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縱觀, 勞工運動, 國際, 時事分析, 民主抗爭, 社會運動, 組織策略, 著作與文獻

法國:「黃背心」運動、列寧,以及全國總工會的「領導」

(以下譯文為「女神讀書會翻譯組」所翻譯,是由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法國支部網站Révolution於2018年11月20日所發表的文章,後經《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中文版編輯稍加修改後發表)譯者:女神讀書會翻譯組,夏爾梨


「黃背心」運動的動員,象徵著法國階級鬥爭的發展進入了一個重要階段。這場運動沒有政黨、沒有工會、更沒有事先存在的組織,數十萬人民加入了反對燃油稅調漲,一把掃除政府當局假惺惺的讓步和威脅。這場運動得到了廣大人民的支持。他們的決心和他們的義憤和苦難一樣深沈。面對一個不斷對工人、退休者和中產階級提高財政壓力,而讓最有錢的人享受各種「減負」( allègements de charges)、補貼和其他退稅政策的政府,他們表達了憤怒。「黃背心」們清楚地明白,所謂「生態轉型」不過是掠奪人民、服務一小撮有錢寄生蟲利益的又一全新藉口。(生態轉型:transition écologique,法國近年來提出的一個政策,包括減少化石燃料排放、發展新能源建設。——譯註)

無論是政治上,還是社會結構上,這場運動都是混雜的。這也是合乎規律的!政府的反動政策不僅打擊了工薪階層,還打擊了手工業者、小商人、小農、自由職業者(如律師、醫生。——譯註)、退休者和其他社會中層。「黃背心」運動在社會和政治上的混雜性恰恰證明了運動的深度。這不僅僅是一場「工人先鋒隊」——最有意識和組織性的勞動者——的動員。這是一場群眾運動,是一場突然從一直以來遲鈍的社會階層中爆發出來的一場運動。當然,沒人知道這場運動能走多遠。但是清晰的是,這場運動帶有革命開端的性質。在留尼旺島,這場運動已經出現了叛亂的跡象。

列寧談群眾運動

面對這場運動的「混亂」,那些挑剔的左翼社運人士們應當好好讀讀列寧在1916年《關於自決問題的爭論總結》中所寫下的文字:

「誰要是等待『純粹的』社會革命,誰就一輩子也等不到,誰就是不懂得真正革命的口頭革命家……歐洲的社會主義革命,不可能是別的什麽,而只能是所有一切被壓迫者和不滿者的群眾性鬥爭的爆發。一部分小資產階級和落後的工人,必然會參加這種鬥爭,——沒有他們的參加就不可能有群眾性的鬥爭,就不可能有任何革命——他們同樣必然地會把自己的偏見、反動的幻想、弱點和錯誤帶到運動中來。可是客觀上他們將向資本進攻,所以覺悟的革命先鋒隊,先進的無產階級,只要體現出各式各樣的、五光十色的、複雜的、表面上分散的群眾性鬥爭的這一客觀真理,就能統一和指導這個鬥爭,奪取政權,奪取銀行,剝奪大家所憎恨的(雖然憎恨的原因各不相同!)托拉斯並實現起他的專政措施,這些措施加在一起就能最後推翻資產階級和取得社會主義的勝利。」

(在列寧的時代,也是全世界目睹了納粹主義和斯大林主義恐怖的時代前,「專政」一詞並沒有負面的意涵。列寧所謂的「專政措施」,只是表示工人要施加於資產階級上的經濟和政治意志,就如在資本主義體系下,資產階級將他們的意志加諸在工人身上。以這個定義來看,「無產階級專政」實際上就是當工人們推翻「資產階級專政」後所取得的工人民主。——作者註)

列寧在一世紀前就解釋到了群眾運動永遠不會是「純潔的」。工人運動必須要與群眾運動連結並將其引導至社會主義/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列寧的文字很好地刻畫了包括「黃背心」在內的這類運動。與此同時,他也指出了工人運動的工會與政治組織在此之中應當扮演的角色:它們應當「統一和指導」群眾鬥爭,奪取政權並推翻資本主義。就這一點而言,列寧一百年前寫下的文字,與今天工人運動大多數「領導者」之間,真是天壤之別。事實上,這些人什麽並沒有「領導」任何事。當運動不把矛頭針對他們之時,嚇破了膽的他們就會將「黃背心」運動拒之以門外。

比如,法國民主工聯(CFDT,法國第二大工會,偏右翼。——譯註)的領導人勞倫.貝爾日(Laurent Berger),就將這一運動定性為「極權主義」性質。作為工人運動內部的資產階級代理人,勞倫.貝爾日不會錯失每一個保衛現存秩序——銀行和跨國公司的支配(在某種意義上,它們才是「極權主義」)——的機會。

工會領袖們的錯誤

那麽領導著全國最強大和最有戰鬥性工會組織全國總工會(the CGT)的費利佩.馬丁尼(Philippe Martinez)又如何呢?「推翻資產階級」和「社會主義的勝利」在他們腦海裏有如光年之遠——這實在是太遺憾了,因為群眾的問題在資本主義框架內是得不到解決的。那麽,馬丁尼支持什麽呢?馬丁尼說,他理解「黃背心」們「正當」的憤怒,但是拒絕讓自己的組織卷入這場運動,因為他不想看到全國總工會「和『國民陣線』(the National Front)一起遊行」。(「國民陣線」是法國極右翼組織,其民粹主義爭取到很多底層民眾支持。——譯註)不過,他與此同時承認運動中的極右翼畢竟是「少數」(事實上,「國民陣線」作為有組織的力量,在這場運動中微不足道)。可是,「黃背心」一開始的主要主張是取消汽油柴油稅的上漲,費利佩.馬丁尼卻沒有抓住這一主張也沒有表示支持。與此相反,他卻抓住機會要求政府上漲最低工資(SMIC)以便工人可以購買「環保的汽車」!

法國全總領袖馬丁尼拒絕支持「黃背心」運動以及其反對燃油稅上漲的訴求/圖片來源:Mister NK42

他的立場是完全錯誤、完全脫離現實的。當然,我們應當為提高最低工資和一般收入而鬥爭。但是這一訴求和「黃背心」運動核心的主張(運動的主張既能動員起工薪階層,也能動員起手工業者等其他社會階層)——取消汽油柴油稅的上漲——既不相悖也不排斥!全國總工會領導層不應當反對增加工資的訴求,而應當接過「黃背心」運動的核心(也是正當的)訴求,同時捍衛自己提高工人購買力的一般綱領——其中當然包括增加工資。

全國總工會應當解釋:「上漲汽油柴油稅與生態無關。這不過是為了跨國公司的利益而搶劫,因為汽油柴油稅上漲的錢最終只會以補貼和稅務減免的方式落入大老板的錢櫃。如果政府需要削減數十億歐元的預算,那就請它從跨國公司的保險箱裏掏吧——而不是人民的錢包!」費利佩.馬丁尼非但沒有採用這一簡單明白的話語,而是試圖暗示在「黃背心」當中有大老板介入,從而散佈了不信任感。

全國總工會領導層拒絕參與降低汽油柴油稅的鬥爭,他們將這一個鬥爭的場域,拱手送給右翼和極右翼。這些日子以來,人們發現了右翼專職煽動者的痕跡,後者大聲疾呼反對汽油柴油稅。幸運的是,全國總工會基層的積極分子並沒有理睬費利佩.馬丁尼的命令。他們和「黃背心」們一起動員起來,聯繫就此建立;他們共同行動,這才是未來要走的道路!

支持「黃背心」運動,揭穿右派煽動者謊言!

此外,面對政府——還有大老板——全國總工會領導層如何實現它所主張的提高最低工資(增加300歐元)?也許組織一天沒有未來計畫的全新「行動日」?(儘管近十年來,行動日的戰略顯然失敗了。)沒人知道。不過在當前時刻,全國總工會拒絕加入一場群眾運動的堡壘,馬丁尼卻只想要增加工資。

我們常常強調:工會「行動日」的戰略是一條死路。它造成了2010、2016和2017年大規模社會運動的失敗。法國資產階級的危機如此深重,以至於在「反改革」進程中,面對儘管聲勢浩大的行動日,馬克隆政府並沒有退縮。因此,為了讓我們的階級重新獲得一場勝利,我們應當在越來越多的經濟部門發展「可持續」的罷工。

這恰恰是資產階級及其政府擔憂的地方:「黃背心」運動可以成為引爆一系列「可持續」的罷工運動的雷管。費利佩.馬丁尼恰逢其時做出聲明:「我不幹!我不會和『國民陣線』一起示威。」真是荒唐。「黃背心」運動相當明晰地展現了大多數勞動者不斷增長的憤怒和戰鬥性。因此,全國總工會的領導層不應當說什麽國民陣線及其工人支持者的空話,而應當盡其所能支持這場運動——將全體工人階級向政府反動政策發起總體戰的事務提上自己的日程。全國總工會的領導層首先應當廣泛呼籲參加預定放在11月24日巴黎的「黃背心」示威。瓦奎茲(Laurent Wauquiez,法國右翼政黨共和黨領導人。——譯註)、勒龐(「國民陣線」領導人。——譯註)和其他資產階級煽動者不久就會拋棄這場運動,揭下他們的偽裝。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