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 时事分析

日本:首相菅义伟的辞职和政治稳定的终末

9月3日星期五,日本首相菅义伟宣布,他不会参加将于本月底举行的自民党总裁竞选。这实际上意味着他在任职首相不到一年后就会卸任。然而,鉴于日本资本主义的普遍危机,我们目睹的不仅仅是菅义伟自身政治生涯的结束,而且是日本统治阶级在过去十年中设法维持的相对政治稳定之终结。日本正在迎来一个新的、动荡的政治不稳定时代。


行尸走肉

菅义伟是作为前首相安倍晋三的亲信而进入公众视野的。他在去年的总裁竞选中以安倍延续者的姿态获胜,承诺将维持安倍晋三在其八年任期内所管理的政治稳定现状。

安倍晋三通过他称之为「安倍经济学」的措施,维持了自民党在日本政坛无可质疑的霸权地位。这些措施是紧缩政策、赤字支出和量化宽松的混合体,旨在提高日本的通货膨胀率。不如安倍所声称的,这些措施并没有「重振」日本的经济。虽然大财团和富人在安倍治下大发横财,但日本的经济仍然停滞不前。不过,在安倍执政期间,仍然没有出现重大的崩溃或危机,他也声称这种表面上的平和是他的政策所带来的。

然而,菅义伟在任的一年却并不稳定。菅政府灾难性的处理新冠疫情,导致尽管日本已经实施了多次封锁,但仍然正在经历第五波感染(每天16,729人)。在本文付梓之际,只有49%的日本人口接种了第一剂疫苗。在2020年期间,日本经济萎缩了4.7%,今年第一季度的萎缩幅度更大,达5.1%。被封锁的生活条件导致了自杀率的急剧上升,主要是在妇女、儿童和青少年中。

在令人窒息的防疫措施中,菅义伟还强行推行了一些极不受欢迎的政策。譬如,他坚持将福岛核电站的辐照废水直接倒入海洋。但最让民怨载道的举措莫过于菅义伟罔顾83%的日本人民的反对坚持要举办奥运会

鉴于上述所有情况,再加上涉及菅义伟儿子的贪腐丑闻,菅义伟和执政的自民党政府的支持率直线下降。民间对这个政权的政治不满在奥运会之前就已经很明显了,当时菅义伟的支持率下降到32.2%,而且自民党在7月份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未能获胜。奥运会后,菅义伟的支持率又跌到28%。随后,自民党在日本第二大人口城市横滨的市长选举中遭受惨败,而横滨也是菅义伟自己的议会选区。

尽管遭到广泛反对,菅义伟仍坚持在疫情爆发中举办奥运。//图片来源:@hangorinnokai, Twitter尽管遭到广泛反对,菅义伟仍坚持在疫情爆发中举办奥运。//图片来源:@hangorinnokai, Twitter

到了这一步,菅义伟的处境已经很不妙了。只要他担任领导,自民党就不可能在今年11月的大选中保持其国会多数。因此,自民党内的各个派别开始策划自己的行动来反对他。

野心勃勃的宏池会派阀领袖岸田文雄首先出手。岸田于8月28日突然提议自民党高层领导应设立任期限制。实际上,这是对担任自民党干事长和菅义伟的第二把手的二阶俊博做出的打击,因为二阶已经担任这一职务超过五年。岸田的呼吁凝聚了自民党内对菅义伟和二阶的领导感到不满的二、三流政客。同时,安倍晋三和现任副总理麻生太郎等党内大老开始与菅义伟保持距离。此时菅义伟的孤立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

为了挽救自己,菅义伟笨拙地试图进行周旋。他试图对自民党的最高领导层进行重大改革,甚至考虑解散国会来为自己争取时间。不幸的是,这对他来说已经太晚了。到9月初,菅义伟已经众叛亲离。最后面对现实的他,宣布决定下台。

菅义伟任期的最后几天就像一部精心制作的政治犯罪剧。但事实是,从他上任的第一天起,他就已经是个死人了。菅义伟从安倍晋三那里继承了个烂摊子:一个被长期停滞的经济和各种社会危机淹没的日本。在菅义伟上任之前,新冠病毒就已经来到了日本,发生了「钻石公主号」游轮疫情爆发等事件。日本对第一波本地感染的反应迟缓,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医生被规定需要使用传真机来报告COVID病例。这个难以置信的事实与其说是技术落后的标志(日本在技术上并不落后)不如说是日本医疗体系中一千零一个官僚主义障碍的结果。

即便菅义伟没有如此的笨拙,他还是会发现自己被卷入了他无力阻止的危机中,失去控制。这是因为日本资本主义衰老、腐朽的体系的危机现在正在迅速解体,无论多么娴熟的政治手腕都无法掩盖其病态的症状。

不仅是菅义伟

既然菅义伟出局了,自民党内所有的大人物意图填补这个权力真空。岸田文雄首先宣布参选总裁。现任疫苗事务主管河野太郎据说是自民党总裁选举中的黑马。安倍晋三已表态支持前总务大臣高市早苗作为「安倍经济学」的新传人。

对所有这些人来说,不幸的是,自民党在11月的大选中的胜算并不乐观,即使届时菅义伟已经出局。《每日新闻》在8月底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虽然自民党仍以26%的支持率领先于其他政党,但其支持率已经下降。不仅如此,绝大多数受访者(42%)仍表示他们不支持任何政党。因此,如果11月大选的投票率很低,自民党或许有继续执政的最好机会。但是,如果投票率很高,选民希望用选票惩罚自民党的腐败、无能和贪婪,就如横滨市长选举那样,那么自民党很可能会输。

无论自民党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获胜还是失败,都不会改变正在发生的基本进程。日本政治相对稳定的时代已经结束。日本未来的政府不会像以前的政府那样享有稳定和长久。日本资本主义的矛盾现在正以更加爆炸性的方式表现出来,而过去的措施已不足以削弱其影响。

自民党危机的意义

日本即将到来的社会和政治不稳定的时代,就像它来自日本和世界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一样,将撼动这个国家,以及世界上大部分地区。这是因为日本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仍然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特别是在太平洋地区的力量平衡中。

日本仍然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是亚洲一些最大的私人银行和其他财团的基地。它也是西方帝国主义的一个重要盟友,不仅在亚洲,也是他们在如七国集团等帝国主义组织的成员和盟友。日本的资本也与西方的资本深深地交织在一起,从而使它成为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遏制中国等新兴力量的有机组成部分。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统治阶级的利益主要由自民党在二战以来的绝大多数时间里控制的日本国家政府来管理。在日本战后第一次选举以来的63年中,自民党就执政了59年。这意味着,自民党与日本资产阶级国家本身深深地交织在一起。自民党的危机就是日本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危机。

从根源上说,自民党是一个由大资产阶级、地方派系网络、右翼小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和黑道犯罪集团组成的政治联盟。这个保守的联盟一直是日本统治阶级的首选政治武器。讽刺的是,尽管它的名字有民主和自由(「自由民主党」既不自由也不民主),但自由主义者的影响相当边缘。

另一方面,以工人阶级为基础的反对自民党的主要力量在历史上是日本社会党,它曾有群众基础,并扎根于各大工会。然而,多年来,这个党的改良主义导致它犯了一个又一个的错误和背叛,并逐渐衰落成边缘小党。日本战后左翼运动的教训已经不是本文能够处理的范围。重点是,自民党的万年执政主要归功于它没有面临过认真的反对派。

社会中潜在的矛盾让统治阶级发现自己无法像以前那样进行同志,从而在他们之间产生分裂。对日本来说,自民党内部的内讧代表了日本统治阶级的分裂。自民党内的七个主要派阀都处于严重的不团结状态。无论谁在9月底胜出成为新的党魁,他们的任期都不会像安倍晋三过去那样是一个「共识领袖」。阴谋和分裂将继续蹂躏自民党。

自民党是包括极道黑帮在内的日本社会最反动分子所组成的联盟。//图片来源: elmimmo, Flickr自民党是包括极道黑帮在内的日本社会最反动分子所组成的联盟。//图片来源: elmimmo, Flickr

自民党的分裂意味着日本统治阶级不能再以它所要求的一致性来执行其议程。他们今后只能依靠一个混乱的自民党或是是一个由小党组成的大杂烩联合政府来实施他们的政策。这意味着下一届政府将和菅义伟的政府一样反复无常,甚至更遭。

在国际政治上,一个不稳定的日本政府会给西方帝国主义带来严重问题。长期以来,日本与西方,特别是与美国的合作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政治上的不稳定现在正使日本在美帝国主义的计算中从一个常数转换一个变数,特别是在其对中国的意图中。今年在台湾问题上与美国一起对抗中国时,菅义伟已经表现得非常不情愿了。日本的继任政府亦不太可能像以前那样为美国所信任。

下一步是什么?

在日本今天的政治动荡之下,是一个陷入深刻危机的社会。「安倍经济学」已经不能有效地掩盖日本经济令人窒息的停滞现实了。统治阶级无望地寻找新的措施来摆脱这种僵局,为我们现在目睹的分裂铺路。

与此同时,日本群众正强烈的渴望一个真正的政治选择。正如上文提到的民调显示,日本最「受欢迎」的政党是「没有党」。值得注意的是,自民党并不是唯一失去支持的政党。所有的大党和小党在同一时期的支持率都有所下降,包括日本共产党。这表明,人们对整个日本政治建制存在着深深的不信任,而且这种不信任迟早会以某种形式表现出来。

对所有政治家的极度不信任和对体制的愤怒,由东京的一个工读生的采访回答中肯地表现出来。他表示:

「他们(政客们)就像生活在别的世界一样,完全不懂我们这些低收入的平民的生活,普通人的税金发出来的高额收入被他们收入囊中,让我很愤怒…日本的经济泡沫已经破灭了,我们的政治家还全是老头,头脑顽固不堪,和时代逆行。」

不幸的是,目前日本工人阶级还没有真正的政治替代方案能够将这种愤怒转化为能够改变社会的强大运动。虽然自民党被严重削弱,但没有一个反对党拥有单独取代自民政府所需的支持度。资产阶级自由派的日本立宪民主党目前是最大的反对党,但它必须与所有其他反对党结盟,才能提出一个可信的「反自民党」平台。这个平台具体会是什么样子,日本群众会如何看待它,还有待观察。

尽管如此,一个可以预见的结论是,无论立宪民主党设法拼凑出什么联盟来入阁,它都无法遏制社会危机造成的普遍压力,而这些危机在资本主义体制下终究无法得到解决。

因此,日本正在进入一个政治不稳定和政府功能紊乱的新时代。加上对社会基层真正变革的深切渴望,新的裂痕很可能会被扯开,新的运动和斗争可能会通过这种方式爆发,颠覆日本过去几十年的相对平静。

长期以来,日本一直被认为是一个特别稳定的国家——这不是没有原因的。但稳定的外表只是掩盖了几十年来停滞不前,以及最近急剧下降所形成的矛盾累计。这个国家现在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在政治上表现为自民党的严重危机。在即将到来的动荡时期,世界将见证日本社会已经形成的激烈的阶级矛盾,工人阶级将被迫与整个日本统治阶级发生越来越多的公开冲突。日本群众将与他们在世界各地的阶级兄弟姐妹们一起加入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这场斗争也会促使最具阶级意识的日本工人和青年认识到,他们需要在一个用明确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和国际主义观点武装起来的领导下,以革命方式推翻资本主义。我们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正在努力在全世界建立这样一个领导团队,我们热切地邀请日本的革命工人和青年加入我们。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