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時事分析

伊朗:農民抗議缺水危機——工農們聯合起來抗爭吧!

5月22日,伊朗伊斯法罕(Isfahan)省的1,400名農民抗議不時發生的缺水問題。政府派出防暴警察以示回應。他們殘酷地毆打農民,農民則進行反擊,衝突就此爆發。這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農民和政府之間存在普遍的不和,最近在胡齊斯坦(Khuzestan)、錫斯坦-俾路支斯坦(Sistan Balochistan)、呼羅珊(Khorasan)和其他地方也發生了抗議活動。(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06月03日,譯者:李七夜)


伊朗目前正在發生嚴重的危機,通貨膨脹率是自二戰以來最高的,這迫使工農都陷入貧困。在伊斯法罕省參加抗議活動的一位老農解釋說:

「我賣掉我所擁有的一切,僅為活下去。我曾擁有的乳牛、山羊和綿羊,現在都賣沒了,我沒有什麼可賣了。我把我的孩子送到城裡去找工作,但是沒有工作。我是一名糖尿病患者,我甚至無法再負擔一次檢查費用」。

幾十年來的資本主義管理不善

幾十年的資本主義管理不善、腐敗和氣候變化導致了嚴重的水危機。僅今年一年,降雨量就比上一年減少了53%,比長期平均值減少了41%。世界氣像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預計,由於資本主義不計後果的剝削和對地球的破壞所導致的氣候危機,會造成2025年時,降雨量將減少75%。

伊朗資產階級非但沒有嘗試去緩解危機,反而無視這種措施的長期影響。他們繼續在河流上築壩,抽干地下水和湖泊。在2002-2015年間,工業規模地下水開采以20%到2600%的速度進行,這排干了地下含水層,導致了廣泛荒漠化。

伊朗當局自己的環境專家承認,如果沒有任何改變,伊朗可能在未來的20-30年內失去70%的農田。目前,已經有3萬個村莊因為缺水而被迫撤離。

鑒於統治資產階級的腐朽和高層的腐敗,政府試圖監管築壩項目和地下水開采的努力是完全無效的。公共部門的情況沒有好到哪裡去,農業和灌溉項目充斥著裙帶關系和牟取暴利的行為。

當局在炎熱的夏天對稀缺的水資源實行定量供應的決策,也顯示了其腐敗的本質。屬於該政權國營和私營公司及其支持者則被分配了更大的份額,如伊斯法罕省的水正被轉移到隸屬於伊斯蘭革命衛隊的鋼鐵廠。

在干旱的同時,伊朗還面臨著日益嚴重的山洪災害。在2019-2020年期間,31個省份中有28個發生洪災。這些水本來可被收集用於建立水儲備,但伊朗資本主義沒有能力進行這種規劃。伊朗環保主義人士要求發展太陽能海水淡化廠的要求也是如此,建立太陽能海水淡化廠是有可能滿足伊朗工業所有用水需求的。

未能做到這一點的原因,並不是因為缺乏資源或技術能力。畢竟,這個政權有能力發展先進的核武器和彈道導彈。但它卻無法建立簡單的解決方案來克服水危機。資本家和腐敗的半國營公司囤積了寶貴的資源,並努力使自己更富。與此同時,工人、農民、窮人一無所獲。

目前的灌溉項目正在分崩離析,工人們一連幾個月拿不到工資,數以百萬計的資金流入私人建築商口袋,他們經常為未完成的和不存在的項目獲得報酬。這顯示了伊朗資產階級的真正寄生性。

工農聯合起來!

之前,伊朗的神權政權在傳統上較為保守和宗教力量強大的農村人口中相對受歡迎。但隨著伊朗資本主義真實面目的日漸清晰,人們的不滿情緒也在上升。一位農民在4月份位於伊斯法罕省的一次抗議活動中發表了一次講話,他說:

「我們沒有與其他任何省份發生任何爭執。我們的鬥爭是與政府的鬥爭。伊斯蘭共和國政府在過去20年裡一直出售我們的水,政府憑什麼把我們的水賣給工廠」?

他最後說。「如果一個國家很窮,那只是因為他們的統治者是小偷–所謂的伊斯蘭共和國就是這樣!」。

自2018年以來一直在進行的農民抗議以及工人階級鬥爭導致了這些激進結論的得出。不幸的是,這些抗議活動是各省孤立的,政權往往采取分之而治的手段。

工人和農民互相對抗是沒有益處的。更何況能滿足每個人需求的解決方法是存在的。工農之間也有過聯合的例子。如2020年6月,錫斯坦-俾路支省一個灌溉項目的建築工人舉行了罷工,以支持當地農民抗議活動,並同時要求支付拖欠的工資。

全國最大甘蔗種植園Haft Tappeh的戰鬥農業工人們,也受到水危機的威脅,他們自5月30日來一直罷工,要求支付新年(3月20日)的工資,和抗議缺水。他們必須向胡齊斯坦(Khuzestan)及其他地區的工農伸出援手,並進行反對該政權的聯合鬥爭。

工人組織響應了1979年革命的要求,提出了「面包、自由和委員會」的口號,這一口號應散播到廣大農村去。工農必須通過一個共同的方案,並在階級鬥爭中聯合起來。這具體包括:根據通貨膨脹程度去相對應的增加福利金和補貼,保證所有伊朗人免費和平等地獲得醫療、教育權,以及罷工、抗議和集會等基本政治權利。

此外,還應立即開始實施公共工程計劃,結束失業。通過一個個的灌溉項目,和發展太陽能海水淡化,開墾荒漠化土地來迅速處理水危機。

要做到這些,這個國家就不能被掌握在這個犯罪政權或黑幫資本家的手中。因此,所有建築和工程公司都應置於工人委員會的控制下。這些工作以及水分配的任務,應由一個全國性的工農委員會來協調。

打倒伊斯蘭共和國!打倒資本主義!

自2018年以來,伊朗政府既無法滿足伊朗社會各階層持續抗議的要求,也沒有什麼可向民眾提供的。6月18日的總統選舉比以往更像笑話。之前還做做表面功夫,至少還有來自該政權的不同派別的人被批准作為候選人參選。然而這一次,該政權只批准了7名全來自強硬保守派的候選人。

此舉並非是力量強大,而是軟弱的表現。幾十年來,這個政權可以在強硬派和溫和自由派政府之間轉換。這是一個可以通過選舉手段來宣泄一定程度社會不滿情緒的安全閥。但隨著派系鬥爭加劇,社會和經濟危機加深,該政權正在對即將到來的選舉進行壓制,以防在不同的競選活動和其周圍爆發出運動。

自2018年以來的所有群眾運動、起義以及秋季自發的全國性罷工都因為缺乏領導和全國性的協調而失敗。只有工人階級才能帶領伊朗走出疫情、生態災難和持續性經濟危機的恐怖。所有這些都是資本主義無盡恐怖的一部分。通過一個革命的綱領,工人可以將所有被壓迫的群眾團結到他們的旗幟下反對該政權。聯合起來的群眾可以迅速推翻腐朽的伊朗資本主義!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