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 時事分析, 精選

日本:首相菅義偉的辭職和政治穩定的終末

9月3日星期五,日本首相菅義偉宣布,他不會參加將於本月底舉行的自民黨總裁競選。這實際上意味著他在任職首相不到一年後就會卸任。然而,鑒於日本資本主義的普遍危機,我們目睹的不僅僅是菅義偉自身政治生涯的結束,而且是日本統治階級在過去十年中設法維持的相對政治穩定之終結。日本正在迎來一個新的、動盪的政治不穩定時代。


行屍走肉

菅義偉是作為前首相安倍晉三的親信而進入公眾視野的。他在去年的總裁競選中以安倍延續者的姿態獲勝,承諾將維持安倍晉三在其八年任期內所管理的政治穩定現狀。

安倍晉三通過他稱之為「安倍經濟學」的措施,維持了自民黨在日本政壇無可質疑的霸權地位。這些措施是緊縮政策、赤字支出和量化寬松的混合體,旨在提高日本的通貨膨脹率。不如安倍所聲稱的,這些措施並沒有「重振」日本的經濟。雖然大財團和富人在安倍治下大發橫財,但日本的經濟仍然停滯不前。不過,在安倍執政期間,仍然沒有出現重大的崩潰或危機,他也聲稱這種表面上的平和是他的政策所帶來的。

然而,菅義偉在任的一年卻並不穩定。菅政府災難性的處理新冠疫情,導致儘管日本已經實施了多次封鎖,但仍然正在經歷第五波感染(每天16,729人)。在本文付梓之際,只有49%的日本人口接種了第一劑疫苗。在2020年期間,日本經濟萎縮了4.7%,今年第一季度的萎縮幅度更大,達5.1%。被封鎖的生活條件導致了自殺率的急劇上升,主要是在婦女、兒童和青少年中。

在令人窒息的防疫措施中,菅義偉還強行推行了一些極不受歡迎的政策。譬如,他堅持將福島核電站的輻照廢水直接倒入海洋。但最讓民怨載道的舉措莫過於菅義偉罔顧83%的日本人民的反對堅持要舉辦奧運會

鑒於上述所有情況,再加上涉及菅義偉兒子的貪腐醜聞,菅義偉和執政的自民黨政府的支持率直線下降。民間對這個政權的政治不滿在奧運會之前就已經很明顯了,當時菅義偉的支持率下降到32.2%,而且自民黨在7月份的東京都議會選舉中未能獲勝。奧運會後,菅義偉的支持率又跌到28%。隨後,自民黨在日本第二大人口城市橫濱的市長選舉中遭受慘敗,而橫濱也是菅義偉自己的議會選區。

盡管遭到廣泛反對,菅義偉仍堅持在疫情爆發中舉辦奧運。//圖片來源:@hangorinnokai, Twitter儘管遭到廣泛反對,菅義偉仍堅持在疫情爆發中舉辦奧運。//圖片來源:@hangorinnokai, Twitter

到了這一步,菅義偉的處境已經很不妙了。只要他擔任領導,自民黨就不可能在今年11月的大選中保持其國會多數。因此,自民黨內的各個派別開始策劃自己的行動來反對他。

野心勃勃的宏池會派閥領袖岸田文雄首先出手。岸田於8月28日突然提議自民黨高層領導應設立任期限制。實際上,這是對擔任自民黨幹事長和菅義偉的第二把手的二階俊博做出的打擊,因為二階已經擔任這一職務超過五年。岸田的呼籲凝聚了自民黨內對菅義偉和二階的領導感到不滿的二、三流政客。同時,安倍晉三和現任副總理麻生太郎等黨內大老開始與菅義偉保持距離。此時菅義偉的孤立對所有人來說都是顯而易見的。

為了挽救自己,菅義偉笨拙地試圖進行周旋。他試圖對自民黨的最高領導層進行重大改革,甚至考慮解散國會來為自己爭取時間。不幸的是,這對他來說已經太晚了。到9月初,菅義偉已經眾叛親離。最後面對現實的他,宣布決定下台。

菅義偉任期的最後幾天就像一部精心制作的政治犯罪劇。但事實是,從他上任的第一天起,他就已經是個死人了。菅義偉從安倍晉三那裡繼承了個爛攤子:一個被長期停滯的經濟和各種社會危機淹沒的日本。在菅義偉上任之前,新冠病毒就已經來到了日本,發生了「鑽石公主號」遊輪疫情爆發等事件。日本對第一波本地感染的反應遲緩,很大程度上是由於醫生被規定需要使用傳真機來報告COVID病例。這個難以置信的事實與其說是技術落後的標志(日本在技術上並不落後)不如說是日本醫療體系中一千零一個官僚主義障礙的結果。

即便菅義偉沒有如此的笨拙,他還是會發現自己被卷入了他無力阻止的危機中,失去控制。這是因為日本資本主義衰老、腐朽的體系的危機現在正在迅速解體,無論多麼嫻熟的政治手腕都無法掩蓋其病態的症狀。

不僅是菅義偉

既然菅義偉出局了,自民黨內所有的大人物意圖填補這個權力真空。岸田文雄首先宣布參選總裁。現任疫苗事務主管河野太郎據說是自民黨總裁選舉中的黑馬。安倍晉三已表態支持前總務大臣高市早苗作為「安倍經濟學」的新傳人。

對所有這些人來說,不幸的是,自民黨在11月的大選中的勝算並不樂觀,即使屆時菅義偉已經出局。《每日新聞》在8月底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雖然自民黨仍以26%的支持率領先於其他政黨,但其支持率已經下降。不僅如此,絕大多數受訪者(42%)仍表示他們不支持任何政黨。因此,如果11月大選的投票率很低,自民黨或許有繼續執政的最好機會。但是,如果投票率很高,選民希望用選票懲罰自民黨的腐敗、無能和貪婪,就如橫濱市長選舉那樣,那麼自民黨很可能會輸。

無論自民黨在即將到來的大選中獲勝還是失敗,都不會改變正在發生的基本進程。日本政治相對穩定的時代已經結束。日本未來的政府不會像以前的政府那樣享有穩定和長久。日本資本主義的矛盾現在正以更加爆炸性的方式表現出來,而過去的措施已不足以削弱其影響。

自民黨危機的意義

日本即將到來的社會和政治不穩定的時代,就像它來自日本和世界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一樣,將撼動這個國家,以及世界上大部分地區。這是因為日本在世界資本主義體系中仍然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特別是在太平洋地區的力量平衡中。

日本仍然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是亞洲一些最大的私人銀行和其他財團的基地。它也是西方帝國主義的一個重要盟友,不僅在亞洲,也是他們在如七國集團等帝國主義組織的成員和盟友。日本的資本也與西方的資本深深地交織在一起,從而使它成為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遏制中國等新興力量的有機組成部分。

在這種情況下,日本統治階級的利益主要由自民黨在二戰以來的絕大多數時間裡控制的日本國家政府來管理。在日本戰後第一次選舉以來的63年中,自民黨就執政了59年。這意味著,自民黨與日本資產階級國家本身深深地交織在一起。自民黨的危機就是日本的資本主義國家的危機。

從根源上說,自民黨是一個由大資產階級、地方派系網絡、右翼小資產階級民族主義者和黑道犯罪集團組成的政治聯盟。這個保守的聯盟一直是日本統治階級的首選政治武器。諷刺的是,儘管它的名字有民主和自由(「自由民主黨」既不自由也不民主),但自由主義者的影響相當邊緣。

另一方面,以工人階級為基礎的反對自民黨的主要力量在歷史上是日本社會黨,它曾有群眾基礎,並扎根於各大工會。然而,多年來,這個黨的改良主義導致它犯了一個又一個的錯誤和背叛,並逐漸衰落成邊緣小黨。日本戰後左翼運動的教訓已經不是本文能夠處理的範圍。重點是,自民黨的萬年執政主要歸功於它沒有面臨過認真的反對派。

社會中潛在的矛盾讓統治階級發現自己無法像以前那樣進行同志,從而在他們之間產生分裂。對日本來說,自民黨內部的內訌代表了日本統治階級的分裂。自民黨內的七個主要派閥都處於嚴重的不團結狀態。無論誰在9月底勝出成為新的黨魁,他們的任期都不會像安倍晉三過去那樣是一個「共識領袖」。陰謀和分裂將繼續蹂躪自民黨。

自民黨是包括極道黑幫在內的日本社會最反動分子所組成的聯盟。//圖片來源: elmimmo, Flickr自民黨是包括極道黑幫在內的日本社會最反動分子所組成的聯盟。//圖片來源: elmimmo, Flickr

自民黨的分裂意味著日本統治階級不能再以它所要求的一致性來執行其議程。他們今後只能依靠一個混亂的自民黨或是是一個由小黨組成的大雜燴聯合政府來實施他們的政策。這意味著下一屆政府將和菅義偉的政府一樣反覆無常,甚至更遭。

在國際政治上,一個不穩定的日本政府會給西方帝國主義帶來嚴重問題。長期以來,日本與西方,特別是與美國的合作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政治上的不穩定現在正使日本在美帝國主義的計算中從一個常數轉換一個變數,特別是在其對中國的意圖中。今年在台灣問題上與美國一起對抗中國時,菅義偉已經表現得非常不情願了。日本的繼任政府亦不太可能像以前那樣為美國所信任。

下一步是什麼?

在日本今天的政治動盪之下,是一個陷入深刻危機的社會。「安倍經濟學」已經不能有效地掩蓋日本經濟令人窒息的停滯現實了。統治階級無望地尋找新的措施來擺脫這種僵局,為我們現在目睹的分裂鋪路。

與此同時,日本群眾正強烈的渴望一個真正的政治選擇。正如上文提到的民調顯示,日本最「受歡迎」的政黨是「沒有黨」。值得注意的是,自民黨並不是唯一失去支持的政黨。所有的大黨和小黨在同一時期的支持率都有所下降,包括日本共產黨。這表明,人們對整個日本政治建制存在著深深的不信任,而且這種不信任遲早會以某種形式表現出來。

對所有政治家的極度不信任和對體制的憤怒,由東京的一個工讀生的采訪回答中肯地表現出來。他表示:

「他們(政客們)就像生活在別的世界一樣,完全不懂我們這些低收入的平民的生活,普通人的稅金發出來的高額收入被他們收入囊中,讓我很憤怒…日本的經濟泡沫已經破滅了,我們的政治家還全是老頭,頭腦頑固不堪,和時代逆行。」

不幸的是,目前日本工人階級還沒有真正的政治替代方案能夠將這種憤怒轉化為能夠改變社會的強大運動。雖然自民黨被嚴重削弱,但沒有一個反對黨擁有單獨取代自民政府所需的支持度。資產階級自由派的日本立憲民主黨目前是最大的反對黨,但它必須與所有其他反對黨結盟,才能提出一個可信的「反自民黨」平台。這個平台具體會是什麼樣子,日本群眾會如何看待它,還有待觀察。

儘管如此,一個可以預見的結論是,無論立憲民主黨設法拼湊出什麼聯盟來入閣,它都無法遏制社會危機造成的普遍壓力,而這些危機在資本主義體制下終究無法得到解決。

因此,日本正在進入一個政治不穩定和政府功能紊亂的新時代。加上對社會基層真正變革的深切渴望,新的裂痕很可能會被扯開,新的運動和鬥爭可能會通過這種方式爆發,顛覆日本過去幾十年的相對平靜。

長期以來,日本一直被認為是一個特別穩定的國家——這不是沒有原因的。但穩定的外表只是掩蓋了幾十年來停滯不前,以及最近急劇下降所形成的矛盾累計。這個國家現在已經到了一個轉折點,在政治上表現為自民黨的嚴重危機。在即將到來的動盪時期,世界將見證日本社會已經形成的激烈的階級矛盾,工人階級將被迫與整個日本統治階級發生越來越多的公開衝突。日本群眾將與他們在世界各地的階級兄弟姐妹們一起加入反對資本主義的鬥爭。這場鬥爭也會促使最具階級意識的日本工人和青年認識到,他們需要在一個用明確的馬克思主義思想和國際主義觀點武裝起來的領導下,以革命方式推翻資本主義。我們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正在努力在全世界建立這樣一個領導團隊,我們熱切地邀請日本的革命工人和青年加入我們。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