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策略, 馬克思主義理論

關於學生組織、資產階級意識形態、大學校園環境和革命學生角色的若干考量

(按:本文為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墨西哥支部「社會主義左派」(Izquierda Socialista)於2021年4月21日所發表的文章,簡明地闡述了革命家在大學校園內經常會遇到的挑戰以及克服方式。)


資產階級對學生的意識形態攻擊

在校園內,學生們並不是循規蹈矩地、單純地與坐在教室裡、記下教授所說的內容、上完課並離開。在這段時間裡,學生傾向於與同學來往,特別是在年齡、學術興趣、喜好等等層面上與他們有共同點的人。正如列寧在《革命青年的任務》中的第一封信所述,學生並絕緣於社會的,相反,他們是帶著一種意識形態進入校園,並在學生群體之中複製這種意識形態,從中出現各種社會政治團體。團體這些團體其中之一會成為學生中的主導意識形態。這個主導群體是我們社會中普遍存在的意識形態的明確反映。正如馬克思所解釋的,每個社會內主導的意識形態是統治階級的意識形態。這一原則也適用於學生之間。

我們可以發現:當今人們的大部分思維都是基於個人主義的後現代立場,拒絕任何危及或超出資產階級所施加的限制的變化。列寧以前所批評的許多現象在今天仍然存在,譬如認為學生之間存在不同、多樣性的思想而不可能把學生們統一組織起來的觀點,起到了打擊士氣和鼓勵分離主義的作用,阻礙了學生群眾組織的發展。諸如「只有你自己才能開辟自己的未來」、「不要服從於集體」、「走自己的路」等等典型的個人主義宣傳,只會抑制人們有效參與國家政治中的各個決定性事件。

與上述現象相關的另一種情況是對青年參與政治的消極看法,特別是在學術界內。有人認為,政治是一個受限制的空間,無趣、復雜,在我們墨西哥這樣的國家甚至是危險的;也有人認為,如果你要參與政治,就必須加入那些聲稱代表墨西哥人民的各個資產階級政黨,而不是參與無產階級的社會主義政黨或建構組織的領導團隊。已有一股思潮堅持拒絕參與群眾運動,他們也因此廣泛拒絕校園內的學生組織。

雖然統治階級宣傳其意識形態,但現實卻與之相矛盾。剝削、經濟危機的影響、犯罪暴力和其他問題是相當一部分學生的家庭必須要忍受的社會問題,無論他們來自工人階級、農民甚至小資產階級家庭。現實使學生們感到他們有必要動員起來,盡管在早期階段可能會出現混亂。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從群眾抗爭爆發之前就把學生之間最有覺悟的那部分人組織起來,為未來的戰鬥做準備,永久地把持著維護工人階級及其子女利益的立場,包括訴求公共教育的改善和免費化。在正確的馬克思主義政策下組織起來的先鋒隊可以成為幫助提高學生群眾覺悟的催化劑。

形式主義:大學校方阻礙學生組織的武器

最大的問題之一,至少在那些左派成就很少或組織不成功的大學校園裡,在校方機構容許範圍之外的社會抗議傳統上是非常少的或效果不佳的地方,就是形式主義思維的氾濫。形式主義跟愛國主義或民族主義一樣有害,它逐漸滲透到學生中,使他們認為學術界是絕緣於校外社會的。他們以為學術界只是每個人為了研究和培養嗜好,並適應和學習如何在我們稱為「文明社會」的資本主義野蠻中生存的空間。正是這種形式主義促成了學生們之間一部分人拒絕同充斥在青年中的革命精神的分離。

由於大學采取的這些形式主義策略,學生們一點一點地吸收了這種意識形態,並竭力維護它。很多時候,革命的學生最可怕的,比老師或主任更可怕的敵人,是堅持「守規矩」的學生。這就是為什麼一支軍隊不可能只靠一個士兵就能打勝仗;革命不可能在一天內實現,也不可能只靠一個人就能促成。

當然,在高度形式化的空間裡,政治工作並非不可能。正確的理念在任何的環境內都可以建立組織,但必須有耐心的學生革命家願意首先組織起左傾的這一層學生。

把左派學生組織起來,並教育他們馬克思主義的理念

在理解到大學是社會和主流意識形態的反映後,我們可以注意到,在學生中存在著不同的集團;就像在大學外面有右派或左派的人一樣,我們自然可以在學術空間內看到到同樣的政治分野。作為在學生之間工作的革命組織者,我們的任務在於與學生內的左派連結起來。這不一定要通過組織圈子、辯論或研討會,有時最有趣和最有營養的討論可以發生在課後的食堂餐桌上。我們的目標是以同志的姿態接近對方,對同志們的想法和意見產生共鳴,並用同樣的對話動力來讓我們能夠向他們解釋我們的主張。隨後我們必須將共鳴轉化為組織,永久地將最有意識的學生組織起來,用科學社會主義的思想教育他們。

數位時代的革命鬥爭

數位虛擬科技已經成為我們現代人的交流手法,我們學習事物的中心,實際上是我們的生活方式。雖然疫情使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受到限制,造成政治工作放緩,但我們不能因此坐等「正常狀態」的回歸。我們需要在沒有我們組織活動的學生空間裡開始工作。

新冠肺炎的疫情阻礙了同學之間的個人和休閑互動,這些東西在談論政治或解釋我們所捍衛的思想時非常有用。數位化的環境阻礙並減緩了政治討論,因為一旦下課,所有的互動就結束了,在走廊、食堂或圖書館的學習時間,不再擁有方便我們與聯繫人交談、討論和邀請了解組織或馬克思主義的機會。現在的校園空間是專門用來上課的,老師在線上平台上不到一個小時的課堂,當然不可能被同志們用來進行政治工作的場合(更遑論教授們自身的政治立場和那些忠實追隨學者的人對我們整治工作造成的阻礙)。

盡管線上的政治工作有時很困難,但我們去年在研討會、討論圈和全國社會主義學生會議上所做的工作,都是通過線上的方式進行的,這表明:耐心和有組織的工作終究能夠讓一定數量的學生對社會主義感興趣。

從我們在韋拉克魯斯州和其他地區的同志們的經驗來看,雖然當下的局勢讓我們一開始以為只要我們呼籲學生組織起來,以正確的方式解釋為什麼我們在資本主義下的生活情況如此恐怖,並展示我們社會所有基本問題的真正替代方案,就可以輕易地突破線上的限制來招引聯繫人,但並不是所有情況都能取得令人滿意的結果。這不應該使我們氣餒,馬克思主義者從我們周圍的一切和事件中吸取教訓,無論它們是否是理想的。這一切的意義在於繼續訓練自己;即使吸引更多學生加入組織的主要目標沒有實現,但參與運動和捍衛我們的思想的知識和準備卻會不斷伴隨我們。沒有實際政治工作的一天,就是我們要好好利用來培養幹部的一天。

學生革命家們應該謹記的若干事項

在學生之間進行革命工作時,我們必須考慮以下五個重要的因素:

  1. 學生時常會自覺或不自覺地帶有高度個人化的意識形態。這些傾向毫無疑問地會被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機構所強化,使得學生團體內部的革命意識形態難以統一。
  2. 「保護」利益和大學自主權的形式主義思想,不僅使人難以接近教師或在大學裡使用空間進行政治工作,也塑造了學生的思想,使之有利於統治階級的利益,產生了拒絕組織起來,拒絕反對現狀的想法。
  3. 與其用社會主義的思想來組織所有的學生,不如先在學生中尋找左派,著重爭取他們的支持,這樣就更容易在校園內有一個堅實的政治基礎。
  4. 有了先鋒隊的組織,我們就可以影響不同的事件發展進程,向整個學生群眾解釋我們在這個社會上所遭受的問題的根源在於資本主義體制,尋求利用每一種情況來提高學生群體的意識水平。鬥爭可以導致意識的發展,曾經持冷漠和個人主義態度的學生可能透過鬥爭成為覺醒群眾的一部分,成為社會主義抗爭的盟友。
  5. 正如列寧所說,沒有革命的理論就沒有革命的實踐,為了能夠進入學生之間,我們必須有必要的工具來捍衛我們的立場,很多時候,我們的對手看起來能夠大膽使用資產階級的「論據」來駁倒馬克思主義的同志,這是因為這樣的同志沒有熟練地捍衛這些理念,這也源自於剛剛參與政治的同志的訓練仍然不足。

這最後一個因素是最重要的,因為克服它是對抗前兩種情況的最好武器,我們的力量是建立在理念的基礎上的,如果我們能夠擅長解釋它們,就可以對抗資產階級意識形態,贏得被形式主義吸收的新夥伴。

一個以馬克思主義為旗幟的革命學生,應該盡力在左派學生的空間裡介紹自己,尋找方法參加可以討論當前問題的學習圈子;政治、社會、歷史等等,找出那些表達自由、平等和正義思想的學生,他們盡管沒有馬克思主義的影響,但他們已經自行朝著我們的理念移動,因此我們應邀請他們從政治上談論他們看世界的方式。

在我們這個時代,資本主義已經顯示出它的真實面目:一個壓迫、犬儒和野蠻的體制。對未來常常保佑不確定感、感到無力、困惑的想法常常出現在每個人的嘴邊。我們必須利用這個時機,與我們的同志們分享馬克思主義的理念,讓他們知道,為社會主義而鬥爭是每個無產階級和有覺悟的學生應該拾起的革命選擇。

最後,列寧的這句話非常符合每個革命學生應該達成的目標:

「大學生的政治派別劃分不能不反映整個社會的政治派別劃分,每一個社會主義者的責任,就是盡可能自覺盡可能徹底地劃清政見不同的各個集團之間的界限。」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