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時事分析

中國:從工人暴動到群眾抗爭,階級鬥爭已然開展!

列寧在1901年6月的一篇名為《新的激戰》的文章中這樣寫道:「 千千萬萬終生為別人創造財富而勞動的人,由於饑餓和長期吃不飽而死亡,由於極端惡劣的勞動條件,由於十分低劣的居住條件,由於得不到足夠的休息而染病早亡。 寧可同這個可憎的制度的保衛者直接鬥爭而死,也不願象被折磨得精疲力竭的馴服牛馬那樣慢慢地死去,這才確確實實稱得上英雄。 」[1]

在持續了長達三年的疫情管控之下,在資本主義危機逐漸來臨,失業與生活水準急劇下降的現在,人民群眾終於再也無法忍受政府的壓迫與剝削,真正拿起了武器,起來鬥爭了!

廣州的抗議

首當其衝的正是11月中旬所爆發的廣州工人們的抗議。

據《財新》於1114日的報導稱,「抗議者是外來務工人員(農民工),大量制衣工人在解除異地隔離後於11月13 日返回廣州,而城中村疫情仍在高位,這些工人無法返回租住地,很多人露宿街頭。 「這一事件在這裡異常容易理解,因為由於極度不合理的管控措施與專制手段,在經歷了上海、新疆等多個地方的經驗之後,每一個人都意識到了管控即將或是現在代表了什麼。 而一次又一次的不滿最後終於在這一刻爆發了。

根據消息,11月18日,「廣州海珠區康樂村湖北籍居民暴動的結果,一部分作為密切接觸者送在各地的集中營,剩下的遣返湖北。 「暴動被鎮壓了,一部分人被以防疫的名義關押,而另一部分人則被遣送了回去。 但是廣州的工人們依舊在反抗,根據相關視頻,1126日晚,廣州再次發生了抗議活動在另一則視頻中,我們可以看到,手無寸鐵的民眾與攜帶著防爆盾等武器的統治階級的隊伍進行了搏鬥(群眾用投擲各種器物的方式)。

並且海珠區的抗議甚至還延伸到了廣州天河區的部分。 一切都開始了,長久以來所積攢起來的怨氣的爆發是不會這麼輕易結束的,這一運動一定會被政府用各種的方式鎮壓,一定會有許多的犧牲與悲傷,但是沒有這些運動,工人階級就不能前進。

鄭州工人的暴動

11月23日,在鄭州,富士康的工廠爆發了工人示威運動。 根據視頻與相關的報導,「成百上千的工人在遊行示威,一些人和身穿防疫服的工作人員還有防暴員警發生了衝突。 「這種」衝突「指的是」有一人頭部流血躺在地上「,以及在另一個視頻中,我們能看到, 工人不斷地在向員警和「制度的保衛者」們扔鐵欄杆,並且手拿鐵質的棍棒武器的準備過程。

根據工人們的說法,抗議的主要原因有如下兩點:(1)富士康更改了相關的合同承諾,原本承諾的補貼不僅被削減,而且還增加了規定,延長了必要的工作時長,這一點是主要原因; (2)富士康把新員工與老員工安排於同一個宿舍當中,而其原本的承諾則是分開住宿。 對此,我們還想補充一句,富士康在之前爆發疫情的時候,給予工人的待遇是相當之差的。

據新聞調查的消息稱,在24日,「河南已經調集洛陽、開封、駐馬店、新鄉的、許昌等鄭州周邊武警前往富士康,兵力高達幾千人」,而「這已 經是河南幾十年以來最大的一次武力鎮壓活動! 「萬萬沒想到資方與政府居然對此是如此的」重視「工人的訴求!

富士康裝模作樣的解釋起不了任何作用,工人的拳頭成功地讓他們吐出了原本承諾的東西。 如今,在25日,根據最新消息,「離職員工們正在排隊上車」,「大巴將把他們送到車站,高鐵站以及機場」,而「值得注意的是, 一天前的藍色隔離板已被全部拆除」。

我們再來分析一下第二點所包含的內容。 首先就是關於防疫措施本身。 但是針對這一點,政府沒有出面說明任何情況,只有富士康(鴻海發佈的三點聲明)一口咬定:「新進同事入住前,這些宿舍都是經過特別環境消殺,且經過政府驗收核可,方能安排新進員工入住,並沒有與原來的員工混住之情形。 「這件事是真是假我們在目前資訊不透明的情況下我們不得而知,這一類的資訊相比上一點我們所能獲得的要少很多,只不過,對於中共而言,這一輿論無論怎麼引導都沒有任何好處。

一方面,是二十大後所推出的「二十條」優化措施,這一措施旨在緩和原本的防疫政策、恢復經濟並減緩國內矛盾的急劇發展。 但是在11月14日,石家莊正式作為試點地區完全放開之後,短短幾天,石家莊的病例就開始飆升,11月15日,河北新增本土確診病例1例,無癥狀 408例,並在之後的幾天一直以這樣的勢頭穩定上升。 並於20日,根據北京日報用戶端的消息,石家莊宣佈:21日起部分區域開展全員核酸檢測,居民非必要不外出。

這句話的意思是——又改回去了。 並且23日《河南法制報》又有了新的消息:核酸不漏一人! 省市對石家莊提新要求。 真是讓人發笑。 但這也難怪,因為如果不這麼做的話,由於疫苗本身的效果並不樂觀,其實中國本身是沒有阻止新冠傳播的手段的。

這也是正導致了目前另一方面的情況:如今依舊持續不停的防疫措施。 哪怕出臺了「二十條」,但是由於之前對新冠危害的廣泛宣傳,並且由於中國自己所製作的疫苗其實並不能有效地預防新冠的感染,因此中國只能勉強繼續這種費力的防疫政策—— 這同樣也導致了中共高層對這一問題所造成的不同派系之間的爭鬥。 而正是因為這種矛盾與糾結,因此我們在各種地方都可以看到各種摸棱兩可、以及不盯著仔細揣摩幾分鐘就會讓人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迷茫的一堆政策與要求。

這一疫情本身正是資本主義的結果。 所謂「清零政策」在資本主義的制度下本身就是無解的。 誠如我們在先前一篇文章內所解釋的:「這種混亂的根本無疑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本身所導致的問題。 生產資料的私有化與生產活動的社會化之間的衝突最終造成了這樣的結局。 在如今的疫情之下,只有真正的社會主義才能夠做到其所謂的「清零政策」,因為那不僅需要動員整個社會的力量與參與,更不會去屈服於盈利動機。 但這在以利益為主要目的的中國資本主義體制之下基本可以說是癡心妄想。 掌握了大量資源的官員與資本家只會說幾句空話,更只對保住自己的官帽十分關心。 部分官員甚至藉助這種疫情所造成的短缺大量地賺取財富。 」

並且「人類需要同心抗疫,可是抗疫的工作靠群眾被動的配合是不夠的——抗疫的工作更需要社會大多數人主動的參與。  被動的配合抗疫,不論是6比350還是幾比幾(就算是不可能的一比一!  ),只要依然是少數人的以官而治、逐利而治,那就無法根除行政的低效、浪費和緊缺,以及群眾的困惑與冷漠——畢竟冷漠的被治必然導致被治的冷漠。 主動的抗疫參與則是大多數人對自己生命、健康的負責,自然便會去主動瞭解現狀、參與決策,冷漠的被治也會被積極的自治所替代。 只有群眾中普遍的積極自治——由於工人是群眾的大多數,所以必然得是工人的自治——才能在本國內部有效地組織起抗疫的隊伍。 」

統治階級對鄭州暴動的觀點

針對這次暴動,不只是馬克思主義者們,資產階級(無論是中國本土還是別的國家)對於廣州與鄭州的事情也都極為關注,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對於這些暴動的意義(從未來會推翻他們統治,毀滅他們特權的角度來說)是極為瞭解的。

資產階級的媒體們對於富士康所表現出的態度是可以讓我們好好探討一番的。 首先是中國國內的媒體對此的態度,比如中共忠實的口舌觀察者網財新網三聯生活週刊等等等等,統合來說,就是一切目前的國內主流媒體,在面對富士康工人抗議罷工的時候,他們都毫不猶豫地採取了完全維護企業的立場, 一切的一切都只不過是「因補貼政策」而「產生」的「爭議」而已,只不過是 「資訊輸入錯誤」這種技術性問題,視頻中的棍棒啊,員警手中的槍械啊,被員警圍毆的單個工人啊,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都只不過是虛妄的幻象,我們可以看到,編輯們的視力實際上和正常人是不一樣的,他們視網膜的構造非常奇特, 一切的一切在他們的眼中只能選擇性地看到中性且溫和的「爭議」,而工人,那對他們來說可太過強人所難了。

那敬愛的黨的媒體又是怎麼樣的呢? 人民網評在1125終於發表了聲明,看起來在糾結了十幾天后他們終於想出了一個可以讓人接受的說法:富士康發生死亡事件? 官方闢謠! (重點是我們加的)。 現在,我們倒是能夠明白上述編輯們視力模糊的根源了。

 在反對國內工人階級方面,統治階級相互之間的觀點一直都是一致的。 這一次的勝利會給統治階級,給中國政府正式敲響警鐘。 此前它所一直想要避免的事情,一直不希望發生的事情終於跟著危機的潮流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但馬克思主義者們也理解,再怎麼強大的黨國機器,也阻止不了工人階級終究會發動的鬥爭。

新疆的抗議

 11月24日,新疆烏魯木齊的天山區吉祥苑小區發生了火災,造成10人死亡、9 人受傷。 我們首先,對於這個消息感到相當的悲傷。 而隨之而來的,則是無法忍耐的憤怒。 因為這一災難所造成的後果,完全是因為中國政府極度不合理的防疫政策,比如最關鍵的,是因為起火單元門被鐵絲綁死與焊死所導致的。

 這一慘劇徹底激發了新疆人民的怒火,據最新消息,「目前抗議已經從連興社區擴大到了全市」,並且「現在烏魯木齊各個社區都開始抗議,要求政府解封」。

《北京青年報》對於最關鍵的鐵絲焊門這件事是這樣解釋的,為了不失偏頗,我們把整段話引用下來:「火災發生時,濃烈的黑煙從木尼熱· 艾合買提家的門縫不斷湧入,木尼熱發覺后打開房門,黑煙已充滿整個樓道。

木尼熱立即關緊房門,並在社區業主微信群中求救,家中已經有人出現缺氧癥狀(此段資訊被錄屏,在網上廣泛傳播),出現在布阿依仙木家門口的社區工作者,便是看到木尼熱的信息趕來救援的。

‘我們戴著三層口罩,沒一會兒就黑透了。 ‘木尼熱回憶,正在焦急無措之際,她接到了消防救援人員的電話。 消防員告訴木尼熱千萬不可出門,一旦一氧化碳中毒後果不堪設想,並鼓勵木尼熱一家堅持片刻,救援馬上就到。

五六分鐘后,消防員進入木尼熱家,將其一家由單元門帶至樓外。

木尼熱表示,11月23日,其所在單元可錯峰下樓,期間,單元大門始終保持開啟狀態,未曾被鐵絲綁死或焊死。 」

也就是說,政府否認了鐵絲綁門這一事實,但這卻與視頻完全不符。 我們可以根據兩段視頻的內容進行分析。 第一段視頻非常清楚地展現了:門就是被鐵絲纏繞著的,並且非常難以打開。 而第二段視頻,則更一步證明瞭這件事。 並且,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措施,實際上人民的憤怒不會如此巨大的。

第二,也就是這次火災事故嚴重的第二個重大原因,就是消防車沒有辦法及時進入社區,這是由於因為疫情防控而設置的地樁和柵欄嚴重拖慢了消防車的救援(據稱,消防員們是花了將近兩個小時才把這些木樁移開)。

關於這一點,《北京青年報》繼續說到(我們同樣是全部引用):吉祥苑社區水電工艾力· 蘇力坦介紹,為方便車輛進出管理,進入社區大門10餘米,右轉彎處道路中間設置了升降欄杆,同時延伸設置了地樁。 右側沿路邊台階安裝了柵欄,隔出人行通道。 「升降欄杆和柵欄都是日常設置,目的是為了人車分流和社區車輛管理並不是為疫情防控特意安裝的。 」

首先,我們可以官方的口中得知,確實有這些木樁,而且從視頻中看非常雜亂。 非常難以拆除。 其次,如果只是為了區分人車分流和社區車輛管理,那根本不應該會阻擋消防通道,並且從視頻中看,這些所謂的柵欄並沒有起到分流的作用,與木樁一樣,雜亂無章,且木樁按照原來的寬度與正常汽車行駛時應有的寬度並不匹配,但也有說法稱,這是由於社區物業違章擴建,導致門特別窄,最後造成消防車進不進來的結局。

並且關於風險等級一說,《北京青年報》是這樣說的:「吉祥苑社區所在社區黨總支書記阿孜古麗· 克里木介紹,自1112起,吉祥苑社區由高風險區降為低風險區,隨後,經天山區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綜合評估,自20日起, 該社區居民錯峰有序出戶下樓,可在小區內活動。 ’23日、24日我都下樓轉了轉,在小區里看見一些大人在鍛煉、孩子在玩耍。 ‘該單元1601室居民木尼熱· 艾合買提說。 」

但是根據烏魯木齊防控中心發佈的文章中,吉祥苑社區是在11月4日變為高風險地區,而以上所說的「11月12日」這個日期期間, 從來沒有將吉祥苑社區從高風險變為低風險的說法。 更好笑的是,目前,這個微信號已經沒有11月17日之前的文章了。

現在,烏魯木齊的事態正在急劇發展,根據視頻,軍隊已經出動坦克向烏魯木齊集結。 據最新消息其他相關視頻,在「新疆庫爾勒,北京事件今天下午」,「員警放棄阻攔,民眾揮舞國旗走向街頭」。 

「白紙抗議」

同樣的。 26-27日這兩天,全國部分大學和城市的街道還爆發了一場無聲、無字的白紙抗議。 人們手舉無字的白紙,無聲的站在各處醒目地點進行抗議。人們抗議中共的審查制度、抗議無辜死去的烏市同胞、抗議中共以疫情為藉口對全國勞動者施行的暴政…

一張張白紙組成的抗議,雖然無聲也無字,但卻飽含人民的怒火。 人民感到,他們有必要站出來做點什麼了。//圖片來源:網路
一張張白紙組成的抗議,雖然無聲也無字,但卻飽含人民的怒火。 人民感到,他們有必要站出來做點什麼了。//圖片來源:網路

革命的歷史進程,不可逆轉!

我們已經在數篇文章中解釋過,中國資本主義日益惡化的矛盾終將迫使工人階級和受苦群眾走上街頭來挑戰中共。 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國極為嚴酷的疫情管控正是極為有效的破除了工人們對於政府、對於統治階級的有害幻想。 實際上,資本主義危機的加深,這種現象從目前世界各地統治階級攻擊自己本國工人階級的利益的行為中就可以清晰的看見了—— 工人的不滿只會越來越多,因為一切資本家所遭受到的損失,最後總會以各種形式(比如裁員)轉嫁到工人階級的頭上,讓他們原本就已經降低的生活水準再一次地向資本家的利潤妥協,長久以來的壓迫最終會因為某個偶然的事情而完全爆發出來。

在很久以前,準確來說在兩三年前,工人罷工、起義對於我們來說還是相當遙遠的事情,誰也不知道中國的工人階級什麼時候才會爆發,社會潛藏的不滿究竟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公開地顯露出來。 社會矛盾雖然有時候會通過一兩件小事顯露出來,但還隱約有塊名為經濟發展的布擋在上面,讓人看不清下面究竟只是水池中小小的一點水花還是大海中的暗流湧動。

但是,現在,一切的事情都明瞭了。 不是靠著天空中虛無縹緲的幻想,而恰恰是鐵一般的事實。

政府確實在最後,無論是在廣州還是河南都取得了勝利,而新疆的事件則還在持續發酵,甚至有可能會擴展到其餘省份。 (員警鎮壓了廣州的運動,富士康雖然妥協了,但是實際上根據最新消息,工人們所提出的兩類主要訴求:工資和疫情管控,前者只發了一部分,其他準備賴賬,後者則在黨中央目前混亂的指揮下完全不可能徹底解決。 也就是說,富士康的封控期間對於工人所提供的環境不會有較大改善:根據上文我們所引用的內容,富士康其實本身就否認工人對它在管控方面的控訴,比如新老員工住同一宿舍。 這類疫情管控所造成的問題,雖然可以造成較為單一的結果,但它的成因卻要從整體來看待)。

無論如何,今年將會成為中國鬥爭的最開端,時間的爆發與範圍是之前所從來沒有過的。 中國政府再也不能按耐住群眾的長久以來的憤怒了,它將會爆發出來,然後擴展出去。 一開始可能會被政府用各種恐怖手段鎮壓,但是,政府越是這樣做,民眾的憤怒就越盛。

我們再引用一下列寧的話,「政府勝利了,但是這樣的勝利必然會促進它的最後失敗的到來。 每一次同敵人交戰,都會使更多的工人激於義憤而立志投入戰鬥,都會培養出一些經驗更豐富、武裝得更好、行動更勇敢的領導者。 「[2]而」至於領導者應當盡力按照什麼樣的計劃行動「 ,我們在上文其實已經說過了,」絕對必須要建立堅強的革命組織。 」[3]

因為儘管這一期間無論是廣州、新疆還是河南,都出現了一定的工人運動。 但我們還是可以看到,實際上工人們目前還沒有一則明確的政治綱領。 僅僅只是停留在局部針對部分企業的鬥爭與經濟內容之上(對於新疆,這一問題自然要更為複雜,主要是在長期的民族壓迫上)。 這是工人階級展開一切運動的開端,沒有這種奮不顧身的鬥爭,永遠都不會有我們所期望的未來的一切。 我們對前進充滿希望,但同時,也正是為了真正達到未來足以進行全國範圍內的罷工,以及針對資本主義所進行的決戰,才更加需要提出社會主義的綱領。

先前時期對於統治階級所抱有的一切改良的幻想,希望可以通過政府自上而下的改革的一切希望被工人階級堅決的鬥爭狠狠地破壞了。 剩下的只有永不妥協的戰鬥!

 資產階級與政府對於這一時期的運動膽戰心驚,出動員警、軍隊來鎮壓他們,動用手中的媒體來抹黑他們,盡一切的力量防止這一類事件再次發生。 但是這對於馬克思主義者來說反而是最能讓人受到鼓舞的消息。 工人的活力正是馬克思主義者政治上所依賴著的生命源泉。

《火花》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台灣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加入我們」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註釋

[1]  《列寧全集》第5卷,第11頁

[2]  《列寧全集》,第5卷,第15頁

[3]  同上

3 thoughts on “中國:從工人暴動到群眾抗爭,階級鬥爭已然開展!

  1. 官僚主义的危害可见一斑,但是如此也引出另一个思考:社会的革命应该为自然的灾害让步吗?人类社会内部的斗争会不会让灾害发展至如资本国家中那样完全无法控制的情况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