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时事分析

中国:鹤岗财政重整与不断蔓延的地方财政危机

鹤岗,这座以房价崩溃而闻名的黑龙江小城市,最近因财政危机再次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2021年 12月 23日,鹤岗政府发布通告, 称因实施财政重整计划,取消招募基层工作人员。 该通告引起关注之后被官方删除。

相关统计显示,2020年,鹤岗市财政收入38.8亿元,而财政支出却达到了157.7 亿元。 鹤岗市的财政报告也指出,鹤岗市由于财力不足,已无力支付到期的到期债务还本付息55.7亿。 由此可见,鹤岗市已处于破产的边缘。

这样的结果并不难预料。 鹤岗早已被列入资源枯竭型城市,大量的人口流失和逐渐衰退的经济使得这样一座小城市再也无力支撑原先的公务员规模。

目前为止,鹤岗是第一座进行财政重整的地级市,然而,鹤岗市的财政危机绝非孤例。 据《经济观察报》的报导,河北霸州市由于地方财政紧张,为弥补财力问题,对当地企业与民众进行了大规模的乱收费与乱罚款。 仅11 月份当月的入库罚没收入,就比1-9 月月均罚没收入高出了约80 倍。  2021年上半年各省市收支统计数据也显示,全国31个省市中仅有上海 存在财政盈余,剩下的30个省市均存在财政缺口,其中最严重的河南、四川等省收支缺口达到了2500亿元以上。

事实上,在此之前,公务员停发奖金和绩效的现象早已成为了全国性的事件,甚至已经拿到手的奖金还要退回去。

地方财政收入捉襟见肘,其直接原因在于地方政府收入对卖地的过度依赖。 此前,在由恒大集团、富力地产为首的各大房地产企业资金紧张,甚至接连陷入债务危机的情况下,金融机构调高了对房企放贷的门槛,房企的购地能力也进一步降低  ,从而引发了连锁效应,大幅度降低了各地方政府的卖地收入,使其不得不采用各种手段削减开支与填补收入。 而这些手段对危机的缓解只是暂时的,因为建立在房地产泡沫之上的经济本身就是不健全的。 究其根本,由于资本主义自身的局限性,在一时的表面上的繁荣之后,中国经济将不可避免地陷入危机,乃至于影响到地方政府的运作。

而这些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早在地产业危机和疫情之前就已经表现出来。 就如我们先前一篇文章已经引用的数据指出:在疫情来临之前,如青海、海南、贵州等在2019年已经有最高债务风险的省份,将在2020年和2024年间经历债务峰期。 现在,在后疫情和地产泡沫引爆的时代,可能会有更多的省份陷入相同的危机。 从而导致中央和地方政府就财政问题上的更多混乱、摩擦和矛盾。

一场浩大的经济危机或许离我们并不遥远,而鹤岗只是第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而已。 而归根结底,这些好不必要的债务混乱和基层公务员和百姓所受到的痛苦,正是”中国特色”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混乱所带来的。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