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問題

馬克思主義和民族問題

以下是由艾倫 · 伍茲和泰德 · 格蘭特就馬克思主義者如何處理民族問題的討論所撰寫的4部分文件。民族問題歷來在馬克思主義理論中占有中心地位。列寧的一些著作也特別詳細地論述了這一重要問題。誠然,如果沒有對民族問題的正確分析,布爾什維克就不可能在1917年成功掌權。本文回顧了關於這個問題的豐富的馬克思主義文獻,並將其應用於當今的情況。

新疆維吾爾族:民族壓迫與帝國主義偽善

近來,美國和英國政府皆對中國當局對待維吾爾人的待遇展開了猛烈的批評。美國甚至制裁了負責新疆問題的中國官員,而中國對維族人的壓迫現在經常出現在西方的新聞中。根據資產階級媒體的報道,目前有成千上萬名維吾爾人被關押在監獄集中營,而其他人則面臨極端壓迫的環境。但是,為什麼西方帝國主義者到現在才虛偽地開始關注維吾爾人的困境?(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10月20日)

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衝突:無法止血的後蘇聯民族傷痕

在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之間爆發的暴力衝突是蘇聯解體和資本主義復辟的血腥遺產。這是一場兩個反動陣營發動的野蠻戰爭。所有介入衝突的勢力都聲稱自己是受害者,但唯一真正的受害者是雙方的勞苦大眾,他們正在為他們領導的犬儒政治遊戲付出血腥的代價。正如以下由我們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俄羅斯支部發表的聲明所解釋的那樣,只有國際主義和階級鬥爭才能引導勞工反抗他們真正的敵人:他們自己國家的資本家統治階級。

昂首闊步的加泰隆尼亞獨立共和運動,需要革命領導!

恩格斯在1873年寫道:「自古以來,巴塞隆納經歷過的街巷戰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城市都要多」。昨天,巴城秉承了這一聲譽。各個獨立共和派及民主派組織在加泰隆尼亞各地發起和平守夜,以抗議12名政治犯所面臨的重刑判決。在巴塞隆納和其他城鎮內,西班牙和加泰隆尼亞的防暴警察,不論老幼婦孺,清一色以警棍、橡皮子彈和電擊裝置,攻擊任何上街抗議的群眾。

《回應大衛.詹姆斯》(Reply to David James)

(按:在托洛茨基被暗殺前,他預言二戰的結果會是斯大林主義政黨全面崩盤,第四國際會變成領導革命的群眾性政黨。但在戰後,蘇聯進軍東歐之後建立了數個民族共和國並很快完成了財產公有制,中國共產黨也擊潰了蔣政權。斯大林主義出乎意料的勢力大增,導致了第四國際陣營內出現分歧。以米歇爾・巴布洛(Michel Pablo )為首的國際領導,先把南斯拉夫列為資本主義國家,後來鐵托和斯大林分裂後,又認為南斯拉夫變成了相對健康的工人國家。關於中國革命建立的國家的階級性質,第四國際的領導也有矛盾的分析。格蘭特領導的英國托派在第四國際陣營中有比較獨到的理論。在本文章,他提出的立場是中國和南斯拉夫皆是畸形工人國家,並預測了無產階級波拿巴主義發展下的總趨向。本文摘自於《不間斷的傳承》(The Unbroken Thread) 和1966年的再版。原稿下落不明。英語原文刊登於英語馬克思主義文庫泰德.格蘭特專欄)

馬克思主義者為何反對移民管制?

自2008年危機開始以來,反對移民的政黨和運動在歐洲和美國越來越具影響力。它們甚至說服了工人階級的某些成員來支持其政綱。這導致勞工運動的一部分人和這種理念妥協,要求更嚴格的邊境管制,並從馬克思引用了一些支字片語為自己辯護。我們將要闡述的立場是:這種目光短淺的政策與馬克思以及第一、第二、或第三國際的傳統完全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