)有穩定的石油供應,以及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強大影響力。幾十年來,美國不斷干涉該地區,移除民選的左傾領導人,支持最反動的政權和運動(如伊朗國王和中東各國政權)。

「重返亞太」

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美國統治階級開始意識到他們的戰略重心已經轉移。他們的利益已經與太平洋地區(特別是南海)密切相關了。他們已經意識到中國人意識到的事實:世界貿易的70%流經南海,其中大部分對美國公司的供應鏈至關重要。因此,中國武裝該海域一些島嶼的成功嘗試,是對美國利益的一個重大威脅。

這一新形勢促使歐巴馬政府提出「重返亞太」戰略,盡管他的前任布希已經朝這個方向采取了一些措施。美國水力壓裂技術的發展也有助於美國擺脫對中東石油的依賴。川普時期與中國的衝突只是這一政策的延伸,盡管是以川普所特有的粗暴和笨拙的方式進行的。事實上,民主黨經常要求對中國采取更嚴厲的措施。

拜登最近的行動表明,特朗普時期的外交政策不是暫時的,而是美國統治階級政策更廣泛轉變的一部分。//圖片來源: Gage Skidmore,維基共享資源拜登最近的行動表明,川普時期的外交政策不是暫時的,而是美國統治階級政策更廣泛轉變的一部分。//圖片來源: Gage Skidmore,維基共享資源

在這一切中,歐洲被拋在後面。歐洲各國政府越來越覺得自己是世界政治中的落後地區,而這不僅僅只是一種感覺。正如托洛茨基在一百年前所預言的那樣,重心已決定性的從大西洋轉移到了太平洋。當然,中國是其中的核心,但日本、台灣和韓國也在供應鏈中扮演著關鍵角色。

美帝國主義越來越發現,其最重要的盟友在太平洋地區而不是歐洲。日本和澳洲位居榜首。當然,美國希望與其歐洲盟友保持良好關系,但其優先事項已發生了決定性的變化。

歐洲大國(主要是德國和法國)也對這個地區感興趣。對德國來說,中國是其第三大出口市場和最大的進口來源。法國擔心其在該地區的殖民地受影響,並熱衷於假裝自己仍然是一個一流大國,而實際上它連個二流國家都算不上。

澳洲、美國和英國之間的AUKUS交易,戳破了法國人的天真幻想。首先,澳洲並不認為法國是一個盟友,也不認為法國軍事技術足夠。其次,法國的所謂盟友(美國)甚至懶得事先通知法國人。據說,法國人是通過澳洲媒體才知道這個消息的。馬克宏的總統選舉對手勒龐(Le Pen)聲稱馬克宏當局肯定知道這個後果,至於他們是否真的知道並不重要。侮辱在於,美國沒有正式通知他們。

顯然,在這種情況下。美國認為它與澳洲的關系,比它與法國的關系更為重要。正如德國外交政策委員會主席所指出的那樣:選擇美國作為澳洲的合作伙伴的決定是符合邏輯的。美國提供核動力潛艇,其軍事力量也遠超過法國(特別是在太平洋地區)。

國家和利益

美國宣布這一決定的方式,是對法國甚至整個歐盟的一種巨大羞辱。拜登邀請英國人一起在陽光下享受一個不應有的時刻,而此時英國和歐盟正處於對立爭執之中。最近在康沃爾(Cornwall)舉行的峰會上,顯然是在背著馬克宏討論這個問題的,這也無濟於事。當然,即將到來的法國大選並沒有讓事情變得更容易。勒龐不失時機地指責馬克宏應對這一恥辱負責。

難怪歐盟和法國表示憤慨。法國召回磋商大使,並指責美國的背叛行為。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許多歐盟國家政府並沒有加入這一行列,他們大概意識到了風向。在美國代表進行了一番卑躬屈膝之後,法國政府已經同意討論此事。毫無疑問,在美國方面做出一些讓步後,雙方關系將得到修復。法國官員說,美國正試圖以「交易」的方式修復雙方關系。

不過,這是拜登政府今年夏天第二次沒有讓其歐洲盟友參與決策。在阿富汗,美國盟友被拜登的動作打了個措手不及。當時,德國政府大聲抗議。德國人特別擔心另一波難民湧入歐盟,威脅到聯盟的穩定。

美國和歐盟的優先事項和利益正在發生分歧。歐盟專員布雷頓(Breton)表示:美歐關系中的「有些東西已被打破」。顯然,川普並不是這裡的唯一問題。他只是一個更廣泛過程的粗略表達。政治評論家認為這是對歐洲軍事化的進一步論證。馬克宏總統也加入進來,並在最近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回應了這一呼吁。他說:「歐洲人必須看到,10多年來,美國人首先關注的是他們自己,並將戰略利益重新定位在中國和太平洋地區”。現在,歐洲人必須「自己保護自己」。一支能與美國相抗衡的歐盟遠征軍仍是一個白日夢。但歐洲資產階級越來越意識到,它不能再依賴美國軍隊來捍衛自身利益。

拜登以需要對軍隊分配進行新審查為由,停止了川普從德國撤出1.2萬名士兵的行動。但該審查本身可能最終會提出同樣的建議。顯然,如果美國要優先考慮太平洋地區,它需要將其軍事資源轉移到那裡。歐洲似乎是進一步削減軍隊人數的一個非常合適的目標。

美國「重返亞太」的戰略,不僅會影響西歐,還會影響東歐。如果美國不再在歐洲占據重要地位,那麼如何能夠依靠它來對抗俄羅斯的影響?到目前為止,像波蘭這樣的國家一直期待著美國來捍衛他們的利益。但隨著美國轉變優先事項,從長遠來看,他們還能繼續這樣做嗎?

幾十年來,德國資產階級一直受益於美國的軍事存在。與其把錢和資源浪費在軍費上,他們可以把利潤投資於工業中,並提高生產力。現在,美國(不僅是川普)正向德國政府施壓,要求其承擔更多保衛歐洲的責任(主要是針對俄羅斯)。

聲稱西歐和美國之間聯盟關系已經結束的言論,是可笑的。但正如帕默斯頓(Palmerston)勛爵曾說的:國家之間沒有永遠的朋友或敵人,只有利益。而法國、德國和美國之間,正在發生比過去程度更大的利益分歧。

太平洋地區的軍備競賽

美國與歐盟的關系因此受到打擊,與中國的關系也日趨惡化。美國在亞洲(特別是在南海)增加軍事存在的行為,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中國政府的強烈反應。與德國和日本一樣,中國政府在軍事方面的支出相對有限,但這些支出也正隨著中國GDP的增長而迅速增加。目前,軍費開支與GDP的比例正在或多或少地在增加。但隨著危機的加劇,這種情況也將發生變化。

中國軍隊的重心,已從保衛邊界(相對便宜)轉向追求中國資本在海外的利益(這要昂貴得多)。中國政府的「現代化」計劃(於2035年前完成),包括建造新航空母艦、飛機和海軍艦艇(即中國可以在周邊地區之外開展軍事行動所需要的一切)。對中國來說,首先是東海和南海的問題,其次是將影響力擴展到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問題。目前中國所擁有的航空母艦只能解決前者,不能解決後者。

中國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正在崛起中的新興經濟大國,這點也反映在其日益增長的軍事實力上。//圖片來源:特拉維斯·懷斯,Flickr中國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正在崛起中的新興經濟大國,這點也反映在其日益增長的軍事實力上。//圖片來源:特拉維斯·懷斯,Flickr

隨著危機的加劇,中國增強軍力的需求也會隨之增加。而隨著保護主義的興起,以及對現有市場的競爭加劇,保護這些市場的必要性也會隨之增加。這就是推動太平洋地區軍備競賽的原因。

順便說一句,這場軍備競賽極其昂貴。澳洲和法國之間的合同價值900億美元。基於AUKUS交易的新合同還沒有制定出來,但估計每艘核動力潛艇將花費約50億美元(不考慮通貨膨脹)。很難看到會有比這份新合同會更便宜的合同。盡管澳洲和美帝國主義非常渴望這筆開支,但對於太平洋地區的工人和被壓迫者來說,這是一種徹底的資源浪費。這筆錢能造多少住宅、學校或醫院?很明顯,當他們說自己沒錢時,這一托詞並不包含買潛艇。

美國不再是無可爭議的「世界警察」了。1960年,美國占世界經濟總額的40%,而今天卻僅為24%。中國緊隨其後,是17%。美國經濟實力的相對下降,將最終不得不轉化為軍事和外交實力的相對下降。這就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

在軍事方面,中國還遠不能直接對抗美國。然而,它開始有實力在南海和其他一些地方施展軍事力量。美帝國主義的相對衰落,將不可避免地導致衝突加劇。因為其他大國會更大膽的挑戰美國在世界各地的統治地位。中國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正在崛起中的新興經濟大國,這點也反映在其日益增長的軍事實力上。

沒有哪個大國可以直接挑戰美國,這也是世界大戰被排除的原因之一。然而,現在某些國家完全有能力對抗較弱的美國盟友。世界關系正在重新調整,一個不可避免的後果是代理人戰爭、軍事政變、空襲、無人機襲擊和內戰的發生。在潛艇和軍事合同的光鮮形像背後,是全世界數億人的將面臨戰爭的血腥現實。

因此,AUKUS協議只是資本主義走向死胡同的另一個跡像,也是這個垂死的經濟體系給世界帶來的苦難。世界人民將被夾在相互爭鬥的帝國主義大國之間受苦,阿富汗、索馬裡、敘利亞、伊拉克和利比亞的命運將是其他國家的未來命運。要求這些帝國主義大國尊重「法治、人權與和平」,就像讓狼吃草一樣不可能。只有徹底推翻資本主義體制,軍備競賽和戰爭才會結束,而這才是人類真正所面臨的任務。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One thought on “AUKUS協議危機,美帝再度顯現重返亞太的野心

  1. 美國帝國主義犯了一個重大戰略失誤,以為控制太平洋就能控制全球經濟,不惜得罪法國,而法國和德國又是歐盟資本主義的領導核心,德國和中國貿易額是比較高的,所以歐盟可能疏遠美國而傾向中國這可能加速美國帝國主義經濟的解體,全世界三大經濟體是美國、中國和歐盟,經濟規模分別是21萬億、16萬億、17萬億美元,而只要其中2個利益集團聯合另一方的帝國主義和利益集團就趨於下風,美蘇冷戰的大背景全球在核武器相互保證毀滅之下幾乎不可能發動戰爭,而蘇聯解體主要是經濟矛盾造成的原因不是北約軍事上的入侵,就像托洛斯基的觀點「一國社會主義」之所以不可形是雙方經濟規模和力量對比的天秤傾向哪一邊,蘇聯當時被幾乎整個西方世界高勞動生產率和經濟規模大出自己許多倍的對手孤立和包圍,加上官僚主義計劃經濟的效率開始降低,因此最終勞動生產率發展受阻,人民生回水平無法繼續提升就發生政治上的變革,但這種變革是倒退回資本主義

    現在美國犯同樣錯誤,拜登當初的策略是聯合歐洲對付中國,現在美國必然把歐盟推向中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