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 时事分析

哈萨克:总统求援外国军队粉碎抗议运动

哈萨克斯坦的军队和安全部队昨日在俄罗斯特种部队的支持下对群众进军,强行镇压了自苏联解体以来哈萨克斯坦最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1月7日。译者:Affroins)


1 月 6 日星期四,在当局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调动军队重新掌握政权后,哈萨克的几个大城市都发生了巷战。警方发言人在一条旨在传达震惊和挑衅的信息中告诉官方媒体,即「数十名袭击者已被清算」。据报道,数百人受伤,数千人被捕。今天(星期五)出现在电视上的那位不可一世的总统卡西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说,他亲自对安全部队和军队下令「用致命武力开火」,来打击他所谓的「土匪和恐怖分子」。

很明显,哈萨克国家机器正在迅速而猛烈地采取行动,以夺回最近几天似乎正在从其手中滑落的控制权。之前被抗议者所占领的所有机场、道路、广场和其他重要的交流和交通枢纽,现在都牢牢地回到了国家手中。

在没有任何明确的领导和组织的情况下,这种压倒性的力量似乎至少在目前已经击退了过去一周席卷全国所有主要城市的抗议活动。该运动在占领主要城市的机场和政府大楼后呈现出了一种半起义的特征,并且有迹像表明在警察和抗议者之间存在着兄弟情谊。然而,在没有明确计划从那里开始后,要去哪里的情况下,其主动转向了反革命,设法重组并以让步和蛮力相结合的方式进行了反击。

面对强大的群众运动,国家最初被迫做出一系列广泛的让步,例如降低曼吉斯套地区(Mangystau)的天然气价格以及引入国家对汽油、柴油、天然气和主食产品的监管以及解散整个政府。这在国家势力慢慢瓦解的同时,提高了运动的信心并推动了它的前进。托卡耶夫似乎只是被动的对事件作出反应,这种姿态也导致了国家机器队伍中士气的低落和方向的迷失。

然而,周四,随着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在幕后保留真正的权力,并在此之前一直担任实际上的临时总统托卡耶夫,站到了台前并掌权。他解散了政府,将纳扎尔巴耶夫推到一边,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呼吁俄罗斯军队提供援助(在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掩护下)。这一大胆而自信的举动似乎激发了国家机器的力量,并为我们在过去 24 小时内目睹的进攻提供了动力。

与此同时,由于运动的许多最初要求已经获得批准,并且其并没有提出新的明确目标,一些层面上的人开始动摇了。这种趋势被掠夺和毫无意义的暴力所加强,而其无疑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国家推动和策划的。在这种情况下,面对在没有任何明确组织或计划的状况下与国家镇压作斗争的前景,一个阶层将会撤退,而其很可能让最激进的分子被孤立在街头。

但是,虽然阿拉木图(Almaty)和首都努尔苏丹(Nursultan)等一些地方的街道已经被清算干净,但在扎瑙岑 (Zhanaozen)和阿克套(Aktau)等其他地方,抗议活动仍在继续,并且在今天又重新开始了。不排除一旦运动克服了冲击,它就会变得更为激进并向前迈出新的步伐。而不管发生什么,这都绝不是哈萨克斯坦革命的结束。相反,这不过只是开始而已。

不稳定的未来

我们正在见证哈萨克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这个多年来一直被资产阶级强调为稳定的典范国家现在正在进入一个不稳定、充满危机和阶级斗争的新阶段。而该政权的战略则将是通过暴力镇压和经济让步相结合的方式来击退运动。

哈萨克斯坦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铬铁矿、钨、铅、锌、锰、银和铀储量。它还拥有大量的铝土矿、铜、金、铁矿石、煤炭、天然气和石油储量。在这些储备的基础上,它还建立了一个重要的主权基金,其被投入其中,以提供某些社会和经济上的让步。

然而,这并不足以购入持续的稳定性。这些资源依赖于处于岌岌可危的世界经济。2014年,当石油和矿产价格因中国和西方的经济增长放缓而开始下降时,哈萨克斯坦的GDP增长率从4.2%降至1.2%。一旦大流行病来袭,情况就会趋于恶化,而由于价格的上涨,对最贫困的人来说,他们获得福利的机会也因此减少了。在未来的一段时期中,世界经济将面临新的低迷,这将给哈萨克斯坦经济带来额外的压力,而这也意味着统治阶级为了维持自己的地位,必然会朝着生活水平进行攻击。

二十多年来,由纳扎尔巴耶夫以波拿巴主义方式领导的哈萨克政权可以在经济快速增长和生活水平相对提高的基础上保持着相对稳定——至少对某些部分人口而言是这样。然而,那个时代已经结束了。如果上周还不清楚,那么肯定在昨晚之后,该政权已经彻底名誉扫地了,并将会被迫以越来越多地依靠蛮力的方式来维持自己,而这一事实反过来又会推动更多阶层的反对。因此,托卡耶夫在努尔苏丹和阿拉木图自豪地宣布的「秩序」将成为新的不稳定和阶级斗争时期的基础。

颜色革命?

一些左翼人士很快将过去一周在哈萨克的运动称为「颜色革命」,即这是西方精心策划的孤立俄罗斯的阴谋的一部分。按照这种观点的话,那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便是与乌克兰反动的独立广场革命所类似的运动,其本质上是由华盛顿怂恿的极右翼和法西斯分子所控制的运动。然而,这是一种肤浅的比较,其也忽略了哈萨克斯坦的实际情况。

如果说要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我们在过去几天所目睹的运动非常引人注目,因为我们看到的自由派和小资产阶级分子的存在有限。与 2018 年至 2020 年的抗议运动不同,上周的抗议活动具有真正的革命性质,由发挥关键作用的工人以及贫困的失业者和中下层分子发起。

这场运动的起点和最初的震中位于西部地区的曼吉斯套,这里是大型石油公司的中心地带,也是拥有战斗传统的庞大而强有力的产业工人阶级的家园。该地区是扎瑙岑的所在地,该镇在 2011 年有数万名石油工人罢工,并基本上占领了这座城市七个月,然后才遭到武装部队的残酷镇压。很明显,这种经历在今天的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这场运动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该地区的斗争传统。

哈萨克斯坦社会主义运动(the Socialist Movement of Kazakhstan)的声明很好地解释了这场运动在几天内取得的令人印像深刻的发展,我们将详细引用该声明:

「现在哈萨克斯坦正在发生真正的人民起义。从一开始,抗议就具有社会和阶级性质;交易所中液化气的成本翻番,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毕竟,事件以同样的方式在扎瑙岑开始,在石油工人的倡议下,成为整个抗议运动的政治总部。

「这一运动的动态具有指标性。因为它开始是一场社会抗议,然后它才开始逐渐扩大,劳工组织利用他们的集会来提出自己的要求,其要求增加100%的工资、取消不合理的生产目标、改善工作条件和工会活动自由。而作为其结果,在1 月 3 日,整个曼吉斯套地区都陷入了总罢工,并蔓延到了邻近的阿特劳(Atyrau)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1 月 4 日,田吉兹雪佛龙(Tengizchevroil)公司(其中 75% 由美国跨国公司控制)的石油工人开始罢工。正是在这里,去年 12 月有 40,000 名工人被解雇,并计划进行一系列新的裁员。这些工人随后便在当天就得到了阿克托别(Aktobe)和西哈萨克斯坦以及克孜勒奥尔达地区(Kyzylorda)的石油工人的支持。

「此外,当天晚上,卡拉干达(Karaganda)地区的安赛乐米塔尔铁米尔套(ArcelorMittal Temirtau)公司的矿工和哈萨克铜业公司(Kazakhmys)的铜冶炼厂和矿工开始罢工,这已经可以看作是国家的整个民族矿业的总罢工了。以及在当时还提出了提高工资、降低退休年龄、有权组织自己的工会和进行罢工的要求。

「与此同时,周二在阿特劳、乌拉尔斯克(Uralsk)、阿克托别、克孜勒奥尔达、塔拉兹(Taraz)、塔尔迪库尔干(Taldykorgan)、土耳其斯坦(Turkestan)、希姆肯特(Shymkent)、埃基巴斯图兹(Ekibastuz)等阿拉木图(Almaty)地区城市和阿拉木图本身就已经开始了无限期集会,在那里,街道关闭导致示威者在 1 月 4 日至 5 日晚上与警方发生了公开的冲突,最后该市的 akimat [省政府] 被暂时占领。而这也为托卡耶夫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提供了借口。

「应该指出的是,参加阿拉木图的这些演讲的人,主要是居住在大都市郊区并从事临时或低薪工作的失业青年和国内移民。而国家则试图通过承诺将曼吉斯套地区和阿拉木图的天然气价格分别降至 50 腾格来使他们平静下来,但其并没有能够使任何人满意。

「托卡耶夫解散政府,然后解除纳扎尔巴耶夫的安理会主席职务的决定,也没能停止抗议活动。大规模抗议集会已于 1 月 5 日在哈萨克斯坦北部和东部的地区中心开始,这些地区以前从未爆发过——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Petropavlovsk)、巴甫洛达尔(Pavlodar)、乌斯季卡缅诺戈尔斯克(Ust-Kamenogorsk)、塞米巴拉金斯克(Semipalatinsk)。而与此同时,也有人试图袭击阿克托别、塔尔迪库尔干、希姆肯特和阿拉木图的地区akimats[省政府]。

「而在扎瑙岑本地区,工人则在无限期的集会上提出了新的要求,包括现任总统和所有纳扎尔巴耶夫官员的辞职、恢复 1993 年宪法和相关的组建政党的自由、创建工会的权利、释放政治犯,以及停止镇压。一个长老委员会也立即成立,作为一个非正式的权威机构。

「因此,现在不同城市和地区使用的要求和口号也被传播到了整个运动之中,斗争获得了政治内容。当地也正在尝试建立委员会和理事会来配合斗争。」

从上文中我们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曼吉斯套产业工人阶级的巨大作用,他们从根本上领导了这场运动,并为其注入了自己的无产阶级政治纲领以及组织和斗争的方法。与此同时,西方所支持的自由反对派那模糊的民主和民族主义要求充其量只是占其边缘地带。

在俄国独立政治媒体萨纳佛传媒(Zanovo-media)所发表的一篇非常值得注意的采访中,流亡中的哈萨克斯坦社会主义运动的领导人之一艾努尔·库尔马诺夫 (Aynur Kurmanov) 对这是西方列强所策划的阴谋的说法进行了回答:

「这不是广场革命(Maidan),尽管许多政治分析家正试图以这种方式来呈现它。那如此惊人的自我组织究竟从何而来的呢?它是以工人的经验和传统为基础的。自 2008 年以来,罢工就一直在撼动着曼吉斯津地区,而其罢工运动也早在 2000 年代就开始了。即使没有共产党或任何其他左翼团体的建议,也不断有人要求将石油公司的国有化。工人们只是亲眼看到了私有化和外国资本主义接管的结果。而在这些早期的示威过程中,他们在斗争和团结的方法方面也获得了丰富的经验。荒野中的生活使人们团结在了一起。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工人阶级和其他的民众走到了一起。扎瑙岑和阿克套工人的抗议随后也为该国的其他地区定下了基调。抗议者开始在城市的主要广场上搭起帐篷,其完全没有借鉴「欧洲广场」的经历:在去年的当地罢工期间,他们站在曼吉斯津地区。民众自己便为抗议者们带来了水和食物。」

曼吉斯津地区的工人不仅没有与美帝国主义勾结,他们还有与西方跨国公司作战的丰富传统!这并不是说没有资产阶级「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组织试图利用这场运动,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他们既没有发起它,也没有控制它。

哈萨克、俄罗斯和西方

将哈萨克描述为一个由俄罗斯支配的国家是不正确的。纳扎尔巴耶夫的哈萨克斯坦政权用了30年时间在俄罗斯、美国、中国甚至土耳其之间进行平衡上的游戏,其为了获得最好的交易而相互制衡。事实上,由于雪佛龙(Chevron)和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的投资,在哈萨克斯坦的外国投资者中排名第一的不是俄罗斯,而是美国。雪佛龙本身便是哈萨克斯坦最大的投资者。

与此同时,哈萨克斯坦机构的大部分海外财富都储存在西方和海湾国家。纳扎尔巴耶夫的主要国内政策不是反西方,而是反俄的哈萨克民族主义,其也导致了该国的哈萨克族人和俄罗斯族人之间出现了一道危机的鸿沟。

美帝国主义没有所谓的进入哈萨克斯坦的阴谋——因为它已经在那里并且从它的存在中获益良多了!哈萨克斯坦的统治阶级也是如此。这种关系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Ned Price)的温和声明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出,他说美国「……希望哈萨克斯坦政府能够很快解决根本上的经济和政治问题」。而普莱斯也继续强调,即美国是中亚国家的「伙伴」!

没有所谓的美帝国主义进入哈萨克斯坦的阴谋--它已经在那里了,并且从当地中榨取了丰厚的利润!//图片来源:公共领域没有所谓的美帝国主义进入哈萨克斯坦的阴谋–它已经在那里了,并且从当地中榨取了丰厚的利润!//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也与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长穆赫塔尔·特列乌别尔季(Mukhtar Tileuberdi)进行了交谈,「重申美国全力支持哈萨克斯坦的宪法机构和媒体自由,并主张以和平、尊重权利的方式解决危机。」 这不是一个好战的帝国主义大国试图强行闯入哈萨克的话,而是一个帝国主义大国对这个国家未来的稳定以及哈萨克政权保证其利益安全的能力感到紧张的话语。如果有的话,它揭示了西方干预的无力,即使它希望这样做。

与此同时,俄罗斯正密切关注哈萨克斯坦的事态发展。与最近白俄罗斯的群众运动类似,哈萨克运动对俄罗斯的稳定构成了威胁,因为那里的群众也在类似的情况下遭受着苦难。因此,俄罗斯军队的干预具有重要的国内目的。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普京不会像要求白俄罗斯政权服从一样,要求为拯救哈萨克斯坦政权支付一定的「报酬」。尽管如此,美国对此也无能为力。与其相反,它可能会越来越依赖俄罗斯来保护其在该国的利益。

出路何在?

我们现在目睹的不是颜色革命,不是中央情报局的阴谋,也不是哈萨克斯坦统治阶级的不同阶层之间的冲突。这是工人、青年、贫困者和无产者的真正的革命运动。

它以产业工人阶级最先进的阶层所制定的斗争纲领和组织方法为基础。这些方法(罢工、群众集会等)以及经济、社会和民主要求的纲领是非常有效的,正如运动推进的速度所证明的那样,而其很有可能在四天之内就摧毁整个国家的大厦。

然而,领导和组织问题仍然是该运动的主要弱点。没有工人阶级的全国性组织,运动就无法将罢工扩大到全国性的革命总罢工的水平;或对政权的迅速行动作出反应。它也未能组织一场系统的运动来果断地赢得占人口不到 20% 的在哈俄罗斯族人的支持。

在接下来的时期,特别是如果我们目睹广大阶层中的群众普遍撤离街头,资产阶级自由主义分子无疑将试图去劫持运动的残余。鉴于缺乏任何稳固的全国工人政党和领导层来对抗他们的诡计,他们甚至可能会成功。然而,运动中这些不同倾向之间的斗争并不是预先确定的。现在把当前的运动描述为反动的,就等于在一开始就在这样的斗争中投降。相反,最先进的革命分子需要从这些事件中吸取教训,并开始以工人阶级和青年中的最先进分子为基础建立革命领导层的斗争。

我们现在目睹的不是颜色革命,不是中央情报局的阴谋,也不是哈萨克斯坦统治阶级的不同阶层之间的冲突。这是工人、青年、贫困者和无产者的真正的革命运动。//图片来源:推特我们现在目睹的不是颜色革命,不是中央情报局的阴谋,也不是哈萨克斯坦统治阶级的不同阶层之间的冲突。这是工人、青年、贫困者和无产者的真正的革命运动。//图片来源:推特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反对我们上面所引用的库尔马诺夫的话,他似乎暗示,即使自由资产阶级反对势力上台,这仍然可以以某种方式使工人阶级受益。在上面的采访中,他说:

「哈萨克现有的左翼团体更像是一些圈子,无法严重影响事态的发展。而寡头和外部势力则将试图为自己的目的挪用或至少利用这一运动。如果他们赢了,资产阶级不同群体之间的财产将会被重新分配以及公开对抗,即一场「所有人反对所有人的战争」,就会开始。但是,无论如何,工人将能够赢得某些自由并获得新的机会,包括创建自己的政党和独立的工会,而这将有助于他们未来的争取权利的斗争。」 (我们的重点)

我们必须警告不要在这方面产生任何幻想。工人阶级和革命运动无论如何都不能被视为是在促进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力量上台。自由派的「民主」反对派的作用是淡化运动的阶级性质和整个社会的阶级矛盾。缅甸的全国民主联盟(the 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乌克兰的广场革命(Maidan movement)以及无数革命的经验表明,自由派反对派的作用是拯救制度。他们是群众的敌人,作为革命者,我们必须反对对这些势力做出任何让步。任何与这些反动派合作甚至愿意合作的行为都会抹黑和破坏运动。另一帮资本主义寡头上台并不能解决劳动群众面临的任何问题。不管他们伪装成「民主」和「自由」,都无法保证这些绅士(其中许多人不久前还是纳扎尔巴耶夫政权的一部分)上台后不会实施相同的措施和使用相同的方法取缔左翼政党和工会,监禁左翼和工人积极分子,以镇压来应对群众动员。

广大工人和穷人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来完成哈萨克斯坦的革命。在几天之内,在激进的无产阶级的方法和要求的基础上,他们取得的成就超出了任何自由主义非政府组织在过去十年中所梦想的成就。他们赢得了一连串的胜利,驱逐了现任政府和老独裁者。只有在深化这场斗争的基础上,他们才能准备好去完成工作以及打倒整个腐朽的政权。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