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运动

红色浪潮席卷英国大学,各校IMT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蓬勃发展!

今年秋天,全国各地支持马克思主义的学生们一直在大学校园内外活动,呼吁热情的同学们报名参加各校的马克思主义学会(IMT英国支部学生组织)。今年是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Marxist Student Federation)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年,全国33所大学的几千名学生报名加入了马克思主义学会(以下简称马会),几百人参加了马会举办的集会。(译者:高山)

是家务工作?还是家庭的奴役?

从一开始,马克思和恩格斯就指出,解放妇女的基本条件之一就是将她们融入生产性工作,这将给她们经济独立性,使她们摆脱「家务琐事」。但是,这两个目标在资本主义下是无法实现的。因此,彻底解放劳动妇女的斗争是社会主义革命斗争的一部分,而两者都必须是男女工人齐心共同斗争的结果。

马克思主义者为何反对移民管制?

自2008年危机开始以来,反对移民的政党和运动在欧洲和美国越来越具影响力。它们甚至说服了工人阶级的某些成员来支持其政纲。这导致劳工运动的一部分人和这种理念妥协,要求更严格的边境管制,并从马克思引用了一些支字片语为自己辩护。我们将要阐述的立场是:这种目光短浅的政策与马克思以及第一、第二、或第三国际的传统完全无关。

法国:五个星期过去了,「黄背心」运动有在退潮吗?

黄背心抗议民众于12月15日在法国的街道上发动了第五次周末示威行动,被称为运动的「第五幕」。这是继马克宏于12月10日公布「退让」之后所发动的示威。而过去一周我们也看到了多起学生动员,以及法国全国总工会(CGT,以下简称全总)所发动的「全国行动日」。爆发了五周之后,黄背心这个运动达到了什么阶段,它的前景是什么?

法国:「黄背心」运动、列宁,以及全国总工会的「领导」

「黄背心」运动的动员,象征着法国阶级斗争的发展进入了一个重要阶段。这场运动没有政党、没有工会、更没有事先存在的组织,数十万人民加入了反对燃油税调涨,一把扫除政府当局假惺惺的让步和威胁。这场运动得到了广大人民的支持。他们的决心和他们的义愤和苦难一样深沈。面对一个不断对工人、退休者和中产阶级提高财政压力,而让最有钱的人享受各种「减负」( allègements de charges)、补贴和其他退税政策的政府,他们表达了愤怒。「黄背心」们清楚地明白,所谓「生态转型」不过是掠夺人民、服务一小撮有钱寄生虫利益的又一全新借口。

中国:政府加重打压工人和学生!

近几个月来,一场工人和学生对抗中国资本主义政权的持久战正在展开。中国政府对支援工人的学生们施加的残暴镇压,也凸显了这场抗争的火爆性。虽然这整起事件的导火索是佳士公司厂工们发动的工会组织行动,其起点是地方性的,而政府也主要把矛头指向参与运动的工人和「佳士声援团」学生们,但这场抗争反映的是更广汎的社会矛盾。

佳士工人的行动显示了阶级斗争的升温!请参与连署!

今年六月初,焊接工具制造商佳士科技的深圳厂方员工开始尝试着以合法管道组织工会,藉以保护自己于资方长期制造的恶劣工作环境和待遇。工人们指称,他们经常遭资方非法罚款,或是故意延迟、削减社会保险金。这些行径,在佳士公司身为一个大型上市公司,并被政府指定为2008北京奥运鸟巢赛场建构的独家供应商的情况下,显得更加无耻。佳士董事长潘磊也正好是深圳市「选出来」的人大代表。

《罢工要怎么赢?》

《罢工要怎么赢?》(How to win strikes)是哈利.德布尔(Harry DeBoer)同志于1987年撰写的一本小册子。德布尔同志在1930年代期间曾是一位在美国明尼亚波利斯市煤矿集散场工作的青年,而后成为了历史性的 1934 年明尼亚波利斯卡车司机大罢工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帮助将罢工行动带向胜利。随后,他加入了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也就是由托洛茨基领导的国际马克思主义势力在美国的分部。后来,他在 80 年代加入了美国的「战斗劳工」(Labour Militant)组织,也就是当今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美国支部的先导。德布尔同志于 1992 年辞世。

十月革命与LGBTQ+的斗争

曾经有一个地方,同性婚姻是合法的,跨性别者是可以从军的,一位公开出柜的男同性恋者可以是一名外交部长,而歧视性的法律条文被移除,在证件上修改个人(社会)性别仅仅是一件简单的行政事务。这个惊奇的地方在哪里?究竟是什么时候,这些比随便哪一个现代国家的基本的民主与人权进步的法律被树立起来?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这样的法律没有在世界各地普遍推行?马克思主义者们对这个景象并不陌生,这个国家即是苏联,而这些法律则是在俄国革命气势上升时期(1917年到1926年之间)在列宁和托洛茨基的领导下实施的。毫无疑问,这些法律也在后来斯大林主义反革命浪潮中,与其他所有布尔什维克主义所带来的社会和政治进步一同被废止、粉碎。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