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時事分析

南韓:保守派重返執政——準備階級鬥爭!

3月9日星期三,南韓人民走進投票所,以選票決定未來五年誰將入住青瓦台來統治他們。右翼保守派國民力量黨(국민의힘)候選人尹錫悅一度以極度反動、仇女的煽動來打選戰,最後勝出。然而,這一結果更加暴露了自由派完全沒有能力捍衛工人、婦女和被壓迫者的利益。南韓工人階級必須準備一場獨立的階級鬥爭,抵抗新政府和它所代表的資本主義體制。(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2年3月11日。譯者:張大戶家的羊)


保守派右翼的回歸

今年的大選以南韓兩個主要資產階級政黨之間的競爭為主。盡管雙方都對彼此發表了尖銳的抹黑,而且國民力量的沙文主義情節更為囂張,但兩位候選人和他們的政黨之間並沒有什麼根本性的區別。最終,國民力量的尹錫悅的得票率為48.49%,以微弱優勢擊敗了執政的共同民主黨(더불어민주당)候選人李在明,後者得票率為47.8%。國民力量還在同時舉行的國會補選中大勝,贏得了5席補選席位中的4席。

國民力量是多年來頻繁更名的保守政治集團最新一代。它是由曾任南韓前各界右翼軍事獨裁政權(朴正熙、全鬥煥、盧泰愚)中任職的政治家創立的。它強烈支持與美帝國主義結盟,並與被稱為「財閥(재벌)」的南韓寡頭企業聯系密切。具有這個黨黨籍的歷任大統領包括現代工程建設公司(Hyundai Engineering & Construction)前首席執行官李明博(Lee Myung-bak),以及臭名昭著的軍事獨裁者朴正熙(Park Chung hee)之女朴槿惠(Park Geun-hye)。後者的大統領職位被一場於2017年爆發並具有大量工會參與的反腐群眾起義推翻。

在朴槿惠被推翻後,國民力量憑借著尹錫悅這位往年宿敵來幫助他們重返執政。不到一年前,尹錫悅曾擔任文在寅的民主黨政府的檢察總長,甚至起訴了兩位前保守派大統領。但隨後尹氏和文在寅之間的不和導致前者辭職,並以主要反對黨–國民力量的黨籍參選大統領選舉。

然而,尹錫悅自己也卷入了一起涉及其岳母的腐敗醜聞,他還與迷信的巫師們有深厚聯系。在這次宣戰中,尹錫悅陣營靠極端反動的言論來鞏固其支持基礎。

除公開支持減稅和放松對企業的管制,及呼吁工人必須要被準許每周工作120小時之外。尹式更煽動著社會上最齷蹉的反動沙文主義情緒。他聲稱南韓的結構性性別歧視已不復存在,「女權主義」才是出生率下降的原因。他還承諾要廢除政府的女性家族部。此外,尹在競選期間也參與了許多國民力量政客們在社交媒體上發起的「滅共」(#멸공,「殲滅共匪」)運動,並散發資產階級自由派的共同民主黨實際上是與北方朝鮮勾結的共產黨人這一過時的說法。

毫無疑問,下一屆的尹錫悅政府將會是財閥意志的狂熱執行者。南韓統治階級正準備對勞工運動和被壓迫者發起最猛烈的攻擊。

然而,與其說尹的勝選是他所煽動的反動情緒導致的,到不如說他是在群眾對先前承諾進步和變革的共同民主黨大失所望的情況下上台的。共同民主黨的失敗是資產階級自由主義破產的最佳證明,南韓工人階級必須清楚理解這一點,才能向尹錫悅及其國民力量發動以階級獨立路線為基礎的政治抗爭。

自由派的失敗

由現任大統領文在寅領導的共同民主黨是在2016年群眾鬥爭推翻朴槿惠前保守派政府後上台的。文在寅的所謂「進步派 」政府在2020年贏得了選民的進一步授權,他們在國民議會中取得了自1987年南韓向資產階級民主轉型以來最大多數黨的地位

然而,盡管共同民主黨當時獲得了絕對民意,他們卻無意改變現狀。在文在寅以「締造更公平的社會」為口號上台後,南韓本已極端不平衡的收入不平繼續加劇。最富有10%南韓人的平均月收入約為1300萬韓元(10.5萬美元),這是最貧窮10%人口的10倍還不止。

南韓工作條件仍然極為惡劣。在這個世界第10大經濟體中,工人的工作時間為經合組織國家第二長每月163.6小時)。工作場所仍極不安全,南韓工作場所平均每天有2.4名工人死於工業事故

南韓住房危機是一個特別緊迫的問題,也是當地年輕人最苦惱的問題之一。在共同民主黨執政期間,這一問題也完全沒被解決。這種失敗是如此明顯,以至於文在寅甚至為「沒有更早地推動大規模擴大住房供應」而道歉。這種道歉也完全沒有意義,不僅是因為文在寅的不作為,還因為文在寅自己的官員也涉嫌濫用內幕消息購買土地,而炒地皮則是推高普通居民住房成本的主要原因。

另一個因素則是文在寅政府對深深傷害工人階級的疫情的處理。南韓在控制疫情方面,較表現糟糕的西方國家好一點。但工人階級不得不忍受極度嚴峻且朝令夕改的防疫限制,得到的政府資助也很少,同時政府也以控制疫情為由嚴厲打壓工會動員。

在面對尹錫悅陣營張牙舞爪的反女性運動時,共同民主黨所謂的「支持女權主義」姿態則十分虛偽。截至2020年(文在寅執政三年後),南韓男女薪酬差距仍然高達38%。但女性所受到的壓迫的不限於此。正如韓國女性熱線的一名代表所解釋的那樣:自2018年以來,女性所面臨的本已極端的壓迫無任何改善(從就業和收入不平等,到暴力、攻擊、性剝削等等都是)。

婦女受壓迫的根源是當下的階級社會。資產階級用性別劃分來割裂、分割工人階級的階級鬥爭。盡管資本主義的共同民主黨自稱「女權主義者 」,但他們無法從根本上改善婦女的命運,因為他們捍衛這個資本主義體制。他們那些同情婦女作為工人和女性所面臨的雙重壓迫困境的話是完全空洞、偽善的。相比之下,國民力量則更樂於從底層內的反動情緒來加強其在社會最落後階層之間的支持,從而剝奪部分共同民主黨的選票。

不僅如此,自文在寅上台以來,一連串知名的共同民主黨政客涉嫌性侵女性下屬。誠如韓國女性熱線的宋女士所述:目前都還有協助回避性犯罪的幫凶,仍在進步派政府與李在明陣營內工作。民主黨這種令人作惡的虛偽大家有目共睹的。

因此,文在寅領導的共同民主黨政府在選舉前的支持率下降到43%,與他當選時的81%大相徑庭。

李在明的右傾姿態只不過表明了他願意接受他向來批評的政治現狀。//圖片來源:李在明臉書官方賬號李在明的右傾姿態只不過表明了他願意接受他向來批評的政治現狀。//圖片來源:李在明臉書官方賬號

共同民主黨失敗的另一個方面則是他們的候選人李在明的個人表現。李在明先前擔任環繞首爾都會區的京畿道知事。李式一度被大眾視為一名異軍突起的人物,以左傾的激烈言論而著名,如呼吁打散財閥和實施全民基本收入。有人稱他為「南韓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而其黨內競爭對手則視之為危險的民粹主義者。

正如我們在李在明被提名為共同民主黨大統領候選人之前就已經解釋的那樣,他對這個資產階級政黨的忠誠以及他無法為南韓危機提供一個社會主義替代方案。這最終會把他推向右邊,與政治建制妥協。正如他贏得提名後所看到的那樣。

李在明在競選中拋棄了那些他對南韓寡頭財閥的批評。相反,他轉而變成一位強調「社會團結」的候選人,他強調「融合相互衝突的理想」的重要性,甚至承諾要組建一個「不分黨派、年齡」的年輕內閣。這種向右派屈服的政治姿態只不過表明了他願意接受他向來批評的政治現狀。李在明的右傾與文在寅大統領向保守派右翼的屈服是同步進行的,尤其是後者赦免了先前被群眾推翻的朴槿惠。同樣,這都是以「促進國家團結 」的名義進行的。實際上,共同民主黨希望南韓工人階級屈服於他們的統治階級壓迫者。

即使是傾向於自由主義的《韓民族日報》(Hankyoreh)雜志也承認,李在明未能將自己與現有體制區分開。

「李在明也沒有向大家說明他和文在寅的執政將會有什麼區別……李在明承諾說他的政府會與文在寅政府不同,但由於他卷入了許多個人爭議,因此未能說服選民,贏得足夠支持。」

由於兩位候選人及其政黨都不代表工人階級,因此這整場選戰沒有任何一方提出真正的基於工人階級的訴求。盡管投票率很高,但大家對對兩位候選人的幻想比過去少,更多的選民實在選擇「反對」哪一方,而不是是支持哪一方。正如《韓民族日報》所觀察到的

「共同民主黨和國民力量這兩個主要政黨在整個選戰中都沒有提出任何的創新或新願景,而是更注重於相互誹謗及分裂。也因此,沒有一方得以壓倒性的聲勢動員熱情支持自己的選民。」

這是對那些認為國民力量的勝利代表著南韓社會普遍且不可阻擋的右轉觀點的重要反駁。相反,李在明先前的支持度表明南韓人民非常渴望一個真正的替代方案,而李式的背叛和共同民主黨的反動政策則讓群眾失望了。事實上,這兩大主要資產階級政黨都沒有特別受到擁護。南韓社會缺乏的是一個真正的工人階級替代方案,而不是「兩害相權取其輕」。

需要屬於工人階級的政治出路

Channel A 在2021年12月1日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鮮明地南韓群眾對這兩個政黨都相當冷漠。超過50%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對李在明和尹錫悅兩人都不滿意。同年4月,首爾國立大學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10個南韓人內有6人處於「長期憤怒」狀態(這超過58%的人口),其主要原因是「政黨的不道德和腐敗」。

更有說服力的則是益普索市場研究股份公司(Ipsos)和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政策研究所(Policy Institute at King’s College London)進行的另一項調查:91%的南韓人認為社會上存在著貧富衝突。

這些數字表明,對統治階級和整個資本主義體制的憤怒正蔓延著南韓社會的每個角落。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魷魚游戲》這個以階級鬥爭為中心主題的電視劇能夠在該國取得如此具大的反響。在去年當地爆發的大罷工內,許多參與工人也裝扮成節目中的人物。

然而,由於當下的南韓沒有一個大膽與資本主義體制戰鬥的工人階級政黨,今年的選舉陷入了「比爛」的尷尬局面。許多工人和青年可能會發現這是一個極其困難的選擇,因為兩黨的候選人都代表著更糟的未來。

必須建立一個擁有廣泛群眾基礎的政黨,將南韓民主勞總在工業戰線上的鬥爭轉為政治戰線上的鬥爭。//圖片來源:民主勞總臉書必須建立一個擁有廣泛群眾基礎的政黨,將南韓民主勞總在工業戰線上的鬥爭轉為政治戰線上的鬥爭。//圖片來源:民主勞總臉書

不能忽視的是,在這樣的政治真空中。一層絕望的年輕人可能會暫時轉向反動的想法。調查顯示,國民力量在20多歲男性中的支持率顯著增加。2017年,這個年齡層的男性還只有7%支持國民力量的前身自由韓國黨,而在2022年,國民力量在這個群體內的支持率則高達44%。面對這樣一個極度虛偽的自由派政府和迅速惡化的生活狀況,一些困惑的年輕人會向任何方向尋求解決方案(包括向右翼)。但保守派右翼政府將在南韓社會做的事,很快就會打破他們的任何幻想。

只有工人階級才能戳穿統治階級散播的那些虛偽和分裂性的謊言,並從當下的窘境中走出生路來。因此,南韓勞工運動造就這些改變的潛力是巨大的。

近年來,南韓民主勞總(전국민주노동조합총연맹,KCTU)通過在2017年反對朴槿惠政府的領導性角色,以及其後的激進工業鬥爭中得到了極大發展。他們去年10月不顧共同民主黨政府的嚴厲鎮壓,勇敢地在全國範圍內發起了反所有資本主義政黨的罷工行動和抗議活動。這一階級獨立的路線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即將上台的尹錫悅政府將成為財閥利益的強力執行者,並將不遺余力地攻擊工人階級。尹氏在競選中從未隱瞞這一點,而共同民主黨雖然仍是國會中的多數,但卻將不會去采取任何實質性措施阻止他。然而,在對現有社會巨大不滿的情況下,國民力量的這種攻擊只會引起群眾的憤怒反彈。而群眾則需要一個有組織的領導來贏得這場反資產階級鬥爭。

這就是為什麼民主勞總必須通過建立一個有群眾基礎的政黨,將其在工業戰線上的戰鬥轉化為政治戰線上的鬥爭。這是唯一能夠為南韓群眾建立一個真正的社會主義政治選擇的工人階級群眾組織。也就是說,這意味著要充公財閥資產,驅逐美帝國主義,建立真正的工人民主。如果工人階級的群眾黨不去做這些事,那麼就等於把工人運動的主動權拱手讓給那些將繼續攻擊工人的資產階級政黨。

民主勞總必須通過真誠地維護南韓工人和青年的階級利益來吸引更多的南韓工人階級和青年加入他們的行列。在這個過程中,工會必須極力抵制一切形式的沙文主義分裂和反動,用團結的階級鬥爭方案來結束南韓工人的地獄般的生活環境。

盡管南韓資產階級公開、野蠻的代表贏得了這次選舉,但南韓工人階級遠未被擊敗。要在群眾中傳播上述思想並帶領他們取得勝利,就需要建立一個馬克思主義革命組織。我們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敦促任何有階級意識的青年和工人激進分子加入我們的這項任務,這是刻不容緩的工作!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One thought on “南韓:保守派重返執政——準備階級鬥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