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T最新消息, 關於我們

IMT緬甸支持者創立《鬥爭報》——革命運動需要革命理論!

以下是緬甸《鬥爭報》的創刊社論。這份線上雜志系由一批在緬甸支持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的馬克思主義鬥士們所創辦。在該國殘酷的困難條件下,這個馬克思主義革命團隊仍然設法制作了一份PDF雜志,並通過他們的臉書專頁「革命馬克思主義」(Revolutionary Marxism,截至目前有7100餘贊數)傳播。如果你想要一份《鬥爭報》,請聯系該頁面。以下從英文譯文轉翻的中文譯本是在緬甸原文的基礎上稍作編輯的,為了國際讀者的利益,澄清了幾個要點。


我們很榮幸地推出《鬥爭報》數位月刊。緬甸的許多左派人士可能會問:在這個時代,還有必要出版一份專業的政治雜志嗎?畢竟,人們可以很容易地在網路上獲得無數的新聞文章。但在我們看來,僅憑這一點是無法理解今天的緬甸局勢的,也遠遠不足以為社會主義革命做准備,而社會主義革命是緬甸工人和青年的唯一出路。

在當下「主流」媒體中不乏最新的新聞報道,網上也有各種此類出版物。但《鬥爭報》與這些新聞性刊物的主要區別是,我們的雜志強調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重要性。《鬥爭報》不僅僅會搜羅對當前社會不公的正當咆哮,它還提供群眾如何能讓他們擺脫當前危機的理念。

正如列寧在《怎麼辦》一書中所說,「沒有革命的理論,就沒有革命的運動」。這不僅僅是一個口號。盡管許多左派人士像鸚鵡一樣重申這些話,但只有少數人真正嘗試去理解列寧的意思。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如何理解「革命」這個詞。

市面上有千奇百怪的理論聲稱是激進的或革命的,從蒲魯東和巴枯寧的無政府主義「理論」,到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的後現代主義思想,到貝爾·霍克斯(bell hooks)的女性主義觀念。但列寧特別強調的是,我們需要一種革命性的理論,作為徹底改造社會的行動指南。任何達不到這點的理論都是不夠的。

而列寧在他的名言之後繼續說道:

「在醉心於最狹隘的實際活動的偏向同時髦的機會主義說教結合在一起的情況下,必須始終堅持這種思想。」

在緬甸,我們今天看到的正是這種「時髦的機會主義說教與對最狹隘的實際活動的偏向結合在一起」。失意的小資產階級,包括知識分子,都沉迷於狹隘的實踐活動。結果,他們把[對抗軍政府]的城市游擊鬥爭活動視為促成成功革命運動的全部必要條件。他們沒有認識到,在現階段,階級鬥爭在緬甸已經消退了。

而正是在俄國過去歷史上如此的時期內列寧強調了革命者加倍研究和捍衛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重要性。列寧進一步解釋到,有三種特殊情況增強了理論的重要性。[編注:在他寫成《怎麼辦?》(1902)時,俄國的馬克思主義勢力仍相當弱小,而且受到小圈子討論小組的業餘性的限制]這些情況包括:

 「第一,我們的黨還剛剛在形成,剛剛在確定自己的面貌,同革命思想中有使運動離開正確道路危險的其他派別進行的清算還遠沒有結束…第二,社會民主主義運動就其本質來說是國際性的運動。這不僅意味著我們應當反對民族沙文主義。這還意味著在年輕的國家裡開始的運動,只有在運用別國的經驗的條件下才能順利發展。但是,要運用別國的經驗,簡單了解這種經驗或簡單抄襲別國最近的決議是不夠的。為此必須善於用批判的態度來看待這種經驗,並且獨立地加以檢驗。只要想一想現代工人運動已經有了多麼巨大的成長和擴展,就會懂得,為了完成這個任務,需要有多麼雄厚的理論力量和多麼豐富的政治經驗(以及革命經驗)。第三,俄國社會民主黨擔負的民族任務是世界上任何一個社會黨都不曾有過的。我們在下面還要談到把全體人民從專制制度壓迫下解放出來這個任務所賦予我們的種種政治責任和組織責任。現在我們只想指出一點,就是只有以先進理論為指南的黨,才能實現先進戰士的作用。」

那根據列寧的說法,什麼是「最先進」的理論呢?當我們問這個問題時,我們應該記住,當時存在許多聲稱是激進或革命的理論、運動和思想[編注:例如,以農民為基礎,主張個人恐怖主義方法的民粹主義]。列寧談到的最先進的理論是馬克思主義,也被稱為「科學社會主義」。

今天,有許多思想流派和傳統聲稱是馬克思主義,從史達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到法蘭克福學派和圍繞G.A.科恩建立的所謂分析馬克思主義。然而,我們要公開說,這些都不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思想存在於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和托洛茨基的作品中。

這就是為什麼《鬥爭報》不會接受任何形式的對馬克思主義的扭曲。正如列寧在《火星報》[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的機關報]的編輯宣言中寫道:「在統一以前,並且為了統一,我們首先必須堅決而明確地劃清界限。不然,我們的統一就只能是一種假像,它會把現存的渙散狀態掩蓋起來,妨礙徹底清除這種渙散狀態。」

根據列寧的立場,我們不會讓我們的出版物成為所有自稱的「激進」或「進步」思想的平台,如資產階級女性主義、毛主義、無政府主義等等。我們堅定地立足於馬克思主義的真正傳統。

在過去有著強烈的史達林主義-毛主義傳統的緬甸,我們必須開展理論鬥爭,以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和托洛茨基的革命理論打下堅實基礎。列寧引用了恩格斯《德國農民戰爭》序言中的一段長文,強調了理論鬥爭的意義:「恩格斯認為,社會民主黨的偉大鬥爭不是有兩種形式(政治的和經濟的),像在我國通常認為的那樣,而是有三形式,這兩種爭並列的有理的鬥。」。《鬥爭報》將站在理論鬥爭的最前沿。

這是為未來的革命黨奠定堅實理論基礎的唯一途徑。歸根結底,只有馬克思主義理論,而不是炸彈和火箭發射器,才能建立將我們從資本主義的血腥苦難中解放出來所需的革命組織。

如果你想要一份《鬥爭報》,請聯系「Revolutionary Marxism」臉書專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