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時事分析

中國:墨茶之死——當代的左翼梵谷悲劇

2021年1月21日左右,中國大陸網民又目睹了一場人間慘劇:又一位努力生活,卻因家庭不和、疾病以及勞資衝突而深陷貧困的年輕勞動者、嗶哩嗶哩(又稱B站)左翼主播慘死於出租屋內,數日後遺體才被房東發現。消息一經傳出,在B站、知乎、微博等平台炸開了鍋。一天之內,墨茶的關注從兩百暴漲至50萬(三天內漲至131萬),相關話題已衝上了知乎熱搜榜第二(諷刺的是,僅次於娛樂圈明星鄭爽的醜聞)。網友紛紛表示感嘆與惋惜。正如一位網友所言,「梵高的憤怒一文不值,直到他被送進了墳墓」。    (感謝k2e4z7x9提供不可或缺的彙整協助。)

那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什麼導致了這位年僅20歲的少年孤獨死去?答案是很簡單的:資本主義把這個年輕人榨乾了,資產階級法權亦沒有出乎意料般地轉而保護這個少年。資本主義剝奪了家庭關係中親人之間的親情,將這樣的關係變成了純粹的金錢關係;它剝奪了社會生產中人與人之間的同情,將這樣的關係變成了單向的剝削關係;它剝奪了大多數人在社會生活中的健康生活,將健康的生活變成了痛苦的滄海桑田。而中國政府一直以來所宣傳的所謂大力扶貧和所謂的社會基本保障在這一鮮活生命的損失面前,似乎完全缺席了。

來龍去脈

以下內容主要根據網友禦坂伊里奇、墨茶本人以及其他一些網友所述,也有參考一部分官媒。

1998年四月五日,墨茶,真名陳淞陽,出生於中國最貧困地區之一的大涼山,父母於他三歲離異,被判給母親,從小便由爺爺奶奶照看。其原生家庭並不貧窮,但也不富裕,直到奶奶生病。根據群友所說,父母為了奶奶治病而欠下了一屁股債(是否躲債說法存疑,但聯繫確實變少,他孤身一人也是事實),墨茶此時職高肄業,向母親要生活費無果,滿18歲後(2016年)便開始了自己自食其力的生活。此期間沒有回家,長期住在黑網吧,不斷找工;QQ名為清宇,向許多群友借錢未還。幾經輾轉,2017年來到成都打工。

在成都的工作並沒有給他榮華富貴,而是將他拖入了更深的貧困泥潭。彼時未成年,無社會經驗,甚至沒有高中畢業的墨茶成了黑心老闆們眼中待宰的牲畜。老闆見他是男的便讓他去賣力氣,當裝卸工,一個月工資八百元,當年成都最低工資的一半。而單單房租就要五百元,餘下只剩下三百元生活費。三百塊錢在絕大多數中國城市裡連日常的一日三餐都是完完全全不夠的,更不要提成都這樣物價較高的大城市。飲食問題便成為了墨茶長期的面對的問題。在長期飢餓與辛苦勞動的摧殘下,墨茶患上了胃部疾病。

2018年四五月份,因雇主欠薪不發,墨茶前去討薪,卻被老闆踩斷了身份證,趕走了。失去生活來源的他又遭詐騙,在路邊被陌生人用花唄(阿里巴巴旗下類似信用卡的消費信貸軟件)騙了三百元,而他從未聽說過花唄到底是什麼。如此被欺壓,墨茶的階級意識飛速地成長了起來。在B站開始發布左傾視頻、發表左翼言論。許多視頻、專欄文章與評論現在還能看到。

在房租即將到期,身體無法支撐體力勞作的情況下,他決定回家尋求幫助。但是他手上身無分文,無奈之下,只能向群友求助。最後各方網友的幫助下,才勉強湊齊了路費,每一款都是以藉錢的名義。墨茶為了保留自己最後的一點尊嚴,表示賺到錢了一定會還。當然,這一筆錢一直沒有還上。許多人在借錢的時候就清楚還錢希望渺茫,全當成對墨茶的幫助,但也有人因此與其斷交。

墨茶胃病已久,在群友的建議下決定在當地醫院接受治療。因為欠繳費用原因,無法接受醫保服務,只得動用一點自己僅剩的存款和一些援助治療。在當地醫院診斷胃部疾病為胃潰瘍與胃炎,但因無法承受長期住院治療的費用,輸了幾天液就匆匆回家。好在當地村民心地善良未找他催債,有了幾天安生日子。群友提議他申請國家的低收入保障。墨茶回應道:本身他屬於有收入的人群,且年輕沒有殘疾,僅因生病而造成的貧困不受理。更何況還需要去戶口所在地的村委和派出所開證明,也需要身份證。

2019年,墨茶得知以前住的房子要拆遷了(按大陸法律,爺爺奶奶留給他的財產,他是有所有權的),政府將賠償三十萬元。很快,他的家屬回家了。他本以為苦日子就要到頭了,可他的家屬只是來搶走他僅有的遮風擋雨的屋子的。他的家屬(包括父親)當天就找人毆打他,把他掃地出門了。在這種情況下,墨茶只能去縣城租一間小房,白天打工十小時,晚上直播二至四小時(此時賬號為TEA黑茶,主要做遊戲視頻),吃著方便麵以此度日。 2020年被封禁前粉絲數量接近一萬,小有起色,此期間所借之錢次次有還,後因發布十月革命紀念視頻以及其他左翼視頻而被封禁,只得從零開始。 2020年一月輾轉至西昌打工。

墨茶生前分享的醫院紀錄。圖片來源://己方截圖

2020年初,疫情爆發,無工可做的他聽取了群友們勸他在B站做VUp(虛擬Up主,虛擬主播)的建議,接受了一些群友郵寄的電腦零件,為他而畫的虛擬畫像與模型。墨茶也就這樣在B站出道了。此時為求生存,只能盡量在視頻中少涉及左翼,轉而開始上傳視頻剪輯、二次創作。相對比先前的賬號,粉絲、播放量和讚數都少很多。期間可承擔的日常食物為泡麵、米飯、便宜甚至不要錢撿的水果蔬菜。很快他的身體狀態就頻繁不適,體能變差,幹不了重體力活了。像墨茶這樣勤勞堅韌的勞動者竟然越乾越窮,非常諷刺。很快,墨茶的病情不斷急速惡化了。在六月份於醫院的一次檢查中甚至還檢查出了鼻部的腫瘤。八月腫瘤壓到了視覺神經,極其不適,其好友禦坂伊里奇為其發動態求助。十月至十一月,墨茶開始頻繁昏倒,不斷口渴,需要大量飲水(糖尿病加重情形),但仍在不斷四處找工打。後來實在堅持不住,接受了群友幫助,只能在攀枝花醫院進行鼻部腫瘤手術,花光了當下所有錢,藥按片購買,餘額都是負數。官媒報導其父為他交了手術費,可若是交(夠)了手術費,那餘額怎麼會是負數?

即使是如此荒誕的人生都沒能擊垮他的心靈。 20年,他人生中最後的冬天格外寒冷。缺衣少食,疾病纏身的他看到了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小貓。儘管他自己買幾粒1.8元的藥片都心疼不已,他仍然為小貓買了舒化奶,拿著破箱子和破衣服為小貓禦寒取暖。最後,與他相熟的小賣部老闆撫養了這隻小貓。

漸漸的,在臘月的寒風中,墨茶的生命逐漸燃盡了它的活力。在冬至的時候,他沒有吃上餃子,他甚至根本不知道這個習俗;在他去世的一周前,他吃不上草莓。節日的快樂、家庭的快樂、美食的快樂似乎根本不屬於他。更可怕的是,十二月17日以來,他一直處在吃什麼吐什麼的情況,無法攝入食物。窮病無情地帶走了他的生命。他的生命草草止於二十二歲,死因為飢餓(或糖尿病)引發的酮中毒。

墨茶身後的共鳴與打壓

墨茶不幸在艱難的21年元月去世了。諷刺的是,他生前粉絲不過寥寥幾百人,而截至25日,他的賬號已有150萬粉絲,關於其生前境遇的知乎話題也有了近2000萬的瀏覽量。

墨茶身後所引起的共鳴與同情,一種合理的猜測是——被政府認作了對扶貧政策的質疑,從而引起了官方的打壓。當然,墨茶事件本身也毫不留情的戳穿了中共領導下人民生活日益美好這一謊言。在他生前只是封禁、刪帖和禁言,而在他確認去世後的數日內,隨著大眾情緒的高漲,出現了許多企圖歪曲、抹黑墨茶生前境遇的自媒體,更有官媒在粉飾太平:當地政府扶貧政策到位,死者的家庭幸福,生活小康——一切都是那麼地溫馨美好,只是死者自己性格孤僻走極端,甚至還違法犯罪鋌而走險,最終離家出走而死。更有一些媒體在轉移視線,要把墨茶之死導向家庭問題而非社會問題。部分官媒粉飾太平的手段極其低劣,有的在文章中提到的採訪路線與實際位置完全不一致(川觀網採訪的可信度可見一斑),有的就是完全的主觀臆斷,細節語焉不詳,與其他官媒,以及當地通報情況完全不一致(界面新聞)。

這些對墨茶的抹黑簡直是荒唐至極。根據群友所言,以及墨茶自己創作的一些視頻來看,墨茶絕非性格孤僻或叛逆,而是實在無法與家人相處。更何況,年僅二十歲、高中輟學的小伙子在社會上必然面臨無數難題。在沒有家人的幫助下,他卻毅然堅持著。有話說,世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就是認清了生活的真相後,還依然熱愛它。墨茶的生活態度無處不透著這樣的英雄主義的光芒。況且,墨茶不單單是資本主義的完美受害者,更是一個敢於反抗不公的左派。墨茶有整整七個B站賬號,其中六個都已經被封禁(@TEA黑茶、@一隻黑茶、@紅茶可以嗎、@bili_9568364、@赤星共和聯邦的工人、@這個ID比較短) 。在他名為TEA黑茶的B站賬號的評論和發言上,可以看到墨茶作為青年階級意識的覺醒、對資本主義社會的深惡痛絕以及他與精神資本家們的劍拔弩張。

墨茶事件的意義

讀到這裡,讀者應該對墨茶這一事件有比較深入的了解了。那麼,墨茶這一事件又有何意義?極其顯然的一點是,工人階級、乃至所有群眾對墨茶所受的苦難是完全感同身受的。這年頭,像他一樣的辛勤勞動者落得此般悲慘下場可謂是常見至極:前有昌碩電子廠工人集體討薪,後有拼多多員工連軸工作60小時猝死,蘇州快遞騎手自焚討薪等等等等。資本主義的壓迫在中國可謂是罄竹難書。這樣的背景年輕人們自然就開始了自發的思考和質問:為什麼會這樣?一個把「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寫進憲法的的「社會主義」國為什麼卻對工人實行了最罄竹難書的反動。所謂的工會和勞動法難道只是一紙空殼嗎?工人們的剩餘價值為什麼全都流進了官僚和資本家的口袋裡,工人不是地位最高的也最受保護的嗎,為什麼現實裡卻總是弱勢的一方連基本的人身保障都沒有?

因墨茶之死而反思資本主義社會的案例之一。//圖片來源:己方截圖

更有意思的是,這件事情的發酵的同時,關於八小時工作制的話題也衝上了知乎熱榜第二。不難看出,墨茶以及其他的事件無不在無時不刻地觸動著工人階級的神經。工人階級早就受不了了資產階級所強加給他們的枷鎖與強迫他們工作的皮鞭。隨著來自資產階級壓迫越發越強烈,階級意識的飛速上升將成為一個長期的發展趨勢。這是資產階級無可避免的現實。

此外,從這件事件中,我們也可以看出所謂的扶貧政策實際上也只是改善改善貧困地區的基建,以此來消耗些許過剩的生產力,而無法完全擺脫貧困本身的來源——資本主義。改良主義的政策說到底,也只是從一部分過剩的國家資源中抽出一小部分來杯水車薪地「變貧者為富者」(盧森堡,《社會改良還是革命》)。這一點簡直就是對著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大趨勢——即財富向少數人集中的趨勢——作反作用力,無法本質上地改變社會本身的貧困情況,更無法真正使得無產階級翻身做主,改變其社會地位。

要是我們把目光再放廣點,我們甚至可以說,中國長久以來所有經濟奇蹟、科技奇蹟、建設奇蹟都來自於各崗位工人的不懈努力,而非某個受益於資本主義的官僚機構之英明指揮。這些大腹便便的官僚沒有資格揣著美國綠卡以及巨量海外財富的同時,宣稱自己國家的經濟奇蹟全來自於自己的英明指揮——一定程度上,他們連自稱民族主義者的資格都沒有。無產階級沒有祖國,不要提與這些官僚有什麼共同利益,更不要沉迷在統治階級編織的虛幻復興夢裡面。而若是要推翻這個由資產階級和極權官僚統治的社會,馬克思主義理論是工人們和青年們不可或缺的武器。工人和青年們應行動起來,團結聯合起來進行社會的革命性變革!只有革命社會主義的綱領和工人民主才能讓我們見到一個不會辜負墨茶的新世界。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參考資料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0725655/answer/1695779740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0725655/answer/1693360149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0488455/answer/169428679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