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时事分析

社论:致台湾共产校际的一封信——做一个让统治者们惧怕的「共匪」吧!

在台湾,很多人会把「共产主义者」、「共匪」、「阿共」等标签联想成中国共产党在台湾的支持者或是部下。《火花》是一个敌对于中共独裁政权,诉求台湾以及中国工人阶级联手推翻各自的资本主义统治者的组织。这也是真正马克思主义者的主张。在与中共关系这个层面上来说,我们并不是很多人想要「踹」的「共」。

但是我们仍然坚持,并且骄傲地宣布自己是共产主义者,也欢迎敌视我们的人把我们诋毁成「共匪」。因为,我们很乐见我们所倡导的理念和所争取的未来是如何真正会让当下所有统治者们惧怕的,不管是民进党、国民党、中共、美国还是这些势力所支持的资产阶级。

真正的共产主义在台湾还尚未蔚为潮流,仍然需要有志之士们加以耕耘,建立干部组织,提升自己的理论能力,但是对于它的兴趣则明显开始在更年轻一世代的台湾青年之间表现出来。

且看台湾共产校际联合会的出现,其旗下包含了多所高中内共产主义者在自己校园内组织的共产党组织,清楚与中共划清界线,并以在台湾推广共产主义为志。我们乐见这样组织的成形,也愿意积极与共产校际的同志们进行对话,分享我们《火花》以及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在全球的理论和实践经验,让革命马克思主义能够逐渐成为真的能够改变台湾、东亚和世界历史的力量,诚如马克思所说:「能够成为物质力量的理念。」

台湾共产校际的同志们也应该看见,他们自己的激进化实际上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在外国,我们接二连三地看到了非常年轻、高校年龄的学子们自动走向之前被主流社会诟病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现象。

根据加拿大保守派智库Fraser Institute最近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当今最大帝国主义势力的美国境内,在年龄介于18-24岁之间的人群内居然有45%人同意「社会主义对美国来说是最理想的经济体制」,高于39%不同意者。在英国,同意者更高达52%。而在所有年龄层内,还有高达11%的美国人认为共产主义是最理想的体制,在英国是14%。

在西班牙,我们看到了原先隶属于巴斯克民族主义运动的青年团体去年突然经历了变化,现在自称为「社会主义青年连动」(Gazte Koordinadora Sozialista ,GKS)的组织宣布自己为社会主义团体,并摒弃民族主义,高举国际主义旗帜,并得以在今年1月底动员约7000人上街抗议资本主义巴斯克/西班牙之下工人阶级破碎的生活环境。在义大利,各式各样由高校甚至中学生组织的「邻里共产主义同盟」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尽管义大利共产党早已不复存在。

世界各地相同的例子不胜枚举,而且我们知道只会越来越多。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列宁曾经观察到:年轻人是阶级斗争的晴雨表。其背后的原因就是因为年轻人是看得到现有社会的现状和走向,是不会带来任何值得为之而活的未来的。

任何在1990年以后出生的人都理解,二战后的世界资本主义复苏和繁荣只不过是从长辈们口中才听得到的陈年旧事。事实上,我们一出生以后所经历到的,只有各式各样日益严重的经济萧条,一次又一次的国内外政治危机。这一切历年来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随着世界局势的震荡而加深。新冠病毒后的世界不仅没有回归于先前的「正常」,反而开启了新一个充满战争、动荡和经济困境的时代。如果千禧一代已经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茫然,那目前就学于国高中的世代更会被物质发展而推向一个结论:只有参与革命,自己才有未来。而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正是能够带我们走向成功革命和促成社会转型的理论。

当然,在蓝绿两派资产阶级都大肆吹捧反共教条的台湾,再加上中共帝国主义对台湾群众利益的藐视和文攻武吓,都会让真正的共产主义者感到沈重的压力,深怕自己被贴上「中共同路人」或者是「独裁拥护者」的标签。或者是觉得自己的理念如果太过「激烈」,会把亲朋好友吓跑。

诚然,一个够格的布尔什维克不能与一般社会脱节,做出让普通人会觉得怪诞的言行举止。这也就需要我们训练自己用不同的技巧去向别人表达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能力。但是这一切都必须要建立在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深刻认识,并且能够应用它在当今局势上,向其他人以不同切入点耐心地解释这个社会是不可能被在既有框架下解决其任何的根本问题的。我们必须时刻指出:唯有用革命的方式才能够解除一切危机、歧视、压迫、不平等和气候变化等重大公共问题。这些问题越是严重,会让越来越多人理解国有化大资本、工人控制、民主计画经济等等马克思主义诉求并不是某种「过激」和「浪漫」,而是台面上唯一合理的解决方式。

有些自诩为马克思主义者的改良主义者们,在没有对理论有足够理解,或是对理论学习持鄙视态度的前提下,只是为了迎合别人的观感而不断把自己的纲领和理念淡化成一般自由派都可以接受的陈词滥调,从而背叛了自我。但同时又用肤浅的街讲表演来把自己乔装成某种激进战士。他们既没有能力以理论吸引新的人加入马克思主义阵营并训练他们成为干部,也没有足够人力和资源去发动真正能够影响时局的抗争。

结果呢?不仅不会讨好本来就敌视马克思主义的自由派,反而混淆了自己的主张。几年来的努力不过是浪费时间的扮家家酒。他们路线的结果可以用杜斯妥也夫斯基在《罪与罚》内的一句话概括:「你犯下了最大的罪是白白毁掉了自己,出卖了自己。这还不可怕吗!」

资本主义危机已经让越来越多危机成为一般民众生活中的燃眉之急,我们当然没有余裕去做毫无成效,且过去已经在世界各地经验中被证明是失败的路线。共产校际的同志们想必也向往可以带来成功的方法和理论吧!

《火花》所隶属的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近年来在世界各地都取得了重要的进展和扩张。市面上其他林林总总的左派组织反而经历了分崩离析甚至一夜之间完全消失。这是因为我们组织对于理论教育的独特重视。唯有正确的理念,我们才能够找出正确的实践。在台湾,我们所引进的组织策略是从来没有出现在这片土地上的。但是我们认为唯有这份理念,才能够将台湾从蓝绿资本专政,作为中美帝国博弈的沈沦中解救出来。把国际革命带进台湾,把台湾带进国际革命,才能让台湾工人阶级得以同全世界的无产阶级站在一起,生活在一个值得为之而活的世界内。

如果你认同我们的观点,请你联络《火花》,跟我们在台湾和全世界的同志们一起奋斗,做真正能让统治阶级闻之色变的「共匪」吧!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