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T最新消息, 国际, 时事分析, 关于我们

加拿大:极右派暴徒在X大学被学生-工人-原住民的统一战线击败

2021年12 月 18 日,近 200 名学生、社区人士、原住民活动家和工人在 X (怀雅逊,Ryerson) 大学集会,对一些否认加拿大政府曾对原住民实施种族灭绝的法西斯主义者说不。(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2月20日。译者:林佑存)

这次学生抗议是对怀雅逊保守学生会宣布举办的极右翼集会的反击。极右派的加拿大人民党 (人民党) 领袖马克西姆·伯尼尔(Maxime Bernier)和安大略省省议会员和人民党安大略党部领导(又名安大略第一党)兰迪·希利尔(Randy Hillier)原本计划出席发言。集会上还包括一些公开的法西斯团体,例如「格子军」(Plaid Army)和「加拿大优先」(Canada First)。然而,由于X大学生带头的两周总动员来反对这次集会,反动势力开始相互争执,最后极右翼集会被迫取消。最初由社会主义反抗者学生阵线(Socialist Fightback Students)成员发起的反极右联盟很快得到了社区许多不同团体的支持。特别是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CUPE)4400分会、加拿大邮政工人工会(CUPW)、安省中学教师联会(OSSTF)、多伦多小学教师联会(ETT)以及多伦多和约克地区劳工委员会签署了我们发起的联合协议,这使集会与工人群众还有劳工运动有着密切的联系。此外,其他一些左翼团体也加入了进来,包括犹太人民联合组织、社会主义行动和共产主义工人圈。集会本身还包括来自IWW多伦多支部和多伦多反法西斯联会Toronto Against Fascism 的成员出席。

这么多人签约明显地表现出大多数人正在反对在他们的社区中出现的极右翼组织。不久之后,来自格子军和加拿大优先的法西斯分子开始向学生活动家发送死亡威胁的警告信。感受到来自如此广泛的无产阶级联盟的压力,怀雅逊保守学生会迅速地取消了这次活动,这次事件证明了群众革命运动是对付极右翼的唯一有效方式。

仅管极右派取消了他们的活动,反极右翼的集会仍然按计划进行,更名为胜利集会。尽管当天天气恶劣甚至还在下雪,但仍然有近二百多人到场表示支持。演讲者包括来自劳工运动、原住民权益运动和学生运动的许多人。标有「工人团结起来反对极右翼」和「Wet’suwet’en Strong」的横幅尤其受到瞩目。

原民学生亚历克萨斯·利·纽曼(Alexxus Leigh Newman)热情地谈到了为什么无产阶级需要联合起来。「政府准备让极右翼聚集在这里……但因为我们建立的联盟,因为我们在组织、工会和人民们之间的团结一心,所以保守党取消了他们的反动活动,有鉴于此,伯尼尔只好逃之夭夭。」纽曼在熙攘的人群面前如此说道。她接着谈到了极右派强烈否认的加拿大过去的殖民罪行。「毫无疑问,这个国家曾经发生了种族灭绝……帝国殖民主义摧毁了整个原住民族。我的人民。」 她还解释了埃格顿·怀雅逊(Egerton Ryerson)与寄宿学校系统之间的重要联系还有他们所造成的罪孽:「导致成千上万的儿童死在乱葬岗里。成千上万的孩子失去了他们的家庭,成千上万的孩子因惨痛的经历遭受了可怕的创伤。」

《反击》(Fightback)杂志的主编亚历克斯·格兰特(Alex Grant)也在集会上发表了讲话。他强调了资本主义体系衰弱的本质:「在资本主义危机时期,社会两极分化」格兰特说:「社会要嘛向左走或者是向右走。然而,压倒性地,人民并没有向右走,而是向左走!」他继续解释说,资本主义体系正在失去支持,因此,像伯尼尔这样的人物试图将矛盾从资本主义转移到社会最贫穷的阶层——移民、原住民人民和其他少数群体。「如果你仔细想想,哪个论点更合乎逻辑?」 格兰特问道。「有权力的人——银行家、老板——是他们毁了社会,还是没有权力的人毁了社会?」这一针见血的锐评引起了全场热烈的掌声。

尽管集会人数众多且极右翼集会业已崩溃,但仍然有一小群极右翼挑衅者站出来大喊还有侮辱这些学生集会的参加者。参加者们井井有条的将他们保持在安全距离,这样集会就可以在没有极右翼的骚扰情况下顺利进行。眼见骚扰收效甚微,极右翼迅速撤退,灰溜溜的跑回了他们的老巢里。

组织群众主导运动才能导致胜利

尽管这无疑是一场重大的胜利,特别是考虑到联盟组织从成立到胜利仅仅只花了两周时间,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得理解,如果不组织群众以及向怀雅逊保守学生会施加巨大的压力,他们的集会永远不会被取消或者消散。如果我们忽视极右翼的危险性,他们就会在校园里公开组织起来。然后他们会带着仇恨归来,一次又一次地反复这样做,甚至可能开始反对 X 大学的更名和维护殖民主义。在集会前夕,法西斯分子对学运人士发出了大量的暴力威胁。其中一些法西斯主义者甚至刻意详细描述了如何对反抗者联盟实施暴力,从购买装满铅的指节手套去殴打活动人士,到向与会者扔装满尿液的水瓶。毫无疑问,他们期待打倒一些被孤立的个体。然而,由于群体组织的方法,他们很快就面临着工会旗帜和工人阶级学生以及反对他们的原住民人民群众的反击。

这导致了法西斯主义者和法西斯合作者——怀雅逊保守学生会——在压力下开始分裂的局面。法西斯分子很快就被揭露为暴力份子。通过我们的活动,我们在现场实践中表明暴力来自右翼。正如这一点所揭示的那样,这使怀雅逊保守学生会处于在与论中一个非常不利的位置。所以他们很快就退缩了,决定取消整个活动。紧随其后的是伯尼尔和希利尔都宣布该活动被取消。

伯尼尔没有指责那些威胁要杀害学生激进分子的法西斯暴徒,而是认为实际上是学生激进分子才是暴力分子!毫无疑问,他是想尝试挽回面子,他很快就公开表示他「对怀雅逊保守学生会屈服于左翼极端分子感到失望」。换句话说,伯尼尔看到了法西斯分子发出的死亡威胁,而不是谴责他们,而是决定责怪学生活动家!然而,这显然与事实相矛盾。怀雅逊保守学生会本身,当然不是极左团体,已经发表了两份单独的声明,强调了极右翼的暴力威胁。事实上,怀雅逊保守学生会实际上将此归咎于人民党 和伯尼尔,并指出:「我们曾要求人民党保证 不会欢迎法西斯主义者Tyler Russell 和 加拿大优先……但后来被告知这些人已经被邀请来参加我们集会。」 显然,伯尼尔是个骗子。同样清楚的是,通过正确的斗争方法,极右翼可以被分裂和瓦解。

事实上,马克西姆•伯尼尔和人民党 非常乐意与法西斯分子合作。他和人民党 通过将自己描绘成反建制派,并将移民和社会中的其他少数族裔指责为导致现代社会日风日下的替罪羔羊来做到这一点。由于传统政客无法应对资本主义危机以及自由主义政治的崩溃,人民党 的极端民族主义正在获得支持,在一些民意调查中甚至拥有 10% 的全国支持率。这不是因为大多数加拿大人是种族主义者或反动分子,而是因为人民党 声称他们可以改变现状。人民党填补了应该由工人组织获得的权力真空,这些工会组织因与自由资本主义妥协还有合作而使自己名誉扫地而使民众转而拥抱极端民族主义。

阻止右翼偏执的唯一方法是提供革命的社会主义答案。这将向人们表明,伯尼尔实际上并没有提供任何真正的改变。为资本主义危机提供社会主义解决方案将工人阶级团结在一起,并从一票民族主义的言论中脱颖而出。要阻止伯尼尔的兴起,我们所必须做到这些。

这场胜利表明,通过大规模的公开组织,以及将所有工人和受压迫者聚集在一起的一套公开的革命社会主义,我们可以为受资本主义危机影响的无产阶级提供解决办法,并将与 人民党 相关的法西斯分子在我们的社区拒之门外!只有在街头奋战的群众行动才能赢得这场斗争并为我们的社区提供安全。这次我们组织了反对否认原住民种族灭绝的统一战线;下一次,我们将团结起来保卫任何受到攻击的工人和受压迫者。我们相信,一个工人受伤就是对所有人民的伤害,团结起来迎向胜利!

《火花》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台湾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加入我们」的表格,致信marxist.tw@g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