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縱觀, 國際, 時事分析

2020年:「百萬富翁俱樂部」的豐收之年

瑞信銀行(Credit Suisse)最新披露的報告顯示,2020年全球「百萬富翁俱樂部」的人數迅猛增長。盡管資本主義已是苟延殘喘,但由於財富不平等的不斷加劇,美國依然產生新百萬富翁173萬人,德國產生633,000 人,澳大利亞的超過 300,000 人。(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7月9日。譯者:Xinsuo)


如果2020年對百萬富翁來說是個好年頭,那於對億萬富翁來說就更美好了。在過去的12個月裡,650位美國億萬富翁的財富總共增加了1.2萬億美元。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成為地球上第一個財富超過2000億美元的人。

該報告稱「家庭財富在不利的經濟條件下仍然極富韌性」,描繪出一幅資本主義危機持續深化下,繁榮綠洲卻仍然存在的美好圖景。的確,全球家庭財富總額在2020年增長了7.4%。

百萬富翁們的雜志《福布斯》(Forbes)欣喜若狂地宣布:「鑒於這一趨勢,此次的疫情大流行不光對超級富豪來說是好消息,對大多數百萬富翁來說也是好消息。」

可我們不是才目睹了300年來最嚴重的危機和世界GDP的大規模萎縮嗎?盡管經濟大幅衰退,盡管私有化加劇和財政緊縮,盡管工人階級面臨削減十年薪資的危險,我們卻還被告知,社會一年比一年更富裕了!

債務、巨大的住房成本、工作崗位稀缺和就業壓力以及長時間工作、臨時(或沒有)合約,這些普遍的現像使得工人在持續的封鎖中幾乎沒有經濟情況上的緩衝或生存的餘地。

該報告稱:盡管窮人變得更窮,生產經歷崩潰,但這所有一切都與富人的財富無關。與大多數人靠薪水生活的工人階級不同,富人透過投資和儲蓄的形式,累積了大量的財富。

正如報告所述,「最富有的群體不受經濟活動整體水平下降的影響,更重要的是,他們還從低利率對股市和房價的影響中獲益。」

當出現投機性資產泡沫時,那些擁有大型房地產投資組合的投資者就會處於有利地位。在美國,美聯儲(FED)迅速購買債券以維持低利率,減輕家庭債務。在富裕國家中有的階層熱衷於理財,尤其那些收入較高的人群,他們把一部分儲蓄花在房產上。這些因素共同導致了世界大部分地區房價的上漲。毫無疑問,許多新「百萬富翁」只是在賬面上是百萬富翁,因為他們住的房子價格飛漲。

當然其他資產也遵循相同的模式,大規模的資產和信貸泡沫正在迅速膨脹。換句話說,隨著投資組合的價值增加,那些已經擁有財富的人會擁有更多的財富,而那些在新冠大流行開始前一無所有的人現在仍舊一無所有。

對那些本就富有的家庭來說,他們財富的增加不是由於社會生產力的增長,而是要歸結於他們從經濟投機中賺錢的能力。

股市和投資泡沫在很大程度上脫離了依賴人類勞動力生產有用商品的實體經濟狀態。隨著統治階級向經濟注入資金,目前發生的一切就是財富正在被重新分配。窮人的工資被通貨膨脹侵蝕,而那些擁有資產的人看到他們的資產價格進一步上漲。

股市和投資泡沫在很大程度上脫離了實體經濟,而實體經濟有賴於人類的勞動生產有用產品。當統治階級向經濟注入資金時,所發生的一切都只是財富重新分配。窮人發現他們的工資被通貨膨脹侵蝕,那些有資產的人則看到他們的資產價格進一步上漲。

如同報告說明的:全球82%的財富屬於前10%的人,這些人擁有了全球45%的家庭資產。

正如馬克思所闡明的那樣,「在一極是財富的積累,同時在另一極,即在把自己的產品作為資本來生產的階級方面,是貧困、勞動折磨、受奴役、無知、粗野和道德墮落的積累。」

這是對資本主義體制的赤裸控訴:富人越來越富有的時候,那些本可以用來滿足社會需要、消除社會弊病的財富,被他們用來鞏固自己的地位,造成更多的人痛苦。

富人可以依靠著剝削工人階級所聚斂的財富,在這場危機中得以軟著陸,但這場危機中首當其衝的必將是工人階級。2020年有超過4000萬的美國人申請失業,全球40%的女性工人受雇於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行業,如餐館、零售和酒店業。

這也就解釋了,「向富人征稅」的想法呼聲很高,這並不奇怪。然而事實上,這個辦法不能解決財富被少數人用來對賭和囤積的核心問題。在多數情況下,這部分人會想盡一切辦法來保住自己的財富,比如將注冊地轉移到國外來逃稅。

人類需要社會主義的程度現在比以往都鮮明。我們必須推翻資本主義及其寄生蟲般的統治階級。我們可以通過沒收的生產資料並把它們放在工人階級的民主控制下,工人創造的社會財富就可以作為民主生產計劃的一部分,為人類謀福利,而不再是為了利潤而生產。這也將確保大多數人——工人階級——能夠繁榮發展。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2 thoughts on “2020年:「百萬富翁俱樂部」的豐收之年

  1. 貧困是相對的,馬克斯在僱傭勞動與資本這本小書有介紹過,還用過小房子的增大比不上資本家宮殿的放大來比喻,不管收入水平增長多高,只要底層無產階級收入增長率低於上層就會擴大貧富差距,而相對生產過剩比如說舉個例子:大蕭條時煤礦工人女兒問父親,「爸爸,天好冷,為什麼不燒點煤?」他說:「爸爸失業了,沒錢買煤」,女兒又問「你為什麼失業?」他說:」因為老闆挖的煤太多,賣不出去。」這是多麼荒繆矛盾的景象,消費不起煤原因不是煤碳太少了,而是煤太多了,這就是相對生產過剩是資本主義經濟特有的現象,這種過剩不是絕對的過剩,不是因為人們不需要媒的消費使用價值,而是因為媒不能夠讓資本家生產更多剩餘價值了,因為商品價值在流通環節發生斷裂,導致經濟危機,所謂相對貧困就是即使底層人民收入在增長但是增長率比不上上層階級,而這個差異會以指數型態擴大,就像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觀察到一個現象200多年來長期資本收益率R>G經濟成長率,除了二戰少數年份這個規律一值是這樣,造成資本/收入比值的增加(這結論近似於資本有機構成增加而導致利潤率下降),因此貧富差距無論如何都會指數增長的形式擴大,因為(國民所得/總資本)*利潤率=利潤佔總收入的比重,但皮凱提並不知道資本主義的分配是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決定的的資本家剩餘價值生產決定了流通的分配結構,加上凱因斯主義政策更複雜的虛擬金融資本掩蓋了短期的生產過剩,因為皮凱提不懂資本論,只是單純研究分配結構的表面現象,世界上沒有比資本論1~3券更能深入分析這一切的原因了

  2. 更新樓上留言的錯誤文字因為(總資本/國民所得)*利潤率=利潤佔總收入的比重,才正確
    不是(國民所得/總資本)*利潤率=利潤佔總收入的比重—文字錯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