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縱觀, 時事分析

G7峰會暴露西方醜態

七大工業國組織(G7)最近的會議本當預示著美國及其盟友的回歸,並希望借此來扼殺中國的崛起。但與其期望正相反,此次峰會所唯一能夠被證實的,只有西方帝國主義的衰落與分裂。(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6月16日。譯者:Afforins)


本周,喬·拜登(Joe Biden)帶著鮮明的目的將G7聚集了起來:向中國展示一個所有人都站在同一副干淨純潔的旗幟之下的「西方民主國家」的統一戰線。然而西方各帝國主義之間的鴻溝深度,已在這場會議上表漏無疑。

中美衝突是資本主義世界未來的核心性問題。這是一個懸在整個體系之上的巨大問號。美帝國主義對於在它的統治層面上有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而感到難以忍受。然而,也正是因為中國是那樣一個強大的對手,美帝國主義幾乎沒有什麼辦法來阻止它的發展。

中國現在已經過於龐大和強勁了;它的經濟與美國以及所有美帝國主義的盟友們都交織在一起,以至於無法使其單獨地被孤立開來。

上週,就在G7峰會開始之前,美國參議院多數黨的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總結了美國在這次的峰會中所面臨的任務:「現在的世界比二戰結束以來的任何時候都更具有競爭性。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的話,那我們(美國)作為主導的超級大國的日子可能就要結束了。」

對於美國而言,用威逼的方式使中國屈服的希望是微乎其微的,所以它召集了「英勇的」民主力量來以身作則——向世界表明西方仍然強大;同時它也代表著自由、人權,當然還有與中國貿易戰的對手。

這種希望激勵著像越南這樣的國家堅定地去致力於加入美國的勢力範圍之內,從而能夠有助於去威懾和遏制中國。也因此,另外的四個國家——澳洲、韓國、南非和印度——也被邀請去參加了本周的G7峰會。

國際混亂

美國戰略的其中一部分就是去利用這一次的峰會來重新確立美國作為世界真正領導者的地位;作為所謂的「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的捍衛者——在它在川普任期內由首席捍衛者變身為首席破壞者的暫時性失常之後。

一個「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對於美國是有利的,因為制定規則正是為了維持現狀;使現有的占主導地位的帝國主義強國受益,正如它們一直以來所做的那樣,從而限制中國。 

一般來說,如果你打算在會議上重新啟動「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那麼最好確保東道國目前沒有在進行非常引人注目的違反國際規則的行為。然而,這恰恰是英國一直在進行的事情。

在G7開會之際,鮑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威脅著要單方面地打破他剛剛與歐盟簽署的北愛爾蘭協議。//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在G7開會之際,鮑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威脅著要單方面地打破他剛剛與歐盟簽署的北愛爾蘭協議。//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就在G7開會之際,鮑里斯·強森(Boris Johnson)威脅著要單方面地打破他剛剛與歐盟簽署的北愛爾蘭協議。  

英國脫歐本身只不過是西方不團結和無能的一個巨大廣告而已;而其範圍影響之廣甚至使強森想要忽視的北愛爾蘭協議也威脅到了所謂「聯合王國「自身的存在。

這些把戲激起的憤怒也滲透到了G7的會議之中並蓋過了所有事情。馬克宏公開地攻擊強森;默克爾甚至拒絕與他碰肘。中國在這個西方的統一聯合體之中一定是被嚇得瑟瑟發抖了吧!

疫苗外交

就好像這還不夠一樣,英國政府在剛剛還大幅削減了對外援助預算。而這也意味著它將不能向印度提供關鍵的新冠病毒援助——一個不僅急需援助而且還是在遏制中國的戰略中占關鍵地位的國家。

 而整個西方在涉及疫苗的問題上則更大規模地重復了這一做法:用囤積疫苗供應並保護自己制藥巨頭專利的做法來取代通過共享技術讓疫苗在全球範圍內進行生產的行動。 

整個西方以世界其餘地方為代價來囤積疫苗和保護他們自己的制藥巨頭的專利。//圖片來源:Piaxbay
整個西方以世界其餘地方為代價來囤積疫苗和保護他們自己的制藥巨頭的專利。//圖片來源:Piaxbay

G7的主要協議之一就是向貧窮的國家捐贈 10 億劑疫苗。但據說,這些劑量不到所需要的 10%。而與此同時,中國是現在世界上最大的疫苗生產國;他們很快就會宣布將會為貧窮國家提供比G7所能湊集的更多劑量的疫苗。 

疫苗的例子概述了西方各個經濟大國如何開始不知所措。藥品專利的保護反映了往昔的經濟政策:所謂的新自由主義,即市場決定一切的「華盛頓共識」。

這樣的政策體現了美國無與倫比的實力:華盛頓知道讓市場來做決定是有利於他們的,因為他們的公司主導了市場。但如今已不再是這種情況了。中國準備以大量的政府補貼生產來達到外交目的,就像它用捐贈的疫苗數量超過G7時所做的那樣。

而G7如今通過捐贈 10 億支疫苗來扭轉情勢,不僅完全不夠,也為時已晚。

打亂隊形

G7無法就對俄羅斯或中國的態度公開達成一致。法國和德國在對俄羅斯的態度問題上與其他G7國家發生分歧。法國看到了通過更加友好地對待俄羅斯來獲得外交獨立的機會。而德國公司為其政府從俄羅斯賺了太多錢,導致其無法支持美國對莫斯科的鬥爭意圖。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強調道,歐洲需要保持它『在我們對華戰略方面的獨立性』。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甚至強森在一定程度上也認同這種觀點。一位來自盟國的憤怒官員將英國首相描述為『企圖在中國問題上吃裡扒外』。」(《金融時報》,2021年6月13日)

在拜登想要復興的另一個帝國主義戰略中也可以發現同樣的不團結:由美國、印度、澳洲和日本組成的軍事「四國」(Quad)。但這歌軍事聯盟除了通過大規模軍事演習來恐嚇中國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用處。

G7正在分崩離析。//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G7正在分崩離析。//圖片來源: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

但是,對於四國集團最近的會晤,《經濟學人》還是指出: 「四國成員之間的安全合作是有限度的。不僅是長期反對正式聯盟的印度不願加入在南海的『航行自由』巡邏;澳洲和日本也是如此」。(《經濟學人》,2021年6月12日)  

稅收協定

甚至在著名的全球企業稅收協定問題上,G7中也這周也曝露了同樣的分歧。

這顯然是為了確保像亞馬遜這樣的美國科技壟斷企業在能夠在實際上支付更少的稅款。但該交易將豁免與倫敦相關的離岸的如曼島、澤西島和開曼群島,以及歐洲像列支敦士登這樣的避稅天堂。

但更能說明問題的則是:G7會議只是在英國大臣里希·蘇納克 (Rishi Sunak) 試圖讓倫敦金融城其本身受到豁免時,才再次宣傳了這些分歧。

在英國退歐導致許多金融業務轉移到阿姆斯特丹和歐盟其他地方之後,這只不過是為了讓倫敦重新奪回優勢的嘗試罷了。

換言之,這不過是G7國家公開爭奪特權而犧牲世界其他地區的另一個例子而已。

也難怪歐洲外交關系委員會的傑里米·夏皮羅 (Jeremy Shapiro) 在報告中說道,「華盛頓非常懷疑一個分裂的、自私自利的歐洲是否能為美國在反對中國的努力上提供足夠支持。」

貿易戰

在這種情況下召開G7會議正是因為它已經無法完成為其制定的任務了。資本主義深陷危機,而美帝國主義又太軟弱,以至於無法建立一個真正遏制中國的統一戰線。

資本主義危機重重,而美帝國主義也弱化到無法建立一個真正遏制中國的統一戰線。

在1973 年G7最初成立時,它的各成員國總共占世界 GDP 的 80% 左右。而今天,他們的占比則約為40%。

隨著西方帝國主義的衰落,它采取的保護主義措施只會抑制世界經濟,而無法實現其想要阻止中國崛起的目標。

看看川普的主要政策 – 被拜登延續下去的他與中國的貿易戰。

2020年11月,美國對華貿易逆差比 2017 年 1 月川普上任時增加了 70%。中國比任何其他主要經濟體都更好地經受住了新冠肺炎的經濟風暴;並且作為結果其出口正在蓬勃發展,盡管其正在經受著貿易戰。

《經濟學人》指出: 

「近 600 家公司對中國歐盟商會(the 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於 6 月 8 日發布的年度商業信心調查做出了回應。他們描述了對中國經濟增長恢復的速度遠快於預期的樂觀情緒的高漲…… 91% 的公司表示他們將保持在中國的投資,而不是將其轉移到其他地方。超過四分之一的制造商將供應鏈更完整地引入了中國,而這一數字是他們將其轉移到海外的數量的五倍。」 (《經濟學人》,2021年6月12日,我們的重點) 

換言之,美國對敏感技術的出口管制產生了與預期相反的效果——不是鼓勵了歐洲資本家將所有生產撤出中國,以便繼續獲得美國技術,而是讓他們將生產轉移出了美國,以保持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  

生產過剩與債務

正是由於這些原因,美帝國主義在G7中的重啟將會遭到失敗。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國會順理成章地取代美國和G7的世界地位。中國缺乏任何強大的盟友。 

更重要的是,中國的力量完全是建立在中國資本主義那看似永無止境的增長之上的。

但中國資本主義和其他任何資本主義一樣,受著意味著危機的市場規律的約束。中國的經濟存在於安穩之中,即其正在不斷地積累更多的債務和越來越多的生產過剩。

為了擺脫這場生產過剩的危機,中國必須越來越多的以增加出口的方式來擴大自己的帝國主義勢力範圍。而這就是其「一帶一路」倡議的背後意義。

在過去的十二個月裡,資本主義的全球危機已經大大加深。在 1970 年代初期,所有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政府債務總額都大約占其 GDP 總額的 30% 左右。而到了 2000 年,這一數字已經增加到了 大約70%。

2008 年的危機使這一數額上升到了大約 90%,甚至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所達到的水准持平了。而在過去的一年裡,它已經飆升至 120% 左右了。

債務的激增體現了資本主義的長期危機。它反映了資本主義實際上是靠著借來的時間生活的。而其也限制了中國商品的市場,因為這些債務必須用利息來償還並且需要進行支出方面的削減。

因此,雖然美帝國主義由於已經弱化到無法遏制住中國,但同樣,也由於世界資本主義太虛弱而使其沒有辦法來繼續促進中國無休止的崛起。

資本主義的僵局

資本主義面臨的是兩個帝國主義大國之間所無法解決的僵局。這意味著在將來的一段時期內作為其一部分的將會是給本就充滿危機的世界體制帶來額外阻力的貿易戰和代理人戰爭。這將是一個充斥著社會動蕩的時期,其不可避免地也會出現階級鬥爭的上升趨勢。

今年的G7峰會又是一次陳詞濫調和握手言和的高峰,但這次不再能掩飾其內部尖刻的分歧與無能。這正是自由主義「大重置」僅能帶來的卑微改變,而且也正是在這個全球大流行中迫切需要的時刻,清楚地表明了資本主義所面臨的僵局。

現在是資本主義離開歷史舞台的時候了。而確保它的退場正是工人階級的任務。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